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墨舞】时光,不能给予的成全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业界精英
   与他再次相见,是在同学父亲的葬礼上。我和同学相拥而泣之后,转过身,便看到了他。匆匆十多年的光阴岁月,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上已经烙下了太多的印记。也许说苍老,更准确些。但唯独有一种熟悉的目光,似乎未曾改变。这目光打开了记忆的闸门,瞬间便被拉回到了十多年前。   那是一个日光耀眼的早晨,太阳的光芒穿透街道疏离的枝叶,洒落一片金色的斑驳。我走在街道上,受同学、也是最好的姐妹之邀,去她自己办的私家幼儿园任教。我从最初面对一班几十张稚嫩的面孔而手足无措,到渐渐熟悉他们每一张纯真的笑脸。我爱上了每天与这群可爱的小天使们相处的日子。同时,也认识了他。   我们幼儿学校是负责车接车送上学、放学的孩子们。而他正是我所负责管理接送孩子这条路线上的司机。他很勤奋能干,给学校开车属于他的兼职。他有自己的生意和门面,所以在我最初的印象中,他每天早晚两趟都是来去匆匆的身影。他人很清爽,话语不多,但语气随和,做事低调稳重,不喜欢张扬。他比我大了十几岁,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时间久了,我们渐渐熟悉起来,话语越来越多,合作也越来越默契。每次送完孩子回来的路上,高兴时他还会时不时的吼上一曲,或者放一首悠扬的音乐,在这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我们说说笑笑,谈论生活、说着人生,或有关孩子的教育问题,又或者谈论天真的孩子们发生的可笑片段。时间总是在一种美好而充实的氛围里很快地流逝,我们的友情也在递进。但因为随着同学的缘故,我一直叫他叔叔,而跟随我在学校上课的我的女儿,也总是姥爷长姥爷短地叫得他笑容满面。长久以来,我都沉浸在这种不是家却胜似家的温情之中,以至于多年以后,每一次的回忆,心底深处涌出的依然是阵阵暖流。   如果,没有那一天,我想这种亲人般欢愉的相处,会一直延续下去。   那一天,我听说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突然病倒。出于同事,而且又是一直相处不错的关系,我便买了些礼品前去探望。老人家看到我去,显然非常高兴。她支撑虚弱的身体,又是拿水果,又是倒茶的,令我很是感动。在嘘寒问暖一番后,我决定告辞。也顺便取回存放在他家里的一些学校举办节目时用的道具。   “叔,孩子们演出的道具都在哪儿放着呢?这次举办节目马上要用,我捎回去。”   “噢,在这个房间呢,你过来拿吧。”   我站起身,随着他进入一个房间。我整理好东西,正准备离去时,就在我转身的一霎那,他突然面红耳赤地拉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处。我惊诧不已,甚至忘记了在第一秒的时间内抽出手臂。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他说“烟儿,你能感受到我的心跳吗?我实在是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每一次见到你,我的心都会狂跳不已……”   我猛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眼前发生的一切太出乎意料了,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情景。我慌乱地欲抽出我的手,可他却抓得更紧了。时间好像静止了,空气俨然没有了流动,偌大的房间,只有两颗截然不同的心,砰砰跳动。   “叔,你是不是喝酒了?”   “烟儿,我没有,我听你的话,我已经好久没有喝酒了。”他的目光是炙热而真诚的。正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趁他分神之际,我仓皇逃离。   在这此后的日子里,我尽可能的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一切还是开始变得异样起来。   一个周末的休息日,偌大的校园没有了孩子们玩耍喧闹的声音,变得空旷起来。我和同学无聊之际,便在音乐房里开始弹琴唱歌。情绪高涨的时刻就舞上一圈。时光变得柔和欢快,惬意之极。   “叔,你咋来了?今天生意不忙啊?”我听见出去倒茶的同学在门外和谁打着招呼?同学的话音还没落,他就已经走进了屋里。   “今天,不忙,也没啥事,过来看看。”他笑着回答,目光已经落在了我的身上。   “烟儿,唱的啥歌啊?咋不唱了,让我也听听。”   “叔,你就别笑我了,就我的破嗓子,你还不知道啊?哪有好的时候啊?天天不都是嘶哑的呀!   ……   说笑间,已近中午,他起身告辞。   “烟儿,你最近发现没有,咱叔也不知道怎么了?除了接送学生,周六和周末休息,一天也要来几趟。原来可是从不这样的。”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估计咱这里太热闹了,他和咱们俩这没心没肺的人在一起,不想年轻都难。咱叔是受咱们的感染,想年轻哩!”   “哈哈哈,这话不假……”   说完这话我转过身,一阵恐慌。其实,只有我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啊!我开始尽可能的躲避着他,尽管他对我有着无微不至的关心。   “烟儿,为什么要躲避我,你这样让我好痛苦,一天不见你,我就感觉像丢了魂似的。别这样,你放心,就让我看着你就好……”   在送完放学孩子们回来的路上,他把车停在路边,他痛苦的神情,更让我慌乱不已。一时竟然无语,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车内的氛围开始变得尴尬起来。   此后,他每天到校的时间越来越早,而走的时间却越来越晚。   “丫头,以后有什么事就让烟儿给你叔说,他谁的话都不听,就听烟儿的话。”吃饭的时候,同学母亲的一番话惊得我差点没把嘴里的饭喷出来。心里更是如打翻了五味瓶,难以言表。还是老人家精明,似乎看出了什么苗头。   时间,就这样在他深情的目光中一天一天的过去,而我却如坐针毡。   “烟儿,如果我再小十岁,你会不会选择我?我想带你离开这里……”   在我所有的拒绝过后,他的目光却越来越浓烈了。我想,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而此刻,我的婚姻正处于千疮百孔之时。当所有的日子都被争吵所代替,离婚似乎已是最后的选择。但即便是我真的离了婚,也绝不能在这风雨飘摇不定的时候,给自己造成绯闻,抹上一层黑。况且,我感念的是他如父亲般的关爱,我能给予他什么?   我决定走了,不顾同学的苦苦挽留,我走得义无反顾,头也不回。我切断了与同学、与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在我面对生活纠结磨难的时刻,前面的路到底如何?我一片茫然。但我却清楚地知道,这里的一切,纵然不舍,纵然班里有几十个孩子仍然是我放不下的牵挂。但那里也有一份情感,是我永远都不能给予成全的。我的留下,只会让一切走到无可收拾的地步,那将是我永远都不能面对的结局。   事过境迁,再见面,已是十多年后的今天。岁月颠颠簸簸,度过那些苍凉而茫然的日子,我的婚姻在磨合中好转。望着女儿在健全的家庭里日渐成长,姣好的面容,健康的心态,一种欣慰就在我的心田里荡漾。   听说他也当上了外公,家庭无恙。在同学父亲的葬礼上,悲情包围,人来人往,我们无暇谈起再次相逢,只是在不言不语中,颌首一望。   往事随风,一切纠纠缠缠的往事,在彼此的淡然中纷散而去。我想,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而曾经,那人,那事,注定是我这一生永远都不能给予的成全。   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郑州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原发性癫痫遗传几率是多少哪个地方治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