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古树奇缘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业界精英
   一   灵源县的一棵古树,在那土地上生长了五百多年。可能更长些,也可能要短些。   谁也不知道西北那样贫瘠的土地、那样缺水的小县城,怎的就养育了这样一颗古树,且一长就是五百多年。好像有什么妖精在用自己无限的寿命供着它、养着它。随树,依着古树的井,就叫古树井;依着古树的村子,就叫古树村;古树生长的那一片土地,隶属于灵源小县的,就称古树镇。好像是起不了名字才起出的名字,又好像除了这样的名字,他们也不能再有什么其他的名字了。   古树村的村民长谈关于树妖的传说,每一家大概都有一个自己家祖传的故事。譬如夜里树妖出没,样子大抵是一个貌美的女子,被她看到的人瞬间被收走魂魄,剩下的肉体就像故事里伥鬼那样,帮她捆来无辜的路人吃掉灵魂,如此反复;或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向人索命,诸如此类。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硬是把树妖传成了几十、几百个,不过真真见过那些树妖的,却还没有一个。后来的孩子上了学、有了文化,信了科学后也就没有人再信树妖了。神神鬼鬼是封建迷信呢!不是亲眼所见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不是么?   是啊,妖真的存在吗?谁知道呢。      二   妖真的存在与否无所谓,除妖的人倒是一直存在的。封建迷信也罢,违背科学也罢,总归他们是存在的,还生生不息。   只要你稍稍了解地下流传的除妖史族的历史,就不难知道,大大小小的除妖师家族一直繁盛着,只是近代突然开始衰颓起来。曾经有几百个大小家族活跃在地下,除妖的方法至少在千种以上,各个家族的兴起,繁盛,斗争,灭亡若要记录下来,堪比几千年文化朝代更迭的史册。只是自近代以来不知何种原因,妖灵出没甚少,除妖师家族丢了饭碗,为生计竟一个个金盆洗手了,小家族早弃了除妖师的名号,那些有名有姓的大家族也一个个退出了除妖师的圈子,只传说当时一般人绝雇不起的那四、五个家族还在活跃着。这些家族底子积攒得厚,传闻说是几代人都耗不尽的殷实。不过走至现代,据说剩下的后人也都纷纷找了份体面的工作,大概家底也耗尽了,于是不再妄等妖的出现,只得服从于现实了。毕竟除妖师是随着妖出现的,没有妖,除妖师也是见不到的,况且他们活动于地下,本就是见不得光的。   民间长长短短的故事就讲到这里,现在开始我们的故事,除妖师与妖的故事。   秦九娘拖着行李箱站在古树村口时,古树下成群前来旅行和休憩避暑的人让   这个名字质朴的小乡村有了名不副实的味道。     于是不屑地绕开那些拍照合影刻字到此一游许愿烧钱挂锦旗祈福的人,按照地址找到一座院子,显然是大户人家的庭院,院子里堆着些杂物,还有一口已经干涸的古井。九娘叩了叩门,前来接应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名叫文观墨,说雇佣她来的人是自己的奶奶,前几日患了重病住院,于是就由自己前来接待她。她本人也无所谓,大概礼貌地问候了他祖母的病情后,就暂时住下了。      显然九娘轻视了她将要面对的敌人,虽然身怀绝技,但这般轻敌的除妖师,总是要吃些亏的。      三   夜里。   秦九娘站在古树下,手里握着师傅送她的那把除妖剑,剑幽幽泛着青光,和当晚的月色没什么分别,和她的脸色也没什么分别。   她来之前只听闻是除妖,信中虽然也几番提起要除的是极为危险的妖,她却没想到竟是这颗百年的古树妖,这颗几个人都合抱不来的古树。   文观墨瞧着着秦姑娘的脸色,不觉冒出些冷汗。表情凝固得如同传说中的树妖,依稀还记得今天早上这姑娘点头微笑时大概是什么样的表情,但仅仅是走到古树下这样一段距离后,表情瞬间像是要杀人那般凶神恶煞的。不过想来也是,这姑娘本就是除妖师,此行的任务也是除妖,所谓除妖,不就是杀妖么。   秦九娘很少畏惧什么,哪怕是当年四个除妖师家族之间的争斗,亦是没有畏惧的。大概是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或是天生的性子使然,她不会畏惧,而这一次她真的怕了。能活五百年的妖,吞噬的灵魂则不计其数,多她这么一个也没什么,但终究还只是脸色苍白,毕竟没见到妖的本形,心里还多多少少留着那么一丝侥幸的。于是一脸苍白地杵在树下,一动不动的。   “躲开吧。”沉默了许久后,九娘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怎么选择突然开口。   “为什么?”   “那绿光看到了吗?妖来了。”声音颤抖着,她看见绿光下藏着只成型的妖。   五百年的妖修不成人形,那妖至少修炼了千年,甚至长得多。   文观墨闪身到一边,九娘提着剑走向了那绿光,光隐隐闪闪的,她的影子也是。文观墨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你是第四十个除妖师了,小姑娘怕死就回去,我不想和你争个死活的,胜了也是胜之不武。”是一个孩童的声音。树妖转过脸,样貌摸约是个七八岁的孩童,一头长发遮着脸,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的眼睛里该写着多少不符合外貌的凶狠。   那妖竟只是个孩子。   “小姑娘?”秦九娘笑了,微微有些阴冷,“我活了两百多年,称我为小姑娘的倒是不计其数,但轻视我的那下场一般都很惨。”   文观墨暗暗吃了一惊,面前的这个姑娘武汉癫痫病的病因如果真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活了两百来年不死,还一直保持如此的年轻模样,不是妖又该是什么?而她自己却是除妖师,还是如今最后一位仅存的除妖师。   秦九娘静静站立一侧,除妖剑上却隐隐泛起火光;那妖的脚下有几根藤蔓开始不受控制贪婪地生长。突然那妖静静端详了秦九娘一阵,脚下的藤蔓停止了生长,轻轻蹙蹙眉,道:“姐姐?”   秦九娘神色诧异地打量他,这一次他的发丝散开,她看到了妖的脸。于是就觉得面前这只妖,像极了许多年的一位旧友,如果细想,大概有两百多年没见过了,而且是永远不会再见到面了。      四   如今突然看见类似的容貌,她愣住了,半晌才道出那故人的名字“素心……”“你认得姐姐?她现在在哪里?”那树妖发问了,同时收回了脚下的藤蔓。   九娘剑上的火光停滞了,目光有些许空洞,不想回忆起的故事如果无法忘记,回忆起来还是那样毫发毕现。   秦九娘所说的这位故人,是一只狐妖,她们相识的时候,秦九娘还是个真正的小姑娘。和所谓的狐妖传说大抵相同,幻化成年轻貌美的女子,蛊惑人心为生。除妖师只在收到雇佣金后才会应要求除妖,平常不会杀妖,所以九娘与妖怪成为朋友倒也合乎情理,毕竟人与妖之间其实多数时候还是相安无事的。   秦九娘第一次受到雇佣除妖是因为一家深宅闹鬼连死数人,其实也就是那只狐妖在宅中觅食,九娘本是想除了这狐妖的,不过当时她法力尚浅,面对修成人形的妖实在无从下手,于是就放了她,任由她去了。于是此后这妖却常常跟随九娘,不为报恩,只是觉得这小姑娘实在好玩,哪里会有费了大劲儿抓了妖又偷偷摸摸放回的除妖师呢,这小姑娘果然年纪尚浅,没想过会遭报应啊。没想到不久后收妖时这小姑娘体力不支倒下,也不想站起来,只是等死般躺在地下。这小姑娘真是傻么,狐妖摇摇头,从附近什么地方翻身出来,只一道短咒就结果了那只妖的性命。装死的九娘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救自己命的竟是几月前自己放过的那只妖,于是尴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默想继续倒下装死好了,狐妖却笑了,轻声说小姑娘这样死的绝对比耗尽力气败在别人脚下来得快多了……后来,她们就成了朋友。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多了,和大家想象的一样,狐妖帮九娘提升法力,帮她除妖,九娘教狐妖怎么做更像一个人,怎样让别人难以辨认。狐妖常说,她曾到过所有的有人的地方,都对她施以鄙夷,九娘却以朋友待她呢。后来狐妖的身份被一个道士发现,他就念了什么咒,让狐妖三日内失去全部法力现形。九娘就焦急十分了,她求了师傅,找过些道士,试了很多方法,咒却是无论如何无法解除。狐妖却偷偷把自己的全部法力和无限寿命传给了九娘,从此不知所踪。九娘没有去找过她,因为她知道如果狐妖失去了全部法力,即刻便会死,九娘不敢去找她。从此她有了无限的寿命,性格却从此孤僻寡言起来,除了除妖,基本什么也不想。   毕竟是自己的故友,毕竟如果她真的死了自己怎能逃得了干系,即便是两百年前的故事,如今秦九娘面对素心的亲人同样无言以对。树妖的眼神有如同一个孩子的期待,素心让自己没有了对于妖怪的愤恨,自己如今面对他们,除了愧疚已经不敢有别的言语。   树妖见她沉默良久,轻声道:“我早该知道如此的,是你杀的她么,你身上为什么有那样沉重的她的气息?”   “不是我。”九娘神色略显慌张,可说完眼神又暗淡下来,“也许,也是我。”   树妖笑了,“看来今晚可以听故事了,过来坐吧。”   九娘如释重负叹口气,面前的孩子模样的妖太像素心,她没有理由不相信他。   她走过去,两步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退回去,转身扯着文观墨一起过去。观墨不敢动,九娘就笑了,说:“他如果要你的命,我把我的命赔给你就是了。”生生把他拽了过去。   树影下有三个人坐着,就那样坐着,一直到了天明,那三个人就突然变成了两个。      五   文观墨最近三天没有一句话。   其实自从那天晚上回来之后,他就一直保持沉默,一言不发数日。   知道太多绝对不是好事情,自己小时候爷爷常这样说,可惜在他身上应验的时候,爷爷已经去世好多年了。   爷爷生前是一个阴阳师,他们家祖辈相传的就是收妖的法术。江湖上传闻的阴阳师不可靠,不过是会些耍人的技俩,真正会法术的阴阳师该如文家的祖祖辈辈那样,会真正收妖的咒法,最关键他们虽然和除妖师一样,可以识别人和妖,但他们除妖是不收酬金也不用受雇佣的,只要是遇见的妖即会格杀勿论。他们不是靠除妖活命的,这种为民除害的事情做了还可以提提法力或者招揽生意,当然乐于为之。但除妖师不同,妖死了就会少一份佣金,所以多数人对于这种阴阳师嗤之以鼻的,严重些的提起来咬牙切齿的。不过这一行业衰颓得比除妖师还快,如今已经绝迹,譬如观墨的爷爷,他就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学习这些法术,所以他就是文家最后一个阴阳师了。   爷爷给他讲过太爷爷年轻时收妖的故事,说的玄而又玄,因此自己也从没相信过,如今却不得不信。两个女孩并肩走着,太爷爷看出其中一个脸上有些妖气,于是摇了摇手中的铃,那女孩就现了原形,是一只狐妖。另一个女孩一直很冷静,立刻抱起狐狸若无其事离开了街……九娘讲关于素心的故事,讲的玄而又玄,直到与他记忆中爷爷的故事重叠。九娘从未离开过这里,文家一族人也是,三四百年来这里有过无数的除妖氏族,阴阳师却只有文家一家。爷爷常常痛斥妖精,自己也向来相信那些妖的残忍呢,于是才请除妖师前来收妖。其实不止自己,多数人也这样认为,不然那些人怎么会给奶奶那样多的钱请除妖师,爷爷是阴阳师,奶奶未尝不了解这些呢,毕竟除妖师常人不能见到,奶奶无论寻找或是邀请总要比常人更合适也更容易。不过这树妖并不伤人,不然不会修炼近千年才只有五百年的灵力……那么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树妖不曾伤人,也就不会像他们所说的那样,为防伤了其他人……      “九娘,如果树妖被除,古树会怎样?”   “古树失去了魂魄,就会枯死了。”   “那他们就可以轻易找到理由砍下古树了!”   “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观墨不敢说,他没有那样的勇气。如果说两百年前自己的太爷爷害死了狐妖素心,那么两百年后的自己会害死面前的树妖。那样多的命债,文家已经欠不起。   于是那天晚上以后,观墨再也不知言语什么。   说,还是不说。   一直到九娘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开文家,他还是说出了真相。   “上月有两个人来到了文家拜访奶奶,说古树里的树妖祸害了不少人命,于是要奶奶请除妖师前来除妖,这样的事上不了台面,于是丢下重金委托了奶奶,毕竟曾经是阴阳师世家,奶奶不会不了解相关的故事。我当时没起什么疑心,而如今看来是另有用心了……”   九娘愣住了,人心果然丑恶,她心想。      六   其实古树的木材几年前就被许多商人所相中,但当地人向来以神灵视古树,不可能允许外来者伤害他们的神灵。尽管这古树历史久远,但说来也怪,小镇子并不是交通闭塞,但一直没有多少人知晓树的存在,只有周边城市集镇上的人才常常来此避暑休憩,仅仅灵源县政府下达政令保护古树,管辖区域相当有限且权利同样有限。利欲熏心者不免对这棵树早有觊觎之心,于是钻了法律的空子,譬如树木活着时受保护,如果枯死后就可以取其木材了,毕竟如果树木枯死,随时会有倒下的危险,而古树村的房屋住宅距离房屋那么近,倒塌就容易危及村民的性命安危,到时候即使无人砍伐,政府也要下令让人砍伐。有除妖师家族后裔识出武汉看羊角风那个医院好古树中有树妖支撑而活,于是就寻找现存的除妖师,打算私底下除了妖,后来贿赂相关的人争取砍伐古树的权益即可,后来他们就找到了文观墨,文观墨即找到了秦九娘,后来就是我们的故事。 共 62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