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埋】女人如花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业界精英

   台风妮妲半夜来袭,窗外狂风怒号,雨滴沙沙作响。张美菱昏昏沉沉地在风声、雨声中摸到手机,开机一看,凌晨四点多了,她看了看鼾声如雷的老公杨玉龙,轻轻下床,来到女儿杨燕妮的房间。她开了床头灯,女儿睡得真香,胖乎乎的脸蛋像苹果,小鼻梁有点塌,像极了张美菱的矮鼻梁。张美菱上床躺在女儿身边,点到微信朋友圈,有关台风的信息铺天盖。那些夜猫子姐妹调侃台风寻乐子,说林心如出嫁了,当年她扮演紫薇吟唱:“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如今她没有嫁给苏有朋这个五阿哥,台风要来了,要山崩地裂了。张美菱看着幽默的信息,睡意全消,她听着雨滴敲打着窗棂,思绪回到了十七年前的那个夏季。
   艳阳高照,气温回升,江南的乡下刚刚经过洪水的洗刷,一片狼藉 。张美菱不顾母亲李爱菊的劝阻,背起小牛仔包就去了县城。她这次是逃婚,她将去沿海城市找表姐李云蝉。表姐李云婵在一个老乡家当保姆,女主人杨灵珊对她很好,李云婵看到张美菱在信中说她母亲逼她相亲嫁人,就回信问她愿意来南方吧,到时叫女主人杨灵珊帮忙,介绍张美菱进工厂或美容院。张美菱回信说,我必须来,否则就一辈子窝在山里了。
   张美菱读小学、初中时长得不高,中等身材,从小像男孩子性格的她皮肤黝黑,双眼皮,眼珠像黑葡萄一样,眼睫毛长长的,大嘴唇是上唇短一点儿、下唇长一点,读书时常被同龄姐妹笑成是舀米的撮瓜瓢。她每次听到她们的嬉笑,就干瞪着眼睛说不和你们玩了。当她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很少帮父母下地干活了,皮肤竟然褪去黑色,慢慢白净起来,人也高挑、文静婉约了。她在家里最小,父母要她多读书,无奈她脑子不开窍,成绩平平,读到高三第一学期,就辍学在家了。她对美容很感兴趣,一次同村的姐妹说城里有美容院,可去当美容师,比读书轻松多了,她动心了。那晚她低头对母亲李爱菊说:“妈,我在家没什么事儿做,想去县城的美容院当学徒,可以吗?”
   李爱菊看了一眼女儿张美菱那俊俏的脸蛋,长长的睫毛盖住了黑葡萄般的眼睛,她摇头道:“不行,你年纪太小了,人生地不熟的。你姐嫁人了,你哥当兵还没退伍,你爸又在外地打工,有什么事儿都不能照应,我不放心。”
   张美菱抬头看了一眼李爱菊那黝黑的、布满皱纹的瘦脸,说:“我想去嘛,趁年轻学门技术,将来可养活自己。我可不想以后嫁在山里,像你和姐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美女变成黄脸婆。”
   李爱菊轻轻打了她手臂一巴掌 ,说:“傻女儿,你是说我和你姐变丑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呢。俗话说,女人如花,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女人的美貌一辈子也只有几年光景,关键是找个好婆家嫁了,一辈子不愁吃喝就行了。美貌不能当饭吃,等你生完孩子就不会这样想了。”
   让张美菱没想到的是,母亲说那些话的一个月后,就有个媒婆王大婶儿串门来了,她说 :“爱菊呀,你家女儿张美菱刚满十八岁,正是好年华呀,你看她皮肤水嫩嫩的,都掐得出水来。外村有个小伙子年龄与张美菱相仿,他家村子是靠近乡政府的,家里富裕,让两个孩子见个面?”
   李爱菊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似的,她连说:“托你的福哟,你安排吧。你把我家大女儿张美英介绍到对河的村上,她现在生了外孙,我们还没来得及谢你呢。我们家的美菱脾气倔,早点嫁人我就放心了。”
   王大婶儿眯着眼看着张美菱饱满的臀部,小声说:“美菱一嫁过去,准生个胖小子,你看她那胖屁股翘翘的。就是她还瘦了点儿,赶快把她养胖点儿,免得那边大人讲啰嗦,说介绍了个风吹就要倒的瘦子有什么用,农活都干不了。”
   李爱菊叹息道:“美菱本来壮壮实实的,最近说什么要减肥呀,就天天不吃晚饭,饿得脸只有两个手指宽了。不过你放心,我家美菱身体很好。我今晚就给她炖汤喝,补补身子,不能由着她了。”
   王大婶儿说:“我知道,美菱虽然瘦,但看她大大的胸部和屁股,我就知道嫁过去不会让那边的人失望的。就看看美菱和那家的小伙子什么时候有空见上一面吧。”
   李爱菊悄悄说:“就怕这个犟女儿不肯去,那家人是住在桥头的吧?我知道他们家的情况,你看看怎么合适就怎么安排吧。”
   王大婶前脚走,那个村子里的一个壮硕的女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人后脚就过来提亲了。张美菱躲在房里偷听,只听那中年女人说张美菱在镇上读书时,从他们家门口过,他们早就认识她,希望过年前就来迎亲。李爱菊说与女儿她爸商量了再做决定。
   他们走后,李爱菊就要张美菱写信给她爸,要他尽快回来一趟。张美菱寄信的时候,顺便把写给表姐的信也寄了出去。她爸还没回来,表姐的信已经到了村里。张美菱读着表姐的信,想着怎么对母亲李爱菊开口,她最后决定还是先走出去,到了海边的城市再说。
   夜晚,月朗星稀,张美菱和母亲李爱菊在门口的平地里乘凉,张美菱撒娇地说:“妈,表姐叫我去她那儿玩玩去,说我以后嫁人了就没有机会了,你答应我吧?”
   李爱菊摇着蒲扇,一会儿拍拍张美菱的腿子,为她驱赶蚊虫,一会儿又对着自己扇风,她说:“这么热的天,别去,你一个女孩子在路上,我不放心。”
   张美菱嘟起嘴说:“人家都十八岁了,都是成年人了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排名好。我有个同学说过几天会去那边打工,我和她一起去,行吗?”
   李爱菊不容她再说,口气坚决地说:“不行,你爸回来了同意你去就去,不同意就不能去。”
   张美菱软磨硬泡,李爱菊就是一句“不行”。张美菱就不再提了,她又给表姐写了信,说过一段时间会过去的,就悄悄做外出的准备了。那天她背起牛仔包,对李爱菊说,她去同学那儿玩,顺便为她送行。见她背着小牛仔包,李爱菊就没想到她也会南下,叮嘱她早点回家。她嘴里应着,却把一封信塞在枕头下就出门了。走在山间的小路,她像个自由的小鸟欢快地飞奔,她怕母亲太早发现信里的留言,追上来把她撵回去。
  
   二
   张美菱坐着硬卧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窗外的山不高,山上的植物茂密葱茏。她意识到离家乡越来越远了,她心里有点儿担心母亲发现枕头下的信会受不了。她想着心事,姐姐张美英那憔悴的模样突然浮现在眼前。姐姐比她大六岁,嫁人一年后就生了孩子,她和母亲去看姐姐,月子里的姐姐真美,皮肤如凝脂般光洁,手指如春笋般细嫩,让她想起语文书中的诗句来。小外孙半岁后,姐姐张美英带着孩子回娘家住几天,面黄肌瘦的她让母亲李爱菊看着心疼,只叹息,她问张美英:“孩子晚上吵闹?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你奶水不足?”
   张美英抱着睡着了的儿子,儿子嘴里含着她的奶头,她的乳房有点下垂了,奶水被吸过后乳房似乎空了,像个干煸的袋子挂在胸前,因为那里没了脂肪。她轻轻拍着儿子的手臂说:“是的,有时要给他冲牛奶喝。他开始闻到牛奶味就哭,不肯喝,后来实在太饿了就慢慢开始喝了。他一直是白天睡觉,晚上吵闹,要抱着他才肯入睡。”
   李爱菊摸着外孙的小脚丫,说:“得想办法纠正过来,要么请人做法看看,试试灵不灵?”
   张美英亲着儿子圆圆的脸蛋,说:“他奶奶请人试过,没用。为了他不吵醒家里人,我天天晚上抱着他,等他睡熟了,我才能睡下。白天还得用背篓背着他去菜地里干活,累死我了。”
   李爱菊安慰她说:“慢慢熬吧,等他断奶了走得路就好了,山里的女人不都这么过来的呀。”
   张美菱坐在姐姐身边,扑闪着眼睛,长睫毛一上一下地闪动着,她拿着外甥那小馒头一样的手揉着,说:“我以后一定不这样熬,带孩子时不做事,把自己养得白白嫩嫩的。”
   李爱菊用手指敲她的头,说:“叫你吹牛,你有了孩子才知道当妈的艰辛。孩子一哭,你啥也不想了,只想抱着哄着,可怜天下父母心。”
   自从那次看到青春貌美的姐姐张美英嫁人后那憔悴的模样,张美菱明白了母亲说的“女人如花”的含义,山里的女人太劳累,美貌就那么几年的时间。她下决心有机会就离开大山,母亲逼着她相亲就促使她更急着离开那山清水秀的乡下去找表姐李云婵。表姐在信里说,先介绍她去小区另一家去当保姆,以后再去美容院或工厂。张美菱见到信,心一下子就飞了。她可不想像姐姐张美英那样早早嫁人,生儿子后丰满的胸部成了下垂的皮囊,粗鲁地解开衣襟给孩子喂奶,像个袋鼠妈妈一样。
   张美菱见到表姐已是华灯初上,两人走在霓虹灯闪烁的海边城市,说着悄悄话。李云婵比张美菱矮了一个头,烫着时尚的波浪头,细长的眼睛描着眼线,带着大银耳环,她穿着牛仔短裤,浅蓝的T恤衫,脚蹬坡跟凉鞋,显得比在乡下高了蛮多。李云婵抢过张美菱的牛仔包背上,说:“美菱,与你商量一件事儿,你是想去另一家当保姆,还是就在杨灵珊家当保姆?我打算去我男朋友那儿了,她家正需要保姆。”
   张美菱挽着李云婵的手臂说:“听你的,我才来,还没有栖身之地。就靠你拿主意了,我暂时只要有吃住的地方就行,我是逃婚出来的。”
   李云婵听了哈哈大笑,说:“明天你得给我姑姑写封信道歉,免得以后进不了家门。我姑姑不会怪我吧?我和你里应外合,把你弄到了海边城市,她若告诉我爸,他又得臭骂我了。”
   张美菱神色忧郁地说:“想想这事,挺对不住我妈的。可她硬逼着我嫁人,那架势不容商量,要我必须屈从。我一想到要像我姐一样年纪轻轻就红颜易逝,我赶紧逃离了,以后是祸是福,听天由命了。”
   李云婵看着地上两人的影子,说:“想不到小时候拖着鼻涕跟着我们跑的你,出落成美少女了,而且已被姑姑逼着要嫁人了,时间过得太快了。今年过年我不回去了,万一你妈跑回娘家告我的状,我就惨了。”
   张美菱乐了,说:“不会的,我妈和武则天一样,偏爱她娘家的侄儿侄女,不会对舅舅说你的不是的。她若有武则天那样富有,恨不得把家产都分给你们呢。女人就那么傻,把娘家的侄儿侄女看得比亲生子女还重。你看我们小时候玩耍,每次吵架了,她都是帮着你们说话,把我们几姐弟骂得狗血淋头。”
   李云婵说:“你还吃醋了?姑姑那是把我们当客人看了,她向来那样的,帮理不帮亲。”
  
   三
   张美菱走进杨灵珊家两个月了,她记住表姐李云婵的话,少说话多做事,听女主人杨灵珊的安排,不与男主人胡俊伟套近乎,等有机会了就去美容院或工厂上班。这个靠海的小区离海边不到一公里,周末去海边游泳的人很多。花园棕榈林边有个小游泳池,下午就如煮饺子似的全是黑卡马西平适合什么癫痫患者压压的人头。园林里的奇花异草是她在乡下没看到过的,每次从那棵大榕树下经过,她都仰起头看那墨绿的树叶、随风飘荡的根须。到了这里,她相信了书中描写的景象:大海上空湛蓝湛蓝的,远看海天一色,风景如画。主人们在外忙碌奔波,保姆抱着小狗在阳台上看海。
   女主人杨灵珊带着儿子胡杨上学去了,晚上孩子放学了才回家,男主人一个月见不了几次。张美菱每天上午买了菜,清理了房间就拖地,有时太闲了,她就看胡杨的语文书,四、五年级的课本中她最喜欢读那些古诗词,或者就拿着书本坐在阳台上看海。
   周末的一天早上,杨灵珊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过来对张美菱说:“今天你去送我儿子上二课堂,坐公交车去,这里打的比较难。他上课时你就在附近走走,下课了一起回来。”
   张美菱听了,心里一阵惊喜,她还没走出过小区呢,平常就在小区门口或超市买菜,偶尔与隔壁的保姆搭搭话。她对杨灵珊说:“大姐,放心,我就在胡杨上课的教室外等他,不会到处跑的。”
   杨灵珊看着张美菱杨柳一样的细腰肢,说:“美菱,你穿裤装好美,我没见过你穿裙子呢。我有好多裙子,你下午回来挑几件吧。”
   张美菱连连摆头说:“大姐,我从没穿过裙子,不习惯的。我从小生活在山里,那里蚊虫多,夏天再热都穿长裤。读书时我妈也不让我穿裙子,说女孩儿穿衣不露胸、不露腿才美,她封建思想呢。”
   杨灵珊笑了,露出了小酒窝。她一米五左右的身材,微胖,因骨架小,浑身上下被脂肪包裹着,圆润润的。她胸部丰满,腰身从正面和侧面看一样厚实,就如张美菱读书时看过的小说《飘》中描写的女主角那样,她属于浑圆的身材,要用腰封裹住腰身。依稀记得书中说这种身材的女人占有欲强,杨灵珊也应该和那女主角一样占有欲强吧?张美菱心里寻思。杨灵珊的脸盘也圆圆的,为了显高一点儿,她听好友怂恿剪掉长发,弄了个波波头,远看像极了中老年归国华侨的造型。小区的老太太都说她富态,她却羡慕张美菱的清瘦、高挑的模样。杨灵珊拿了遮阳伞,背着坤包换鞋,说:“我有事儿先出去了,胡杨吃了早餐,你就和他去上课,他知道路线。”
   张美菱带着瘦小的胡杨来到培训学校,张美菱还没反应过来,胡杨背着书包就冲进了楼下大厅,穿过走廊就不见了踪影。幸好杨灵珊告诉了张美菱,胡杨的教室在一楼东边第二间。
   第一次带胡杨上课,张美菱不敢走得太远,就在学校附近漫步,看到光鲜亮丽的女人,她就观察她们的发型、穿着、走路的姿势,以此打发等待的时光。胡杨下课了,二人不在街上停留,回到小区就冲回了家。张美菱下午拿着书本守着胡杨做作业,也许他妈妈不在家,他对她有了依赖,不时会问一些写作文的问题,张美菱不知如何回答,就说着在山里的趣事儿,如在草垛子旁捉迷藏、在小溪里捉鱼等,胡杨觉得太有趣了,说暑假要妈妈带他回去。

共 1101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