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给自己一个不可更改的理由(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端午的前一天晚上,回到甘肃。打火车站一出来,就赶上倾盆大雨。迎面上来的全是卖伞拉客住宿的,各种缠着不放,我躲在出站口的德克士门前避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是好,继而又故作镇定掏出手机,翻电话簿,想着打给这座城市里我的朋友。

约莫过了两个钟头,雨吧嗒吧嗒的停了,我浑身湿乎乎的,顺着街边走,朝着灯的方向,一眼一眼的看着灯火升起来,如同燃烧的花朵。残流在马路上的雨水连起来,像一片晃动的人群,跟自己一样。打去电话的朋友要么离火车站远,要么凑巧有事,安排我一个人,看着雨后夜里的这城市,满满当当全是人,却又有着不可名状清冷,让我有点疏离,这本是我的家乡,我却感觉自己是个外人。

我想起两年前,也就这个时候,甚至是同一天,我捏着一张火车票就奔到了北京。继而住地下室,吃路边最便宜的盒饭,于是,那时我写“我说不煽情,是因为煽情了才这么说。”的确,若不是真真切切的活过这么一次,又怎敢轻易妄言,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但也还是过来了。

又是另一天,习惯性的若无其事,辗转去看车祸受伤的大哥和姐夫,姐夫已无太多大碍,大哥胳膊上却还钉着钢钉钢板,仍需养一段日子才好。事实上看望也仅仅是看望,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也分担不了疼痛。而这些才是他们最需要的。我所做的,无非是给自己一个心安。然后又去乡下,见着大姐,也是憔悴的紧。和大姐遇着三舅,三舅从母亲生病到去世,一路说着他记忆里的那个我,边说边反复打量,跟着长长感叹,长大了,现在长大了,太不容易了,真的太不容易了……我还在笑着圆话,说事实上当时并不觉得有多辛苦,只是时至今日回过头,也终于会发现,也是受了些委屈。但于时间这场马拉松来说,我跑过来了,不需要取得名次,我也就赢了。把大姐却给听难过了,背过脸,泪眼花花。

我想到那些年一些人对我的怜悯,我内心一直有一个长长的名单,挂满他们的眷顾。趴在回来的火车上,深夜再看周星驰的《喜剧之王》,跟多年前的感受大相庭径,看到尹天仇在海边对柳飘飘说多谢,而后又抱住她,又连着说了三个重重的多谢。这个跟整部影片的经典来说算是平凡无奇的片断使得我热泪盈眶,火车穿过山谷隧道和一马平原,划破宁静,它那么孤独。再望向车外,往返都是八个半小时的路途,来来回回,总是告别,告别了六年,告别的结果,又是为了相见。好在回首前程往事,我终究没有虚度。

也是理想这个东西,时刻警惕着我自己,即便曾经受尽委屈,深夜痛哭,也不要因为出于软弱而把别人的同情作为属于自己的战利品,那只会使我成为偏见的附庸。我只是简单的想不断地完善自己。

即使生活是埃及法老的咒语,如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样一语成戳,“从窗子到门是七步,从门到窗子还是七步。”我还是要尽量把时间历练的匠心独用,不再向外界寻求什么,也不向外界推诿什么。如柴静说的那样,将把重心放在人的内部,而社会的进步,也就由一个一个独立的人试图自我完善的过程当中得来。

我的起点这么低,所以这个过程才会无限长,永无尽头。给自己一个不可更改的理由,想到这一点,我也就觉得踏实了。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北京主治癫痫医院郑州的癫痫病专科医院?黑龙江什么医院治癫痫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