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静儿•电视•我(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作经验

一、电视陪伴静儿

那一年,我的女儿静七岁了,可她既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四处求医的结果是脑瘫。虽然她不能去上学,但她喜欢看电视里的动画片,喜欢连续剧里的故事,还喜欢听电视里的歌。

我们的邻居是一个修电机的,生意也相当好,经济条件比我们好得多,他有大彩电,静儿总喜欢逼着我带她去看。

长期去隔壁李师傅家看电视不方便,打忧人家休息。不得已,妻咬咬牙买了一台长虹牌彩色电视机。

电视买回来了,没有天线放不起,李师傅说用铝线做一个,于是静儿软磨硬磨,缠着李叔做了一个铝芯线的。用一根竹竿撑起,电视总算有信号了,虽然时常会起横杠杠,图像不是很清晰,即使是这样静儿也看得起劲。我时常劝妻,牵一根电视信号线吧,妻总是埋怨要交收视费。的确,白手起家的我们,什么都要用钱,怎么能把钱用在这上面,既不能吃也不能穿,有病吗?妻如是说。

就这样,电视机在信号时好时坏的情况下,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节目。电视有时累了,只有图像没有声音,或者只有声音没有图像;有时更累一点,图像声音都没有了,雪花一闪一闪,嗡嗡响,妻使劲拍打电视机,没有反应,嘴里嚷嚷:“天线,天线出问题了,去摇一摇楼上的天线!”没有人答应,她便一溜烟跑上三楼房顶。她边摇天线边使劲喊:“要得不?”“要得了!”一家人又继续津津有味、兴高彩烈地看起来。

后来,隔壁李师傅家牵了信号线,我们家也安装了小锅盖。小长虹收的台多了起来,图像更清晰了,静儿更开心了。《花仙子》《小精灵》《恐龙》《聪明的一休》等都是她必看的节目。说来也怪,患脑瘫的静儿不能说话,不能行走,但她每天坐在床上,用脚摆弄遥控器,开机关机搜节目样样都难不倒她。

最扫兴的是,当我们一家看得正带劲的时候,家里的小锅盖被丰裕镇广播站没收了,电视又成了摆设。脑瘫的静儿天天闷闷不乐,只有电视才是她的最爱。

李师傅见静儿天天郁闷,安慰她说:“我去买一个分置器,把你们的线接到我的线上,你就有电视看了!”李师傅说到做到,真的买了分置器,悄悄地接上了,我们家的电视又有信号了。

李师傅悄悄地告诉静儿:“电视的声音要放小声点,不然逮住要罚款,你又看不成了。”静儿非常听话,把电视音量降到最低,每天静静地守着电视,过着她简单而满足的生活。

生命淡然如花,静静地生长,静静地开放,静静地守候,该来会来,该去会去,犹如你的名字叫“静儿”。

随着资阳撤县建市后的腾飞,各级乡村公路的飞速发展,我们家的生意也好了起来。安装了有线电视,不仅收台多了,图像更清晰了,静儿的世界更宽更广了。

那一年的冬天,静儿终于能走了。有一天我回家,她正在看《白蛇传》,静儿突然拉着我的手,指指白娘子和许仙,又指指她的嘴,我始终没有弄明白她要说什么。我问:“你的嘴怎么了,疼吗?”她摇一摇头,又张了张嘴,我突然明白了。“你是想要白娘子替你医嘴巴,你也想说话吧?”

静儿一下抱住了我,高兴得跳了起来,我连忙说:“要得要得,让白娘子帮你治,一定会治好的!”

还有一次,看《西游记》,里面的歌唱到:“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静儿用脚不断地比划,她多么想像孙悟空一样,用脚走天涯,用捧打天下,静儿,我懂你的心思。

虽然现在许多家庭安装了平板电视,有些家庭还用上了家庭影院,但我们家那台陪了静儿二十年的老电视还在。

那情,那景,那电视,温暖了静儿的身体也温暖了我们的心!

二、一篇报道改变人生

那是一九九0年的秋天,初来资阳的我,离开了喜欢的文化战线,心中落差很大,有许多许多的失落。不甘心就此与文字离散,不甘心平平淡淡地生活,常常抱着厚厚的《新闻学》《采访与写作》等各种书籍,对着天空发呆。

在休息的空隙,我找到了丰裕镇广播站的李国才站长,把我的采访证、记者证给他看,想利用业余时间给广播站写稿。李站长欣然同意,微笑着说:“有好的新闻线索,我就让你去采访去写稿。”

在李站长的支持下,我采访报道了一些丰裕镇的情况。一切正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但一件意外的事情打乱了我的预想,打破了我的理想……

那是晚秋的一个中午,我们生产队,一位罗家的大娘,带着孙子在自家屋后的山坡上玩,正好有一个畜水池。山坡上许多的野菜吸引了大娘,去摘野菜了,等她一回头,孙子在蓄水池中挣扎,慌了神的大娘忙喊:“救命,快来救救我的孙子!”听到喊声的邻居余二娃,边跑边脱下衣服,纵身跳下水池,救起了小男孩。

我一听说这事,赶忙写了新闻稿,大致内容是——“带小孩要远离蓄水池,勇救落水儿童值得表扬!”当天资阳电视台《资阳新闻》就播出了这条消息,而且连续播了两天,在消息中有具体人名,大队小队地址。大娘看了新闻,起初没有说什么。

可过了几天,大娘跑来找我吵,说我坏了她们家的名声,什么脏话丑话、祖宗十八代都骂了。妻实在听不下去了,跟大娘吵了起来,越吵越凶,从中午一直吵到傍晚,妻气得不行了。当着大娘的面,把我的记者证采访证还有那些书呀写作稿呀都烧了。

望着红红的火苗,望着像小山一样的文稿,我的心好痛好痛,但又无力回天,更没有理由没有办法阻止,刚刚同电视台建起的关系又毁了。从此,我把笔高高地搁起,一搁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啊,我做梦都在读书写作,我关注身边的普通人和事;我关注资阳的腾飞与巨变;我关注资阳的文艺动态。虽然后来曾多次提笔又放下了,但那些年为理想而奋斗的青春岁月,还时常会让我激动不已;那刻骨铭心的文学梦,时时敲打着我这颗燥动的心。

三十多年过去了,虽然我与电视台的新闻报道擦肩而过,虽然青春再也不会回来。但我仍未忘记初心,永不凋谢的希望激励着我提起了笔,想再次抓住资阳快速发展的尾巴,把灯燃亮,续写沧桑,用意志和血滴,拼搏出那一片我的梦。

甘肃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郑州主治癫痫病医院山东看癫痫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