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不同的人生路,不知不觉,让我们早已分道扬镳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写作经验

作者:善观雪

赵姑娘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张图片,说家里卫生间的水管漏水,问我家里是不是这样。当时我正带着小宝在外面玩,土豆先生在家,便告知家里有人,可以去家里看看。

等我带小宝回家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于是给她发信息,“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过来,我们在家,就在家里吃饭。”赵姑娘说好。

还是在2013年买房的时候,和赵姑娘相识的,后来便买在了一个小区。也没有怎么说过话,那时候,她问我,“嘿,你是怎么决定要嫁给土豆的?”

我说,“他人好啊。”她说,“我觉得他也挺好的,但那天我无意中看到他的工资条,比他告诉我的工资多2000块,我觉得他骗我,我不知道要不要嫁给他。”

那时候,我很喜欢赵姑娘,觉得她真实可爱。还去她家里吃过一顿饭,她的厨艺很好。

后来,他们顺利结婚了。又一起去了中山打拼。

我们联系便少了,偶尔能够看到她发的朋友圈,都是一些鸡汤励志类的文字,感悟生活点滴美好,总觉得虚,有一点过度粉饰太平,和我之前认识的赵姑娘完全不同。

后来,我们都有了孩子。

直到前两天,她带着蛋糕来看小宝。

土豆在厨房做饭,我们俩在客厅聊着闲话。

我说,“你怎么胖了这么多,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吗?”她说,“不是啊,我眼睛出了问题,要吃激素,一个星期就胖了七八斤。”

以前,我听她说过眼睛的问题,但当时没有细聊,以为就是小问题,甚至觉得她有点小题大做。直到这次,她来看我。

我说,“吃激素不好啊,没有别的办法吗?”她说,“我知道啊,但是没有办法,过年的那几天都快看不见了,必须要吃。”

我才知道,她的眼睛确实很严重,一时间那些往日里的隔阂土崩瓦解,也难怪她时时发那些鸡汤,不是在装,是真的在珍惜生活的给予。

如此一念,便觉得她可爱起来,跟她说好好照顾自己。她说,你也是。

当我觉得她可爱起来时,我也可爱起来。

朋友带朋友来找我玩,朋友介绍她朋友的时候说,“这是我发小,我们从出生就认识了。”我听到这样的介绍总是很羡慕,也很感动。

我也有发小,那个和我一起长大的女生,那时候,我们一起去田野里采过野花,一起牵手去上学,我爸爸打我的时候,她护在我身边。她是一个很文静的女生,成绩很好,我很喜欢她。

后来,我读高中,她初中毕业念了中专,此后,我们便渐渐没了联系。哪怕她家离我家不过200米的路程,但我真的从此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只是,每次回家必定向母亲问起她的情况。

她结婚,生孩子,都是从母亲口中打探来的,听母亲说她结婚的时候,我问,“那个人长得怎么样?对她好不好?”母亲说,“个子高高的,好像挺老实的。”

我听后,便也能够心安一些。这些重要的时刻,我都没有参与,但我是牵挂她的,内心与她很近,一直记得的都是当年我们一起念书时的样子。

直到我怀孕回家休养,有一次,吃完晚饭,跟随母亲去散步,远远地看见她带着个六七岁的孩子。

她太瘦了,颧骨突出,眼窝深陷,一下子心里就“远”了,空落落的,悄悄问母亲,“这是xx?”母亲说,“是啊。”擦肩而过时,我们认出了彼此,笑着打招呼,邀请去彼此家里玩,客套的,也是生分的。

不同的人生路,不知不觉,让我们早已分道扬镳。

不久,她母亲重病,她母亲与我母亲是至交好友,最后几日,母亲去看望,回来说起也忍不住落泪,末了又说她在床畔伤心地哭,听了之后,心里难受,便终于动身去了她家。

轻轻推开房门,她母亲已经没有多少意识,闭眼深睡,她坐在床侧,垂着头,很憔悴,我便轻轻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拉起她的手握在手心,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说,“我想起我娘这一生,太苦命了,没有享过一天的福,我的心里就去不得……”才一开口,眼泪就下来了,收也收不回去,我只跟着落泪。

这一刻,我们很近,我依然是她的小姐妹,在这个时候能够陪在她身边坐一会儿,便很好。也许此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很少,也没有太多可以共同聊起的话题。

但是,如果你问起我的发小,我还是会说她,因为她的陪伴,我的童年才十分美好。

年龄增长,看不惯的人和事越来越少。写文也很难义愤填膺。

以前,我有一个同事,特别讨人厌的那种。

你说什么,他都会立刻反驳。你好心问他,一起去吃饭吧,他说,我不喜欢吃面。然而就在前一天,他还非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面。

有一次午休了,躺在睡椅上都快睡着了,他问我摄影的问题。

我没有说话,心想他应该就适可而止了吧,结果,他过来拉我的衣服,说,“你能不能告诉我ISO怎么调?”我就闭着眼没说话,他又继续扯我的衣服。我实在是生气,说,“有什么事情不能等上班的时候再说吗?”然后他就没说话了。

下午上班,我没看到他。才知道,他和别人约在中午拍照,难怪他中午那个时间段问我。

但他依然经常惹我生气。

譬如,我在杂志上看到一首诗,觉得挺好的。他就会立刻说,“拿来,让我看看。”我拿给他看,他又会立即说,“就这样的诗啊,我能写出好多首。”这样大言不惭的时候有很多,所以,我实在不愿意搭理他。

直到有一次下班,他跟我一路。不知怎么地就聊到了家人,我才知道他爸爸在他刚毕业那年就去世了。听闻,心里一惊,不知为什么,便也觉得其实他也没有那么讨厌。

他以前说他会写诗,在网络上写长篇小说写了7万字,后来写不下去了;会谱词作曲,玩音乐;自己创业,开过网站,后来亏了……以前,我也听他说过这些,只觉得吹牛,但此后,便觉得也许他真的挺有才华的,只是时运不济。

便真的也没那么讨厌他了。

当你看一个人顺眼之后,这个人就从“敌人”成为了“朋友”。将敌人变成朋友的过程其实也是和自己和解的过程,是一种修行。毕竟,你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见之烦恼生;而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见之欢喜生。

你欢喜的时候,便是你最美丽的时候。

嗯,于是,我告诉自己,当我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要想想,或许这个人经历过悲伤往事。如此一想,便能更平和地待人接物。

每个人都有一个值得理解的窗口,而圆融本生就藏着大智慧。

作者简介:善观雪,本名张敏,军迷,自由撰稿人,弥蔻核心成员。人生平凡,也要在这平凡里过出一点诗意。微信公众号:素人张(surenzhang007)喜欢写生活中的人和事,情与暖。

石嘴山惠农区癫痫医院有哪些癫痫的频繁发作要怎么避免长春专看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