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前世的冤家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小伟的姐姐,被火车撞死了。”   回答的很利索,没有了下文,王子璇的心噗通一下,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两年来,她一直想知道在老板叔家的相册里,那个站在兄弟小伟旁边,高出他半个头的女孩儿到底是谁呢?但她一直不敢问,虽然她已被大家公认成为叔叔的干女儿,这一次,她算是鼓足了勇气。)   得到这个答案后,王子璇和叔叔沉默了很久,她不敢再多问了,怕勾起叔叔的伤心事。   多么年轻的生命啊,怎么会这样突然就结束了呢?王子璇端详着那张黑白色的老照片:那个女孩儿,长相很漂亮,一双大眼睛目视前方,显出很有生活阅历的眼神,嘴巴微翘,保留着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的样子,全身充满某种说不出的超越自身年龄的成熟女孩子的体征,肩膀上搭着两条小辫子,约莫十二、三岁的年纪。   铁路就在叔叔家对面,九十年代时候的铁轨两边没有护栏,可以随意找个出口通行。每天的工作结束,王子璇就会站在道岩外看来往的火车迅速驶过,想象着那个年轻的女孩是怎么不小心被撞上的?双向行驶的轨道旁,她是不是有急事要赶往对面去?先从眼前第一轨道上跨过铁轨后,突遇上另一轨道驶来一辆急速的列车,让惨剧发生了?亦或是碰到了什么伤心事儿一时想不开故意走上了绝路?血泊中可怕的镜头在梦里无数次逼近眼帘。   秋风扫起落叶,呼啸而来,卷着层层尘土的微粒在空中高歌,击打着不平静的思绪。眼前烟雾缭绕,王子璇打了一个冷冷的寒颤,收紧了衣领。火车的一声长鸣让她撕心裂肺的心痛徘徊于高度无法忍受的现实境地,遥想单薄的衣裳漂泊在天堂,征途上一定会很冷,年轻的她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幸福地生活吗?生命中,为什么会留下这么多的遗憾苦苦折磨白发人?   (二)   这个来自乡下十八岁的女孩儿王子璇,除了在心底为这个不小的秘密保有特殊的心理位置外,她依然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打工者!辛苦地活跃在工作的氛围里,如往常一样细心地干自己的工作——擦洗车辆。   城里真好!城里人的居住环境好、生活习惯好、伙食质量好、挣钱来得快。更为可喜的事情,就是每天能听到司机称呼她为老板的女儿,大家从来不把她当外人看。每年冬天是最难耐的日子,她需要穿着厚厚的胶鞋,戴上厚厚的手套笨拙地行动,清洗机喷在车前挡风玻璃上的水,会立刻结成冰,她要用大盆的热水和热毛巾敷在玻璃上使劲地擦洗才能去除冰块,在平时繁忙的生活圈子里辛勤工作的王子璇,会忘记了劳累,忘记了自己,天天如此,年复一年,已然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老板叔的儿子小伟出生富贵门庭,正上小学五年级,他不会珍惜眼前的生活,也不愿意去好好上课,每天玩到深更半夜才回家,成了叔叔托付给王子璇茶余饭后用心教育他的又一项新工作。小伟是爱王子璇这个姐姐的,她善良腼腆,喜好与自己交谈家长不能理解的诸多内心秘密和对于身边事物的所感所悟,长期相处下来,他也愿意听姐姐的话好好学习,直到后来进入了武术学校后也保持着书信往来。日子,就这样不热不冷、平平稳稳地向前迈进,可后来发生的事情,竟然打破了这种平静的生活。   知道了那个秘密九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天空连阴雨,王子璇终于放松下来,有了自己外出逛街的机会。   玩累了,回来掀开大门进入里屋,不禁惊呆了,那张黑白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带着一个小男孩,站在里屋门外低着头不出声,表情凝重、头发凌乱,只是多了些成熟,更像一个女人。任凭叔叔的唾骂和威逼,强迫往外推的动作及口吻,硬要她快速离开这里的迫切姿势,仍旧使得那个女孩静静地原地站着未动。她身边不懂事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看着陌生的环境吓怕了却不敢哭,死死地盯着女孩的眼睛把自己缩成一团,等待着好一点儿的结局。王家一大家人聚在里屋的客厅里,坐着的、站着的、背过身的、无言的、恶狠狠的目光焦心地痛,那个不平静的场面因为气氛的紧张而更加紧张,一直僵持到天黑。   最终,他们一起欢快地相聚了。那个小男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了小华一个人。她真的就是王子璇在叔叔家照片里看到的那个女孩,也是叔叔的亲生女儿小伟的亲姐姐。   小华和王子璇同住一屋,她直来直去并健谈的性格增添了彼此间没有距离的靠近,无需猜测,直表心意。每天晚上,王子璇干完活,小华从驾校学车回来,她们就亲热地睡在一张床上讲述当天的所见所感。   “我爱四川那个偏远山区,和小李的性格脾气十分相投,这六年的生活,虽比不上城里人的吃住条件,但心里是舒服的。”说这句话时,小华沉浸在无限漫长的回忆中望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能讲讲你的故事吗?我想知道。”王子璇平静下来望着比自己年龄小一个月的小华,试探着问。   “小李早年前来这个城市打工,经常在我亲戚的饭馆里吃饭,那年,我十二岁,每天放学后过去给舅爷帮忙洗碗端饭,渐渐地就与小李深刻相识相知了,然后我瞒着家人跟他去了他的老家,居住在四川至今,期间父亲几次去找我回家,我不会回去的,我铁定了心肠要跟着小李过一辈子。”   “这次回来是什么目的?”   “我想家了,我想带着孩子回来看看家里人,然后就走,但被奶奶挡住了,无论如何不让我再去过那种她们认为很苦的日子了,让我必须留在家里重新开始。其实,我在那边一点儿都不苦,每天睡到大天亮,然后就聚集村人打麻将,日子过得挺顺溜的。人生的初恋是最最难以忘怀的,我恨中国人那种本来不情愿,但凑合着过日子的无奈,对双方来说太委屈了。”   有几个夜晚,小华听着录音机里音乐磁带传出来的痛苦的歌声,趴在桌上放声大哭,她说自己的孩子两岁就开始抽烟了没人管,她太想念四川的家人和孩子,王子璇只能在她遥远而又清晰的故事中用幻觉去感受她所经历过的生活和环境,从她的身上可以隐约地觉察出一种让人产生心理矛盾的压力感。   小华最终还是瞒着家人给那个称呼为小李的男人寄出了一封信,只有王子璇知道这件事。   一周后,小华有了回音:   “姐,我想回四川,小李来车站了,那边村里人都议论孩子学会偷东西了。”   “我现在就下楼去告诉你妈,你不觉得自己太无情了吗?”王子璇吓了一大跳。   “不敢,姐,千万不敢。我爸那脾气你不知道吗?万一和小李打在一起,孩子就更可怜了。”   “你要认真考虑,那边的经济条件不富裕,加上家庭的制约,你不会自由的,更别说学驾照了。”   “为了孩子我可以牺牲一切,车可以不学,等四、五年以后再说吧。”   九月十二日,是个心痛的日子,小华扔下家人偷偷地走了,只有王子璇知道她不会回来了,说不清为什么,王子璇在悄悄送别的那一刻哭个不停,应该比小华更难受,却必须极力掩饰自己,当成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她无法体验一个母亲内心热烈渴望见到自己骨肉的急切心情该怎样来平息,泪水一次次模糊了视线,恍惚中还能清楚地听到小华抽泣的声音,内心割舍不下母子分离之痛楚的小华一再叮嘱,如果被她的爸爸知道她走了,老人一定会抓起家具打断小李的腿,所以,要王子璇放他们远走高飞后,再面对后边的事。   当家人一夜未眠,等不到女儿回家的脚步声时,猜测到了事情的变数。所有亲戚都在茫然中熬到天亮,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压力。王子璇因为憋得压抑过久,感觉下咽一口唾液都直呛喉咙,第二天一大早才将实情告知全家人。大家睡着、想着、哭着;小华妈妈瘫软地倒在床上不相信这是真的,望着女儿留下的衣物呆呆地发愣,最后失声地朝王子璇呼喊:“你这是害她呀,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叔叔发话了:“如果你是银行的一位职员,你的同事有窃取国家财务的动机,你知情不报,会被判为同案犯,今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得从事件中吸取教训,分清大小。”   沉默了一会儿,叔叔接着说:“要是她刚走你告诉我一声,我会把她追回来问个清楚,然后亲自送她回四川,这样,让我的老脸从名誉上也能接受来自外界的议论啊。”   王子璇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明明当时听到小华走的消息时知道该怎么做,往楼下没走两步就被拉着的胳膊挡住了,第一个念头被小华的眼泪影响着没有实现,理清头脑是多么关键的一步,闪现了许久的念头硬是被会说话的嘴堵回去了,人道主义的情怀害了自己,也许更害了别人。   但这一切能够挽回吗?她能从那种已经发生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吗?生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难以忍受的、让她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烦恼事让她心如刀绞,神志模糊;她希望他们能扇她几巴掌,或大骂一顿解解恨,可他们不再去责怪她;即使拥有无数个假如,也挽不回已经发生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改变了的目光冷冷地对着她,她恨自己,假如那个晚上没有她的出现,假如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会发生吗?让人心痛的一幕阻挡了所有美好事物的发展,拥挤在眼前不肯离去,她的心在无数次的忏悔中拷问自己的良知。   王子璇不敢面对叔叔家的任何一员,两年来,由于熟悉的面孔在了解中产生了许多爱的无私,亲人般的热忱对待,让她的内心发现了人世间最真诚的爱意同样适应于陌生;性格也从昔日的文静、善良走上了今天的泼辣、热情,这一切都是这种大环境的引导才有了社会家庭在心目中的一个明确的位置,往后,她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良心谴责?   (三)   一个人,一旦经历过痛苦和苦难的折磨,就一定会学会重新面对现实。过往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冲刷逐渐缓解自己内心的痛苦。一个月以后,一切从表面恢复正常。   王子璇自觉有愧,每天早上起得更早,为全家做早饭,打扫卫生,不去吵醒熟睡的叔叔阿姨,并及时和好面粉、做好面条,做好午饭的准备。把厨房碗筷刷洗完毕后,她便脱掉围裙、换上工作服,在洗车场里忙碌,发挥出比以前更出色的态度和举止迎接更多的客户。   叔叔阿姨欢喜在眼里,满意在心里,他们商量着该为这个干女儿找个婆家了,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行为不辜负孩子的期望,同时将孩子留在他们身边,彼此嘘寒问暖、相互照应。   接二连三的相亲队伍出现在王家,早上、中午、下午、晚上,门槛都被踩下去了一大截。一个又一个的媒婆介绍着张家、李家、赵家那些优秀的小伙儿及小伙子的家庭状况、地理位置等等的优越性,等待王家筛选。   赵飞,第一次出现在王子璇的眼睛里时,她豁然开朗,说不出的兴奋。交谈了一周正好逢庙会。农村的习俗自然融入每个农人的心间,王子璇答应跟随赵飞去拜见他的家人,顺便看看他的家乡。   王家大户人家的豪华和奢侈与赵飞农村家庭的简朴和节约的差距,在王子璇踏入赵飞家门的第一步就被放大化了,太有可比性了。虽然叔叔家不是她的家。   叔叔阿姨家是光洁的大理石地板,而这里是土疙瘩地面;叔叔阿姨家的铝合金门窗镶满了各色的隔音玻璃,而这里是木门窗上只有几片塑料薄膜在风中飘飞;叔叔阿姨家厨房里的高压锅瞬间就把稀饭熬出来了,而这里是大口锅要拉风箱;叔叔阿姨家门口每天都是来往的车辆穿梭的人群,而这里二十分钟内不见一个人影儿。   王子璇很矛盾,很纠结,但阿姨热心开导,让她不要失去信心:“你的老家常年干旱,粮食靠天,夜里不见路灯,下雨需要胶鞋,多不方便啊?嫁到赵飞家,至少不会牵扯到这些实际问题吧?再说了,人家就一个儿子,又没人和你抢着分家产,老两口身子骨硬朗,不会拖累你,以后他们创造的财富都是你们的;关键是赵飞本人,你看和电视剧里的福尔康长得多像啊,出门都成名人了,我都能看出他对你的一片真心,你就别磨蹭了,先接触接触再定,行吗?”   就在这个美妙的日子里,一声“我回来了”惊动了大家的探讨,熟悉的声音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是真的。小华竟然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在家人面前了。王子璇清楚地听到有人喊她姐姐,心底悬着的石头“砰”地一声落地了,千年的期盼梦想成真,喜悦的泪水肆意地充溢着神经末梢的惊喜。她一个人转身钻进库房放声大哭起来,四十六天的期盼与等待,此刻化作流不完的泪水,证实着假装坚强度过畏惧求生存的日子到头了。那种永世都忘不了的情形此刻如同梦境一般的幻影激动着相聚的欢喜,随后俩人抱头痛哭了很久又破涕为笑,彼此眼眸中荡漾着更多更多还没有说完的秘密需要相互诉说。小华给家人承诺再也不去四川了,回去之后确确实实地过不惯山里的苦日子,这次要毫不犹豫地留下来陪伴爸爸妈妈。小华的出现,让王子璇给王家人有了一个明确而满足的交代,终于可以把心收回肚子里了。后来回忆起这件事,王子璇真的相信生命的轮回有前世之说,小华就是她前世的冤家,时不时地出现在让她不得安宁的场合。   (四)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选择重庆治疗小儿癫痫病好医院哈尔滨治疗宝宝癫痫病哪些医院好癫痫患者睡觉突然吐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