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星月】远海垂钓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摘要:一个巨大的鱼头窜出水面,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它已沉入海水中,就见更加宽大的尾巴:“啪”的一声拍打了海面,溅起数米高的浪花,巨大的拍击力产生的海浪将游艇都冲击的摇晃起来。此时,出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现象,李总手中的上百米长的海钓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海中拽去,李总手中的海线轮也发了疯似得转个不停。就见鑫总口里叫声不好,边操了一把刀快速奔向李总,手起刀落将李总手中的海钓线斩断,没了巨大的向前拉力,李总也向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8月4号对于公司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就在前天,公司迎来位重量级的客人,一位沿海发达地区著名摩托车企业(年产销均过十亿元)的总经理,莅临安哥拉我公司考察,洽谈在安哥拉成立摩托车合资公司事宜。这就如同一对青年男女人生中的恋爱大事,先相谈甚欢并情投意合后就明确下俩人关系,并最终迅速走向婚姻的殿堂,反之则一拍两散,公司目前就处在这个节骨点上。   客人因为连续乘坐一天一夜的飞机,倍感旅途劳顿,故此老板直接将接风洗尘宴就近安排在了接待贵宾的下榻酒店。老板等贵宾休息好后,才于昨天下午去拜访客人,并与其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第一次会谈,合作公司意向框架已经初步敲定,具体细节约好了今天,也就是4号乘坐游艇出海游玩时,边观光边垂钓边烧烤边继续深谈,以完善合作项目的细节,最终促成两家公司的友好合作。   老板们在商场上都征战浸润多年,深懂谈判之道,均知道坐在冰冷的谈判桌前,极易唤醒人潜藏的斗志,往往容易公事公办,而这种氛围对商场交锋战斗有利,对友好合作谈判却是大大得不利,因此老板们共同决定将最后定夺合作细节的后续谈判,选在了大西洋安静而视野辽阔的游艇之上,都想在气氛轻松的环境中完成两企业之间的联姻。我因此沾贵宾的光,搭乘合资公司谈判的顺风车,有幸平生第一次乘坐豪华游艇到远离海岸数百公里的地方,一个风景秀美渔业资源丰沛的浅海区域去垂钓、观光、烧烤、游玩休闲。   【一】   公司总部管理层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早早备下了二只简易炭烤炉,一编织袋木炭,一瓶橄榄油、一瓶盐、一瓶孜然粉及辣椒粉等若干调料,成套餐具若干件、八箱固嘎啤酒、一件可口可乐饮料、一盆分割切好并腌渍好了的牛肉、半盆鱿鱼、洗干净的一桶生菜、半桶西红柿、一保温箱碎冰用于冰镇啤酒、一桶纯净水、五把海钓杆。   天蒙蒙亮,老板的朋友兼建筑公司合作伙伴刘总携夫人儿子一家子,刘总另一企业的合作伙伴X总,还有汽车修理厂老板鑫总,这一行人开着三部车到了我们公司院外,鸣笛催促我们。   其实我们已准备就绪,早早就将所备物品装在一辆小型面包车上,听到鸣笛之声,公司二辆车会同刘总他们三辆车浩浩荡荡向贵宾下榻的酒店迅速驶去。酒店位于首都罗安达高档富人区,离我们乘坐游艇的伊利亚半岛码头属同一个区,在相同方向,二者之间相距还很近,并且酒店就坐落在我们目的地方向的马路边,不用绕弯路正好顺道。我们一行人从公司动身前,老板已给贵宾去了电话,告知客人我们已经动身在来接他的路上。几十分钟后,我们五辆车到达酒店楼下,老板一个人噔噔噔地爬上楼去接贵宾。看来客人也早已准备就绪,没多大会儿二人很快就一同下来了,上了专为贵宾预留的豪华奔驰车。   从天空俯瞰,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是贫富两重天,既是天堂又是地狱。我们这一行人,在驶向海岸边伊利亚半岛游艇码头的沿途上,就能看到罗安达这一方天地里天堂与地狱并存的奇观。   坐落于大西洋海边既有奢华的金融商业区,也有绿树掩映下的各国大使馆区,还有部分高档住宅区,环境优美如天堂。特别是金融商业区长长的街道上,两旁是茂密的红叶林,别具一番风情,那些繁华的商业机构就掩映在美丽风情的红树林后,你会产生一种身处欧洲或者进入城市花园的错觉。这片区域理所当然成了罗安达美丽的脸面。   而海边大片优美建筑物之间的狭小空地或者犄角旮旯儿处,就如同雨后春笋般突兀地耸立着一栋栋穷人的房子。在大西洋海岸边突出洋面的乱石林上,也如同雨后的蘑菇似得,有一片片、一丛丛简陋的穷人房屋,层层叠叠蔚为壮观,原来这些或土丘山包或岩石上,也都是穷人搭建地成片简易房。那应该就是我在飞机上看见如像马赛克般的景观,在空中远看它如同建筑的马赛克是美的,走进现实中仔细一瞧,才识别出它的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丑得。看来眼见不一定为实,还需要进一步细致深入的了解,才能透过事物的表象认清它的本质,才能发现它的真颜。   那些穷人住的好一点小房子是用水泥空心砖建造,更多的是用铁皮、木板搭建的简易窝棚,简陋的房与房之间是只有羊才能通行的峭壁小道。   居住其中的居民们进出运送物品时,妇女们均用头顶,与朝鲜族有异曲同工之妙,物品与头之间用一块盘成空心圈的布包相隔,既起缓冲作用让头舒服点,也能将圆弧状头顶面找平,使被顶物品平稳不至滚落。小到盆、桶,大到一二百斤重的大物件,都举重若轻如履平地。   过了这片如同罗安达疮疤的区域,时间不长就到了半岛入口,大约再行驶十多分钟车程,到达了目的地——伊利亚半岛的游艇码头。   游艇码头位于伊利亚半岛内海,一到达码头,我就与伍老师(伍老师来安哥拉之前,是江浙当地一中学的初中部男老师)一起去交游艇费。有按小时包的,有按天包的,最长的也有包多日的,包的期间越长租金越便宜,反之越贵。我们办理的是包日费用2000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16000元左右),可以游玩使用一天一夜,最迟到明天早上8:00还艇。   钓饵就是海边石缝里长的不知名的海虫,外形极象蚂蝗,长度二三寸多足但无吸盘。虽然鱼虫在海岸石缝间随处可见,我们一行人也不可能下海去一条条的捕捉,好在有当地安哥拉少年代劳,他们替游客已经想好并代为准备好了,按瓶在码头兜售,一瓶鱼虫一百宽扎,我们买了二瓶。而后将面包车上准备的所有物品搬运上游艇。   【二】   发动游艇出发,游艇先在海面画了个巨大地弧形,驶出并绕过伊利亚半岛这片内海湾,然后再向西南方向的大西洋外海高速进发。我们的这条游艇可使用的有上下二层艇舱,驾驶舱位于游艇二楼,最顶上还有一层人能上去的游艇天台,鑫总出海游玩垂钓过多次,对这片海域非常熟悉了如指掌,游艇就由他驾驶。   两、三分钟后游艇速度就提起来了,游艇风驰电掣,海风把刘总夫人的长发吹地随风飘舞起来,宽松的连衣裙也被风豉地随风舞动,别具一番风情。我们男士头发也被吹得根根直立,有种在公路上驾车兜风的感觉。哦不,比公路上兜风更爽更自由!因为游艇对于一望无际的大海,就是沧海一粟,无论游艇开的是左冲右突,还是横冲直撞,又或是高速直线行进,广袤无垠的大海张开博大宽阔的胸怀将游艇完全接纳,任由它画出或直或曲或弯或弧线地运动轨迹。不用担心前面有障碍会撞车,更不用担心交警将你拦下,说你违反了交通规则,罚你个没商量。在这浩瀚的大西洋,你是自由的,天空海洋完全属于你,人的心胸也变得开阔博大起来。天是蓝的、海是蓝的,你的心也变得纯净起来,在海上兜风真好!可以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身心彻底松弛下来。   期间不时有海鸟从头顶飞过,船头高高翘起,游艇如同磁悬浮在大西洋洋面的一叶飞舟,速度越快吃水越浅阻力越小,感觉船越平稳轻快。游艇开了有一个小时后,海岸从我们视线中完全消失,好在游艇驾驶舱有指示方位的罗盘,鑫总、老板各自佩戴有一块指示方位的手表,不然在美丽迷人得茫茫大海,人如果迷失方向。大海就会露出它狰狞的另一面,化身为葬送人性命的巨大坟场,且莫说小小的人,即使巨轮都将被它吞噬得有来无回!   前后左右全是浩瀚无边的大海,游艇继续前行,又行驶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游艇减速并熄火下来。鑫总在驾驶舱高声叫喊我们一楼的人泊锚,铁锚还真沉,支椤着四支长长地鹿角状抓手,至少也有个六七十斤重,加上后面坠着的铁链,只怕重量得有一百多斤了,也是啊!不到一定重量怎么能保证游艇停泊平稳,不被海浪荡走呢?这里的海水是浅蓝色,水位只有几十米深,否则无法泊锚。   五位老总均匀地扇开在游艇一楼的四周,人手一根海钓杆,悠闲地钓起鱼来。我、伍老师、阿习三位充做业余厨师兼临时服务员,刘总夫人及他在当地上幼儿园的儿子是游客身份,不用做事。   由于时间还早,大家都刚刚吃过早饭,烧烤暂时不用开张,剩下的人钓鱼的钓鱼,纳凉的纳凉,观景的观景,各取所需各自为政。只有刘总上幼儿园的5岁左右的小儿子最活泼也最玩皮,前后左右楼上楼下不停地跑,一不小心还摔上一跤,搞的他妈特紧张,深怕儿子掉下海,也不得不跟着儿子被动得满艇奔跑,不一会就气喘吁吁,儿子不停,他妈也不敢稍事休息,真是母爱的力量啊!   最后刘总发话了:“满船的大老爷们,还怕怎样?就是掉下海了,捞上来就是,有个什么好担心的!”   妈妈一想也是啊,游艇上这么多会水的男爷儿们,有啥好担心的?对子女过度得疼爱也能让聪明的父母痴迷心志。从此不再追随儿子满艇跑,任由儿子自己一人满艇飞奔,自己落得个清闲。   小家伙在安哥拉出生,上的也是安哥拉当地幼儿园,只随大人回去过中国仅有可数的几次,每次回国时间还不长,他生在安哥拉,长在安哥拉,安哥拉俨然成了他的第二故乡,对于中国他很陌生,对于安哥拉他却很熟悉。学校是葡萄牙语、英语双语教学,再加上父母亲教的中文,小小年纪就会三国语言。小孩子爱表现,经不住我们得夸奖,一会儿朗诵一段唐诗,一会儿唱一首葡语儿歌,一会儿秀一段英文。很有语言天赋,我们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夸赞他。   我看见刘夫人一个人独自在一把遮阳伞下,显得有点孤单,我走过去陪她说说话:“嫂子照顾刘总和儿子蛮辛苦吧?”   她可能误以为我把她当作了家庭妇女,淡淡的说道:“照顾他们父子俩是我的副业,翻译才是我的主业。”   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刘总夫人原来也不简单。与她接下来交谈中得知,刘总的父亲老刘总是国内某大型企业集团驻安哥拉的代表,由于不懂葡萄牙语,在安哥拉语言交流不太便利,国家外经贸部给配了一位既精通葡萄牙语又精通英语的翻译,这位年轻貌美的女翻译因此来到了安哥拉。经过几年多的磨合,老刘总对她的工作很满意,对她的人品更满意,继而喜欢上了她这个人,一心想让她成为自己家庭中的一员。   好在老刘总有个儿子就是现在的小刘总,当时小刘总起先在澳大利亚求学,研究生毕业后就留在了澳大利亚工作,打拼多年小有成绩并取得了澳大利亚国籍。老刘总一个电话将远在澳大利亚的儿子招来探亲,介绍自己的女翻译给儿子相识,双方经过交往还彼此都看上了对方,小刘总为了爱情放弃了澳大利亚已经初见成效的事业,在安哥拉重新起步打拼。好在父亲在这里多年,有一定的人脉,对小刘总起步起到了一定辅助作用,现在小刘总在安哥拉也是一个成功人士。那位年轻漂亮女翻译也就成了现如今的小刘总夫人。   与刘总夫人聊完天,我暂无事可做,就一个人躲在游艇底舱的一个角落,静静地观看一本写孔子的书。我看的正入迷,突然一个人将我手中的书番过来看了一眼封面书名。   “在看关于孔老夫子的书啊”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刘总,见他手上持有一瓶矿泉水,想必是太阳下暴晒口渴了,进舱来喝口水,我赶忙打招呼:“刘总歇会儿吧。”   “好啊,晒了半天,外面是有点热了。”刘总爽快的答应,并坐在了我的对面。   刘总聪明好学,以前我们公司没有招聘专职电脑技术人员前,在这欠发达的非洲地区,并不像国内有这方面的专门人材,因而我公司的网络维护电脑维修,都是刘总给老板义务帮忙。他既精通电脑及电子类产品,又懂经济学,还是经商的实战高手,可以说刘总这个人,既博学还很热心,是老板得良师益友。   刘总看见我手里的孔子传记书,就以此为话题,我俩展开了关于孔子的讨论。他并没有从学术方面论述孔子的学说,因为这二千多年来关于孔子的学术思想,那些后人整理得太多了,简直可以用汗牛充栋来形容,孔子已经被尊奉为儒家鼻祖、中华文化第一圣人,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妄加评论的。刘总独辟蹊径,从孔子的生平着眼,发表了一番阔论,他有几个观点很独到新颖。   第一,孔子的父母是爷孙恋,依据是孔子的父母相识时,孔父是一个年过花甲快到古稀之年的退武老将军,而孔母是芳龄二八的十几岁村姑。第二,乘人之危,孔父到郊外钓鱼,结识了家居山野的孔母父女。先与孔母父亲兄弟相称,其实他比孔母父亲还年长几十岁,孔母先称其为伯,后孔母父亲暴亡,孔母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孔父以照顾孔母为名,先长幼有别,继而兄妹相称,最后夫妻相待,不是乘人之危又是什么?第三,野合,所谓野合就是孔父与孔母在仲尼山上荒郊野外偷情,孔子不是又名孔仲尼吗?第四,私生子,何谓私生子,就是没有经过正式结婚,没有夫妻名分男女偷情后的未婚生育之子,证据是因为孔子的父母终生并未正式婚配。   原来我们的大圣人是这么来到人世间的,如果孔子的父母像孔子一生遵循追求的讲究忠孝礼义廉耻的话,就不会有孔子的出生。孔子父母的行为就是拿现代相对宽松的婚恋观来看,也是惊世骇俗格格不入的。第五,老夫少妻生天才,老夫丰富的阅历渊博学识的遗传基因加少妻青春充满活力的身体往往孕育出天才,古今中外古往今来,这种例子举证了一大堆,比如:柴可夫斯基、果戈理、居里夫人、爱因斯坦、等等…… 河南专治小孩癫痫病哪家好长期服用癫痫奥卡西平的危害老年癫痫病诱发因素有什么男性癫痫治疗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