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谈女人的命运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纵横
破坏: 阅读:2089发表时间:2014-11-13 21:45:38
摘要:女人如花。所以大多女人也是感性的,忧伤的,多愁善感的。那就理智的看待落英缤纷,秋叶辗转的感伤;让自己在风吹雨打中不凋零,在寒风烈日下不枯萎。在纷乱浮华的红尘人生里拾阶而上,从从容容,闲庭信步。做个宁静淡泊的女人。人生如梦,女人如花,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浓
   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
  
   爱过知情重
   醉过知酒浓
   花开花谢终是空
  
   缘份不停留
   像春风来又走
   女人如花花似梦
   ……
   每当这首柔情百转的歌曲幽幽的飘荡在耳边。字字句句都会撼动一个女人灵魂的心弦,触动到最敏感的情感世界里,总是不自主的牵扯到关于女人命运和情感的相生相系。人生如梦,女人如花。花样年华的女人梦如烟花般灿烂,情似烈酒一样的纯浓。而女人的情感生命又像风中的一粒种子,飘到哪里就预示着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指数,所以才有了爱情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之说。
   女人该怎样把握自己的情感。提升自己的幸福指数那是一门挺深奥的学科。它不仅关乎于个人的文化,学识,性格,智慧以及出生背景,还与个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相连。当然,缘份是种奇妙的东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什么时候该遇到什么人,什么时候会错失什么人,那也绝对不以单方思想所能决定的。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单方面再怎么刻骨铭心的痴恋,充其量也只能是无望的单相思。情感就是这样,有的人为了你倾情一生,你却独自望着他人的背影黯然神伤,可惜可疼。爱就是一种感觉,没有对错,没有原因的不完美的灵魂相系,生命相依,有苦有乐也有泪;爱也是一种责任,开花是为了结果,叶茂也只为生根。虽然女人的幸福不能完全归结于爱情婚姻,但女人的命运却与爱情息息相关,选择了怎样的爱情婚姻,就决定了怎样的人生。
   徐志摩一生经历过三个女人,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他的存在,造就了三个女人人生的大起大落,而这三个女人不同的选择,不同的人生态度。也决定了这三个女人不同的命运。毋容置疑,她们都是爱他的,但婚姻不同于爱情,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或是一次感动都能产生爱情,而婚姻生活中,如果要想一个可以安定幸福的日子,光有爱是不够的,志趣,爱好,家庭背景,以及社会价值观和人生观的不同,都会成为感情发展的绊脚石。天长日久的鸡毛蒜皮和琐碎生活,如果没有耐心,信心和责任心。感情就会在日积月累的埋怨中消磨殆尽。女人如花,花易谢。而女人要的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和一生稳稳的幸福。
   张幼仪作为徐志摩的正牌夫人。但她却是中国传统婚姻的牺牲品,徐志摩第一次见到她的照片时,把嘴一瘪,说了声“乡下土包子”。若说张幼仪是土包子,这也不对,其实她也是大家闺秀,秀丽端庄,在那个年代也没缠过脚。说她土,只能说是徐志摩不曾爱过她。在英国时,徐志摩带了位明的小姐到家,这位明小姐穿着一身毛料海军服,奇怪的是她却有一双小脚,明走后,徐志摩问幼仪"怎么样",张幼仪回答道:"西服和小脚到底不怎么搭配"。气得徐抓狂。从感情上讲,徐志摩对张幼仪是冰冷无情的,结婚四年,在一起却只有四个月。在徐志摩狂追林徽因的时候,张幼仪怀孕了,徐却要求张打掉孩子,幼仪说“怀孕打胎会死人的”。徐却无耻的说道“坐火车也会坐死人的,没有人说就不坐”。这是何等的绝版无情。
   后来在徐志摩的逼迫下,张最终无奈的选择了离婚。为此,徐还欢天喜地的写了首《笑解烦恼结》的诗给张幼仪,实在是可恨可恶。虽然痛苦,但她还是接受了一切,也没有就此沉沦。而是从返学业,在德国学习了德文,并且选择了教育专业。后来回国后又担任上海银行的行长,开办了当时上海最时尚的“霓裳”服装公西安中际癫痫医院司。给徐志摩说她“土包子”一个有力的回击。虽然她的崛起并非是为了打击徐。但至少找回了一个女人的自尊,赢得了社会的肯定。88岁才去世的她不仅后来获得了与苏医生一起二十年的幸福生活。还为徐志摩的父母养老送终,帮徐收葬遗体,并在多年以后为徐志摩收集出版诗集。后来,有人问张幼仪,“你认为谁才是最爱徐志摩的人”,张说“如果为他做这些事算是爱他的话,说不定我才是最爱他的人”。到底谁最爱他,也许徐志摩至死也没搞清楚。不过张幼仪承认,正是因为与徐志摩的离婚,才激发了她。她说到德国之前,她什么都怕,德国之后,她无所畏惧。事实也是这样,连后来徐志摩在给陆小曼的信上也说:“她是个有志气的胆大人,她什么都不怕”。获取新生后的力量是可以压倒一切的,不然哪有后来的银行家,服装界女强人。失败的恋情和婚姻往往是这样,要么成就一个人,要么毁掉一个人。是否觉醒就由不得他人了。张幼仪无疑是婚姻失败的受益者。
   一代才女林徽因。多才多艺,秀外慧中,既秉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又有中国传统文化所缺乏的独立精神和现代气质;一个才华横溢的文学家,诗人;现代建筑史上卓有建树的学者。她确实是一位倾倒众生的绝代佳人。即便是流逝的时光之水也洗不掉她的传世风华。而她作为徐志摩穷尽一生追求的灵魂伴侣,最终却也没有给徐志摩一个未来。她不是不爱徐志摩,而是她的家庭背景,教养,学识和理智决定了她最终选择了梁思成这样一个让她踏实生活的人。而她后来也曾给自己的儿女们说过,徐志摩他爱的不是我,而是用浪漫诗人情绪构思出来的林徽因,我不是那样的人。从这点说明,林是明智的,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徐在爱她时已经是一个有两岁孩子的有妇之夫,林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学生。充其量她也只是他失败婚姻中看到的“波心里的一点光”。一桩看不到结果的浪武汉哪家的医院看羊角风好漫恋情,一个找不到婚姻保障的人。对于林徽因这样一个兼有中西方文化的人固然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与梁思成一生几十年旗鼓情瑟的婚姻生活表明,她在正当的年龄里选择了对的人,她是幸福的。按照邓云乡的说法,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结合在当时可以说是新旧相兼,郎才女貌,门第相当。他们在婚前既笃于西武汉中际医院招聘神经内科医师方式的爱情生活,又遵从父母之命所结的秦晋之好。虽然婚姻不是非得讲就究门当户对。但是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两个人,相等的门第会在以后的婚姻生活中营造共同的智趣和爱好,拥有更多相似的见解。传统的大众婚姻观和理论到底也还是有些道理的。我认为在感情上,无论林徽因爱过多少人,但她的感情是干净的,纯碎的。在对待徐志摩的恋情中,她知道进退,把握得住分寸;而在与金岳霖的爱慕中,她又能真诚的将自己内心的秘密和困惑告诉梁思成,所以最终得到了金的成全和梁的尊重。这件事上除了她对梁思成的绝对信任外,当然也有梁思成超乎常人的大度和金的诚挚。林的一生,无愧于民国第一女神。既拥有徐志摩一生的爱恋,又有梁思成的眷恋。还有金岳霖为其终生不娶的慕恋。
   作为徐志摩最终的夫人,一代名媛陆小曼也不失为一才女,娇柔美艳,万种风情,舞姿尤其优美,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胡适能说她是“不可不看的一道风景”,可见其当时的风姿卓约。但她作为名门家庭里唯一的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娇生惯养,因此养成了她生性自由散漫,不拘约束的性格。对于当时作为有夫之妇的陆小曼,其丈夫王庚也是最优秀的职业军人,家境殷实。如果不是徐志摩的蛊惑诱导,再加上对丈夫的不满和追求浪漫的天性,她完全可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和人生。至少也不至于到晚年孤苦凄凉的境遇。
   而她和徐志摩不顾众叛亲离的走到一起后,她也成了众矢之的女人。在梁启超为他们主持的婚礼之上,她和徐志摩都受到了梁启超的严词警戒。也被徐志摩的父亲视为不受妇道之人,一向高贵的她弄得颜面净失。本以为结婚之后可以就此息事宁人。但过惯了奢侈生活的她花钱如流水,物质的享受加上生性的不安分使得她再次重蹈覆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当徐志摩在一次飞机失事中离世时,陆小曼的母亲曾叹息道:是小曼害了志摩,是志摩害了小曼,小曼的离婚是交了太多像徐志摩这样的人和过多的看小说。到底是什么造成了陆小曼的人生悲剧呢?也许都有。她最终和翁瑞午的关系也只能是无奈的同居。一代明媛的人生就此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三个女人的人生命运在我们今天看来。个中不乏其缘分的因素,但感情命运有的时候最终靠自己掌握。无论是张幼仪的觉醒,还是林徽因的聪慧洞人,她们都是明智的。感情有得有失,但不能失了感情再失自尊和人生。追求真爱没有错,错的是不记后果,一错再错。婚姻和爱情都没有绝对的自由,还得受道德,责任和伦理的约束,才能得到社会和家庭的肯定,幸福人生。
   女人如花。所以大多女人也是感性的,忧伤的,多愁善感的。那就理智的看待落英缤纷,秋叶辗转的感伤;让自己在风吹雨打中不凋零,在寒风烈日下不枯萎。在纷乱浮华的红尘人生里拾阶而上,从从容容,闲庭信步。做个宁静淡泊的女人。人生如梦,女人如花,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

共 334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