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回家”征文】回家有感(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写景散文

原本这个春节是不打算回来的,但总之还是回来了! 有多久没有回过这里了,七年,八年,还是十年;或者连我也不记得了。这个家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是冰冷的;也许它根本就不是我的家,因此便少了一些情感。他老了?是的,真的是老了;布满沟沟壑壑的脸颊,是比以前苍老了很多。他是倔强的,从眼神里是可以捕捉到;他是冷漠的,从表情里完全可以感觉到。从婆婆去世起,就再也未曾喊过他爹;难道我是恨他的?或者不是的,只是对他人性的一种排斥。

窗棂上,那破碎的残纸迎风跳跃着,仿佛迎接着我们的到来。简陋的房间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太多的改变;不,也许是有改变的,改变的是那张熟悉的变成了陌生的脸。她,大概有七十多岁了吧!或者并没有我假想的那么大。她就是那个代替婆婆,又让婆婆一生受尽屈辱的女人?

对她没有太过的了解,只是片面的从众人口里得知,她离过四次婚。每一次,好像都是男方不要她的!面对她之时, 没有太多的寒暄,有的只是彼此尴尬的打破脑汁寻找着无聊的话题。说实话,我是很讨厌这样的场面的;不会逢场作戏,更不会社交应酬。而且我想,我是讨厌她的,鄙视她的……

家里好像很冷,除了一个几乎即将熄灭的火炉,好像没有任何可以取暖的东西了。公公坐在炕上,前言不搭后语的询问着有关我们生意上的事情。

脱落了墙皮的灰色墙壁上,依然挂着那张婆婆的遗像;布满灰尘的遗像上,抹不去时光里的那一缕温暖。

03年某日的下午,婆婆走了!电话里传来的噩耗并没有让我有着太多的惊讶;因为,我想婆婆的死是迟早的事情。与其忧郁伤痛的活着,还真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活着,是伤痛,是折磨;死去,或者是解脱。我时常在想,现在婆婆一定过得很好的;世人不是都说,天堂是快乐的吗?

第一次见到婆婆,就觉得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也许是她那忧郁的眼神;或者是我太过敏感。 我还是很喜欢她的,也许源于那张慈祥的脸;或许是那装满忧伤的,伤痛的,让我心生怜悯的心。

婆婆是个好强的女人,几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的她,匆匆嫁给了一个陌生的他,也就是我的公公。没有情感,没有了解;有的只是对命运的赌注。婆婆年轻的时候,很美;人们都说:她,是村里一枝最美的芙蓉花。也有人说:红颜薄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因为,当时婆婆嫁给公公完全是为了生病的外婆;而这个可以给婆婆金钱上帮助的人,正是长相丑陋的公公。

公公家里其实也不是很富裕,只是仗着有势力的亲戚,从煤矿上谋了一份差事。公公的性格很古怪,冷漠且无情!娶了婆婆没有几年,就因作风问题,被公司开除!婆婆是善良的,是豁达的;用无私的胸怀,包容了那个犯错的丈夫。可,下岗后的公公,最终忍受不了农村的辛苦。拿着家里仅有的一点点积蓄,从城里租了一间房子,做起了轮胎的生意。

据说,那时公公的生意还是很好的。只是没有几年的时间,公公又从城里找了一个女人,从此便很少回家了。坚强的婆婆,独自带着四个孩子在农村过活。村里的日子很苦,也很艰难。遇到风调雨顺的年景还好;遇到干旱,便会颗粒无收。婆婆也试着给公公伸手要过钱,可是,不是受到公公的辱骂便是拳打脚踢!

喜欢看婆婆做饭的样子,一口偌大的锅,经她一阵的忙碌,很快就飘出浓浓的肉香。时常在她做饭的时候,会剥一块奶糖塞到她的嘴里;也许是想让奶糖的甜代替她内心的苦吧!那时的家,是温馨的,是有温度的;虽然那时的冬天比现在的冬天冷很多。

那年的冬天,的确很冷,雪很大,风也很狂……婆婆为了待产的我,因住进医院需要钱!她不顾脸面,又一次来到了公公的面前,乞求自己的男人给一些金钱的支持! 可是,那个无情的男人,又一次伸出罪恶的双手,把婆婆打的遍体鳞伤!还有那个女人,撕掉婆婆的衣服,让受伤的婆婆光着身子当街示众!

最毒不过女人心, 感叹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狠毒的女人! 无法想象,当时的婆婆,是怎样拖着伤痛的身心回到家的;又是怎样的受到心灵打击,让她选择了跳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婆婆得救了,而我的孩子却没有了;救婆婆的时候,不小心流产了……

婆婆在的时候,我们是很喜欢回家过年的;包括两个大姑姐,两个姐夫,四个孩子,还有以及大伯子的全家五口。十八口人齐聚一起,可想而知,是怎样热闹的场面。可如今,除了那即将熄灭的火炉,就剩下一地的凄凉。大姑姐说:一旦有了后娘,爹也会变成后的;我想,毋庸置疑,答案是正确的!

以往,我们回家前,婆婆早早的就把房间收拾出来,被子晒了一遍又一遍。可如今,只有睡柴房的份了;柴房里乱七八糟的,除了柴还有几口装粮食的大缸。黑乎乎的墙壁上,挂满了蜘蛛的杰作;坑坑洼洼的地上,老鼠像过山车似的到处乱窜。本想抱怨几句,看看老公难过的表情,只好欲言又止。

那个女人,不,应该是丑陋的老女人;占有婆婆幸福的丑女人;婆婆死后只有一个月就匆匆嫁进来的女人。她和公公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婆婆死后没有几年,他们的店面被大火烧了。她跟随着公公带着一身的债务,回到了这里;这个曾经有温度,却又变得很冷的家。事后还是老公不计前嫌,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们还清了所有欠下的债务。

她,那个现如今的女主人。手里拿着一棵白菜,毫不留情的扒着皮;如同扒着自己的外衣,渴望我们看到她的灵魂!白菜外表是洁白的,葱绿的;心却布满了烧心后的斑点与残心烂叶。老公说:别扒了,扔掉吧!车里有事先来时买好的蔬菜食材。老女人看了看老公,脸上好像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此时的他们,会不会有了心灵上的忏悔!今天的我,之所以站到这里,也许不是为了什么?而是为了老公,给彼此全家过上一个团圆的新年!

沈阳正规的癫痫医院得了女性癫痫病该怎么办长春哪里有比较正规的癫痫治疗医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