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诗意】山长水阔知何处(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时光是把剪子,锋锐无比。它把人生给剪成一块块的,那些大的,小的,断成一帧帧影像,在风中聚散离合。有些恰逢相遇,有些各奔东西,来来往往里,缘深缘浅,都像是一场必然要赴的约定。

时光越老,心思越清淡。那些日子里慰藉灵魂的小景小物,都已经微不足道,提不起兴致,所以默然地行走于世间,不关风月。没有太多锋芒,反而素心更浓,那里面,少了世俗的刀光剑影,少了红尘的尔虞我诈,就剩下柴米油盐,粗茶淡饭。

昨日的一切,已经沉入酒中,被迷路者一饮而尽。而此时,竹风穿径,渔舟唱晚,流年在浮生中悲欢离合,所执着的过程里,仍有那么几味,像药,苦不堪言。我不知道一生要做多少功课,学习多少道理,感知多少疼痛,但恰逢那一刻时,不知所措,恍若隔世经年。

也许,人生真就是一只小船,重复着来回的故事,演绎着注定的离合。然后看庭前花开花谢,守云中月明星稀。而我们于其中摆渡,带着一件轻衣,一席寒榻,任风雨飘零,溯雪纷飞。

大抵此生就是如此过了,不管聚散离合,最终都会殊途同归,明心见性。人累了,是从心开始的,心中已盛满千江之水,万古明月,那其中的风情和诱惑也尝遍了,再多,就真得乏了。无需为了一些意外而去执著,也不必追根究底,要知道,所有的缘分,在这一世,都可以算作宿命。

每一次的遇见,最好都倾之绝恋。恋那所处时的相濡以沫,以后的风云突变和柳暗花明。你终归无法预测下一程山水在何地。顺心,还是不如意,你都猜测不得。那就把片刻留下,哪怕日后被洗劫一空,也还能在某时,蓦然回首。

而有的明知不可勉强,仍旧赴汤蹈火,落得个“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最后情深,不寿。这也是人生,个中滋味,只有亲身经历后,才能甘之若饴。

向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的起源,可能是一见如故,也可能是互生情意。我认为那是宿命,彼此跋山涉水而来,从容地接受这段经历。到了却时,再平静结束。一出戏,总是有始末,一杯茶,终归有冷暖。我想,就是那些光阴告诉我们,善待自己,珍惜缘分。

我不知道经年里,有多少人一辈子爱恨情长,无法解脱;也不知道谁能踏雪无痕,事了袖手旁观。但我只想这么老去,怀一尺素心,在烟楼深处,淡然而行,知世故,但不入局;处人情,但不成棋子。也不去在意花谢幕,不去勉强水东流,就这般洗尽铅华,修炼定性。那不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意兴阑珊,那是“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执著。

我就选择这一世,简简单单地依附在世间,任江湖风起云涌,我尽管随波逐流,仍安之若素。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每一个人的选择,都是一个人生,独一无二的。你可能眉头皱起,无法理解,无法想象痛彻心扉后执迷不悔,物是人非仍对雨萧瑟,可这世间,又有多少事,是说得通的呢?

一旦情深,就会泥足深陷。便是费劲气力,什么姿态都露于人前,也还是无济于事,甚至越陷越深。我们在某一个年龄,骨子里桀骜不驯,对任何事情都无法做到妥协,然后一步步去争,去逼,去改变这种轨迹。胜了,自然皆大欢喜,要是输了,就是一败涂地,有的还能爬起来砥砺前行,有的从此一蹶不振。这就是人生,百种滋味,各有千秋,你喜欢也好,厌恶也罢,我都把这些归于命。命里,我们都在这狭小的甬道中生存,不论另辟蹊径,还是直向阳关。最终,我们都会在这一世的末端相遇,互相取经,过程是什么,不太重要了,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梳理呢?毕竟白驹过隙,韶华短暂。

光阴若雪,在炉火中烹煮。那些清白被融成一团云雾,在彼岸灯火阑珊,而前尘饮过的晓风残月,早已花非花,雾非雾。你若无法顺利脱离,就任由它染你一缸彩釉,没有对与错,无非是开得早晚,姿态的差异。我向来信缘,把一身搁在简淡的流年中,自在飘零,既惊喜于每一次的遇见,也慢慢试着放下每一段离别。所以面对世间那份单薄的姿态,就习惯了。可那些一往而深的人不同,哪怕路途千山万水,也要追根究底,那份心思,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他们直向阳关,于今生,挑风担月,历练尘霜。一辈子,可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也可斜风细语,一蓑烟雨任平生。反正过程中,那味道只有因为你,才是独一无二。

已走过的小半生,看过莺飞燕舞,也看过瀑雪纷沉。有凄凉,如那落花满身,四下无人,也有暖意,夕阳西下时,醉在小桥流水。但我这一生,就想跟着自己的灵魂闲庭信步,在风月里流连,在时光中翩跹,累了,就停下歇歇,乏了,就漫不经心。我不想走在前端,驽马江湖,风云驰骋,那样太费心费力了。这余下半生,我就想虚度年华,不负初心。

如果缘来,注定遇见,我便把心窝子掏底了给你;如果缘散,我就折一枝杨柳,遥祝安康,因为路途山长水阔,我无法紧紧相随。不过无论谁来,我都为你点上一轮温暖的月,在星空中高高挂起,照亮你余下的方向。

彼此,留一份淡淡的惊喜,期待着但不空守。然后你在人生那头,闲庭信步而来也好,怒发冲冠而来也罢,我都在人生这头,不急,不燥。最后,悄悄告诉你,我们的故事可能命中注定,也可能无声无息。那么,不如先去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西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找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的好?兰州主治癫痫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