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麻辣烫(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小说

据说已经入了夏伏,天气果断热了起来,狠了心热了起来。

中午走在街头,想要寻觅一处吃午餐的小店。犹豫徘徊中,却经不起头顶上日头的热情灼烤,便有种“慌不择路”的心情,想要随便钻进一扇门里去。

身边是一家麻辣烫的店家,那红艳艳的招牌在金灿灿的阳光里,一下子就灼烧起来。不知怎得,越是觉得灼热,越是有了进去体验的冲动。好吧!午饭,就吃麻辣烫了。

店里倒是开着空调,清清凉凉的,让人连神经都放松了下来。点好了菜品,交给服务员后,便环视着店内,想要觅一个位置。正是午饭的档口,不大的店堂里,已经是满满当当。我很不容易地等到一个顾客离开,便坐在那张桌子的角落里。

手里摇动着叫号牌,我开始东张西望起来,观察着店里的人们。坦白说,不是我多么喜欢观察,而是因为,我忘了带手机出来,于是等待就变得很是无趣和难耐了。

我对面坐了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花格布衬衫,花格大短裤,脚蹬一双大拖鞋,头发乱蓬蓬的,正在把玩着手机,听得出,正在“斗地主“呢。我看他那么专注的样子,倒觉得有点可笑。突然地,男子狠狠拍了下桌子,惊到了许多吃饭的客人,大家都抬起头来看他。我本以为他的游戏玩输了,才会这么气急败坏。

就见他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急切地问我:”大姐,带充电器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只是出来吃饭,所以没有带啊。”

他又把身子往桌边凑了凑,低声地说:“ 那大姐,你借我十元钱可以吗?我去买个充电器。”

我把双手摊了摊,无奈地说:“没有了!带的钱都在麻辣烫里了。待会儿借你一串肉可以。”

周围的人们哄笑了起来。

男子又向我旁边的人们打着招呼,要求人家借钱给他,让他出去买充电器。于是有人提议说,找老板娘借一下呗,人家店堂里,肯定有的啊!男子摇着头,不肯,又转去别的桌边,继续央求着借钱的事儿。

这时,几个年轻的女警察拥挤着,笑闹着进来了。男子见到,赶紧红了脸,从门边挤了出去。我们便打趣起来,说贼人不用喊打,闻风就已丧胆。老板娘一边招呼着那几个女警,一边告诉大家,其实那个男子是个惯骗,常来的。今天说要买充电器,明天说要买香烟,总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儿,也没人给过他钱物。

此刻,店里的焦点已经转变为那几个女警。她们那么年轻,那么充满活力,那一身警服,又平添了许多飒爽和干练。她们一边等餐,一边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诉说着自己天刚亮就起床,七点刚过就集结上岗了;诉说着跟着师父查违章,热地气都喘不过来了;诉说着遇到怎样难缠的车主,怎样不讲理的路人,还得耐心地百般劝说;诉说着午饭后还要站在街边,继续查处违章,怎一个“累”字了得。店里人们都安静了下来,听着女警们的谈论,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有没有几份钦佩?有没有几份不忍? 我抬头看了看外边的太阳,好像更加火辣辣起来。

对面桌的几个白衬衫男子吃得很是匆匆,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喊叫着麻辣真麻辣啊,而且烫地难以下咽。于是互相抱怨着,赶时间带客户看房子,干嘛跑来吃这个?估计来不及吃完呢。

大家都窃窃地笑着。白衬衫们还是没有吃完,便被电话催促着离开了,临走还在用手挥扇着,额头上都是汗。

老板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桌面,便又冲进来一群女孩儿。都是统一的短裙制服,很靓丽,很抢眼,猜测是哪个通讯商城的工作人员吧。她们有的忙着点菜,有的忙着呼喊老板来收拾,有的大声地打着电话。待得坐定,她们便开始快乐地聊起天来。有人抱怨舍友身上的狐臭很严重,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人抱怨一个同事借去了五十元钱,已经半个月了还没有归还,不知道该不该去问问;有人说租的房子太热了,晚上根本无法入睡,想要换租一间;有人说老家的亲戚要来上海,说要去她那里暂住,可是她也租住在城中村而已,实在不好意思招呼别人,所以很为难。抱怨地差不多了,才发现快要上班了呢,便开始催促着老板,又互相催促着,吃得那般急切起来。看得我也替她们捏一把汗。

很快,人们匆匆结束了午餐,都离开了。店里只剩下我这个不急不慌的,四处观望的人,和一对母子。小男孩约莫四五岁的样子,正在拉着妈妈的手,辨识着碗里的菜品,那稚嫩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厅堂里:“妈妈,这是土豆;这是藕片;这是香菇; 妈妈,妈妈,这个我认识,这是大红肠,哈哈!”那清脆的笑声感染到了我们,连后堂忙碌了许久的阿婆也站在了门口,笑呵呵地看着小男孩。

老板娘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长舒了一口气,看我依然吃得不紧不慢,便和我闲聊起来。浓重的四川口音,却不是很容易听懂的。

她说,店里每天都这样热闹,各色人等,出来进去,她挺喜欢听大家聊天,很有意思的;

她说,小本生意,又很辛苦,但这是她的情怀,她就想让更多人吃到真正川味特色的麻辣烫;

嗯,我点头称赞着,我喜欢有着麻辣烫性格的老板娘,更喜欢有情怀的麻辣烫性格的老板娘。

正聊着,门又被推开了,进来几个保洁大姐,她们身上的工作服都已经被汗透了。老板娘迎着去招呼,保洁大姐脸上有点窘色,轻声地说,她们不是来吃饭的,她们是午间扫街的。外面太热了,实在干不动了,想找个地方,坐坐歇歇。不知道老板娘能不能允许她们进来歇一会儿?

她们说得那么小心翼翼,并且就站在门边,好像在准备随时就离开,但是脸上又写满了期待。

老板娘听了,马上拉开桌边的椅子,安顿着保洁大姐们坐下,一边说:“坐啊,坐啊,别客气。反正这会儿午间高峰已经过了,不碍事的。 你们这个钟点还要扫街,太辛苦了。快休息休息。”又大声吆喝着后堂的阿婆,让送几杯纯水出来。保洁大姐们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水杯,又连声致谢。老板娘挥着手说:“不要谢的。都是拼生活的人,都不容易。以后你们上班时,只要不是客人多的时候,你们随便进来歇脚,不用客气 。”

保洁大姐们纷纷点着头,又不住夸赞着老板娘的善良和好心,说隔壁米线店的老板,嫌弃她们身上脏兮兮的,连门都不让她们进的。

是时候要离开了。我起身结账,突然想着,我应该去买一个冰淇淋来,送给老板娘。对,我马上去隔壁小超市买了回来,递给老板娘时,她费解地问我为什么?

我说:“一见你就有好心情,像夏天吃着冰淇淋!”

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北京哪里能把癫痫病治好?中医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