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与无锡“八中”干杯(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微小说

夜深人静,月色朦胧。了却了一天烦心事,端坐在电脑旁,随意做着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心中常常会涌出一种写意的感动。

灯光下,我静静地回忆着过去的时光,安然于这般宁静月色中,淡泊于这番感动里。激情之余,升起一番使命,乘着这般情感,借着深夜之安静,悄悄地搜索了一下心灵每个角落,整理过后,情不自禁地又与那一个个小小思绪一一干起杯来。

初一时,无锡“八中”已实行分班教学。分班时,因我的学籍名字仍在上一级11班内,所以我被“八中”教育革命组不小心遗忘,仅我一个人被继续留在中一(3)班内。

物理是在初二开始学的,学物理,一开始就遇上了一位好老师,年轻有为认真热情的胡瑛女老师。

她教物理,十分注重学生的作业练习,课后常常布置一些习题或难度更大一点的思考题给我们做。如果有同学愿意做或有兴趣做,胡瑛老师会很开心,她往往会将这些同学和“快班”同学及时成立一个物理兴趣小组,利用下午至傍晚课余时间,讲解一些更深更难的题目来。尤其,在学过物理“浮力”一章后,除了在课堂上认真讲解各种例题外,她还把各种各样的题目,每天亲手抄在几块小黑板上,让大家带回去认真解题。

浮力计算公式看似很简单,就是重量除以体积等于比重,但是有关浮力各种难题真是五花八门。

简单题大多是从已知到求未知,从已知重量和体积,到求比重,或者已知其中二者,到求另外一者。

复杂题可不一样了,那真是多得可怕,我们常越做越多,越做越广,越做越深。如,几千米深海海床所承受压力有多少;大海深处漂来一座浮出水面约十米高的冰山有多大有多重;世界著名阿基米德在浴室里顿悟的、三天内要算出国王王冠内金银铜含量各是多少等等大难题。

一般地,如果在“开门办学”期间,“浮力”一章据说会很快一带而过。然而,“文革”结束后,人们恨不得把在“文革”时失去的时间尽量补回来,于是,上上下下学习气氛很浓,我们也和全国一样,胡瑛老师常带着我们紧跟祖国大好形势一步不分离。

当时,我们对这些题目也很有热情,真可谓物理兴趣小组积极分子了,包括后来的求“功”、求“能”、求电阻、电压和电量类题目等等,一直是有题必做,有做必对,一做就做了近千道题,一做就做了几本信纸本。结果,初二的上下二学期的期中期末四次大考均获得了优异成绩,并于初二学年结束时,荣获了无锡市一九七八年至一九七九年度无锡市优秀“三好”学生。

也许这就是现在人们所常谈论的“快乐学习法”、“自主学习法”或“题海战术”吧。事实上,所学理论也是需要这样通过大量题目的练习,去密切联系解决生活中各种各样难题的。的确,梅花香往往来自苦寒来,如果学习不自主不快乐,只想60分过关,成绩往往只能是不及格。同样地,有人想获得并保持住满分,那么他也常常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更多的汗水,或者他已具有更高的水平。

这类物理解题方式方法,现在看来,是一种以前接触不多的解题方法,很不同于小学算术题和几何代数题的解题方法。它必须先设立未来解题未知的分目标,接着根据已知,想尽各种办法去求出未知的分目标,最后按公式一代,求出最终答案来。这也是后来高中数学赵谓杰老师所常说的先建立“目标函数法”!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学做物理题目恰似在进一步学习汉语言文字文法。一道道难题的成功解答往往有助于我们对相关概念、相关判断以及相关推理作进一步的认识和理解。同样地,良好的汉语言文字文法功底,在思考与解决物理难题时,常常又起着良好的促进作用。

回无锡后,第一堂课所用“八中”语文课本至今仍保存得很好。那第一、二堂语文课所上内容,至今仍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八中”林建楠老师所讲解的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和毛泽东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我的语文基本功,也就是从那时起得到了更有效的培训。语文沈月芬老师找了好多优美成语词组让我们背诵;语文工宣队周玉珍老师,每周认真批改着我们“周记本”的写作;语文章枕禄老师仔细为我们讲解了各种汉语语句,如兼语式、连动式、多重复杂句,以及议论文类型和形式逻辑等等汉语语法知识。

在苏北时,我们所学的“语文”几乎都是学习如何认识汉字,有时也学学如何写写“大批判”稿子。一、二年级时,语文叫“政治语文”。那时每课书字数也很少,二天上完一课书,第一天教完发音,第二天教完写字。我们一年级第一课、第二课和第三课内容至今我仍记得。那就是:毛主万席、中国共产党万岁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万万岁!

我们那届小学生不学汉语拼音,遇到不认识的生字时,靠死记硬背,有时遇到一些近似“同音”字时,我们就用熟字注音。“用熟字注音”方法很普遍,甚至,这方法被好些人一直延用到当地高中读英语单词和读英语课文上去了。

到了三、四年级后,老师就开始教我们写作文,先是教教如何写写应用文类“借条收据”什么的,后来根据“全国形势一片大好”的需要,索性就“跳级”大谈特谈如何写写“驳论类”、“演讲类”的“大批判”稿子了。如,狠批“克已复礼”、“生而知之”、“上智下愚”论等等。

当时,这类文章我居然也能得个70分80分。这全得益于我善于“抄”,抄报纸,抄“梁效”,抄《红旗》杂志。

母亲很爱看《红旗》杂志或《参考消息》。深受她影响,我至今仍对相关术语很敏感也一直很感兴趣。现在回想起来,仍深有感慨,如果当时那些书是“四书五经”的话,那么现在我也许将是另外一番境界了。

《红旗》杂志、《参考消息》或《上山下乡通讯》均为广大下放干部或公社主要干部内部学习资料,不对一般知青、下放户以及生产大队干部发放。有些熟人或大队干部要写总结发言,想参考一下相关理论,他们常常向母亲借阅。于是,母亲总是将《红旗》杂志等,按时间顺序,每年编排好装订成册,以备及时查阅。我父亲所订的大量《科学画报》、甚至部分民国时的《科学画报》,母亲也常常是这样做。

《红旗》杂志和《参考消息》上面有生字又极少有插图,我平时不怎么多阅读,只有在老师布置写“学黄帅”、“要反潮流”等作文后,我才会认真去翻阅研读相关内容。平时看《科学画报》看得多,上面又有好多插图,时常把最美丽的彩色封面或封底撕下来,赠送给自己的好同学,引得众多同学们争相跟我交好友。父亲那些《科学画报》里的“飞碟”“永动机”学说、德国红外夜视镜、莫斯科红场“唐克车”大阅兵等等均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受母亲装订《红旗》和《科学画报》习惯的影响,我也学着整理起自己上百本小人书来,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列为特级一号,把《虎门销烟》列为战争一号,把上海知青生活的《青春火花》列为冷门一号。最终,索性将我的所有中小学课本,以及后来儿子小学课本也整理成册来。

也许正因为我在小时候看的书较多,所读之书如:《雷锋传》、《向阳院里的故事》甚至《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等,所以后来在高中时,我已不再为现代白话文多化什么精力了,常把我主要精力化在了古文学习上。

语文的基本语法知识,如,实词与虚词词性知识、句子主谓宾语复杂句知识以及情感读音知识,在很大程度上,往往常被人们借用到英语学习中去。所以,良好的语文功底对学习英语又起了良好的助推作用。

回无锡后,在“八中”我的英语有了突飞猛进提高。

在苏北,英语往往要到高中才开始学,我几乎没学过汉语拼音,更没学过英语。在无锡,有的好的小学,往往在三年级时就开始教英语,学生升入初中后,认识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早已不是问题。有的学生甚至早已将英语课文读得朗朗上口,而我仍不能识全二十六个字母。有一次,那是在1977年8月的一天,在不能全部认识英语二十六字母的情况下,我父亲写了We、I、He、They 、You 和Me让我突击学习。我从晚上吃好晚饭开始直到夜里十点钟,这几个英语单词就是一直没能学会。

我母亲一点不懂英语和汉语拼音的,为了帮助我学英语,她先耐心地跟我父亲学,学会后马上来教我,如T读“脱”、D读“特”和M读“膜”等。

经一个月的强化突击学习, 26个英语字母我总算过了关。9月,“八中”开学时,我怀着激动与不安的心情跟着父亲来到早已在上课的11班门口,紧张地跨了进去。

年青的班主任章金慧老师热情地迎接了我,顺势向同学们作了介绍后,便让我在第二排的一张空位子上坐下。下课后,她又把我拉进了她办公室作一番安慰鼓励,并给了我一本英语第一册,说是同学刚学过的,书不用还了,让我回家认认真真补习。

此事说来也很巧,那时居然全中国全社会都在学英语。邓小平的再次复出后,全社会学英语的热情更加高涨。于是,全国各省各市不约而同地开始开设同一版本同一录音的“英语广播讲座”来。

更巧的是,我家正好有台解放前的电子管收音机,这种收音机比半导体收音机功率大多了,可以轻松收到江苏人民广播电台、以及浙江、上海和山东人民电台等。他们的英语广播讲座又几乎是同一进程的,江苏的与浙江的仅相差一二课书,山东的与无锡市的也相差不了一二课书,他们讲座几乎也都是从英语二十六个字母开始,一周上一课书,每二天讲一次新课,每次新课讲二天,每天一次,每次半小时。

由于我有了大功率收音机,并且各家电台似乎商量好的,上课时间互不重叠,所以我整个初一阶段可以早晨上学前听,中午吃饭时回家听,傍晚做好功课后继续听,真可谓脚踏三四条船了。

大半年后,从上半学期期中期末英语考试的68分和78分,逐渐提升到下半学期期中期末考试的98分和96分。并且,在以后的各次英语考试中,成绩长期稳定在90分以上。

很快,外面“英语广播讲座”的步伐迅速超过了学校的英语课程,到最后初三毕业时,外面“英语广播讲座”所开设的英语初级班三册和中级班三册已全部教完,所教英语水平几乎接近或相当高中生毕业水平。

更有趣的是,我去报考省重点中学无锡第一中学文科班时,英语面试老师随手给了我一篇英语短文,说是让我到隔壁房间将它看一看,过一会准备回答提问。我接过一看,那短文恰好是英语广播讲座刚学不久的一篇较深课文,于是我情不自禁地大声朗读起来。

父亲童年毕业于全英语教学的“圣芳济”教会学校(现上海时代中学),从我77年一开始学英语起,父亲常要求我要准确发音、要大声朗读、要流利、要有升降调,不许读破句、读病句。所以,那篇英语短文,我不一会儿就轻松地、很投入地、连续将它朗读了个二三遍。

读完后迈步走向考厅时,面试老师们却都以很惊讶的目光注视着我,并说道,我根本不用再考了,只要我的总分进线,即可上他们“一中”文科班了。

然而,总分却离进线少了三分,下面的高中阶段,只得又回亲爱的无锡第八中学就读了。

如今再忆少年,我依旧会浮起老师们的音容笑貌,依旧能听到来自隔壁班级黑板上粉笔“吱吱”声。往事如一场宿醉,少年时在无锡“八中”的中学生活更是常醉而不能“醒”来。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中学生活,都有属于自己的往事,而每个往事里,都有着各自的精彩。我们笔尖所收拢的,也仅是岁月长河中那些细碎的浪花。如果这些岁月于我们或许是那醇香的美酒,那么我们愿携这细碎浪花的一缕弥久之香,与时间一起同行……

干杯,朋友!就让那岁月成流水。

把那往事,把那往事当作一场宿醉,明日的酒杯莫再要装着昨天的伤悲。

请与我举起杯,跟无锡“八中”干杯!

长沙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成人继发性癫痫病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