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认识我们的心(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今天,在从机场到会场的路上,义工学长问我一个问题,说她刚刚听了一位老师讲的儒家文化的“心法”课,触动了她。我说,心法这个课不好讲,这位老师能够讲心法说明他对生命的认识已经非常深刻、非常到位了。为什么呢?我个人认为要想讲“心法”,我们首先就要认识心。我们常常说做一个有心人,那么什么是心?心是一个什么样子?有什么样的特点?有什么样的属性?我们了解吗?可能了解一点,但了解得不够全面和深刻。

对我而言,对“心”的认识也刚刚开始。在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里,我愿意和大家交流一些粗浅的认识,请大家批评、指正。

什么是心?心是什么样子?我们可能平常因为太熟悉,把它滑过去了,或者说因为它离我们太近了,反而变成了灯下黑。举个例子,夫妻两个,鸡毛蒜皮,吵起来了。太太说:“你有本事就动手吧。”先生说:“你以为我不敢?”太太说:“那你动啊?”这先生的菜刀就过去了,两条人命就没了。在这个过程中,菜刀先生和太太的心在哪里?他的心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可能也常常有这样的体会,发完火之后很后悔,觉得刚才那件事不值得发火,当时怎么就没忍住呢?那么在这个后悔当中,心又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现在,我们就沿着菜刀先生和太太这件事,去找找心。

菜刀先生的菜刀在过去的那一刻,他是用心把太太杀掉了呢?还是没有用心把太太杀掉了呢?如果说用心把太太杀掉了,那这个心就是杀人犯?如果说没有用心把太太杀掉了,那又是谁把太太杀掉了呢?谁左右了这一把刀?谁是这一把刀挥过去的动机?谁是它的指挥官?谁是它的执行者?这就要考量。显然,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妻子杀掉,没有人愿意去偿命的。可见,菜刀在过去的时候,菜刀先生已经做不了自己的主了。那么,如果说心是我们的主人,显然菜刀先生的这颗心当时在睡眠。我们平常都体验过类似的情景,在那一刻你好像是在醒着,但实际上你在睡大觉,睁着眼睛睡大觉,我们在梦中把太太给杀掉了。只要我们醒来,在一种清醒的状态、明明白白的状态,菜刀是不会过去的。现在我们就知道了心有两种状态:一种是睡觉的状态,一种是醒着的状态。

我再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有一个盲人,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上完课,要回家,老师让她打一个灯笼回去,盲人说:“我是瞎子,打灯笼有什么用呢?”老师说:“你是瞎子,但别人看见你,可以让开你啊。”她就打着灯笼回家了。没想到半路还是跟人撞上了,她就埋怨:“难道你没有看到我手中的灯笼吗?”对方回答:“你灯笼里的那个灯早已灭了。”这个盲人恍然大悟。她悟到了什么呢?

一个人如果找不到他内在的、根本的光明,靠外在的光明是靠不住的。

我们知道,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他的生命之车开到五十二岁的时候被叫停。什么原因呢?两亿存款、二十五套别墅、九十九个情人,大家说这个人可憎吗?在我看来,他不可憎,他可怜。为什么可怜呢?因为他压根不知道,生命还有内在的光明和外在的光明一说。他就是拼命地经营那个灯笼,他觉得灯笼多就有安全感,岂不知灯笼里那个灯油尽了会灭、风大了会灭、摇晃的时候会灭。那么他之所以把他的生命带到了绝路,是谁带的路呢?

我们来分析一下。

比如某一天,他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动了一个念:哎呀,如果她做我的情人该多好啊!第二念:怎么搞到她的电话呢?第三念:在哪个地方约会呢?第四念:送她什么贵重礼物呢?第五念:到哪里搞钱呢?得,要命的钱的问题出来了。市长是公务员,也是工薪族啊,但他不同于一般工薪族的是他手里有权啊。权力寻租,权钱交易,大把的钱来了,情人来了,别墅来了,最后,命也到头了。

罪魁祸首是谁呢?第一个念头:我想让她做我的情人。这第一个念头在他的心海中浮现的时候,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会给他的生命带来什么。随后,一系列的意识流绑架了他,像一个一个杀手,埋伏在了他的人生道路上。他是在梦中完成了这些意识流,也是在梦中把他的生命列车开到了终点,到死他都不知道是如何掉到生命的深渊中的。

生命中有一个演员,还有一个观众,或者说一个评委,这个演员和这个观众(评委)始终在较量,到最后如果这个观众(评委)占主导,我们就是能够当家做主的人;如果演员做了主,那么我们就成了一个悲剧的制造者。或者说在我的生命中有两个“我”,一个“我”,是常常跟我捣蛋的“我”;一个“我”是去调节它的“我”。

那么我们再往下推一步,许迈永为什么会动那第一个念头呢?为什么?因为他的心中有一个“好”和“恶”:这个女孩子比我太太年轻漂亮有风情,这样的一个“好”和“恶”,让他动了第一个念头,随后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念头和行动。

哦,原来这个好恶之心给我们制造了麻烦,给我们带来了痛苦和焦虑,把我们带向了远方。

湖南人为什么就喜欢吃辣椒?上海人为什么就不喜欢吃辣椒?同样是辣椒,辣椒没错,辣椒是客观的、中性的,但是我们心中有一个好(喜欢)和恶(不喜欢),这个喜欢和不喜欢,就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一些浮出海面,更多的却隐藏在海面之下。那么要怎么样才能够看到张三我喜欢李四我也喜欢?怎么样才能够甜的我喜欢苦的我也喜欢辣的我也喜欢呢?

回到海平面。当回到这个海平面的时候,我们就回到了“一”。孔夫子当年说:“吾道一以贯之。”他没有讲“二”,没有讲“吾道二以贯之”。只要有“二”,就存在着喜欢和不喜欢。“一以贯之”什么意思?一个平面。“一以贯之”什么意思?我都喜欢。

我这样讲,并不代表我做到了这个“一”。有一天,我看到我儿子一点嫌弃都没有就把他爷爷吃剩的半碗菜吃掉,我就很羞愧,我都没做到啊。“亲有过,谏使更”。我不能输给儿子啊。我父亲很少剩饭,终于有一天看到他老人家又剩饭了,我马上说:“爸,我吃吧。”当我下定决心把父亲吃过的这半碗菜吃掉,我从父亲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我以前从未看到过的欣慰和幸福。所以,晚上我就在日记中写了一句话:“真正的孝敬从不嫌弃老人开始。”嫌弃之心就是好恶心、就是取舍心。(原作者:郭文斌)这时候我才发现所谓的脏和净,原来是你的心的投射,是你的心在那里玩万花筒。可见,我们平常都上当了。上谁的当了呢?上了心的当,上了一个非本质“我”的当,本质的我里面没有有“好”和“恶”。

本质的我,什么都好。春天也好、夏天也好、秋天也好、冬天也好,年轻好、老了也好。本质的“我”看过去,每一个人都是天仙,每一个人都是圣人,每一个人都是我的父母,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姐妹,每一个人都是“我”,这是本质的“我”。

既然每一个人都是我,既然每一个人都一样,我为什么要换九十九个(情人)?搞九十九个是需要成本的啊,最大的成本就是消耗精气神,所以,许迈永是值得同情的人。

当我们在生活中,把这个“海平面心”、把这个“一”的心拿到了之后,你一下子就会觉得你的境界扩展了,你的幸福指数提高了,为什么呢?因为人的痛苦来自于取舍,我们的一生就在这种取舍中辗转反侧、痛苦不已。

要克服好恶心、取舍心,也就是做到这个海平面、这个一,这当然很难很难,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的眼睛还是那位盲女的眼睛,没有打开。当我们把我们内在的那个眼睛打开之后,我们确实看所有的人都是天仙,都是圣人,我们就不会再焦虑痛苦。

我再举个例子,在长篇小说《农历》里面,我写到了主人公五月和六月两个小孩子,在大年初一的早晨打牌,他开心啊,没焦虑啊,为什么没焦虑呢?因为是自己一家人关起门来打牌,赢是自家人赢,输也是自家人输,没焦虑;但平常跟别人家打牌他就有焦虑,赢了高兴,输了不高兴;但对村长来讲他没这个焦虑,张三家赢、李四家输,对他来讲都一样;可是村和村之间因为地界会打架,对乡长来说,乡里乡亲的,打什么打呀?都是一个乡的嘛,你看,他就没焦虑。

一直这样去做延伸,你会发现,人的焦虑跟我们的心量有关。当你的心量是家的时候,财富就在家之间转移,你就焦虑;是村的时候,财富如果突破了村,你就焦虑;是乡的时候,财富如果突破了乡,你就焦虑。那么如果你现在的心是天地之心,财富在国家和国家之间转移你都没焦虑。为什么呢?你的心量没有边界啊。我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平常我们习惯了把一件东西归到自己名下,这就是惯性,生命的惯性。对于许迈永来讲,如果天下的美女都是我的,那才好呢。他就没有换一个念头,能够幸福着别人的幸福,所以他是被他生命中最小的一个单元框死了。

生命中最小的一个单元是什么呢?

“我”。

这个“我”扩展,就变成我们,一家人;再扩展,变成了家族;再扩展,变成了民族;再扩展,变成了国家;再扩展,变成了人类;再扩展,变成了所有的生物;再扩展,变成了宇宙万物。可见这个“我”是最小的单元,因为它是最小的单元,所以只要你动这个最小的单元这个念,你的能量就是最小。可见,痛苦是由“大小”的那个“小”变的,是心量狭窄化的结果。

追踪到这一步,我们会发现,我们平常有两种基本的情绪状态:不在怨中便在气中。我们一辈子都在抱怨:哎呀,别人家的先生怎么那么会赚钱,我的先生怎么就不行;别人的太太怎么那么贤惠,我的太太怎么又懒又能花钱;别人的孩子怎么那么有出息,我的孩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别人的鼻梁长得怎么那么挺,我的鼻梁怎么这么塌……只要抱怨,你就会生气。

这两种基本状态是从哪里来的呢?正是取舍之心、得失之心。

古人认为本质状态的生命有五种基本属性。

第一,它本身就是一个喜悦,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只要是生命,就是喜悦,只要是生命,就是无条件的快乐。这就是我在《寻找安详》里面讲的那个安详。如果你有一刻不快乐,说明你已经离开了本质状态。

第二,它本身就是一个圆满,什么都不缺。不缺长寿、不缺富贵、不缺康宁、不缺好德、不缺善终。

第三,它本身就是一个永恒。打个比方,手机常常换,那个卡不换;衣服常常换,穿衣服的人不换。

第四,它本身就是一个坚定。它的里面没有恐惧,没有动摇。

第五,它本身具有心想事成的能力。换句话说,本质状态的生命无所不能,古人把它叫作本能。

举个例子:当年防震的时候,有个老太太突然听到有人大喊“地震啦”,抱着一袋子面就跑出去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地没震,这个老太太又想把这一袋子面抱回去,她挪都挪不动了。为什么呢?因为她把她的生命频道已经调到了“我”的状态,“我”要抱回去,而“我一个老太太怎么可能抱动这一袋子面呢”,“我”的功能“判断”这个东西出来了。而当时刚听到“地震啦”那一刻,她没有“我”的“判断”……那么是谁把那一袋子面抱出来的呢?是本质的“我”抱出来的。

当我们对生命的这五种基本属性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之后,我们平常就要警惕,这一刻我是在本质状态呢还是在非本质状态?如果在非本质状态,马上调过来。

那么怎么调呢?往回走,清理。如何清理呢?

第一首选,读经典。为什么要读经典呢?因为经典是清洁剂,是一面镜子。为什么说经典是镜子呢?因为镜子是已经达到了镜子品质的人写的书,是已经没有取舍心的那个人,找到了“一”状态的那个人制造出来的。你看那镜子,猫来照猫,狗来照狗,人来照人,从来不留什么,真是“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啊。如果云彩过来它留下云彩,猫来它留下猫,狗来它留下狗,人来它留下人,都据为己有,它就没办法照了。我们的本质状态也是一面镜子,镜子什么也没有,但它什么都有。猫来,猫就是它的;狗来,狗就是它的;云彩来,云彩就是它的,这就是辩证法。

那么,读经典要用什么好的方法读呢?用直觉读,用本能读。简单地说,不要考虑它的意思,只要你能看懂拼音你就读,把字音读准文句读顺,尽管读。

书读百遍,其意自见。

要选定一部经典,读这么三四年、四五年,不要贪多,贪多容易杂。其实一部经典就可以把我们带到本质状态,我们为什么要读那么多?生命的意义无非就是回家。如果你读的文字把你越带越远,越带你越找不到家,请注意,这样的文字,是我们的敌人。(原作者:郭文斌)经典,就是一条回家的路,它的意义就是带我们回家。

第二个让我们能够回到生命本质状态,回到心的原初状态的方法,就是写反省日记。写反省日记可以提醒自己你不会走丢,因为生命的惯性就是流浪。一天结束了,写反省日记,把你今天动的善念写在笔记本的左边,动的恶念写在笔记本的右边,加减乘除,看你今天赚了还是赔了。在这样的写作过程中,你把你今天的生命历程做了一个梳理,这个梳理无比重要,它提高我们心的灵敏度,让我们的心更有跟踪力,这就是古人讲的反省功夫。

重庆癫痫权威医院癫痫病治疗的最佳疗法癫痫病的治疗有那些方法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作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