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最后的母爱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心的句子
无破坏:无 阅读:2940发表时间:2013-08-18 16:24:04 摘要:农历七月十五是祭祖的时节,我自然想起了母亲,泪水在心头如雨般霏霏落下…… 农历七月十五是祭祖的时节,我自然想起了母亲,泪水在心头如雨般霏霏落下。   战争过早地夺去了父亲的生命,让母亲三十岁即开始守寡,她靠着一双粗大的手和一对伶仃小脚纺纱织布,耕耘播种,栉风沐雨,饱经风霜,艰难地拉扯着儿子,受尽天灾人祸的种种磨难,饱尝了人世间的各种艰辛。   我常自豪地对人说,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她对我的爱是世界上最真挚的爱、最纯洁的爱,爱的付出伴随了她一生,直到脉搏的最后一次跳动。   晚年的母亲曾说过一句话,永远铭刻在我心头。她说,等我帮你们带大了两个孩子,我就立马蹬腿走人,决不再给你们添累赘、找麻烦。铮铮数言,足见其高风亮节,足见其胸怀博大!可惜当时的我只以为是一句戏言,并未放在心上,引起足够重视和警惕。   令我没想到的是,待母亲把两个孙子带到分别十二岁和八岁时果然信守“诺言”,突发脑溢血,毅然决然地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再也未能站起。母亲,为了亲人,她不仅选择了时机,也选择了病种。   天在哭泣,地在颤抖,风在悲鸣。我后悔莫及,捶胸顿足,愧疚自责,但终未能把母亲从病魔手里拯救出来。   母亲对我们的爱如此真挚,如此纯洁,何能以伟大二字概而括之?   母爱是无私的,毫无保留的。母爱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也是不会有瞬间停止的,即使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一直守候在母亲的病榻前,陪伴了母亲生命的最后八天八夜,也饱尝了八天八夜母亲赋予的最后的爱。   淤血浸满了母亲的脑腔,她完全失去了知觉,靠输液维持生命。我真诚地希望能为母亲做点儿什么,喂水喂饭,端屎端尿,洗脸擦身……以报答母亲一生的爱。但母亲即使病重仍然一无所求,一无所取,不让儿子为她流哪怕是一滴汗水。   由于母亲身体肥胖,为她翻身、擦洗和更换床单都十分困难,即便如此,疼爱我们的母亲在长达八天八夜的痛苦煎熬中,愣是自控得没有长过一个褥疮,极大减轻了守护亲人的负担。更令人惊奇的是,重病中的母亲连续八天八夜没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医院哪比较好有因失禁而便溺,一直保持床铺清洁如洗,完全做到了洁身自好、干净利索、不给亲人增加一丁点儿累赘和负担。即使重病,即使临终,母亲仍爱心不止,继续让母爱的雨露滋润着我的心田。我为母亲的博大无私流下了串串泪水。   我不能为母亲做点儿什么,只好附在老人身旁仔细凝视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看着她额头及眼角上深深的皱纹,不禁令我想起家乡那干涸的土地和粗犷的山坡。母亲坎坷的命运和艰难的人生,好像都深深刻在了这一道道命运的年轮里。    我握起母亲似核桃皮一样皱褶的手,这是一双拿过无数次锄头和镰刀的手,这是一双浸透了泪水、汗水和血水的手,这也是一双不知爱抚过我多少次、给过我雨露和阳光的手。我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我感觉到了母亲的体温,好像一股热流,丝丝传进我的肌肤,让我心里暖暖的,脸上热热的。   迷蒙中我似乎再次看到了母亲曾经的身影:   炽烈的阳光,燥热的空气,淹没在玉米地里的母亲手拿锄头,佝偻着身躯,除草松土,挥汗如雨,一步步艰难地前进;   秋日的黄昏,她蓬松着灰白的头发,颠簸着小脚,踉踉跄跄地从村外走来,一大捆谷子像小山一样压在她几乎与地面平行的背上,气喘吁吁;   为儿子送行的她,在儿子脸上怜爱地抚来摸去,千叮咛万嘱咐,不肯离去。最后不得不湖北到哪里治羊羔疯最好独自矗立村口,挥着久久不愿落下的手臂,眺望儿子的身影消失在晨雾里;   又听到了“咣当咣当”急促而有节奏的织布声。那是寒冬的夜,或许已是凌晨,她拖着疲倦的身躯,仍在娴熟地操纵着那台古老的布机,一梭一梭地穿,一线一线地织,一丝一丝地延长着那块延绵不断的土布。那是儿子床上的被,是儿子身上的衣,也是儿子上学的费用……   我泪眼迷蒙,继续摸着病床上母亲的手,凝视着娘的脸,恍惚中发现她紧闭的眼睛好像裂开了一点点缝隙,缝隙里透出了一丝微光,眼角有一粒晶莹剔透的泪珠在闪烁。我的神经顿然兴奋到了极点,啊,母亲终于有了希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见效快望!但老人的脸依然木然,再也没有出现病愈的任何征兆。我断定,那一丝光、一滴泪一定是母亲对亲人的依恋,是她舔犊之情的最后释放,是母爱的低吟浅唱。我多么希望留住这丝微光,捧起这株泪花,让他永远永远地闪亮!   我曾认真思考,重病中的母亲还能克制自己,眷顾亲人,究竟靠的是什么力量?答案是唯一的,那就是母爱的驱使,是母爱的绽放。   我一直相信,临终前母亲的大脑尽管受到了淤血的压迫,失去了对四肢、喉咙和面部肌肉的控制能力,但她头广西治疗效果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脑中的某些功能仍然是健全的,有些意识还是清楚的,特别是指挥母爱的那些脑细胞仍能正常运转,深置于心中的那股爱的意识流还会驱使她把最后的母爱继续释放出来,不过这种释放是无声的、无表情的、无肢体语言的,只能心领神会罢了。   我至今深信,母亲大脑中最后死亡的一定是司职爱的细胞,唯有爱的细胞生命力最强!   八天八夜悠悠漫长,昏睡了八天八夜的母亲终于释放完了最后一滴母爱,依恋地关闭上了那颗怦怦跳动的爱心,告辞了人生。   山岳轰鸣,波涛澎拜,云哭雨泣,感戴这人世间最后的母爱!   我深陷失去母爱的悲痛之中,长跪不起……   共 19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