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清韵】净界_1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心的句子
无破坏:无 阅读:1575发表时陇南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间:2017-10-26 18:19:58 睡眠性癫痫病是什么症状 说实话,活了四十多岁,我还真没去过寺庙。在我想象中,那些古寺名刹一定是幽居深山的,且山中古木苍翠,流水潺潺,清泉与白云相映。在这清山丽水间,有一条铺满落叶或生满青苔的石经蜿蜒曲折直通古刹。寂静空山中飞鸟相逐,有阳光或月光照着古刹古香古色的红墙黛瓦,四周高大的树木将斑驳身影描在墙上,随风摇曳出一些迷离的图案。隐居寺中的僧众在云蒸霞蔚间,晨钟暮鼓中自得般诺。   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携如水心情,独自缓缓行走在通往古刹的路上,不为参佛,也不为祈福,只为觅寻一方向往已久的,静净无尘的心灵净土。 仿佛是冥冥之中注定今生要与佛结一段尘缘,初秋一次偶然的机缘巧合,我有幸去了一趟寺院。   那寺院建在山顶。山不大,和我见过的那些普通的矮山一样质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奇峻峭拔。入山,到处是苍翠树木和茂密灌木,葱茏野草。夹杂其中的野菊花、野百合、蒲公英许多叫上名叫不上名的花儿遍地开得争奇斗艳。时有灰喜鹊、大山雀、小山雀、黄金雀诸多认得不认得的鸟鸣叫着从我眼眸中倏然飞过消逝于远处。置身花香鸟语之中,一颗久被凡尘俗事困扰的心渐次变得柔和平静。闻着馥郁花香、看着苍翠树木、听着悦耳鸟鸣,我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神奇的大自然融化了。为生计终日在尘世疲于奔波,已经很久没有和大自然这般亲近过了。如今置身山中,我所能闻到、看到、听到、感到的已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也找不到更贴切精彩的语句来陈述。此时语言似乎失去了色彩,变得苍白无比。我只有默默地看,静静的听了。   常言道:“望山跑死马。”何况轻易不爬山,走了没多久我就累得不行,只好在路边寻得一块光滑洁净的石头坐下歇息。被清爽山风吹着,柔和阳光照着,看远处苍狗白云,听近处虫吟鸟鸣,一种久违的心旷神怡自心底溢出。我已忘了之前在尘世叹谓过的人情薄凉,数落过的世间疾苦,只惊叹于造物者之伟大神奇了。   偶有行人从我面前经过,或气定神闲或面带忧郁,他们报我以温和微笑或友善招呼,我回之以温和微笑或友善招呼。心存感动,就想:人生何尝不是一次行路,路上有荆棘也有石头,还有累的时候。遇到荆棘与石头,绕过去另辟蹊径。累了就停下来,看看身边的风景,或寻一处清静放松。这何尝不是一种自我调节与释放?   就这样走走歇歇,半晌才行至山顶寺前。山顶是一片开阔地,寺院居于中心。寺前有一棵粗壮古柏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舒展着翠绿画卷,给来人内心添得几许清凉。仰望着这棵枝繁叶茂挺拔矗立超然物外的古柏,我觉得它似乎是有佛性的!在无欲无求,无忧无念之间,它任时光从众生凝眸或舒眉间倏然滑过,一颗淡然素心仍随千回百转的晨钟暮鼓木鱼经声停留于这空寂山林中,于清澈无尘,宁静致远中静静聆听渺渺梵音。面对此柏,我心顿生敬仰,敬仰中又有一丝醒悟。在这众生芸芸的大千世界里,有人选择追逐繁华,亦有人苦苦觅寻清净(无论哪种都无可厚非,所谓人各有志。)每个人都在朝着各自渴慕的方向不断行走,一路之上留下的喧嚣与纷争,遇见的风景与感动,都是一种财富,即可充盈自己,亦能感染他人。   古柏前立有一块斑驳石碑,从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中,我得知此柏已有八百年历史,据说古时有一位奔赴沙场的将军路过此处讨水喝时在此柏上拴过马,故有“将军柏”之称。而今苍翠古柏下已不见将军当初战袍飞扬的飒爽英姿,也不见战马嘶鸣的豪迈气势,只剩这古柏还静静地矗立在原处。其实,是否真的有将军在这古柏上拴过马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初那些封建王朝显赫的君王将相,弥散的战火硝烟,纷乱的刀光剑影已在岁月的风烟中阒无声迹,而此柏却一直活着,任岁月变迁,任世事更迭仍不改当初风韵,多好!   寺院不大,四周有高高的围墙,有大殿和偏房。入内,踏进大殿木质门栏,只见一名身着宽袖大袍的小弥撒手持佛珠敲动木鱼,闭目念诵韵短味长的经文,一位年老的长者忙着为香客讲解求来的佛签中蕴藏的玄机。我不知道这一老一少来自哪里,又因何故而甘愿舍弃俗世繁华,在这高墙深院之中静守清规戒律,常伴佛影青灯?   看着几名跪在莲花蒲团上的香客,双手合实虔诚的向佛祈许一段俗世尘缘,我也怀着一份对佛尊崇的虔诚跪在了佛脚下(其实我不信佛)。我看佛,佛似乎也在看我。我看不透佛,而佛好像可以洞穿一切,包括我的灵魂。在与佛相望的瞬间,我隐隐感到佛与我没有距离,就像我与草木泥土一样。我记得佛说:“世间万象,众生平等。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市井平民,无论你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在佛眼中长期服用苯巴比妥的危害?皆为凡尘中的俗子,所经历的都是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是的,在佛眼中万物平等,可现实呢?   拜过佛,从大殿出来路过一间僧房,见房门虚掩,好奇心让我想推开它窥视僧人的世界是否真如相传中一样素斋清茶一床、一桌、一盏青灯、一方木鱼、一卷经书?我知道寺中有太多的清规戒律不能触犯(俗世中又何尝不是),何况我只是从风尘俗世中匆匆路过此地的过客?最终我克制住自己没有去推那扇门,而是选择默默离开。其实每个人的心灵之门都是虚掩的,只等有缘人打开(如果你不是那个有缘人,最好别打开。)   寺院中有一座石碑,上面一行行透着禅意的经文虽历经岁月沧桑,似乎依然可以闻到当初翰墨清香。用手轻轻触摸这些或圆润饱满、或清瘦苍劲、或古拙质朴、或娟秀飘逸的字迹,仿若在为时光擦拭尘埃,在为历史撩拨面纱,让一段被岁月隐喻的情感或故事,再次向我开启。   从寺中出来,站在开阔山顶舒目远眺,四周一切尽收眼底,一种旷达油然而生,觉得来路上的所有风景都在为我敞开胸怀,等我投入。之前那些自认为刻骨铭心的疼痛,其实只是一种自我纠结的愚腐。怀着一种风轻云淡的心情下山,眼中的一草一木都温婉如初,充满了灵性。   其实每一个地方,都有人来,有人去。在这来与去中,都有不同的心态。其实佛就在心中,拜与不拜,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天堂或地狱。记得寒山问拾得:“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是的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生的桃源在心底,唯有心静,心净,才能静成一道永恒的风景,才能净出一方心灵的净土。      2017/10/10修改于布衣斋   共 24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