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写给父亲(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随笔

我有一个当教师的父亲,在此,我借歌颂父亲的同时,歌颂那些像父亲一样默默奉献的老教师们。

———题记

【一】当教师的父亲

我有一个当教师的父亲。

当教师的父亲很平凡,他的一生几乎没有什么大的辉煌。文革期间,他因病忍痛离开了心爱的教育岗位,但当科学的春天吹绿了神州大地时,义无返顾的他拖着病体毅然又回到了教师队伍,他生命的第二个春天就这样粲然开放了。为了他钟爱的事业,在他的亲手指引下,我们兄弟二人也同时考进了平凉师范。就连以后看对象,我也没有敢违他的心愿,娶了个当教师的媳妇进家门,他成了名副其实的“教师之家”的家长。他的那个乐呀!我那当教师的父亲。

当教师的父亲很清贫,他一辈子没能置下一套像样的房子,更不要说舒适豪华的家具了。他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到了培养下一代身上。在他退休之际,卷起了简单的行李卷就这样回了家,而儿子的肩上却是一捆捆他心爱的书。他平时给儿子更多的不是金钱,而是知识,是他在教育战线三四十年心血的浇灌、智慧的结晶。当他看到儿子一张张的奖状、听到儿子一届届学生毕业、目睹儿子一篇篇文章在报章杂志上发表,每次都是那么激动,全然不顾他七十多岁的年龄,童稚般的雀跃,我那当教师的父亲哟!

当教师的父亲很倔强,他那位同学、大腹便便的企业老板,几次三番地动员他一块“创业”,每次都被他断然拒绝了。只有他的儿子明白,他的学生清楚,父亲是心在教育的。儿子怎么也不能忘记,每晚桌前昏暗的电灯光下,一摞摞的作业、一篇篇的文章、一页页的书法。每次深夜醒来,看到父亲低矮的背影,我的心就碎了,同病魔做斗争的父亲,就这样夜以继日的为自己的心爱的事业无私的奉献者。我那令人尊敬的当教师的父亲。

当教师的父亲晚年很幸福,昔日的学生来了一拨又一拨,就连儿子的学生也来了一次又一次,次次都能听到他讲了一遍又一遍地故事。

当教师的父亲,平凡而又伟大,当教师的父亲清贫但却富有,当教师的父亲倔强而又执着无限。

我那当教师的父亲哟,我敬重您,我歌颂您!

【二】父亲的哲理

(一)吃亏,未必是坏事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世俗观念,虽遭万人唾弃,但至今仍有余存,至少,占便宜贪上份为名为利之人大有人在。而父亲对此却有自己独特的看法。

邻人耕地时占了我家一犁地,我们兄弟不服气,父亲就说“吃点亏吧,有什么不好呢?”结果邻人因又占了别人家一犁地而大打出手,险些酿成大祸。

工作上,我常常被领导安排加班加点,而好事却没有我的份,父亲就安慰道:“吃点亏把!将来一定会好的。”果不然,因我任劳任怨,工作能力好而被重用。

父亲一生在为人处事上,就是这样,一直以一种吃亏的心态待人接物的,从而赢得了许多荣誉与尊重。

吃亏,不是傻子思想,其实是一种聪明之举,世上有占不完的便宜,但吃亏总是有限度的。亏吃到一定程度,就成了一种很难得的便宜。

吃亏,是一种境界。父亲就是以这种心境与世无争、逍遥做人,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二)施舍,至少是富有的

晚年居住乡下的父亲,总是闲不住,弄了一亩地,种耕得有滋有味。虽然地少,但种的品种繁多,夏收小麦、秋收玉米、荞麦、萝卜、白菜、辣椒……收成还满好的,加上他每月几百元的退休金,生活自然是滋润极了。

我打小就讨厌要饭的,认为他们是懒的缘故才以讨要为生的。遇上我在家,叫花子是进不了门的,早就让我骂走了。但父亲不同,他紧接慢迎、问寒问暖,不但给他们馍、还给他端饭。远近几个村的叫花子只要到我村来,我家是一定要来的。父亲就是用这并不富裕的家底给人施舍的。

他总说“施舍,说明咱还是富有的。”

施于他人多与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富有一颗同情的心、爱心。

施舍于富人一颗金,人家当成钉,施舍于穷人一根针,人家当成金。人人都有可能成为施舍者,但人人不可能都施舍给真正的需要者。

父亲把自己的富有真正施舍给了急需要的人。其实也仅只是一口馍、一碗饭而已。

而我,就连这也舍不得施舍。

心的沙漠,我是贫穷的。就这一点,对于父亲,我都是仰视的。

(三)至孝的父亲

自古忠孝两难全。

父亲解放初参加工作,当过兵,教过书,经过商。他以农村人特有的忠厚诚实,走过了几十年历程。始终红心向党,一心为民,忠心不二的为党奉献了自己的所有才华,光荣地退居山野,安度晚年。

父亲是至孝的。当爷爷八十岁高寿时,父亲也是儿孙满堂了,但他经常跪在爷爷的床前,伺候爷爷生活起居。爷爷在二叔家生活,只要我家的饭比平时好一点,哪怕就是哨子面比平时长了一点,父亲也一定亲自送碗面给爷爷尝。父亲一辈子从未顶撞过一回爷爷。生活困难时期,拉扯有四五个孩子的父亲尽管牵肠挂肚,但给爷爷的烟茶从未短缺。爷爷去世后,二叔打开爷爷柜子,里面尽是父亲给买的茶叶、卷烟,大多早已发霉,就连六七十年代的布料爷爷也未舍得穿。

父亲就是以自己的身体力行,为老者尽孝,为小者楷模的。

如今农村不乏不孝之后,许多老人老难有养。是社会风气变了吗?还是人们的道德观念变了?道德是有传递性的,上梁不正下梁歪。父亲就是以这样的言传身教影响着我们兄弟们。每当看到一些人的忤逆行径,至少,我是坦然的、无愧的。父亲的血脉,在我的心房中流淌,父亲的人格力量,催促着我前进,教我做人。

其实,父亲的人生哲理是很简单的,但这简单的传统哲理,父亲却是用一生的言行来诠释的。

【三】想给父亲捉一次虱子

今年寒假里,我的老父亲生病住了十天院。在伺候他老人家的这段日子里,挂针的闲暇,有机会看着父亲苍老的面孔和蹒跚的步履,我不由得想起了父亲的一些事情来,有了颇多的感触。

父母一共生养了我们兄弟4人和我一个姐姐,我排行最小。我长在70年代,上学在80年代,工作在90年代,我的青壮年时代正值21世纪初期。

回顾我的成长,我的父亲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的父亲是一名教师,他当年在我上学的一中当总务主任。当时由于我好动、不爱学习,老师管不住我。我的父亲就千方百计找人,给我换了几个班。最后有一位叫刘培烈的老师才将我降伏,这位老师也就成了我一辈子难忘的恩师。记得我的父亲当时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自己舍不得上学校食堂吃饭,每天自己给我俩做饭。那时候我的母亲在农村艰难的维持着我们的家庭,供养我的几个哥哥在外上学。我们的家境直到我的哥哥们和我一样都参加了工作后,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在我跟随父亲上学的日子里,最让我难忘的是我从农村到城里,水土不服,身上生了许多虱子,痒得我上课坐立不安。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虱子。记得我的所有外衣、内衣的织缝棱上大大小小的虱子就像蒜辫一样密密麻麻的。有时候上课,坐着坐着,忽然就感觉得脖颈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用手指一捻,拿在拇指蛋上仔细一看,小小的近乎透明的一个小动物哦。那时候真傻,根本不知道生虱子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的。上课的时候,遇到不喜欢的老师,我无所事事的就在身上随手摸出一只虱子来,放在洁白的纸上研究,数它有几条腿,看它在纸上慢慢的蠕动。另外,我听农村的老人们讲,谁身上的虱子越多,长大后就会越有钱。所以我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大是不缺钱花的。在我的心中最惬意的事情是和农村那些靠在阳洼坷垃里的老汉一样,抽着浓烈的旱烟,热了,脱下身上的破棉袄,找虱子。然后把捉到的虱子在两个手的大拇指指甲盖上娴熟的一挤压,“啪”的一声,看它粉身碎骨!哈哈哈,年少的我啊,就这样做着我的虱子梦的。

由于这样,我的老父亲就每天晚上等我自习下后,把我脱光放在被窝里,然后不是给我洗衣服就是借着灯光给我捉衣服上的虱子。有的时候我一觉醒来,我的那可亲可敬的老父亲还坐在火炉旁,给我用手撑着烤他刚捉过虱子后才洗了的衣服。因为那时每人也就一俩套衣服的!他担心第二天早上起来衣服没有干,他的儿子上学没有衣服穿。当然,他还怕那可恶的虱子骚扰他的儿子听不好课的!睡眼迷离中,年少无知的我就又稀里糊涂的进入了香甜的梦乡了,完全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休息的!但是当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从睡梦中醒来时,我就已经闻到了父亲做的早餐的那股浓浓的香味了。现在想来当时父亲做的饭也实在一般,但那时的我吃的是多么的香甜啊!我忘不了父亲做的拉条子、揪面片、稀饭和饼子……。父亲不是名厨,也不是巧妇,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是他为了他的儿子,忍受了其他男人不能忍受的艰难和窘迫。当然,他的艰辛终于换来了儿子的成才,我也就尊重父亲的意愿顺利的当上了一名乡村教师。

当我工作几年后,父亲也退休了。在我看来,父亲的一生好像是只为儿子活着的。他没有重名着利,在他眼里,儿子才是他的希望和寄托。当我获得了一张张奖状、取得了一次次晋升,他比什么都高兴哦。尤其我那年代表平凉市去兰州参加全省化学教学奖赛荣获一等奖后,他竞孩童般欢呼雀跃。他退休后闲居乡里,悠闲的过着自己的晚年生活。他的儿子们都在城里有了自己的楼房、有了自己的现代化生活,就连他的大孙子都开着十来万元的车子,你说他能不高兴吗?礼拜天回老家看他们的人很多,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近年还添了重孙,他甭提有多么高兴啦!可是他和我的母亲都慢慢的变老啦,菜地种不成了、衣服自己不能洗了、毛笔字也练不成了,和我母亲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沉啦……。但他这么大的年龄,竟然连一颗牙齿都没有脱落。真的不容易哦,毕竟他们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尽管他和我母亲的身体在这个年龄应该还算是好的,但是岁月不饶人,他们是真的老了啊。看到父亲逐渐弯下去的腰板,我就想到了当年父亲给我挑灯捉虱子、洗衣服、烤衣服、做饭的那些令人潺然泪下的情景来。羊羔尚有跪乳之恩,何况我一人乎?看到日渐衰落的敬老世风,我发誓要让我的父母亲的晚年过的好一些。

今年过年前,我就把我的父母亲接到我的家里,我想让他们在我的伺候下过一个舒舒服服的团圆年哦。他们来后,我不让他们干活,就是他们喝一口水我都要自己为他们烧、为他们端。我买最好的东西叫他们吃、买新式的衣服叫他们穿。我和妻子陪他们逛街、游玩,陪他们说话聊天。到了春节过后,我又把他们领到医院做检查,最后医生建议我的父亲住院治疗,我当时就给他办理了住院手续。在他住院期间,我和我的兄弟们总是陪在他的身边。一同住院的病友都说这老汉有福哦,儿子都这么孝顺。看到他老人家高兴的样子,我也打心眼里高兴啊。是啊,他和我的母亲操劳一生,是该好好休息休息的了。这样,也好让我们兄弟们有一个服伺他老人家的机会啊。在医院照看他挂吊针的时候,听着他惬意的呼噜声,我就想到了我上学时,他给我捉虱子的那一幕幕辛酸的场景来。而如今,我们的生活条件好了,就像小时候预言的一样,我真的也没有缺过钱花,但却没有大钱。我也明白,不是虱子带给我的运气,而是父亲以自己给儿子捉虱子的辛苦养育了我,使我长高了身体、学会了做人、有了一份固定的收入的!突然,我猛的萌生一个念头,我要给父亲捉一次虱子。我挽了挽他的线裤角,如果有虱子的话,按我的经验,这儿一定是聚居地的。我刚一动,他就哗的一缩腿,醒了。

“你做啥呢?”

我诺诺到:“……,没有做啥。”

一会儿,他又睡着了。中午我就和妻子给父母各买了一身新的线衣裤,我想让父亲换下身上穿的衣服,我再找找看,好完成我给父亲捉一次虱子的心愿。父亲不知就里,当我要他换衣服的时候,他只是埋怨我怎么又买衣服了,就稀里糊涂换了。回到家,我仔细的把父亲换下的线衣搜了个遍,最终我没有找到虱子的影子,哪怕一只也都没有的。妻子要洗父亲的衣服,我没有让她洗。那天,我亲自把父亲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挂在我家的阳台上晾晒了好几天。我想让人看到,有父母的家真好,那怕父母有多老!

父亲在医院住了十几天,病情基本好转了,医生也就同意他出院了。回到家里后,他给我说,儿啊,我和你妈还是回老家吧。我一惊,他又说,不是你们对我们不好,是我们住不惯啊,你们也忙。你看,你为我们,这段时间都瘦了啊。呵呵,我的那可亲可敬的父母哟,你的儿子一百八九十斤的身体那还叫瘦了吗?其实我的心里最明白,他们即使是老了,也不愿意连累自己的儿子呀!

我的那倔强的老父老母哦,就这样,我拗不过他们,就只好又送他们回到了他们生于斯、又准备死于斯的故乡哦!我的那可亲可敬的父亲呀,就这样,他连让儿子为他捉一次虱子的机会也没有给我哦!

这时我才明白,父母的养育之恩,做儿女的是永远也还不清的。在儿女眼里,父母永远是儿女的家。但在父母看来,儿女那里永远只是他们客居的旅店啊。那就只好让他们回吧,百善孝为先,百孝顺为先啊!顺从他们的意愿,其实就是做儿女最大的孝心啊!

泸州去哪家癫痫医院好癫痫病症状郑州最好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