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空山踏雪行(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抒情散文

清晨起来,推开窗户,天空下起了大雪。雪花纷纷扬扬,挥挥洒洒,轻轻盈盈地飘落。屋顶、树上、地下都铺满了一层揉揉的雪花,世界顿时变成一片银白,宛如童话中的仙境。夏天的雨中爬过山,秋天的寒风中爬过山,春日里的暖阳里爬过山,唯独没有在冬天的雪中看过山景。下雪后的山是什么样子?于是,我便有了一些臆测、一些猜想。时间久了,这些臆测和猜想便化成了期待。这期待压在心底,时不时会涌出来,蠢蠢萌动,演化出一种令人不安的焦灼。雪终于来了,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悄无声息地来了。于是,那些令人不安的焦灼,瞬间变成了意外的惊喜,了却了积压已久的夙愿。

说句心里话,出门之前,我有些犹豫,踌躇再三。担心山高路滑,会有些危险。当我真正踏上山路的一霎那,才知道其实想象中的危险,被无形的夸大了。雪,不是那种漫天卷如席的大雪,而是漫撒轻扬的细雪。雪花也不是片片如麟的雪花,是那种细细柔柔的粉靥。雪花不大,密度却极浓,匝匝实实的雪雾布满天空,几乎没有任何空隙,在北风凄厉地裹挟下肆意飞舞,卷起层层漩涡状的雪浪。

上山的路,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大约有几寸高。脚踏在上面立时会留下深深浅浅的脚窝,人在上面走过一排印迹清晰可见。在雪上走并未感觉特别湿滑,而是松松软软的感觉。每走一步,雪被碾压得难以承受重量,便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叹息声。沿着蜿蜒的山道一路向上,山已经不是原来熟悉的山了,原来山石裸露的青褐色,消失得无影无踪。雪覆盖了整个山体,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山的形状还是可以分辨的,高高的是山峰,低低的是山谷,只不过山涧的深度被雪掩埋,变得难以预测。穿过一片低矮的丛林,便站在一块相对高处的岩石上。雪覆盖的面积令人吃惊,岩石、山谷、山脊、树上、草坪到处落满了积雪。北方的冬天是阴冷的,北风呼啸,寒气逼人,草枯萎了,树叶掉了,一切都变得光秃秃的,没有五颜六色花瓣,没有翠绿如茵的草地,万象枯荣,满眼萧瑟。雪来了,世界完全换了模样。苍野茫茫,冰封千里,雪中看山,云里雾里,似梦似幻,恍若天宫仙境。

山上游人稀少,寂静无声,只有风吹落雪发出噗噗簌簌轻微的声响。山路上偶尔也会遇上和我一样雪中看山的游人。最先遇到的是一对中年男女,男前女后从另一座山峰踯躅而来,两个人走得很小心,速度很慢。看着两个由小变大的身影,颇有几分感慨。在这荒山野岭间,在漫漫无垠的雪地里,竟然有和我一样想法荒唐的游人,心里不由地陡生几分亲切。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彼此没有打招呼,而是用眼神相互对望,大家心照不宣,只是报以会心的微笑。

隆冬季节,树叶自然是凋零的,草地是枯萎的。但是,也不完全是死气沉沉、毫无生气。还有松树昂扬的绿色,昭示着生命的存在。松树种类繁多,针叶松,侧松,柏松等等,尽管种类不同,但是,它们具有一个共同的品性,雄健挺拔,蓬勃向上,四季常青,不惧严寒。枝条上叶片上无数雪花堆起,隆起一身白色的盔甲。松树挺且直不屈不挠。“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陈毅元帅的诗句,展示了人应该像青松一样不畏严寒、刚直不阿、顽强进取的高贵品质。

小路傍山而行蜿蜒曲折,半坡之上,建有亭台,四角廊柱,斜屋坡顶,供游人休憩观赏。独行到山顶,凭栏小憩。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冷风呼啸而过,吹的树上的枯叶,沙沙作响。间或有一两只喜鹊不甘寂寞,在不远处的树丛间跳来跳去。其实,在恣意舒张的生命里,不仅仅只有松树,还有另外一种植物,在顽强地抗击着酷寒的浸蚀,那就是漫山遍野的野草。从表面看,野草经受不住冬天的寒冷,花凋谢了,叶枯萎了。野草在狂劲的北风摧残下,叶子纷纷倒伏下来,东一片西一堆,蛰伏成际域广阔的草滩。放眼望去一片枯黄了无生气,其实它还没死,只不过转换了另一种方式,默默地承受着寒冷的冲击。它的生命力在地下,根茎在地下的泥土里,紧紧盘扎深厚的土壤中,悄悄地等待着春的来临。一旦天气放暖,它就会不屈的生长,迎来一次痛楚锐变,完成生命中又一次华丽的转身。一场大雪降临大地,雪花会在阳光的照射下,化为雪水。这雪水,对野草来说是上天恩赐的礼物,是甘美的琼浆玉液。只要你屏气静听,在土壤深厚处会有草的根须吸水时发出细微的滋滋声响。野草的根茎狂喜地迎接这生命的源泉,一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它会再一次泛出青翠的绿色,焕发出勃勃生机的风采。我知道,在一些人眼里,小草是卑微的,没有人在家的花盆里供养那些不值钱的小草。可是,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这些无名的小草,还会有绿意盎然的春天吗?如果没有这些小草做背景,那些姹紫嫣红的花朵还会娇艳吗?

站在山顶俯瞰,真的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童话世界。于是,我亟不可待地拿出手机拍照。手机屏幕的取景框里,无论从那个角度拍,都是一幅堪称经典绝美画面。粉若花瓣的雪绒花圣洁素雅、洁白无瑕。疏疏密密的布满天空看起来有几分虚幻、几分迷离。雪里看山,似乎失去了真实感,似梦似幻,若即若离。山道边一丛丛低矮的灌木,盛开着一树白色的花朵,俨然寒梅凌寒绽放。放下手机趋前观看,那里有什么寒梅哦,而是雪花挂在树上,一眼望去就像开放的花蕊,让人真假难辨。雪花挂满树头的枝枝杈杈,一条条雪白的冰凌被风一吹曼妙婆娑,好像一片雪浪上下起舞,最入镜的还是那松树,塔状的树身,一层白一层绿,绿白相间,层次分明。松树耐寒四季常青,在北方的冬天里唯有松树的绿,补缺了山谷间的凄凉。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的含义,在雪天里体会得更加深刻。看着山下甬道厚厚的雪层,我有些犹豫。其实,已经有无畏者先行下山,七扭八歪的脚印清晰可见。犹豫着试探着,终于迈开一只脚小心翼翼地踏上下山的路。不足百米的山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几乎是平常所用时间的一倍。

站在山下回望,连绵起伏的群山已是朦胧一片,层层叠叠的积雪似棉絮、似白云、似薄纱。满眼的白色晶莹剔透、素雅清灵。雪花随风漫天挥洒,宛如精灵一般起舞,在苍茫的高空无怨无悔地直扑大地,化作滴滴甘霖,滋润着万物生灵……

灵武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西安癫痫医院应该怎么选择癫痫发作对人体有多大伤害癫痫病人脸色发紫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