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鸟儿湖面嬉戏,我心泛起涟漪_1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抒情散文
破坏: 阅读:2346发表时间:2017-郑州医院做癫痫手术费用大概多少钱02-10 17:25:04
摘要:每当在龙门寺服务区停车休息,我总会望着波光粼粼的库区水面浮想联翩,心中泛起层层涟漪。

【荷塘】鸟儿湖面嬉戏,我心泛起涟漪(散文) 从省城合肥沿合淮阜高速向北行驶30公里,有一个停车休息的地方—龙门寺服务区。服务区东边有一个和她名字一样传奇美丽的水库—龙门寺水库。
   龙门寺水库位于长丰县杨庙、吴山、陶楼三乡镇交界处。水库始建于1966年,属于瓦埠湖水系上游的一个中型水库。每当开车路过这里,我总会停车休息片刻,驻足服务区东边的围栏处,远眺烟波浩渺的湖面和岸边散落的点点村舍,近观不知名字的各种水鸟自由自在的游弋在洁白的浪花里,一会低头觅食,一会则展翅翱翔。
   随着远处传来鸟儿扑打水面和阵阵悦耳的鸟鸣声,我的心中也泛起了片片涟漪。湖水里承载着我孩童时代太多太多的欢乐、艰辛和梦想。我儿时的许多小伙伴,如今仍然分布在水库四周的许多村庄里,用勤劳的双手建设着美好家乡。
   我的家乡属吴山镇的王楼村,那时叫吴山人民公社王楼生产大队。离龙门寺水库还有五六里地。村里有所小学,校舍是清一色的青砖黛瓦,是解放后没收大地主“王叫花”家的大宅院。学校设有戴帽初中。我在王楼小学读了五年小学和两年初中。初中的同学,有很多就来自龙门寺水库周边的四树、四敦、小楼、牌碑、油坊等村庄。少年的友谊十分单纯,遇到本村放电影,就热情邀请同学来家里吃饭、看电影、过夜。所以也就留下了经常和同学嬉戏在龙门寺大堤及周边村头路口的许多美好的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每年冬闲季节,大人们都要上河堤修水利。由于龙门寺是淠史杭灌区瓦东干渠上的重要反调节水库,因此,瓦东干渠上的四树河段、龙门寺水库整修就成了我们村冬修的主要工地。
   记得有一年冬天,父亲还在离家几十里地的肥西教书,妈妈跟随村里大人们都去上河堤了(不上河堤没工分),让我带着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在家。一个北风呼啸的傍晚。放学回家发现弟弟生病了,发高烧。我便急着去工地上找妈妈。年少的我沿着石子公路(现在的206国道)向北一路奔跑,虽然汗水浸湿了衣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衫,但我还是在天黑前赶到了四树大桥附近的工地。桥的两岸聚集了好几个公社几千名修河堤的社员。人山人海的冬修大军里,我们生产队的人在哪里呢?人群里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熟人,他是四敦村我一个同学的爸爸。“你们王楼大队的河堤还在龙门寺那边!”情急之下,按照这位叔叔指引的方向,我沿着深一脚浅一脚的河堤向龙门寺工地摸去。此时天色完全黑了,龙门寺一周又那么大,到哪才能找寻到妈妈!估计到晚上八九点钟了,问了许多人也没消息,无奈的我只好垂头丧气的沿着漆黑的公路向回走去。心中默念弟弟的烧退了吧!偶尔路过的车灯照射过来,使我仿佛感到冬天里还有一丝丝的暖意。
   不过,最让我终身难忘和牵挂的还是龙门寺岸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因为那里留下了一个懵懂少年一段青涩的感情回忆。
   小时候有件事我一直搞不明白。爸爸每年都要带着我去龙门寺边一个远房亲戚家拜年,却从来不带弟弟妹妹去。亲戚家的小孩很多,其中有个表姐叫小敏,比我大一岁,个子高我一大截,扎着两根小辫子。她特别喜欢和我一起玩。后来我上学读书了,她却在家帮大人干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很少去小敏家了。并且偶尔在长辈们那还听到一些关于我和小敏从小订了娃娃亲之类的闲言碎语。
   直到八十年代初,我来到了省城读书的那年春节。小敏跟着她爸爸和哥哥给我父母拜年,席间大人们好像说了不少我和小敏的事情。“什么年代了,娃娃亲的事就算了”。后来我留在了省城工作,再也没见到过小敏。到是我爱人前几年有事去过小敏父母家里。遗憾的是那天小敏的姐姐和妹妹都见到了,唯独小敏家里那天有事没去她父母那。据说小敏来我家拜年的第二年就嫁人了,家也在龙门寺岸边,离每年举办桃花节的地方不远。由于她家孩子多,这些年过的比较困难。我爱人和孩子有时还拿我开涮,“要不要关心关心一下小敏家啊?”
   说归说,可几年过去了一直没有联系过。

共 15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