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飘落的花瓣(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情画意

一、忧伤的夏枯草

夏枯草,一个忧伤的名字,诠释了一种植物。《本草蒙筌》记载:夏枯草禀纯阳之气,得阴气即枯,故逢夏至梗枯也。在我的意识里,我始终不知它是草是花。如果说他是花卉,它却在百花盛开的季节,突然的枯萎了,枯萎的悄无声息,突然得让人们记不清它的容颜;如果说它是一种草,它却开着漂亮的紫花,那花虽小,但花朵分外的玲珑,开得缤纷热闹,把美丽张扬到了极致。

在我的记忆里,夏枯草既不是花卉,也不是小草,它是一味草药。作为草药的夏枯草,在乡村人的眼里,就显得格外的金贵。这种小草,是一种很奇妙的清热药,可治疗多种小疾小病,急性扁桃体炎、咽炎、肝火旺盛、口舌生疮,用它熬茶,喝上两天,这些小病自然就好了,既不花钱,也不吃药,省了好多麻烦。因此,人们见到夏枯草,都会随手拔一些,放在家中备用,也有一些人把夏枯草当作凉茶饮用。可以说,家乡人对夏枯草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说实话,夏枯草这个名字,我是最近才知道的,不要笑我孤陋寡闻,在我们家乡,人们把夏枯草叫做“牤牛朵”。我以前也经常“牤牛朵、牤牛朵”地这么叫,也从没有对这种叫法产生疑问,家乡人都这么叫,也就习惯了。我最近在写开花植物的系列散文,突然就想到了“牤牛朵”,但“牤牛朵”肯定不是学名,就查了一些资料,走访了一些医生,这才弄明白“牤牛朵”的学名叫夏枯草。在我知道它叫夏枯草的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就动了一下。一直以来,我总认为,所有的花草,都是随着春风来,追着秋风去的。我在农村生活了二十多年,与它那么的熟悉,看着它长大,这些开遍家乡原野的紫色小花,原来只属于春天,春去,夏至,它便枯萎了。

话又说回来,毕竟,我不是植物学家,不会对某种植物进行仔细的观察。我只知道,五月,是夏枯草一生当中最亮丽的时刻,它的花苔像一个麦穗,上面开出了一朵朵漂亮的紫色小花。在田野的地埂上,荒滩上,肆意的摇曳着,向人们展示着它的美丽。至于它何时枯萎,我没有想过,也没有去观察过。我只知道,这种叫夏枯草的植物,带给我的是痛苦,每当我生病的时候,我总是喝着它那苦涩的汤。夏枯草,或者是“牤牛朵”,它是我美丽的忧伤。

想起夏枯草,或者是“牤牛朵”,我就想起我的文友与朋友刘万璞。我与万璞相隔一河,有着共同的梦想,成为一个作家。那时,我们常常坐在一起,喝着“牤牛朵”茶,畅谈文学。那时我们都穷,喝不起茶叶,万璞就采回来很多“牤牛朵”,用来泡茶喝。他说:“这茶清热解毒,能治好多病呢,听说,还可预防癌症。”我们就是喝着“牤牛朵”茶,做着作家梦。后来,我俩都从农村走进了城市,万璞在法院工作,我在农村信用社工作。

遗憾的是,2004的春天,在夏枯草还未开放的时候,万璞突然枯萎了,他死于癌症。他经常喝的“牤牛朵”茶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能预防癌症。当然,他后来没有再喝“牤牛朵”茶,他喝的是酒。也许是生活压力太大了,或者是一个临时工的自卑,让他长期压抑所致;再或者是个人感情问题,让他无法承受来自方方面面压力,忧郁成疾。我知道,万璞的死,与他长期饮酒有着很大的关系,可是,除了酒,又有什么能排除万璞心中的忧愁。我的这篇《夏枯草》,万璞是无法读到了,这就是人生的遗憾!

我去年春天回家,那时正是麦子成熟的季节,夏枯草也正在那时开放,当我路过万璞曾经生活过的村庄时,我想我应该顺道去看看万璞。两年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位年轻的朋友忘却。他枯瘦的身姿,他坎坷的人生旅迹,让我感到心酸。当我看见他的坟地里长满萋萋青草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颤栗起来,万璞,就象正在开花的夏枯草,无可奈何的枯萎了。也许,他并不愿意离开这个带给他一路坎坷的世界,他上有老母,下有妻子儿女,他还想留下来,侍奉老母,抚养儿女,可命运如此,无力回天。但愿他在遥远的天国过得一帆风顺,我所能做的,只能是衷心的祝愿。

我把夏枯草与我的文友刘万璞联系在一起,我所说的就不是草了。而是生命的“夏枯”,夏枯草枯萎了,明年还可以复苏,而人的生命一旦枯萎,是不能复苏的。由此它让我感到生命的无奈,随之让我痛哭,流泪甚至流血。我想,在这样的时刻,我所说出的是一种怀念。然后,我们再一起回忆夏枯草的春天。那翠绿的叶,那淡紫色的花,那温柔的穗,以及穗上那千眼同笑的面孔,它让我想起许多珍藏在心中的往事,以及我们的生活和人生。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把忧伤与夏枯草联系在一起。其实,夏枯草是为人们解除忧伤、痛苦的一种植物,或者是一种中草药。《本草经疏》记载:“夏枯草得金水之气,故其味苦辛,而性寒无毒。为治瘰疬、鼠瘘之要药。入足厥阴、少阳经。丹溪谓其补厥阴肝家之血,又辛能散结,苦寒能下泄降热,故治一切寒热,及消瘰疬鼠瘘,破癥散瘿结气。头疮皆由于热,脚肿湿痹无非湿热所成,热消结散湿去,则三证自除而身亦轻矣。”《本草纲目》、《本草乘雅》对夏枯草的药用价值,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可见,夏枯草是为人们解除忧伤和痛苦的吉祥草。

我已离开家乡多年,很少见到盛开的夏枯草。可每当我想起春天田野里的夏枯草,那简单的颜色,简单的花瓣,我就想起夏枯草带给我们的欢乐和忧伤。无论如何,我要感谢这种普通的植物,它让我知道,生命是短暂的,但美是永远的。

二、忧郁的鸢尾花

这是一种很妖艳的花,在我们家乡,人们叫它蝴蝶花,也叫它兰花脸。

鸢尾花在我们家乡并不多见,它不象杜鹃那样,漫山遍野都是;也不象雪莲那样,难觅其踪。鸢尾花,它在我们家乡,是那种想看它的时候,你总也看不到。它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有时侯孤零零的一株,有时侯,葱茏茏的一片。看见它的时候,你就能看到,许许多多的蓝蝴蝶,或者是紫蝴蝶,在一片草丛中展翅欲飞。

我始终认为,鸢尾花,它是一种魔花,神出鬼没的,变化无穷,让人无法捉摸。它的花朵,似乎也与恐怖联系在一起,那花瓣上或紫或蓝或黑或灰的斑点与条纹,不能不让人想起那些带毒的花朵。我小的时候,看见鸢尾花,我总认为那是毒花,不敢伸手碰它。但它妖艳的美,也总是吸引着我,不愿离去。因此,我看鸢尾花,就是那么远远地凝视。不过,我那时侯并不知道,我看到的妖艳的花朵,它叫鸢尾花。我只知道,家乡人叫它“兰花脸”,或者是“蓝蝴蝶”。

我真正知道家乡的“兰花脸”叫鸢尾花,是2003年在网络上,在一个博客里,有两幅梵高的鸢尾花画作。梵高画过两幅鸢尾花,一幅是海兰色的鸢尾花盛开在田野,背景是翠绿色,开了许多的橘黄色的花;另外一幅是在花瓶里,嫩黄色的背景前面的鸢尾花就变黑了,有一株竟已枯萎衰败,倒在花瓶边。看到梵高的鸢尾花,我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细看,就笑了,这不是我们家乡的“兰花脸“吗?

鸢尾花,有蝴蝶花、燕子花、扁竹叶等多个别名。鸢尾科鸢尾属多年生草本植物,鸢尾花是对一族草本开花植物的统称。根状茎短粗而多节,叶剑形,具1-2分枝,每枝着花1-3朵,花蓝紫色,这花既像起舞的蝴蝶,又似翻飞的纸鸢,光彩柔和。另有白花变种,花色纯白。这种花由6个花瓣状的叶片构成的包膜,3个或6个雄蕊和由花蒂包着的子房组成。鸢尾花主要色彩为蓝紫色,有“蓝色妖姬”的美誉。

在我们家乡,鸢尾花只是一种无名的小花小草,没有人宠爱它,花开花落,任其自然。农家的庭院里,也很少见到它的踪影。也许是它太普通了,或者是无人发现它的美,乡村人把它视为草芥。但是鸢尾花,它绝不是一般的小花小草可比的,它的美丽,决不亚于许多名贵的花草。我曾把它与价值上百万的大唐风羽、三阳开泰等热门蝶花类兰花相比,感觉鸢尾花无论色泽和芳香,都不亚于兰花。然而,它们的身价却天壤之别,心中不免有点遗憾。不过,遗憾之余,又不觉生出一丝欣慰。试想,如果鸢尾花也像兰花那样名满天下,我们还能在家乡的山野里,看到美丽的鸢尾花吗?

我与鸢尾花,没有什么故事,也无特殊的感情。它在我童年的岁月里,没有可以值得回忆的东西。我很少见到它,每次看见到它,心中总有一丝恐惧。它的美丽,对我而言,有一种无法言表的东西,潜藏在我的内心深处,让我不安。其实,对于鸢尾花,我现在早已不在有恐惧的心理,反倒是十分的喜爱。但我看见它,那紫色的带有斑点的花,我就有说不出的压抑,或者说是忧郁。

我不知道,鸢尾花,为什么会让我产生这样的心理,让我压抑。在鸢尾花的花语里,有这样的解释:鸢尾花虽然具有粗大的根,宽阔如刀的叶,非常强韧的生命力。但是由于它是制造香水的原料,因此相当受尊重,也广被使用。所以它的花语是——优美。在法国,鸢尾花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而缤纷多彩的鸢尾花,则各代表不同的含意:白色鸢尾代表纯真;黄色表示友谊永固、热情开朗;蓝色是赞赏对方素雅大方或暗中仰慕;紫色则寓意爱意与吉祥。从这些文字里,你很难找出恐惧、忧郁这类的字眼。

见到鸢尾花的那种忧郁,使我想起许多年前,我在雨天无端生出的忧郁。那时,我刚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回乡的那段日子,连绵的秋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我时常撑着一把破旧的雨伞,赶着几只绵羊,在雨天放羊。秋雨声中,我是那么的无望,心情十分的灰暗,好似有一股气憋在心中,无法吐出。以至以后许多年,我厌恶雨天,每逢雨天,我的心情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尽管我是那么的喜欢有雨的日子。

这让我不得不想起20多年前,一个与鸢尾花有关的故事。这个故事,早已尘封在我的记忆里,很少忆起。那年,我十七岁。那年,我在大山深处的亲戚家,认识了一个与我同龄的女孩,她与我一样正在上高中。那是个星期天,她陪我上山游玩,在一条小溪边,一片绿色的小草,上面有兰色的蝴蝶在舞动。她告诉我,那是蓝蝴蝶,很好看的。她很高兴,蹦着跳着,向那片蓝蝴蝶奔去。然而,就在她伸出手的一刹那,一条蝮蛇咬着了她细腻的小手。虽然后来治好了蛇伤,但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食指弯曲。

那个春天,一个美丽的女孩,为一个弯曲的手指,暗自哭泣。我透过那长长的稿纸,看到女孩红肿的眼睛;我读着那充满哀伤的语言,听到女孩心碎的声音。那个春天,我的耳边充盈着女孩无声的哭泣。1985年,女孩考上了家乡的一所中专,她去报到的前夕,曾给我来过一封信,那封信,又让我忆起一个女孩、蓝蝴蝶与一条蝮蛇,我看到一个爱美女孩深深的自卑。我后来没有再见到她,但我知道,那是她一生的痛。

也许,鸢尾花给我带来的忧郁,并非由此而起。也许,我的忧郁是一种爱花情调。但在我的潜意识里,是不是还有一片阴影留下,它让我久久无法释怀。也许,鸢尾花,这蓝中带紫的颜色,本身就有着一种纯净的忧郁。我感觉中的压抑,其实是虚无的。它与兰色的花朵无关,与弥漫的花香无关,它是一种气氛,是不是,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宁静、幽远的山野,那种的感觉,就是淡淡的忧郁。

我想,一种花,能带给人们一种情调,不管它是沉重、忧郁,或是愉悦、轻松,它显示出的就是美。那么,鸢尾花,它在带给我的忧郁的同时,是不是也把一种美,在我面前尽情地绽放。

三、寂寞的紫花地丁

也许它太渺小了,我已记不清它的模样。想来也是,十多年了,记忆中,好象一直就没有看见过它。虽然我也经常去大山游玩,但对于它,我总是不大注意。我的目光,时常被那些鲜艳的花朵吸引,把它忽略了。倒是那紫色的小花,却格外的清晰,想起它时,眼前总有一朵紫色小花在晃动。

紫花地丁,它是我童年的伙伴,小时侯,我叫它“地灯笼”。为什么叫它“地灯笼,”现在已记不清了,好象是它的花在未完全开放之前,形状像个灯笼吧!我家门前的草地上,零零星星的长着一片一片“地灯笼”,紫色的小花,紧贴着地面,像个腼腆的小姑娘,在草丛中摇头张望,一会儿探出头来看你一眼,一会儿又羞羞答答地低下头,样子很可爱的。

紫花地丁开花时,好象很多花还未开放吧,北方的春天,总是被一场又一场这样的冷风不知不觉地吹老,这个时节似乎有点萧条。童年时期的寂寞,常常在这样的季节伴随着你,让你百无聊赖。突然间,却见山坡上,草地里,田埂边,开着星星点点的小紫花,喜悦的心情,总是按耐不住。记忆中童年的春天,就是在山野草地上,与这种开着紫色小花的植物度过的。许多年后的今天,想起童年的岁月,感觉幸福无比。

在家乡,没有人会在意紫花地丁这样的小草,它像我们家乡许许多多我叫不上名字的小草一样,自生自灭。偶尔有人会记起它,那是得了疔疮肿毒,疼痛无奈之时,用它治些小病。

大概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突然间,紫花地丁就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据说是预防腮腺炎,乡里的医药收购站大量收购紫花地丁,干药每市斤三角钱。可能是钱的作用吧,家乡到处都是采挖紫花地丁的人。我那时刚上小学,放学回家就去挖紫花地丁,挖了十多斤。那一年的紫花地丁卖没卖出去已记不得了,但抢挖紫花地丁的事一直没有忘记。

其实,紫花地丁是一种美丽的花草,那淡淡的紫色,那玲珑的花朵,既朴素,又优雅,它在乡村,是朴素而美丽的村姑;它在城市,又是高贵娇娆的小姐。它是那种适应乡村与城市的花草。也许,在城市的阳台上放一盆紫花地丁,那宁静的姿态,不觉徒添几分幽雅。

令人不解的是,这样美丽的花草,历代文人却不屑于吟咏,查阅了很多资料,没见到关于紫花地丁的诗句。倒是日本的一位画家、诗人蕗谷宏儿在一首诗中提到了紫花地丁:

春的野上

不管这寂寞地争开

只有紫花地丁悄然低首

芳容被泪影尘埋……

可能是紫花地丁确实太卑微了,也可能是紫花地丁的花朵太细碎了,不容易被记起,文人墨客把它忽略了,一直以来,紫花地丁名不见经传。但有一个人没有忘记,他叫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性寒味微苦辛,清热解毒,凉血消肿。主治疔疮肿毒,痈疽发背,丹毒,毒蛇咬伤。”作为药用,紫花地丁还是被人们记起的,这似乎是对紫花地丁的一个肯定,值得欣慰。

话又说过来,能不能被人们记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幸福的生长着。因为,不是所有的花都像牡丹那样高贵,像玫瑰那样艳丽,那些不起眼的小花小草,它们就像衬托花朵的绿叶,如果没有绿叶,高贵的牡丹,艳丽的玫瑰也会黯然失色。这个世界,花草如此,人也如此,没有平凡,就显不出伟大。有的人生来就是牡丹,比如那些高官显贵的公子姐儿们;有的人注定是紫花地丁,如我等草芥平民。富贵也好,平凡也罢,活者,就要活出自己的风格,一如紫花地丁,用淡淡的紫,绽放自己的美。

我总觉得,紫花地丁是大地的女儿,它们遍布在山野、路边、田埂,开着星星点点的小紫花。它们紧紧地偎依着母亲,时不时从母亲的怀里探出半个脑袋,四处张望,充满了渴望,充满了期盼;然后又地藏在母亲的身后,那么的天真,那么的清纯,还有点羞怯,可爱的模样,让我们心里充满了怜惜,也充满了关爱。

我还认为,紫花地丁是一种美丽的花,它在我寂寞的春天,在色彩缺乏的季节里,给大地带来了一丝生气,增添了一点亮色,绚丽了我的生活。在我的心目中,无论是什么国色天香,都无法代替紫花地丁在我心中的位置。那摇曳在微风中的紫花地丁,那淡淡的紫色,永远都是我梦幻一般的色彩。

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好黑龙江专治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