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江南的春三月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摘要:或许你还在品茗绿水神韵时,不经意间,水中的绿色不仅爬上岸边小草的芽尖,并攀登上垂柳的柔姿,悦目的绿丝如帘似瀑,悬挂着梦一般的青绿,并迅速地孕育出嫩黄的花序,引领着春绿的序曲,让无数文人墨客不知吟哦出多少千古墨香。 本文的江南不是指广义上的长江以南的广褒疆土,只是指南傍太湖、北依长江的龙城地区,它既拥有烟雨江南的水般柔润的共性,又携带着长江以北的那种豪爽率直的特性。   自古江南春来早。三月的龙城已经告别了梅香暗浮的时节,已经走进了氤氲绿意、花红蕊黄的春意盎然的氛围中。   有人说春天是来自那吹面不寒的杨柳煦风,也有人说春天来自那毛茸茸的金黄阳光,还有人说春天是源于如烟似雾的温润细雨,诚然他们都有着自己的道理,但我一直认为龙城的春天是从水域爬上岸的,春姑娘就是一位从江河湖泊出浴的美人,也将酮体的香味率先熏染了水域世界,苔藓谱绿意,水草写青韵,与相嘻水中的蓝天白云一起,将水渲染成为如蓝的界面。   或许你还在品茗绿水神韵时,不经意间,水中的绿色不仅爬上岸边小草的芽尖,并攀登上垂柳的柔姿,悦目的绿丝如帘似瀑,悬挂着梦一般的青绿,并迅速地孕育出嫩黄的花序,引领着春绿的序曲,让无数文人墨客不知吟哦出多少千古墨香。   桃花显然不是报春的使者。走进三月的人们已经饱赏了迎春花的鹅黄,也陶醉过梅的暗香浮动,可一旦夭夭的桃花蕾动抿红时,别说是草根百姓满怀欢喜,就是达官显贵也会翘首凝视,文人墨客更是挥墨抒情。   第一枝桃红盛开在华夏第一部诗集《诗经》中,如同朴素的艾草一样留下了千古佳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勿用打开唐诗宋词的扉页,就可以闻到桃花的馨香,赛过出墙红杏地招惹每一个人的双眸。就在大唐还留下了桃花的千古佳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既描写了桃写春意的盛景,也抒发了诗人崔护的眷恋和思念之前。从而也使得桃花和爱情连为一体,如同并蒂莲一般。   无怪桃花成为文人墨客的追宠,每一次花舞总给人以赏心悦目,即使没有千古形成的花语文化,也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妙龄女郎的袅娜身姿,仿佛它天生就是美女的化身。桃,未叶先花,本身就勿用绿叶的衬托,自然成趣成韵。黑褐的枝干无论多么苍老,却又永远年轻,在每一个轮回中都会生长出无数新的枝条,并不断地汲取大地山川的精华,承接日色月华的灵光,在春风唤雨的三月孕育出嫣红的花蕾,含苞待放时让人惊艳,别说花绽蕊吐时香气袭人,娇艳欲滴,就是花魂陨落如雪飞舞时,依然吸引着无数双眸子,也落出了无休止的忧伤。倘若你感知了生命轮回的定律,在花蕊蜷曲的同时,悬挂出一枚枚青涩的幼果,如同产前的阵痛一般定会诞生新的生命。   桃花的绽放,不仅诱惑人们的双眸,更奏响了春天的新乐章,它的浓郁的芳香又引来蜂飞蝶舞、鸟语呢喃,谱写出一段段悠扬清明的音符。就在桃花演绎春韵时,素雅的梨花的花蕾也在涂抹着口红,一旦花放,宛如昨夜初雪,使得枝桠梢头银装素裹。   梨花带雨水一种景致,更是一种可人的形象。每当梨花绽放的时节,在龙城这块丰美的土地上,总要下上几场如烟似雾的小雨,朦朦胧胧的神态,让人无法不想起大唐贵妃杨玉环的娇羞袭人之态。   “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与梨花比肩绽放的花朵,当然有着李杏的风姿卓越的身影。尽管杏花被一些人不明不白地定义为风骚的花朵,但它还是我行我素的点缀着三月的春色。李花的色彩比较丰富,从白到粉、由红到紫的色彩都有,斑斓了阳春三月。   一般来说,作为观赏的花朵的花期相对长,而能够结出果子的无论是成熟在炎炎盛夏还是飘香在金色秋天的花朵,其花事则比较短。在三月花朵中,樱花曾经一度成为日本岛国的象征,甚至连中国人有好多都会前往专门去欣赏樱花,岂不知樱花原产于中国。也许是突然的归真,近年来,在龙城众多场合都可以见到樱花身姿,特别是那些新建的包括公园和道路二旁以及小区,几乎到处可以与樱花谋面。或一树洁白,或满冠粉红,芬芳着人间;或独自成景地点缀一方,或群植成片,连绵馨香。风静时静雅馥郁,风舞时满天飞雪。   只要留意,三月的龙城还有许多准花事在枝头孕育。石楠是一种长绿的树种或者叫做花树,它虽不高大,灌木状生长,枝枝岔岔几乎从根部起始,勿用修剪就形成了半球形的伞冠。三月的春风一吹,每一个梢头都会竖起紫褐色的芽苞,可一旦绽开,几片新叶后就托起了希望——倒置着圆锥形嫩黄绿色的花序,千枝万梢,不仅丰满了树冠,也将黄绿色的袈裟披上。但它却默默不语,静看三月的花飞花舞,悄悄地等待着人间四月天。   有一种三月的花蕾,因为它羞涩地躲在高高的梢头,又隐蔽在浓密的青绿色的枝叶间,还生长在一年四季都散发特有芬芳气息的树冠中,因此常常不被人们发现,它就是曾经珍贵的香樟。以其常绿点缀春夏秋冬并净化空气等优点,近年来被龙城人大量栽种,几乎可以说是继广玉兰后又一市树或者说是市花。香樟如同其它常绿树种一样,既不会在秋风秋霜共舞时叶蝶纷飞,也不会在寒冬的银装素裹里凋零,从秋到冬一直持续到初春,始终身披青绿的丽羽一般,不言不语地将绿色和芬芳奉献给人间。不知是三月春风的爱抚,还是三月烟雨的滋润,亦或是三月花香的诱惑,它才从清梦中醒来,从每一个梢头探望着春色,将激情化为毛笔般饱满的芽苞,初似准备着小楷的笔尖,后若狂草前的酝酿。它不仅蕴含着六到七片紫褐色的叶芽,还饱含着孟夏时的浓郁馥香。   如同其它季节一样,城里的花事总是不如村野来得单薄。生活在钢筋水泥的树林中,无论是居住在灌木丛中,还是栖息在参天树冠里,感知的春三月之能够是沧海一粟,彭拜的三月春潮还是在那些村野,不仅仅是那些白墙黑瓦的村落从清瘦走向丰满,从生硬走向了温软,从单调走向多彩,那些充满生机的旷野更是狂草着三月阳春。   别说那些种植大棚里的草莓红了,西瓜也熟了,就是一直敞开胸怀经历寒冬的田野也沸腾着春色。无论是油料植物的油菜,还是曾经作为盘中餐的青菜,无不例外地摇逸着鹅黄,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气息。这种既简朴又时尚的鹅黄,掀起了波涛,浪起浪涌,给农人以欢喜和希望。   三月,与鹅黄依傍的往往是麦田的片片青绿。不是鹅黄的画框镶着青绿的画面,就是青绿的画轴里悬挂着鹅黄,它们相互点缀,相互映衬,共同地演绎着旷野春天的进行曲。麦绿不仅具有着竹的神韵,更是农人的底气,有着三月那赏心悦目的麦色,农人就有了胆色,就可以与天斗与地争,去创造出更为辉煌的业绩。三月的春雨,更使得麦绿一浪高过一浪,倘若你站在麦田,简直可以听到三麦拔节的噼噼啪啪的声音。   三月的龙城,不仅在白天可见蜂飞蝶舞、紫燕绕梁、花绽蕊吐的妙曼画音,就是在不再料峭的夜晚,虫儿呢喃,蛙声如潮,这种天籁的旋律,再娴熟和灵动的手指也无法在洞孔和丝弦上撩拨出与之匹敌的音符。   村野之春,不仅铺在大地山川的胸襟,还漂浮在它额头似的那些梢头上,更溶进烟雨江南的水中世界。水乡泽国的龙城,水系发达,星罗棋布着池塘湖泊,纵横交错着沟河川流,无论你什么时段走进岸边,可听鱼儿繁衍后代那激情的哗啦声,可见口含珍珠的河蚌那窝行曲线,被称为水中春来第一鲜的田螺也结束了淤泥中生活,缓缓地爬到水滨的青绿之中,小小的蝌蚪宛如一个个游动的逗号,在清澈的水中谱写着墨色的音符……   再优美的环境也存在着优胜劣汰的规律,正是这正常的优胜劣汰,才体现了环境的优美。自然界的万物,无论是温柔似水还是刚烈暴戾,都有着自己的朋友和天敌。水中生物的旺盛繁衍,势必引来那些以它们为食的鸟儿的盘旋和俯冲,猎食时哑言无声,一旦大快朵颐后,就会或清明悠扬或低沉嘶哑地鸣唱。更有聪明的鸟儿为了减少旅途劳累,索性就地取材地在岸边的梢头或者水滨的青绿中,去搭建自己的爱巢……   龙城的三月,春色已浓,春意已深,当然不是我能够细数得尽的,姑且至此搁笔。 哈尔滨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些呢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武汉治疗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