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年的故事(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散文

那四个人,我都见过。四个人普普通通,是我所见过的最普通的一群人,却又注定是这个世上最不平凡的一群人。

【一】

第一个人名叫东子,是湘潭的一名建筑工人。每年迫近年关,东子都会放下手里握了一年的水泥刀和铲子,然后一个人在工地上拣一个清静的地方,给家里人打电话。每次打完电话返回到工地上,他的眼圈总是红红的。工友见了,问他咋回事。每次,他总说刚才洗了把脸,被工地下面的水泥渣给染的。只是他不知道,一到入冬,天干物燥,容易扬尘的时候,每天都有人在工地下面的泥沙地上浇水降尘。

年月久了,工友们都知道他有这个毛病,便只管任由他的性子,不再多问。只是每次东子不在的时候,几个泥瓦匠凑到一起,一边砌墙、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就会聊到东子的头上。你说这东子是咋整的。每年总是这个时间给谁打电话。打完之后,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工地上总有人开这样的玩笑:会不会是金屋藏娇,背地里养着个小老婆?这一年不闻不问的也不大好,你们说是不是啊!年纪轻的总喜欢说类似的话,打发工地上乏味无聊的日子。年级长一点的人听了都会反驳,说这种玩笑开不得。我看呐是这一年了,得了家乡病,想家了。想打个电话听一听家里人的声音,也好有个心理安慰吧。可即便嘴上这么说着,但其他和他一起干活的工友,心里都不明白东子的用意。

平时也没见过东子给谁电话,倒是快过年的时候才打这么一通,这也太让人咋舌了吧。

每到年关,工地上都死气沉沉。做了整整一年,骨头和肌肉之间仿佛脱了胶,变成了两种不相干的存在。谁还使得上劲来?反倒是东子却越干越卖力。脸上的笑容也与日俱增,仿佛一刹那精神百倍。整个人从头到脚的气质也焕然一新。

工棚里,一天下来,洗完澡后,工友基本上都在蒙头大睡。唯独东子一个人还在忙里忙外。拎着大包小包的,一会儿是超市、一会儿又是邮局。

过小年的时候,工头按惯例召开年会,说弟兄们谁愿意在工地上吃过年这碗饭的,比平时多三倍工钱。有人推荐东子去干,都被东子给拒绝了。暗地里,便有人议论说这东子平时那么卖力,现在反倒认怂了。出来打工不就是为了多挣一点钱,补贴家用、改善一下生活么。

有时,旁人风言风语议论的话被他听见了,他也不据理力争,而是笑笑说,谁爱干就让谁干去呗,我还赶着回家过年呢。

其实,东子的日子过得并不富裕。有时为了省六角三分钱,他经常不坐车,步行走三四站路。有一次感冒,起先也拖着不愿意看,结果高烧不退,才住进医院。

只是同行的工友并不知道,东子这样做也有他的缘故。东子的家在湘潭农村,家里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他在外打工,每个月都节衣缩食、省吃俭用,给那个相隔千里的家里寄去生活费。妻子一面带着两个孩子、一面在家务农,原本结婚时白皙的肌肤也变成了土色。

每次回去,东子看着妻子和孩子的样子,都有些于心不忍。所以从那以后,他平时在外都不敢随意向家里打电话,只有像过年无可奈何之际才从手机联系人菜单栏里翻出那一串陌生而又熟悉的号码。他是怕妻子从电话那头听出了他生活的酸楚,放心不下。

以前,东子也像其他工友一样干过年的活,多挣几倍的工钱。直到有一次回家,无意间翻开四年级的女儿写的日记时,他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哪怕再忙,也一定回家过年。

那篇日记,东子一直铭记在心。日记是这样开头的: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写快乐的除夕。可是我不敢交自己的作文。老师说过作文要真情实感,我怕老师念到我写的作文。其实,我好羡慕别人家的孩子。因为别人家过年爸爸妈妈都在。而我只有妈妈和弟弟。我问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回来。妈妈说爸爸在外打工,到时带许多好东西回家。妈妈说着就哭了,弟弟也跟着哭了,我想哭,但又不敢哭出声来。

几句童言稚语,让他一刹那泪流满面......

【二】

另外一个人,从小在农村长大,后来因为读书刻苦,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在城里遇上了自己的男友。之后,在城里结婚生子、立业扎根。

每次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回家过年,她都一定带上各色的保健品。每次,两位老人都推辞说,你们城里人就是爱讲究,过年回家还带着些玩意回来作甚。

其实她并不知道,每次她和丈夫走后,两位老人都把她随意从城里的超市买来的东西视为珍品。只要有左邻右舍串门,老人都把那些东西摆在堂屋最显眼的地方。逢人便说,这是俺闺女从城里带回的,好着呢。旁人听了,夸上两句。两位老人脸上便砌满了笑。只是那些东西,老人一直舍不得吃掉。有的东西放过了保质期还恁是锁在堂屋的箱子里。仿佛在他们眼里,那些东西早已不再是几件,几盒简单的礼品。在那些东西之上,无形之中被人赋予了某种信仰,有了神性。

这样的日子不急不缓地过着。老人不说,她对此便一无所知。

有时在城里工作忙了,她也很少再回去。甚至过年,她也只是打电话简短的问候几句。但她不知道,她每一句漫不经心的话背后牵动的是怎样的眼神和心跳。

父亲走后,她回家帮忙整理遗物。守夜的晚上,她一个人在堂屋里徘徊。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堂屋半透明的镶玻璃的木柜里好似有什么东西。

她小心打开木柜。原本以为里面是父亲的遗物,没想到竟全是她以前送来的保健品的空壳。她很纳闷,把那些壳子端到灯下。等她看清楚了,泪,霎时模糊了她的双眼。那些壳的背面都用记号笔标上了日期。从她结婚那年到现在,每一只礼盒都被人认真排序过。有的重要年份下,还被人特地注明。

她信手拾起一只空礼品盒,那上面标注的是她和丈夫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她看完,小心翼翼把礼盒放下。就在那只礼盒不远处夹着一张便条。

她打开便条,上面是父亲的字:今天是闺女的二十八岁生日,闺女大了、嫁人了,也懂事了。上面的字很是拙劣,但又齐整的码在一起。

看着看着,不知为何。她感觉一只拳头正打中她心尖最柔软的部位,让她泪下潸然。

以后每年过年,别人从城里向乡下赶时,她都驱车接母亲去城里住下,吃一顿团年饭,徐一叙家常。

过年女同事聚会喜欢谈一些家庭琐事。有时谈着无意间就谈到了自己家里的收藏。同事多半是城里人,有人说自己家里收藏一些字画,还有人说自己家里收藏一些古钱币。轮到她了,不知为何,那些礼盒的事仿佛自己长了一双脚、一对翅膀,从她嘴里脱口而出。

一番话让一桌人沉默良久,直到饭馆里的服务生送上菜单时才回过神来。

【三】

还有一个人是大学毕业生。毕业后,在城里找不到工作。溜达了几圈,筹到几个小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征途。一开始,一切都顺风顺水。没过几年就在城里按揭了一套小房。每逢春节,他都租一辆小车回家。

旁人见了,都说这娃有出息了,将来准是个挣大钱的料。他听了,心里舒坦,知道父母心里也默默高兴。

但好景不长。以前无风无浪的世界里突然泛起了细波,之后是惊涛骇浪。他创业的小公司的产品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销路逐渐封堵,销量也像遇上了西伯利亚寒潮,不分轻重的急剧下降,直至跌入冰点。公司里的产品找不到销路,大量积压。工人的工资没有着落,生产和营销的积极性也大幅滑坡。一切开始由以前的事半功倍堕入一个看不到底的死循环。

女友见状,和他分手。那个春节,他第一次没有像以往那样穿着笔挺的西服,踩着锃亮的皮鞋回去,而是来到了城市中央一栋百层大厦的顶楼。

顶楼上,寒风正好从他的两颊扫过,仿佛两记重重的耳光。他点着一支烟,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彻底欺骗了。公司破产,女友离他而去,他觉得在这个世上,他已经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

他想,闭上眼,一跳下去,兴许还可以在最后一个春节做一个他一生当中都无法忘却的留恋。至少和自己现在这副狼狈样比起来要好上百倍、千倍。想着,他缓缓向大厦边缘走去。大厦的下方,华灯把整个都市的夜景映得玲珑透亮。

他捻灭嘴里的烟头,张开双臂,之后深吸一口气。等他快闭上双眼的那一瞬,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把他从大厦的边沿拉了回来。他想,迟早是个了结,也不在乎这一点功夫。索性打开看看,也不留个遗憾。想完,他从大厦的边沿上退下,打开手机的翻盖。

屏幕上,是一封简讯:儿啊,一年工作也累了吧。今天是三十,爸妈在家里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菜。如果你现在不忙的话就回来,如果还有事那就回个电话。

他看完,突然脑海里一片豁然。原来一年了,曾经无数次以他为傲的人竟不知不觉间被他从自己的记忆中过滤。他合上手机,蓦地,他发现自己不想再跳了。因为在这个世上、在这样一个节气,还有两个人在痴痴的等待着他带回的最好的礼物,而那个礼物就是他自己。

【四】

最后一个是一个老人。老人年过古稀,住在城中村里,喜欢吹牛,特好面子。

老人有一个儿子。儿子和儿媳在另一座城里过活。起先儿子和儿媳隔三岔五到老人这儿看看。

旁人见了都羡慕不已,说老头享福了,找了这么个儿媳。人长得又漂亮,又懂得孝敬。日子长了,儿子和儿媳也很少来看他。每年过年,以前热火朝天的平房也变得冷清下来。

别人问起这事。他开口就说,儿子儿媳都盼着我过去住呢。可我才懒得去呢。我一个老头子,成天被两个年轻人伺候着怎么受得了。所以我就说自己留下,省得麻烦。别人听了,信以为真,整天村头村尾的说着。他听着,脸上仿佛绽开了一朵花。

以后年夜,隔壁的人就听见老人的院子里多了一种声音。那声音一下一下,像是榔头敲在木头上。隔壁的人觉得奇怪,从二楼推开窗户向老人的院子里看去。

灯光下,老人正用心打磨着一些小家具,额上渗着汗,从口里呼出的热气在半空中化成一团乳白色的水雾。

第二天,隔壁的人问他,大半夜的不好好歇着在院里乱鼓捣啥?

他听了,只说宝贝儿媳妇喜欢我做的小家具,我就给他做一些。但这一次,老人的脸上,已没有以往的兴奋。

其实那些话,只不过是老人臆想出来的罢了。那些做好的小家具,他一直都锁在院子的小屋里。小屋外,加上了两把大锁。

他是怕被人别人发现他的秘密,戳中了他的软肋,伤到了他的心。

......

这就是四个关于年的故事。每一个故事背后,无论是心酸还是温暖,总有一份感动,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而这份感动就是对年的解释,对真情的最好定义。

郑州可以去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西安癫痫医院在哪?青少年癫痫有哪些常见症状呢湖北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