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风恋】母爱似雪(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散文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北国总是多雪的,天空经常会飘起大片大片的雪花,像玉蝶在广阔的天宇中飘飘洒洒,轻盈起舞。它们是那样的洁白,晶莹,它们把美丽献给冬季,把无限深情献给大自然,它们的爱是无私的,是广博的,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宛如伟大的母爱!所以每当雪花飘飘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想起雪山里的故事。

记得我十一二岁的时候,也是大雪纷飞的冬天,我的母亲要到山里去砍柴,我也闹着要去。母亲拗不过我,就让我跟着去了。山路很滑,山上的雪真大呀,如果我走进雪里,厚厚的积雪一定会把我吞没的。我坐在母亲拉着的爬犁上,美滋滋的。山路两旁很多的小树都隐藏在厚厚的积雪中,有的只露一个树梢,好像在探听春天的消息。高大的树木比比皆是,松树、杨树、柳树、黄菠萝、楸子树……我那时认不太全,但这些常见的树种我基本都认识了,它们在森林中挺拔高大,威风凛凛。我特别喜欢松树,因为冬季里松树的叶子还那么绿,上面还有一些绒绒的雪球,美丽动人。仰望蓝天,阳光明媚,白云朵朵好似魔术师一样变幻着精彩的图像。“坐好了,要爬坡了!”循着母亲嘱咐的声音,我看见母亲正吃力的拉着爬犁往山坡上攀登,山坡非常陡峭,母亲必须抓住路边的树枝,才能站稳再向上攀爬。我也紧紧地抓住爬犁,否则会从上面滚下来。爬犁一动一动的真好玩,我觉得很有趣,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加油!妈妈加油!”母亲有时会转过脸冲我微笑,我看见母亲的发丝有的被汗水粘在脸颊上,有的则挂满了霜花。她看到我高兴的样子,欣慰地笑着,柔和的目光中充满慈爱。她转过身继续攀登,好像脚下更有劲了。山路弯弯,坎坷不平,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一步一滑,一路上不知母亲流了多少汗水,摔倒了多少次,而那时的我却一直坐在爬犁上怡然自得。

到了山顶,可以砍烧柴了,母亲叮嘱我不要乱跑,要在爬犁边玩。我答应后,母亲就走进雪中,母亲要寻找被伐木工人伐过的树木,这样的树只剩树头。树枝会很大很多,可以砍很多柴。母亲在齐腰深的雪里寻觅着,不多久,就找到了一棵,她开始用锯、用斧子整理这些树枝,再把它们运往路边,装到爬犁上。

山上砍柴的人比较多,也有像我一样的小孩子跟着瞎闹腾的。我很快就找到了玩伴,我们一会儿堆雪人,一会儿打雪仗,偶尔我发现了一棵小楸子树,小小的树枝幼稚可爱,它的上面长满猴子的头象,像无数个小猴在树枝上逗趣。

我们还看到了动物走过的脚印,有狍子的,有野兔的,有梅花鹿的,还有狗熊的,一串一串的,留在雪地里、山路边。雪地里的成了一条线,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留下的;路边的可以看得很清晰。看到这些脚印心里有点害怕,万一狗熊出来了怎么办?那太可怕了。听母亲讲,这山里野猪、黑熊很多,还有狼。我们经常在深夜听到狼叫,黑熊也经常误走山下,找吃的。当时的山场只有百十户人家,面对偌大的原始森林,还是有些恐怖的。我惊魂未定,一抬头,看到母亲向我走来,她正吃力地扛着烧柴步履蹒跚的走着,红色的围巾在微风中飘起,我大声地喊她,她微笑着说:“好好玩,一会儿咱们就回家!”于是我不再感到害怕了。

“灯笼果!”不知谁喊了一声,我转身望去,看到我的另一个小伙伴拿树枝在雪上画画的时候,竟然在深深的积雪里发现了几株灯笼果,上面结了几串果实。冰冻的灯笼果,像冰糖葫芦,红红的,晶莹剔透的果实太诱人了,我赶紧跑过去,吃了一串,凉丝丝的,酸甜酸甜的,爽极了!

我们正吃得津津有味,突然看到了一只梅花鹿从林中串了出来,它有点慌不择路,一定是被什么动物给追过来的。它看到我们,竟然愣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它长得非常高大,像一匹烈马一样高。身上乳白色的梅花很清晰,棕色的皮毛,很柔和。特别令我惊讶的是它头上的角,像一束精致的花,非常漂亮,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这么神奇的鹿,我惊呆了!这时很多人也都看见了,他们惊呼着,有的年轻人就开始追赶它,拿树枝打它,那时还没有禁猎的法令,所以有的人想把它打死吃肉。它看见有人要打它,就迅速地跑开了,幸亏它跑得快,这些人只能“望尘”莫及,任其消失在茫茫雪山。

“回家了!”母亲已经装好一爬犁的柴准备往回返了。我赶紧告别了小伙伴,跟随母亲一起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又装了满满一爬犁的柴,母亲用一根木棍挡在爬犁的前面当闸用,自己在爬犁的侧面一只手扶着当闸用的棍子,一只手扶着爬犁与爬犁同行,这样爬犁可以行驶得慢些、稳些。我跟在后面一蹦一跳地向山下走,我们走走停停,有时还会“翻车”,母亲就把它扶起来,再重新整理,一边整理,一边擦汗,还一边气喘吁吁微笑着对我说:“别着急,咱们一会儿就到家了。”就这样坎坎坷坷的终于下了山。到了家里已经中午,母亲又赶紧给我们做午饭,这时父亲也下班回家了,把拉回来的柴劈好。

岁月匆匆,谁能挽住童年的快乐?谁能定格亲人的微笑?每逢大雪飘飞的时候,好想也拉着母亲爬一次山,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如今母亲已经永远离开了我……

雪花继续飘着,雪花中可有母亲的身影?我寻寻觅觅,好像真地看见了母亲温柔的微笑。我好想再感受母爱的温馨,我伸出双手拥抱,可是它变成了雪花,转瞬即化了。我知道对于我来说,母亲的爱就像这飘逸的雪花,只能用心灵去感应,而无法用双臂去拥抱了。

雪山里长大,对雪山有着特别的感情,我爱雪山,雪山里有很多很多难忘的故事!它们常常在我孤寂无助的夜里给我温暖,在我精神颓靡的时候,给我快乐,它们伴随我走进一个又一个生命的里程!我多么希望能永远沉浸在深情的故事里!

西宁癫痫首选医院哈尔滨比较大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