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梦想征文】爱,在泪水中成熟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自从死了男人,生活,对她而言,已不再是光芒万丈。   她好在有个懂事的儿子,日日陪护在她身边,让近乎绝望的她,没再沉沦下去。儿子,开始成为她的天,她的地。让她泣血的心,不再洇疼……   儿子,成了她心目中的一轮太阳,一方精神上的世界。   因为儿子,她选择了不再改嫁。   她决定,为了儿子,好好活着……      2】   男人当初看病,拉了几万元的账。   有账压头,她每天面对着儿子绽放的微笑,都在背后幻化成一道道无形的墙。晚上睡觉,不管伸展成怎样的姿势,她都感觉着身子,压迫得好痛好疼……   儿已长大成人,看出了她的心思,说:“娘,俺出门挣钱吧!还账!”   她沉吟半晌,含泪应了口。   儿发誓说:“挣不了大钱,不回来……”   她含泪笑了。   她突然间觉得儿子,长大了。   儿怀揣着梦想,踏上了南去的列车……      3】   儿走后的日子,她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在一种泪水的煎熬中,坚守着生活的梦想——儿子外面的故事。   她在朝思暮想中,终于盼来了儿子的电话。   儿说,在外面很好,跟同学合伙开了一家快餐馆,生意不错。想扩大经营规模,要她务必抓紧时间汇去一万元垫底金,并提供了一个账号。   她喜极而泣。喜的是儿子争气,泣的是为钱发愁。   她不想耽搁儿子的发展。   她仿佛看到儿子衣锦还乡的的情景……   她想到了借,可老账未还,谁还敢再借给她呢?   她揪心了一夜,也没想出个多好的法子来。最后决定,暂先到附近的化工厂里找点活干,挣着钱慢慢筹备。但她听说,要去那工厂里干活,得需要村里开介绍信。   晚上,她拎着两瓶酒到村长家,说明了来意。村长毫不客气地拿起一瓶打开,仰起头,咕噜噜喝了两口,然后嬉皮笑脸地盯着她风韵犹存的脸,说:“哈哈,酒劲蛮大啊!开信可以,可不能白开呀!”说着,就猛地抱起她,摁倒在床上……   她吓懵了,可女人的尊严,没让邪恶继续下去……她恼羞成怒,一只手伸出去随手一抓,竟然抓起来一条活着的绿色的蛇。她想都没想,扬起抓蛇的手,冲着村长的脸,就狠狠地戳去……   村长恶“嚎”一声,猝然倒地……   她惊慌失措,跳下床,夺门而去……   后来呢,她听对门的邻居三奶奶说,村长那个孽种,怕蛇怕得要死,吓出毛病住院了,又从医院进了公安局,后来又被判刑进了监狱。据说是因贪污公款,欺男霸女,祸害乡邻,是个五毒俱全的坏东西,被人给告发了。   她为自己庆幸,她感谢那条蛇,是那条蛇救了她。   她认为这是苍天有眼,恶有恶报,是天意。      4】   她觉得,没男人的日子,真难过!   每天的晚上,她都是把睡觉的房门,顶得结实又结实。一个人,寂寞和着泪水,默默陪她到天亮……   她还是为儿子的钱发愁啊!   她独自去了男人的坟上,哭着骂着男人没良心,扔下她一人不管不问了……昏昏沉沉中,她仿佛听见了男人在给她说话:用地里的杨树给孩子换钱啊!   她泪眼迷离中抬起了头,这才惊然发现,满地里正长着的杨树。   她喃喃道:“以前,咋就没想起来呢?”   她抹下脸,马上起身回家了。很快联系到了买树人,将地里的大小棵杨树全部卖掉,竟然卖了9500元。   她简直不敢想,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回,儿的钱不用愁啦!”      黑夜,她提个手电灯,拎着个棍子,开始捉起了蝉。她想通过卖蝉,来筹备下剩的500元。   她一个人,穿行在黑黝黝的树林里,心里不免有点发酥……   她索性把自己包裹成了一个男人,她不想让外人看出来是个女人,又不想让外人认出来是她。   夜雨濛濛的晚上,她依然出现在树林里。她心里明白,这雨天捉蝉的人少,蝉多。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她为了给自己壮胆,索性把家里的小黑猫装在袋子里,挎在身上。独自一人,游动在阴森森的雨幕中。忽明忽暗的手电光,拉长着她瘦削单薄的身影……一脚绊倒时,招来了两声身上的小黑猫叫,她这才惊然发现,自己,竟然踏进了一片乱坟堆……   她长吁一口气,竭力保持着镇静,用手电灯四下里照照,忙用手按按身上的小黑猫,说:“乖咪咪,没事的,咱这就回家!”说完话,她似乎觉得心里踏实多了,变得不再那么恐慌。   她仿佛看到了儿子一双焦灼的目光……   她故意顿了两声嗓子,然后从坟前爬起来,绕开坟堆,继续朝树上照起来……   她冒雨捉了一夜的蝉,居然捉了500多个,一下卖了200多块。   她高兴地笑了。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她拖着个被雨淋病的身子,满怀喜悦地去了银行,将一万元的款汇给了儿子。      5】   俩月后的一天大早。   她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声称是跟她儿子一块开餐馆的同学,她儿子在外边喝酒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抢救呢!要她带上两万块钱,迅速前往。   她惊慌失措中,没忘掉记下儿子所在的地址。   她跪在了村里新上任的村长面前,求他作保,贷了银行两万元的款。   她匆匆登上了南去的列车。   她依着记下的地址,一番的颠簸后,终于来到了儿子所在的城市、医院。   她拨通了儿子的手机……   很快,两个陌生年轻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他们介绍说,都是她儿子的同学。   她跟随着他俩,走进了医院。在走廊尽头的一张病床上,她一眼就认出了浑身缠满绷带的儿子,不由地哭喊了声:“儿子——”   “娘——”几乎在同时,儿子也看见了她,冲她喊起来。   娘儿俩抱头痛哭。   儿擦着她脸上的泪花,问:“娘,您咋过来的?”   她正想答话,旁边一位身穿医生服装的人,有点不耐烦地开了口:“快跟我交住院的钱去,回来再说话!”   儿对她说道:“去吧!娘,这位医生是我在医院里认识的一个哥们,多亏了他照顾!”   她感激地抬头望望那个医生,然后站起来,从贴身的内衣里掏出包裹着的钱来。   “给我,随我来吧!”医生说着冲她伸出了手。   她迟疑了下,就把钱交给了那医生。然后跟着他,向那边的收款处走去……   那医生走得好快,她紧紧地在后面追随着,拥挤不堪的人流里,一不留神,坏啦!她竟然跟丢啦!看不见了那医生。   她无奈叹息一声,找了半天,也没找见那医生的踪影。只好返身来到走廊的尽头,来见儿子。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儿子,连同儿子躺身的病床,也都不见了。   她愣了愣,敢情是儿子入病房了。   她于是逐个病房里开始寻找,几乎找了个遍,也不见儿子的踪迹。   她就去问值班的医生,说她已交过住院的钱,让医生帮着给查查住院的记录。医生听不懂她说的话,只是冲她摆了摆手,意思是没有。   她心里一颤,感到很奇怪,明明是自己的儿子,明明是在医院里啊!咋说没有呢!   她又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可那边,早已经关机。   她觉得这真是邪乎啦!一个大活人,能突然间到哪去了呢?自己的儿子,能会错吗?   她实在想不通,儿子,这是跟她演的哪一出?   她想,儿子,一准又出了啥事咋的!      6】   儿子,能又会出啥事呢?   她实在想不明白。   她又来到和儿子见面的地方,那里,早已经被别人给占用了,一看也是住院的。   她只好站在旁边等起来……等黑了天,等黑了地,等来了满医院里的电灯亮,直等得肚子咕噜噜的叫唤,还是不见儿的踪影……   她佝偻着身子,开始逢人就问:“你在这里,看见我儿子了吗?”一边说着,一边又用手比划着儿子的模样。浓重的家乡口音,让这里的人根本听不懂她说的啥话,没有人去理睬她。   她感到了一种无助,流着泪,喃喃道:“没人理我,我自个儿再找。儿子,他不会不要娘的,他肯定在这里,肯定出了啥事咋的!”   她又走着,挨个病房里寻找起来……   她不知何时,居然觅到了存放尸首的太平间,她却不知道这是个啥地方。   她看到一张张病床上,明显地躺着一个个病人,一张洁白的床单,从头到脚,给严严实实地蒙着……   她看到里面异常的凄静,就喊了声儿子的乳名,没人理会,便战兢兢地走向了一张床位。   她掀开了那蒙着头的床单,猛地看到一张狰狞陌生的面孔,吓得大嚎一声,昏厥过去……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卧在了一条马路边,明显地已不是在医院里了。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人从医院里给扔出来了。   她第一时间里,又想到了儿子,“儿啊!儿啊!你在哪?娘想你啊!”她哭着喊了几声,突然间又“哈哈”大笑起来……   她疯啦!   ……      7】   半年后的一天上午。   儿子孤身一人,从外面两手空空地回到了家,看见大门紧锁,院内一片荒芜,母亲,早已不在家了。   他忙去问邻居的三奶奶,三奶奶疑惑地望着他说:“你这孩子,咋搞的?你娘带着两万块钱,不是找你去了么?”   “娘没回来?”他的眼泪,不由“哗”地流下来。   “走后就一直没来过!”三奶奶说着,回屋拿出来一封信,“这是以前邮局里的人送来的,说你娘在什么收容所里住着。我不认字,就放这儿了。”   他顿感大脑“蒙”地一下,眼前一片漆黑。他颤抖着双手接过信,看了看,泪如泉涌。给三奶奶鞠了个躬后,便转身离开了。   他来到爹的坟地,跪在坟前,嚎啕大哭……   他该怎样对爹说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切解释,都显得多余。他知道,都是传销害了他。   他恼得直打自己的脸,为啥走上了这条道?那似乎触心的一幕幕:开餐馆,出车祸住院,给家里索要钱,都是他在传销窝里,被迫给娘设计的一个个骗局啊!   他不敢想象,当初骗走的娘的钱,娘是咋借来的呀?   他知道家里债台高筑啊!   他想发大财,挣大钱,给娘一个惊喜,却不知歪门邪道毁了他,毁得他分文未挣,毁得娘至今有家难归,毁了他的一个家。   他憎恨自己,恨自己是罪恶祸首,恨自己不是人。要不是警察把他们一窝端,判了他半年的徒刑释放出来,他至今还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   他跪在地上,一边哭着,一边不停地弓着腰,朝着爹的坟上直磕头……额头上涔出了血,他一点都不知道。   他在等候着地下的爹,对他进行发落……   他在恳求着爹,接受他的忏悔!   哭过,自责过……不知过了多久,他望着爹的坟,无语哽噎……   他发誓,他马上就回去接娘,不管娘在哪里,他一定要找到她。   他觉得自己太愧对娘了,太让娘失望了,太让娘伤心了,他不配做娘的儿子。   他要当面请求娘的宽恕,要娘原谅他,接纳他。   他决意今后的日子,一定要好好侍候娘,孝顺娘……娘为他,实在是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想,他一定要坚强下去,为了娘……   他想,只是因为走错路,才迷失了自己。生活,给了他清醒;现实,让他变得更成熟。   武汉小儿癫痫怎么治疗癫痫时不时发作还面色青紫是怎么回事哪儿治癫痫好泸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