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桃源】明年赴约天华山_1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感悟
无破坏:无 阅读:1616发表时间:2018-06-05 08:38:26 陕西省宁陕县一带的天华山,涵盖了东梁、南梁、西梁、北梁,海拔全在2800米以上。最高的东梁是2964.6米。被爬山人赞为“恋人、婆姨、神啊”的东梁,更是我的最爱。我与最爱的东梁“恋人”,已约会二十多次了。可“天华山”这个名字,却是我爬山的第三年才知道。   当时一位网友,两次去天华山进行两天重装穿越。看了他拍的照片与写的游记后我很羡慕,却没有一丝向往要去的冲动。我力不能及,不可能独自成行。那时候,我的脊背有问题,脊椎两边经常突然神经性撕裂,发病时疼痛难忍,不能动弹(爬山至今再没有犯过),背部不能承担一点重压。三年的爬山中,前两年都是我与家人或留学生一起爬山。他们背包,我则空手徒步。没人为我负重,只能望山兴叹。   爬山到了第三个年头。那个周末去爬山,中途同伴因急事必须回家。我第一次背包一个人去沣峪爬山。记得包里掏剩下有半瓶可乐和两个苹果,可是那背包自身有些重。开始上了半个多小时山,在沣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好羊癫疯吗德寺旁的大斜坡上,背包压得我差点死在山坡上,心脏极度难受。紧要关头,一位身穿迷彩服,常年也在此爬山,遇见过很多次,点过几次头的“熟人”,他从我后面上来,回头看我,然后一把从我肩上“强行”卸下背包……   就这样,这位被我称为“迷彩兄”的他,得知我的身体情况后为我背起了包。从此开始了与他们五人一起,为期一年的沣峪山上同行。他是位爬山强者,爬山就是练体能,撵兔子一样在山路上跑,是真正风一样的山中哥哥(实际比我小)。   在与“迷彩兄”的这一年爬山中,我的体能与速度得到大大提升。二十公里我也能走下来。用他的话说是:“能成就什么样,要看什么样人带着你。”   真是要感谢迷彩兄了,彻底把我变了模样。我也成了山中“女汉子”,爬起山来脚下生风。   一年后,我决定单飞,想去看看沣峪凤凰山之外的天空。   我开始自己跟户外队爬山。当留学生和家人都不能来的时候,我就自己背个10升单层包。小背包里也只能装一瓶水(两瓶水我都背不动),餐盒里永远都是五片牛肉,多一片我都不会放进去。那时候每次在报名时,都会问领队能否帮我背一瓶水,肯定了我就报名。更多的是同行的驴友们帮我背水。   那么,当时对于天华山两天的线路,我想都不用想了。背不动装备,跑的再快,终是不能成行。两天的线路,不是队友帮我多带一瓶水就能解决的。   再后来,听说天华山线路优化了,有一天的线路,不用多带食物。是前一天晚上出发,住在山脚下的农家里,第二天一大早五点钟开爬。就是这样,我还没有动心。因为之前那位网友写的游记中,有一段很危险的攀绝壁。我虽然热爱爬山,但不是个冒险的人。   一晃六年过去了。这些年,从有天华山这条穿越线路开始,一直都是热点。风景之美,让很多爬山人留连忘返,数次到来。我却只能分享他们图片中的美。   直到去年六月,看到一位驴友在穿越天华山时,拍到西梁、南梁与东梁的万顷大草甸上,矮枝紫杜鹃开成无边的紫色花海后,令我怦然心动,想要去的念头燃了起来。而且,我最爱的东梁去了二十多次,都没有恰好赶上花期,从未看到草甸上的紫杜鹃花绽放。   尤其是看到照片中驴友在南梁哑口草甸上,坐在我钟爱的那棵“摇篮”枯树旁,周围是成片盛开的矮枝紫色杜鹃花儿,恰似仙境一样的美妙,我真是看醉了。那一刻,除了羡慕还真的是嫉妒和恨了。如同他强占了我的花园,还先睹为快了。   从那一刻起,念头的火苗旺了起来,但是还处在论证之中。   时间到了去年的秋天,在紫阁峪穿越祥峪沟的途中。队中几个人谈论她们去过的天华山。这番话引起我注意。我留意了她们半程,发现她俩的速度比我差了很多。于是,我问她们天华山的线路难度。她俩争先恐后的告诉我都去几次了。没有难度,只用爬半小时的坡,就到山顶梁上了,然后就一直在草甸上走。并强调说:“你能走完东梁穿越南梁,走天华山体能就没有问题。我们还看到了很多羚牛呢。”   她们的话太让我意外了。现在线路优化成这样,我真是第一次听说。当下就决定了,明年一定去天华山看花海。   在去年腊月的光头山爬山中,偶遇了那位饱览天华山杜鹃花海和羚牛、让我“嫉妒羡慕”的驴友时,他也轻描淡写的说了与那两位女子同样的话。那我就更坚定不移了。明年渭南市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六月,一定去赴天华山的饕餮盛宴。   从那时起,只要一想到一往无际的草甸上,盛开着一望无际的紫色花海,我就会兴奋起来,并开始憧憬自己置身近3千米海拔的茫茫草甸,畅游无边花海上的样子了。真是想想就笑了。   关于天华山的羚牛,我当时问驴友羚牛吃人吗?他说:“不会吃人,反常情况下会撞人。”事实也证明武汉哪个医院治疗儿童羊羔疯好,都是人与羚牛相安无事,和谐共存。这些年,那么多人去穿越无人区,几乎每次都会遇到野生羚牛群。多的时候有上百只,浩浩荡荡,大大小小,长幼齐聚,在紫杜鹃花盛开的草甸上玩耍,比《动物世界》大片还美。传回的画面之美,令人神往。   可是,即便是这样温馨美妙的场景,我也有些害怕。曾经在去东梁的河道路上,常有一头自给自足放养的大黄牛。前年的一次,傍晚我们下山时它也回家,从它身边经过,它突然猛的抬头甩向我,把我吓的失声大叫,心跳声比牛蹄子踏地都响。   因此,我的目标很专一,就是去天华山徜徉花海,远眺羚牛就可以了。   光阴如梭,四季轮回,高山上的杜鹃花要开了。   上周六去朝阳洞爬山时,一位一起下山的驴友告诉我,有一家俱乐部已经提前两周发通知,下周六去天华山赏杜鹃花。   我听到消息后兴奋的下山都走得快了。   周日详细看完贴文后,马上电话与领队沟通,表达要去的决定。两位同行的小伙伴也是急切的要周一就报名,生怕报的晚了没有名额。   决定去的这几天,我天天多次看天华山所处的宁陕天气预报。当看到周六是阴转小雨(晚八点才有小雨)后,就觉得这一趟去定了。周四就报了名。   可能真是“乐极生悲”。周五中午,我左脚的小脚拇指,撞到了桌子腿上,当时听到咔的一声,疼得我差点背过气了。家人说:断了,断了。   在把我痛的小命都快挂了的时刻,我想的却是:坏了,坏了,明天去不成了。   我赶紧抱住脚小心的抚摸伤处,很痛,但没有摸到断茬。这让我稍许安慰。   到了傍晚,小脚拇指就成紫葡萄一样了。我的心情开始烦躁起来。将四双登山鞋挨个试穿后,有一双不常穿的鞋宽大一些,脚能放进去,却很不舒服,胀痛得不能行走。见此状,我知道明天这山恐怕爬不成了。只好盼望明天能穿鞋走到集合点就可以了。   大不了明天带上电脑,她们去爬山,我在山下工作就可以了。   周六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喷镇痛药。六点钟出门时并没有带电脑,因为我试穿鞋时感觉问题不大。可当我出了电梯,没走几步就开始一拐一拐的了。这时候还下起了大雨点,在过大马路时,车少人少的马路上,我一拐一拐的很滑稽,觉得马路太宽了。   天华山离西安太远了,三个小时候后我们才到保护区的林管站。下车后赶紧再次喷药。也不知道是脚适应了鞋子,还是真的好了一些。总之,我能忍住了。   本次来登天华山的人很多,我们就来了一大一中两车共六十多人。其中还有两天重装露营的,另有自驾随行的两辆私家车。   我的另一个同伴小美在大车上,还没有到。我决定和同伴金子先走,在途中等她。小美是跑马拉松的,体能比我俩好。   今天能来穿越的都是爬山强人。开始走林场路还没有十分钟,前面一拔人就看不见了。我也迈开大步跟进。开始脚还是不舒服的,等走完两公里的林场路,开始正式爬山后,脚比走平路时好受了一点点。   不过,刚走不到五分钟就开始下小雨了,大家都穿上雨衣。十分钟后就是中雨了。两公里的林场路还没走完,就是狂风大雨了。很快裤子就全湿了,水顺着裤腿往鞋里灌,登山鞋里全是水。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下降的很快。这时候只能快走,停下来就会冷得受不了。在风大雨大中大家一路快步前行。   刚走完林场路,小美也追上我们。她真的是太强了,走的轻轻松松。她的裤子湿到了大腿上,上衣也潮了。我们一起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当得知到第一个目的地西梁还需三个小时后,我决定让小美和我认识的一位队友结伴先走。也是这时候才告诉她,我的脚指头有问题,今天走不快,不一定能穿越了。   小美听说我要放弃时一脸诧异,其他队友也不理解地说:你们走的这么好,怎么就放弃了?   其实,我这一时刻并没有完全放弃,只是担心我和小美不在一个步频上,她会走的不舒服,身体会冷下来的。今天天气太差了,只有快步走,才能保证体温。   小美走后,我和小伙伴又继续走。金子则反复劝我不要走了。她说“脚这么难受,雨还这么大,以后有的是机会。”她讲的很正确。可我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弃,金子为这次穿越也是盼了一年的。她的体能也比我好,雨衣比我和小美的都好,完全是为了我才说放弃的。因此,我告诉她,我们争取走到西梁,看一眼花海后就原返。   又继续走了大约五分钟,这时候也时不时遇到放弃前行的队员,还有比我们提前到的一个自驾团队,因天气太差所有人下撤回返。我们得时不时的停下来给他们让路。这种状况让我有点泄气。于是,本来不渴的我,告诉同伴停下来,我要喝点水。本想喝点葡萄糖水,补充体能后一鼓作气冲向西梁。可穿着雨衣,取背包拿水的时间有点长。在狂风大雨中,湿透的裤子使身体迅速凉了下去,一时间我的手冷得发抖,受伤的小脚指头是麻木的。   我知道情况不妙。依我十年爬山经验推断,现在是在森林山坡上走,海拔也只有2300米左右。天华山西梁一带都是在2800米以上的海拔,上面全是草甸,平日里晴天都风大气温低。我们一路雨中上去,衣服只会更湿。现在我们都冷成这样,如果强行上去,一定会身体失温,后果会很可怕的。   我们爱爬山,是为了活得更精彩,不是玩命的。现在的天气情况必需下撤。我也明白这次放弃,意味着要再等一年。因为,杜鹃花的盛花期只有一周。即是晚到下周绽放,我也来不了,我的脚伤短时间是好不了的。   我俩决定不走了,太冷了。   然而,我们下撤还没有十分钟,就从重装队友们的对讲机中知道,在我们前面约两百米(2400米海拔)处出了意外,一位队友不幸遇险。当时,雨大风大路滑,队员的注意力全在脚下,被一只落单羚牛,迎面撞击。   全队所有人放弃穿越,统统下撤。   在此必须要讲的是,在不幸发生后,许多走在我们后面重装的队员,放下装备,逆下山人群向上冲,前去救援。而小美则是正达现场,她将自己的雨衣留下来为伤者挡雨……   这是偶发事件,更是小概率事件。因此,在得知不幸发生的刹那,我惊吓到失控。况且,一周前的朝阳洞之行,我与遇难者有过交集。   时过三天后,我已从当时的错愕中冷静下来。我们都是爬山人,感同身受。我们追求精彩的生活,更要有科学严谨的态度去实现。   那么,我本次放弃穿越的初衷,并不是预感后来的这次意外事故(我还真没那本事),而是天气情况太差,必须终止。更重要的是出发前,熟悉的驴友反复劝我不要去,反复强调说天气不好一定不要去冒险,是我当了耳边风。因此,这也是教训和警示。   至于我神之向往的天华山,未来我还能否亲临领略,今天已有答案了:明年我将选择另一条更安全的线路,再次赴约,分享西梁最美!   我们是大自然的朝圣者,朝圣者的脚步是不会停止的……      2018/5/26   共 43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