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麦子这一生(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QQ签名

麦子刚刚播进泥土中,一场雨紧跟着就落下来了。雨是白亮亮的秋雨,哗哗啦啦,如丝若缕,很快的,村庄、田野和一片片庄稼地,就氤氲在了湿润、迷蒙的雨雾中。那些从前一片片绿油油站满了田野的玉米,早已走进了村庄,现在,空阔的田野上,只留下一片片刚刚播种下的麦子。

村庄,此刻就从一片片庄稼地里忽一下裸露了出来,一座一座,像一个个巨大、寂寞的鸟巢,谁家门口的白杨树上,挂上了一辫辫刚刚剥去苞衣的玉米,黄亮亮光灿灿,像是一串串金黄闪亮的小灯笼。那些刚刚站立在田野上收玉米种麦子的人,来不及在他们家的土炕上扯开鼾声美美地睡一觉,就收拾好行李,一个个怀揣着梦想离开了村庄,又要走向远方。只有麦子不走。麦子一播进泥土中,就要在它们去年生根发芽的地方,走完一生。

几日雨刚刚困住,有人走出村庄,目光一落到田野上,心尖儿禁不住幸福地颤栗了一下——麦子发芽了!可不是,满地刚刚拱破地皮的麦苗儿,白嫩诱人得像是长在人心口上。太阳升上了村庄,橙汁似的光芒一落在田野上,遍地麦苗就变成了一片淡淡的嫩金色。风从远处吹了过来,风一吹过庄稼地,整个庄稼地便被一片嫩嫩的麦苗,绿绿地覆盖住。风吹着村庄,村庄此刻是寂静的,日子此刻同样是寂静的,风声吹拂的田野上,寂静得能听见,麦子静静的生长声。

更大的风从远处吹了过来,村庄里所有的树木的叶子一片片落了下来,村庄、田野和大地,在吹彻的寒风中,渐渐变成了土黄色,麦子,在没有一滴雨落下来的冬天,默默生长着,悄悄扎着根,那些长满麦子的庄稼地,在一片土黄色的风景中,依然透射着一片青绿。风声一夜比一夜紧,冬天的寒霜落了下来,雪,一夜夜染白了村庄,染白了田野,染白了庄稼地。麦子,在遍地霜雪的覆盖下,像一群群睡着了的孩子,在静静地做着自己绿色的梦。

风,吹在人脸上,一阵比一阵软;阳光,一天比一天热烈;燕子一声呢喃,春天来了。村庄里的桃花开了,杏花开了,洋槐花紧跟着也开了。春天喧闹在一树红艳艳的桃花上,春天爆绽在谁家院墙外几枝粉白色的杏花上,春天芬芳在村庄里一嘟噜一嘟噜洁白的洋槐花花絮上,春天的脚步,同样走动在村庄外的田野上。春天暖洋洋的阳光一落在庄稼地,那些沉睡了一个冬天的麦子,像一群群刚刚睡醒了的孩子,在春风柔柔的吹动中,在舒枝展叶,在一片片返青。春雨沙沙沙落了下来,雨是如酥似雾的毛毛雨,落在麦叶上,麦子在分蘖,在拔节,在噼噼啪啪遍地生长。

四月的田野,是属于麦子的田野;四月的田野,被一片无垠的绿色麦浪,遍地海水般汹涌弥漫。麦子在扬花,麦叶上,一棵棵绿色的麦穗,像一支支绿色的箭簇,将麦子饱满的希望射向空中。太阳照着麦地,麦地闪烁着一片青绿的光芒。风,吹过麦地,麦浪一浪接着一浪,一浪连着一浪,扑打得麦地尽头的村庄,似乎在轻轻摇晃。

太阳的烈焰从天空倾泻了下来,白晃晃的阳光照耀着村庄,照耀着村庄外的庄稼地。热辣辣的五月风,从村庄的远处吹了过来,热辣辣的五月风刚一吹过麦地,麦子像一颗颗就要成熟的杏子,已隐隐透出一片杏黄。几声“算黄算割”,从村庄外一片蓊蓊郁郁的槐树林里很好听地飘了过来,麦地里,沉甸甸的麦穗上响起了麦粒穸穸簌簌清脆醉人的胀裂声,麦熟的气息,顷刻间弥漫了田野,汹涌在一座座村庄。那些从前播下麦子的人,就是一路嗅着麦熟的气息,乘火车坐长途汽车,不管离家有多远,都要在麦子成熟前赶回村庄。

麦子熟了。

这是麦子生命的庆典,也是土地丰收的庆典。阳光,是麦子一样的金黄色;天空,是被麦芒擦亮了的湛蓝色;土地,是麦浪汹涌的金黄色;风中飘荡着的,是麦子新鲜、醉人的麦香。一把把镰刀挥舞向麦子,一台台收割机喧响着驶向麦地,一个个忙碌的身影匍匐在一地熟透的麦浪间,一颗颗咸涩的汗,轻轻滚动在麦地。麦子,成熟了的麦子,在镰刀锋利的刈割下,一片片一棵棵倒在大地温暖的怀抱中,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麦子,从秋天走到冬天,又从春天走到夏天,麦子在它们倒下的地方,下一个季节,又要重新开始发芽生根,走完一生。麦子这一生,被大地之上的风霜雨雪浸泡覆盖,又被大地之上的细雨、阳光和微风吹拂滋润,麦子这一生平平淡淡寂寞而漫长,麦子这一生,热热烈烈喧嚣而短暂!

——就像大地之上,那些与麦子相濡以沫播种麦子收割麦子的一茬一茬的人!

沈阳癫痫医院哪家好施恩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哈尔滨癫痫病治疗医院是哪家癫痫病的治愈费用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