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站在夏天的肩膀上遥望故乡的冬(聆听征文·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秦风秦韵

刚交夏至节没几天,节气还没有打伏,天气就冒冒失失热起来了。空调于我是摆设,因了关节不好,无法享受纳福。热,喘口匀活气儿都难得,汗水似赖皮虫掬在身上,湿重如裹。热急了赤膊在家,乍一看像卖武的师傅刚刚耍完把式收力站定放松。全然顾不得不雅,谁让赶得我没处躲、没处藏。

要是冬天该多好啊!终于念及到了冬天的好处,于我冬天冷了顶多穿得厚实一些,免去了汗蒸之苦,既保暖又隐去了微微鼓起的草包肚子,不见得不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站在夏天的肩膀上遥望故乡的冬,是不是很薄幸?好在夏天不会说话给你甩脸子,也不会摇头晃脑把我从它的肩膀上摔下来,随它去吧。故乡小城的冬是什么样子的?倒一时没了头绪。那就老汉摸胡子从头开始捋吧。

品味小城的冬天应抱着游山历景的态度,急性子决计看不到好处。大北方的冬天我没亲身去过,哈尔滨的冰雪节,漠河的滑雪胜地,还有常年积雪厚厚的东北森林都曾诱我神往过,也不止一次勾起我上赶游历的馋虫。若说大北方的冬天是大家闺秀,小城的冬该是小家碧玉,轻轻巧巧的。

【不期而遇的寒冷】

寒冷,冷空气使性子的结果。冷空气是北地都有,每年冬里都来那么几次,一次来不几天。虽都有,却各有不同。蜷伏在夏天身下,或抱着夏天的腿,或像我一样站在夏天的肩膀上遥望,感观须有不同。杭州的西湖,自古以来文人墨客给她描摹得多了去了,却不带重样的,大抵就是这个道理。

又扯远了。回头还是说故乡的寒冷吧。窜来故乡的冷空气,像处于青春期的少年,间或任性叛逆,从不顾及小城的感受,说来就来,来的急促,来的浓烈,大口喘着气,像天空涨潮,潮水般一层层裹着漫天的雪花飘到小城的头顶上。这样的天气往往最冻人。在你还过着不急不慢的日子的时候,不期而遇打了你一个措手不及。瞅着窗外被寒风快摇断腰的树枝,赶紧打开衣橱踅摸寒冬穿的衣服。冷天穿衣服最是利索,三加五除二就穿好了。终于暖和了,该悠哉悠哉干点事儿了。间或轻柔多情,生怕打扰了刚刚从秋天走过来的小城的清秋余梦,蹑手蹑脚,来的悠闲,来的轻柔,顶着初春似的阳光寒冷一丝丝地浸来,抽丝剥茧一样,先是兴起不大的北风,揪下很少的树叶,而后偶尔还来一场本应春天该有的雨,不咸不淡,恰到好处。不太冷,有时不光不冷,让人还觉得透着春天的惊喜。空气柔嫩得像刚出生的婴儿。这样的天气最易让人大意,总觉暖和便着了轻装,最易招来感冒,孩子老人一茬茬赶脚似地到自家附近门诊拾药打针,门诊的大夫护士心里一准乐开了花。倒不是幸灾乐祸,做生意的自然盼着有个好的年景。

说起现在的寒冷,与儿时相比充其量是个“小巫”。早些年,不等进了冬天,母亲便早早为孩子们赶制冬衣。量好尺寸,再用眼上下打量一番孩子的身材,就开始准备做入冬的衣服。每年量完,母亲都大呼小叫,脸上分明带着吃惊,却又掩盖不住发自内心的欢喜,故作心疼地嘟囔着,都成半大小子了,又该多糟践青布了。天气冷得没规没矩,地面被寒冷冻得三横四道裂开,结实得格脚。街上来往的乡亲,都戴着有两个呼耷的军用棉帽,穿着自家赶制的棉衣棉裤,好似从深山老林里刚刚冒出来。除了须要做的活计,大都猫在家里守着火炉子暖和。那些年月,土地外几乎没有营生可以去做,忙了麦秋两个季子,喘口气也是好的。一个冬天下来,脚后跟生冻疮裂开,一暖和过来百爪挠心。老人们常说,有三样东西不怕冻:大人的脸,小孩的腚,冻不烂的咸菜瓮。不敢挑这句话的理儿,祖辈都是这样口口相传的。现如今没听说谁家的孩子生了冻疮。

寒冷到极致的天气,就是严冬。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对一个个寒冷的严冬记忆尤其真切。于自然严冬是个景儿,有诗云:“是节严冬景,寒云掩落暉”。说的就是严冬的美。严冬彻寒更不必说,古人云,“严冬十日不出户矣”,一句话道出了严冬冷的淋漓。自古至今,人们常把残酷的环境比作严冬,比方革命时期白色恐怖笼罩下的中国,解放后经济萧条时期的中国等,带给中国无法用数字来丈量的损失和伤害,其影响比严冬更甚。故乡小城概不例外,只不过是中国同期的一个很小的缩影。国家打个喷嚏,小城就得重感冒。父亲一代挨过饿,啃过树皮,吃过不接人气的野菜。困难时期,有时一天不见得能吃上顿饱饭,全家人穿一条裤子,谁出去谁穿。砸过锅,炼过钢铁,憧憬着当时跑着步大抵都不能到达的共产主义。那时农村的生活普遍处于贫困线以下,吃不饱,穿不暖,脖子缠在裤腰带上,忍饥挨饿,哪还有精气神儿干别的。严冬终会过去,有道是“莫道浮云终蔽日,严冬过尽绽春蕾”。随着政策一年比一年开明,老百姓经济条件好了,家庭生活得到了应有的改善,生活有滋味了,从脚跟暖和到头顶,你说还会冷吗?

寒冷或严冬只不过是小城的一个过客。匆匆地来,匆匆地去。带来的是寒冷,磨砺的是小城坚忍不拔的品质。我一直坚信,春天每次都会在寒冬的尽头等着我们。

【处事不惊的雪】

小城的冬雪不论慢或急,下得干净,下得有滋有味,总是处事不惊地飘落着。间或,饭巴拉子似的雪花静得出奇,绵绵软软不着力地落到地上,很快就化的没有影儿了。用形容春雪的一句话叫“狗也撵不上”再合适不过。间或,寒潮席卷着雪花呼啸而至,风大且急,一层层雪幕已阻地看不见远处的事物,眼睛被雪花蹭地睁不开,大雪匆匆忙忙泄下来,雪花不停点地赶趟儿一样,不消片刻大地归于苍茫,似乎白发苍苍将要老去。早上有时推窗出户,铺天盖地的雪突然印入眼帘,给你一阵阵惊喜,原来昨夜雪落无声撒了一地,不免发些感慨。雪霁,踏出户外,那种耀眼的白刺得你睁不开眼睛,脚下踩得咯吱咯吱响,天色地气四围,置身其中竟觉得自己在这个“老人”面前小了许多。

雪中看景当是一绝。孩童们早已在户外迎着雪闹腾了半天,找个平整的地方溜滑,技术高超者身形一次次潇洒而过,有的因平衡节奏掌握不准跌倒,孩子们便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指着跌倒的同伴大笑。因了疼痛,跌倒的孩子如性格绵软,强止住眼泪,站起来疯也似地追打同伴,多是虚招,同伴们笑着一哄而散。刚性者笑着爬起来,拍打拍打身上粘的雪,跟着揶揄傻笑几声,复又玩耍。

雪后的小城更像是童话的天地。白色披裹的平房楼宇在无尽的白色苍茫中略显得小了一格,路边的树木兜着沉甸甸的雪,好像力不从心。尤以塔松为最,白色映得绿色更浓一层,绿色衬得白色更胜一分,冒着白色的塔尖,一排排颇有圣诞树的意味。远处的田野,被白雪裹紧的井房,只透着几许窗户,在一望无际的雪地里尤显静默。容易让人想起丰年的乡村年画。一座座小山包一样堆砌的柴火垛,雪后变成了白馍,每逢化雪天还冒着热气,像刚从锅里出笼。

无垠的雪让平时喧闹的村庄一下子静默起来,就连喊声都因雪而干净轻灵了,雪的纯净品格似乎一下子包容了天地万物,这便是雪的伟大了。雪,是小城品质真切的流露,含蓄安分,不招摇,处事不惊,只是将道不尽的风景和雪藏的希望留给了我们,这正是小城一代代人相传的安家法宝。

【平平淡淡的真】

小城冬天的旷野是大城市很难看到的。一提到旷野,往往觉得及其平凡,不外如此,书本里电视上都装着不老少。要是平凡里透着一份真、一份美就不那么容易了。清冷的天气最宜远眺,远处的丘陵平平仄仄,青山卧于天翼下,蜿蜒着越来越细一条线垂入天际。枯枝层叠,房屋错落的地方就是一方方村落,红的瓦,青的墙,陡起陡落的屋顶偶尔有点残存的积雪,似天际的白云落足。一眼看不穿的麦田一畦一畦的,宛如一条条绿色的河环绕在小城的四周。

隆冬时节,若你迈步从旷野进入小城,拖着旷野的风吹得一时半刻也不会回暖的身子,期盼的莫不是一个暖身之所。涮火锅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几乎每条路上都有大大小小的大众口味的火锅店,川味重庆火锅居多。比如叫上三五人等蛰居火锅城内,人少则往往挑一大汤锅共吃。大汤锅一分为二,名曰:鸳鸯锅,辣烫清汤各放一边,随了众者的不同口味。人多往往一人一锅,各随各愿,互不掺和。点气或者电动烧煮。要几盘菠菜白菜等时令蔬菜,拼几盘牛羊肉,点几许风味小吃,倒上满杯的白酒,几人边喝边聊。吃火锅需慢慢吃,无须性急的。片刻,身子上便觉得暖和舒畅了。每到冬天,火锅生意极好,火锅店的老板嘴上总挂着甜殷殷的笑,免不了赠送客人果盘,或肉品折扣,引得众人一次次前去。

吃罢火锅,你也可以漫步小城街头,于平淡中欣赏一下小城的真。特别是小城冬天的夜尤为静美,很温暖,不落寞。路灯像昏黄的老珠子落在小城的胸脯上,昏暗却静逸,排排整齐的路灯给冬天的夜幕粉刷上了橙黄的线条。夜色越浓,路上的车倦了似的越来越少,明晃晃的车灯给冷清的街道铺上了些许暖色。看着楼宇间明灭的窗户,人头闪来闪去,像是小城的一块块背景电影,生动鲜活。你不断抬头看着温暖溢出的一个个窗口,心里肯定想着回家的幸福,于是加快了脚步,很快融入了小城的灯火之中。

此情此景,你定会于平淡中感受到了小城的温暖。平平淡淡就是小城的真性情。风雪掩藏下的是一颗平凡淡定的心。一切繁华终归在平淡中落幕。小城抱着这样一颗心,年复一年从从容容走在天空下。走在这样的小城里,岁月的浮躁还会沉淀不下来吗?

站在夏天的肩膀上遥望故乡的冬,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笔罢,周身清凉如许。

西安有治疗癫痫医院长沙癫痫公立医院?周口有好的癫痫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