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八一】《芳华》触碰了我的芳华(散文·旗帜)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秦风秦韵

影片《芳华》在网上已炒的很热,特别是越战题材更让我想一睹风采。女儿知道我的心思,理解我这一代人的心情,特地为我在网上购了票。《芳华》观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夜晚辗转反侧,想起了我在军旅生活的点滴过往。不由我记录下自己曾经的芳华。

当银幕上出现一曲悠扬略带悲伤的小号曲《绒花》歌曲,随着音乐画面上出现了毛主席身着65式军装的伟岸画像。刹时把我带到了四十多年前,它把我拉回到了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芳华年代。那年1970年四月我从浙字414部队调入十二野战医院,我与三名战友到达宁波火车站,政治处干事与驾驶班战友把我们一行接到十二野战医院。我的芳华就从这里开始,片中的情节似曾相识,因为我们就是那个年代的人。画面里在八一军旗下女兵们翩翩起舞,我的思绪随着影片音乐娓娓道来。每逢“八一”建军节,我和战友们上台演出我们自己编排的节目,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道具,熟悉的歌声。“洗衣歌”是我们的保留节目,仿佛我看到了当年战友们的英姿。

那个年代的军营,爱情是被禁锢的,男女之间的情感触碰是个禁区。那时候的我们正值青春年华情窦初开,军营中的女兵是稀有物,被男兵追求这很正常。部队的一条铁律“战士不准谈恋爱”像一条无形的枷锁,阻挡着青年男兵、女兵们不敢越雷池一步。否则以身试法轻者复员回老家,重者警告处分。亲眼目睹了身边的战友为爱放弃这身绿军装,同时也击碎了自己的提干梦。影片中文工团宣告解散的那一刻,让我想起每年欢送老兵退伍的前夜,战友们难舍难分,那种情感有几人能知晓?这种体会只有从军的人才会有刻骨铭心的痛。当看到穗子将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偷放在陈灿的乐器箱中,而此时淑雯跑来偷偷告诉她:陈灿跟自己确立了恋爱关系。穗子尚未开场的初恋之花就这样悄然地调谢了。在演出返程的车上,穗子趁众人熟睡,偷偷取出乐器箱中的情书,然后撕碎,含泪飘散在冷雨夜风中。此情此景一下了把我拉回到当年的自己,在军营里的青葱岁月,美好的初恋像穗子一样被扼杀在摇篮中。女兵们如果在谈恋爱,战友间也是互相打掩护,尽可能的不让领导知道。因为我们心里清楚一旦被领导发现,那就跟这身绿军装无缘了。

最让我心情难以平静的是那六分钟越战片断,随着灌木丛中一连串清脆激烈的枪声,我仿佛回到了1979年那个让我刻骨铭心的自卫反击战。整个战地医院充满了浓烈的血腥味。画面里刘峰右臂动脉血管被子弹击穿,殷红的血液如小溪般喷涌流淌着,点点滴滴撕裂着我的心。从接收伤员的那一刻在我脑海里不断翻腾着,收伤员的那天凌晨历历在目,军用卡车抬下来的战友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动着,让我想起我给失去双腿小战士做皮试、想起了我给截肢伤员做特别护理、想起了抢救俩位气性坏疽伤员免于截肢的日日夜夜。何小萍与烧伤小战士的对话我的眼泪就没停过。从她的身影里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我自己。从前线运送下来残肢断臂的伤员,野战医院里看不出军装颜色浑身血淋淋的伤员,病房里忙碌急救从前线下来的伤员的军医护士一幕幕是那样的清晰。影片中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画面,乃至于每一句台词,无不震撼着我的心,此时的我已泪流满面。影片里当年的战斗英雄因越战惨失右臂的刘峰,沦落为奔忙求生存的打工仔,他装着假肢驾车拉活,被联防队粗暴扣车罚款,并遭到一顿群殴,打飞了假肢,我的心在流血。此刻我想起了我自己的战友,从农村入伍的战士参战复员回乡后,年过半百的他们为了生活还在到处打工,手上只有几百块的参战津贴怎么生活?迫于生计苦苦地挣扎着。2012年的战友会因为囊中羞涩只好大家湊份子派代表参加。当听到郝淑雯那句如若轻风却又振聋发聩的“操你妈的,你敢打残疾军人,你敢打参战英雄!”虽然是粗口,如果在平时听到,我一定会厌恶鄙视,而在此时此刻,我却格外地产生了共鸣解恨而且感到痛快。

影片画面里身着“三点红”军装的刘峰,把白酒洒在冰冷的墓碑上喃喃自语的时候,我又一次止不住哗哗落泪,“你躺着、我站着,我说着、你听着。”这种阴阳两隔的战友间的心灵对白,在烈士陵园里早已经多见。大病初愈的何小萍在烈士陵园里遍寻那个她豁出性命却未能救下的16岁小战士石林峰,却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墓碑。陵园太大了,烈士太多了,我们没能看到石林峰三个字,只看到了何小萍一脸的无奈与徘徊,看到了她靠在刘峰肩头的那番憔悴让我心碎。影片快结束的时候有一个画面何小萍问刘峰:“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刘峰回答:“什么是好,分跟谁比。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我敢说不好?”道出了一个老兵的真情实感.记得我给伤员换药的时候我问他痛么?他的回答让我震撼:“比起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这点痛已算不上什么了,我能在这里我就是幸福的。”要知道这可是失去一条腿的战士说的。刘峰的话和这个战士如出一辙。我的老父亲七年前一场手术,因为是在地方医院做的要全自费花了25万块钱。部队干休所只能到部队医院看病否则不给报销。我想向领导反映情况,被我父亲阻止了,父亲说:“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幸运活了这么多年,比起他们我是幸福的,不要给组织添麻烦。”这就是他们第一代老军人的思想境界。

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华,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芳华。我很自豪的说我的芳华没有虚度。青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每个人都有过青春的故事,青春的绚丽,或许每一个人的青春故事与经历都是不同的,但都有着同样的青春精彩和青春的逝去,青春真的是每一个人拥有过最美好的东西。影片能够引起这么多人的共鸣,说明这部作品还是成功的,虽然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与不足。感谢《芳华》触碰了我的芳华,让我回忆起曾经美好的青春。

哈尔滨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癫痫病怎么才能治好癫痫病的小发作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