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一个警察的守望与守护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父亲从部队复员回来之后,便成了一名基层的人民警察,负责片区治安管理工作。那年,他30岁。   父亲穿上了白色的警服,鲜红的领章,衬出了父亲的勃发英姿,帽子上的警徽更是彰显着国威与尊严;   父亲穿上了绿色的警服,肩上多了肩章,看起来依然威风凛凛,帽子上的警徽醒目而又铮亮;   父亲穿上了新式的绿色警服,领口有了漂亮的红色盾牌领花,臂章的“公安”二字让人心生敬畏,帽子上的警徽风采灼灼;   父亲换上了藏青色警服,胸前佩上了警号,肩上授予了警衔,帽子上的警徽时刻警醒着父亲,让他尊重这个神圣的职业;   父亲在新世纪伊始的时候,光荣退休了,脱下了陪伴半生的警服,卸下了肩章和臂章,告别了那些倥偬岁月,父亲默然了。他恭恭敬敬的,整齐的叠好了一套又一套警服,把它放置在衣柜的最上层,把帽子摆在衣服上,又用小袋分装好了肩章,领花等小物件,放置在同套的衣服上面。从左至右,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式样,父亲细细的一一抚摸,指间涌动着太多的思绪和情愫。   父亲说,他喜欢看到除夕夜万家团聚的灯火,喜欢听到新年钟声敲响时,人们的欢呼声和爆竹辞岁声;他喜欢看到街头洋溢着欢乐和幸福的面庞;他喜欢这平凡而有美好的生活。为了让大家都能拥有这种美好,他宁愿自己再辛苦一些。   父亲也会给我看他工作时期的照片,不同的着装,父亲有着不同的风采,不变的是帽顶铮亮的警徽。   铮亮的警徽,赋予了父亲正义与执守的力量;   铮亮的警徽,见证了父亲近三十年从警生涯的风雨与共;   铮亮的警徽,见证了父亲对一方百姓的全情守护和对平安生活的执着守望;   铮亮的警徽,见证了父亲为了工作牺牲了对家人的付出,对家庭的守护;   铮亮的警徽,见证了父亲从热血青年变成白发老者。   父亲说,他是军人出身,深深懂得天职和责任的重要。警察的天职就是守护一方百姓的安宁,用自己的辛劳换得万家的平安幸福。所以无论是身着军装的他,还是身着警服的他,忠于职守,克己奉公,是他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准则。   于是我的生活里便多了一份守望:   我守望除夕夜爆竹齐鸣,礼花绽放的光影里,父亲骑着自行车穿行而来的身影;   我守望大型集会的人山人海中,执勤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街街巷巷,认真巡逻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大家都舒享假日,办公室里劳碌工作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匆匆回来吃饭,依然仔细听着对讲机里嘈杂的声音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深夜回家,累到不及脱去厚重的棉袄,便沉沉睡去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着能在教室里给我开家长会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着陪我在游乐园快乐玩耍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着无论多么繁忙,都不忘坐在奶奶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如同哄弄一个孩子般,慈祥的父亲的身影;   我守望着我的渴望,渴望父亲能够陪我一起长大。守望着,守望着,我就长大了!   如今,我不需要再守望父亲的身影了,而父亲开始了对我们这一大家人的守护。   父亲守护着母亲,陪她聊天,给她喂药,一起散步,一起打乒乓球,一起溜小狗,一起相濡以沫;   父亲守护着我,聊聊我的工作,听听我的心事,帮我料理许多家务,缝缝补补,洗洗晒晒,弯腰投足间,总会让我的心越来越酸,越来越沉;   父亲守护着我的孩子们,从襁褓婴儿到翩翩少年,父亲扮演了他们成长中最重要的角色。冲奶,换洗尿布,出去晒太阳,扶着学走路,学习路边井盖,商铺标牌上的字,背儿歌,念唐诗,医院病床前父亲急切的眼神,幼儿园门前的殷殷期盼,上下路上的谆谆教导,每天辅导功课时的严肃认真……点点滴滴,满满的都是父亲的关爱和呵护。   父亲还是会在闲暇时,打开他的衣柜,看着那些写满了故事的警服和警徽,一一用手仔细抚摸,也会给好奇的孙子们讲述关于警察的故事。望着祖孙相对的身影,我总会感慨,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融入了父亲那一身身的警服中,成为长久的纪念;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汇入了父亲多年奔波行进的脚步中,一步一个烙印;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变成了点缀父亲发端的那丝丝白发,悄然间便白的灼眼;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刻在父亲的额前,深深浅浅,成为一道道岁月的沟壑;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变成了专业的摄像师,摄录下了没有父亲的家里,母亲多年操持,无悔付出的身影;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变成了神奇的魔法师,成就了父亲儿孙满堂的晚年生活;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融化进了饭桌上的那碗团圆粥,昭示着甜甜蜜蜜,阖家幸福;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写在了父亲看待家人的眼神里,深邃,安详,欣慰,幸福;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化做了小小的录音笔,记录下父亲和孩子们在公园里一起奔跳,一起放风筝,一起戏水捉螃蟹时欢快的笑声,父亲说,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刻入了这铮亮的警徽里,绽放铮亮的光彩,辉映着父亲平凡却又光辉的从警人生。   我说,我要为父亲唱一首歌,王铮亮唱过的《时间都去哪儿了》,陪伴父亲一起看老树新芽,枯木开花,以及孙儿肉嘟嘟的小脚丫;父亲却说,不用,他只想在眼未全花,皱纹未深,发未全白时,多看看那些佩戴警徽,敬业值守的警察们,他说,他半生藏了多少话,那些警服懂得,那些警徽懂得,那些值守的警察们懂得!   我想,我也懂得!我想,我会让我的孩子们懂得!我想,世人都会懂得!警徽铮亮下得那份警察情怀!那份家国情怀!那份全情的守望与守护! 陕西那看癫痫病好哈尔滨什么癫痫病医院好小儿癫痫能治愈吗湖北市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