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你好(散文)

    人与人的相遇、相知,真是奇妙。上苍似乎有一双大手,把你这辈子,在特定的时间,遇上一些特定的什么人,早已作了周祥的安排。也有一种情愫,似乎用语言和文字,都无法表述这种既淡淡的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乳油树下(散文)

    贡芭来我们尼埃纳应聘厨娘的时候,主厨嘎佳正在厨房里忙着做午饭里的最后一道番茄蛋汤。炉子上水在沸腾,嘎佳哼着歌曲、踩着节拍,把鸡蛋打碎。许是在等后勤主管的最后决定吧,贡芭坐在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春】老叔(散文)_1

    一老叔今年59岁,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浓眉大眼。说话声音如铜钟一样响亮,整天面带微笑。虽然已接近六十了,但是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年轻十来岁,走起路来像一阵风一样快,每当你看到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酒家】雄关漫道战友情(散文)

    某个地名也许与你毫无关系,可当它和你牵挂的人相生,这个地名在你眼中就有了非同凡响的意义。——题记真是新春新事新征程,好年好运好心情!连我自己都没想到,马年春节会过得如此充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今天,是剩余生命的第一天(散文)

    前些天,突闻阿郎哥病逝的噩耗,心中怅然若失,我不得不重新审视生命。再倒退回去几天,朋友圈都是转发他在水滴筹的求助。阿郎哥为人不错,免费为文字爱好者朗诵,他用声音升华文字。与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友情】忆我青涩年华(散文)

    我要说的,也许是青葱岁月里的一些往事,也可能是青年时代的一段心路历程。当我凝视2000年4月拍的中学毕业照时,我觉得,一切应该从1999年的秋天说起……一、最初的时光在我沉甸甸的记忆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父亲啊,今天是你的生日(散文)

    父亲啊,你还记得吗?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你的八十大寿啊!我清楚地记得,你曾经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过,你的祖父辈、父辈活得最大的只有四十八岁,你要是能活到五十岁就自足了。如果能活到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 杨柳专栏】灯下漫想:寂寞里心灵之花的绽放(散文)

    每一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这是一种职业的悲哀,时间长了难免麻木,尤其是自己的思维。夜阑人静的时候,在这段属于自己的时刻,我以书报刊物来打发这孤独寂寞的漫漫长夜。下了最后一节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祝福江山】二叔(散文)

    “二叔,二叔,你在吗?”“二叔,二叔,你在哪儿呢?听到我们在呼喊你吗?”“二叔,……”夜深了,一声声焦急的呼喊声仍回荡在家乡小河的两岸,回声传的很远。此时大家都在急切地寻找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陪伴_2

    摘要:周末,去看同学的妈妈,看着两位70多岁的老人,心中有些酸楚,做为儿女的我们,能在父母有生之年多陪伴才是最好的孝顺。已是不惑之年的我,也深感友谊的陪伴让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