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晾甲埠村变奏曲(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我们可能走于埠上,也可能走在湖底。我们行走的可能性和真实性不由我们说了算,而是时间。如果时间是条无始无终的线,我们便走在其中的某个连接点上,我们分辨不清,但它有始有终,且将散失或深埋于时光之内。那是公元2015年10月6日上午接近午间时分。秋高气爽。瓜果含笑。

我们走的埠叫晾甲埠。“晾”是个简短的字,它的意义在阳光下的阴影中跳舞,曲子是湖水与芦荻的合奏,偶尔掺进数声鹭鸣。“甲”是一群或一个人立于埠上,脱去重衣,面对浩淼湖水的舞蹈。已经很远了。我们站在时间的这个点眺望不到那个点。已经是历史。没有任何已逝的场景能够真实再现,我们只能在故纸堆里想象。

相比于唐朝征东大军驻扎“埠”上,“晾甲”后而去,我更欣赏楚汉相争年代来自楚将龙且的历史传说。龙且,楚军骁勇之士,却非汉将韩信兵术对手。在古高密国西南灯杆埠一夜激战,龙且军败,只将军一人,杀出汉军重围,北逃至一座湖岸。湖水无边,风摇芦花,阻断所有去路。将军下马,擦去脸上血痕,颊昵马鬃,似有别过之意。战马长嘶,沿湖奔去。将军脱去了“甲”,落地铿锵,汗水血水沾满衣襟。将军面湖而立,面露笑容,晨曦涂抹了他的脊背,也洒满了他望见的湖。万箭飞来,携带哨音,像首舞曲,将军展开双臂,他要拥抱的是一个早晨。他看到爱驹折回,冲进箭矢的合奏,它的舞蹈优美,它倒地的瞬间他没能看见,一行惊厥的白鹭望见了他们最后的舞步,在时间的长线上闪耀成模糊的点。

晾甲埠,因人聚居而成村,立埠面湖,始于龙且和韩信尸骨难觅的明朝而成于清初,时间并不记得什么,是我们穿堂风般经过,在某个点短暂停留,留下痕迹也捡拾查看历史的痕迹。那个上午,我们走在时光遗留的“晾甲埠”这个名字上,一步可以越过千年,它的悲壮早已追随湖水退去,留下的是广袤沃野和生生不息。变迁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在我们能感受和无法感受的时空中进行,其单向性和不可逆犹如倔强前行的时间,我们被它推着,由现任村主任李储金先生引领,从村北平直的道路自东向西走过。李大伟兄依然迈开他军人的脚步,军人也并非目不斜视,比如忽见首长在地边弯腰种麦子,或首长望见更高官阶的首长在爬墙,但他还是努力走成了直线,宛如熟透的芦荻,有飘白的颈项与头颅。官天强兄源于写文章渗入体内的地龙功,行走中不需要表现为横平竖直,功夫的至上境界也许就是不施拳脚而云止风停。诗人烟驿除了诗文腹稿,已是武功尽失,落在了后面。前面和后面,对一条村庄道路而言,只是一小段距离,而在时间的线上,它的两端,正触及遥远。

而我,站在路旁浅沟边上,躲在白杨树后——那姿势远不如龙且舒展——看一台播种机自南往北,将麦粒播种于新耕的泥土里面。稍远点,一间青瓦的看护房,以古旧的眼神与我对视。再远处,几间民房掩映在杨树林下,阳光穿透空地,将它们点亮。这里,也许曾是那面湖的组成部分,曾经银光闪耀,波澜不兴。而今,人在湖底行,禾苗湖中长,沃土绵长,仔细翻看,或许还能找到几根鱼骨吧。那开阔的地界,让我恍惚,是那面湖真实地存在过,还是我的所见是更真实的存在呢?时光中,那一个是虚设的环节?

看,地瓜蔓上有花。烟驿一声喊,让我回到现在。我们已经走到贯穿村庄的南北路。路崖一垄地瓜,茂密的地瓜蔓开了鲜花,喇叭状的鲜花那样真实、鲜活,一只只小喇叭面向四方,吹奏的也许是一支变奏曲吧。

过了南北路,继续往西,是晾甲埠村的西北角,也是村庄耕地集中的所在。道路变窄,迤逦西去至高密西外环高架。我们要去晾甲埠村占地百余亩的果园。我们想吃苹果。我们需要先穿过村庄的墓地。路北墓地荒草变黄,迎风摇晃。时间仿佛停止在了这里。其实时间正沿着道路继续向前流淌。墓地,不过是时间与生命的彼此遗忘和漠视。众多生命终将陷入如此这般的混沌境地。我们走过了它,在蔷薇的零星花朵和枳树果面前短暂停留,越过木篱,我们眺望柿子树金橘色的果实,王姓一家的苹果园到了,它在百亩果园路北的中间位置,木篱打开,苹果香外溢。

现在,幸福生活攀上苹果树杈,亲吻了一粒粒果实,在它们脸上留下殷红的印记,主旋律是钢琴的奏鸣,小提琴重复简单的背景,风从南面吹来,怀揣绿的暖意,回到透明的故乡,在小路旁驻足,在李大伟兄和官天强兄的手指间缠绕,看他们优雅地享受生活。优雅,是品质生活的保障。譬如烟驿,从这棵苹果树奔去另一棵苹果树,眼望一只只滴露般的鲜果,只咽口水而不品尝,也是优雅的分支。牙痛。她说。

风卷残云,两粒苹果下肚的我,早已钻入果园深处。蹲在树龄超过二十岁的苹果树下,欣赏粗壮的树干和触地的果枝,果树老皮尽裂,裂开的是岁月田亩,除了蜜汁,还倾泻沧桑。我在密荫中移动,像那面湖中的一条鱼,在湖底游历。斜视湖面,岁月如梭,筛下缕缕丝线,被蒲草反弹,闪动如鳞亮斑。我看到一个人,卸下厚重的铠甲,它落地时反射的太阳光是一首古老的楚歌,穿透了湖底。他最后的舞步像堵墙倒下,是的,一堵墙轰然倒地,像坍塌的历史,溃散的时光,也像湖水,向远方消褪,清洗了记忆。那个人不是龙且,又似龙且,一柄长剑刺入泥土,耸立并铮铮有声。历史的威武并非以怎样的方式得胜,而是选择怎样的方式倒下。那是另一种主旋律,它更优雅,值得赞美。

假如我们是鱼,我们便来自那面湖。我们上岸,在村庄穿行。我们走过城市与乡村的结合部,走过因城市发展而渗入村庄肌体的那部分,像走过一首城乡合奏的交响曲。我们环绕村庄,走过纺织厂、铸造厂、皮革厂,也走过养殖场、器具制造厂。我们走过一幢幢新建的排房,水泥光滑的路面,盛开在众多门前的月季花。我们在晾甲埠村南一栋老房子前驻足,试图通过青砖、土墙、木椽、苇檐、锈锁、柴门……触摸不远的过去居民的粗简生活。我们走近石墙旁村子里最后几头耕牛,想问问它们如今生活的怎样。我们停下脚步,面向秋风,欣赏一户李姓人家东侧精致的菜园,丝瓜架下,我们翻看碧绿的菜叶,想知道幸福和富足是否也包含着非物质的元素。我们呼吸了空气和水,我们吃过苹果,我们还想口含菜叶,用迥异的语调说话……

我们终于走到那个“埠”,我们可以在那儿,像龙且将军那样,面对一面湖。

我看到了那面湖,从晾甲埠村的“埠”顶,看到了古高密帝国的百脉湖。清初,高密籍进士单烺回乡巡游,也看到了它,他写道:

湖上人家水四围,篱边撒网曝斜晖。

菱丝霜落田鸡瘦,菰米秋香野鸭肥。

步去黄花岸曲曲,坐来红树叶飞飞。

晚秋几处村烟起,人影诗情在翠微。

这是否是龙且将军望见的湖,在他倒下的那个早晨?时光流转,时光拉直了时间的长线,在那些密密麻麻的点上,人们用急促又迟缓的脚踪,弹奏了一首变迁的曲子。

起初是舒缓的,旋律似有若无。人们围湖而居,早起捕鱼捉蟹,傍晚栽蒲植苇,牧鸭垦桑,与湖相伴,演奏的是渔之曲。然而,胶莱河泄洪,胶河五龙河改道,百脉之源折断,泺泊枯干,湖水滴尽,一片湖海,如龙且将军般,万矢之下,轰然倒地,沧海变桑田,人们拾耒耜,修耧耙,筑台田,匆忙演奏起耕之曲,一遍又一遍,演奏了几百年。终于,工商业文明,如村前的高速列车,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和眩人的速度驶来,晾甲埠人在半梦半醒之间,抱起琵琶,环顾左右,轻扣和弦,问那深埋的鱼骨,该怎样弹奏这支曲子?

我们站在埠上,更像站在湖底。我们站在此刻时间的点上,又分明埋没在漫长历史的线内。我们听到一支固定不变的曲子,又参与其中不断变换节奏。我们站在现在,犹如立身过去。现在这个词,是个多久的真实又是个多远的将来?

一个龙且倒下了,再无龙且站起来。

长沙专看癫痫病医院陕西治羊癫疯去哪家医院比较好癫痫的产生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