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春秋】猫给的救赎(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文章

生命与生命的相遇有时像源自一种宿命般的偶然。晚饭后,我并不打算出门。母亲打来电话说小区门口有卖书的,她是不看书的,但深知我对书的迷恋。于是换好衣服出了门。我家住三楼,所以几乎不会乘坐电梯,而习惯于走楼梯。每一层楼的休息平台上都放了一个蓝色的大垃圾桶,桶里围着黑色的塑料口袋。我刚下三楼休息平台不到三步,听到一阵清晰的猫叫,我其实不喜欢猫,想到猫的神秘让人有点发怵,猫的孤傲又不及狗的亲人。我转过身,寻找声源,楼梯里的灯光很暗,目光来来去去扫了很久,才在垃圾筒里发现了一只猫。这只猫小得可怜,还不及手掌大,它颤颤巍巍地挣扎着想沿着垃圾筒壁向上爬,这简直是徒劳,它的羸弱像一股寒意从我背脊底部慢慢爬上后劲窝,我不由打了个冷战。它的旁边有一个装牛奶的纸箱,纸箱里放有一条蓝色毛巾。它是被丢弃的,也许它的主人认为它太小还不足以养活。我返身打开家门,从盥洗室取出一双做清洁时带的塑胶手套,我带上手套,从垃圾堆里,将那只小猫轻轻拿了出来,它一只叫个不停,这时才得以发现,它不过几天大。常识告诉我,初生猫崽大约10天会睁开眼睛,而我用手托着的这只猫,一双眼仍闭着。我把它放入一个家里的纸箱,我在纸箱里铺了几件旧衣物,它仍用细嫩的声线叫着。

我呆呆地看着它在纸盒里一点点爬动,它是一只寻常的中国狸花猫,背部布满黑色的鱼骨横纹,腹部毛发呈白色,整个望过去活像一个灰色黑绒球。安置好它后,下楼看到母亲在小区门口等我,我晃了一眼摆在摊子上的书,全是盗版,我向来拒绝盗版书,且不说那些书里没有一本是我想读的。我告知母亲小猫的事,便一起回到家中。母亲说,来历不明的猫还是别放家里好,于是我把猫移到电梯口,离家门口只两三步,方便照顾。而后上网查询了喂养小猫的注意事项,尤其是小到还未睁眼的猫。我得知,要想保住它的命,首先得给它保暖,其次是喂食。我烧了一壶开水灌入矿泉水瓶中,用一条旧裙将瓶子裹起放入纸箱中,小猫果然喜欢温暖,它朝放置热水瓶的一边缓缓爬去,直到整个身子爬在上面。奇迹般的,它竟然停止了叫声。我再在它身上给它盖上几层毛巾,又下楼去买眼药水,将眼药水里的药液挤出,吸入清水洗净药瓶,反复几次,确定药瓶无药味时,将米糊倒入一个十毫升的塑胶量杯,用眼药瓶吸入米糊(不宜喂猫牛奶,大部分幼猫有乳糖不耐症,牛奶易造成拉肚子),再把药瓶放入开水中热一热,使瓶中的一点米糊得以温暖。然后带上塑胶手套,拿起药瓶,左手将纸箱里的小猫拿出,轻轻抬起它的头,右手则将米糊一滴一滴挤入它的嘴里。小家伙力气还行,四肢一个劲瞪,小小的头缓慢地扭动。喂食过程中,我观察了小猫的健康情况,它的眼角无眼屎,四肢健全,口腔内部干净,毛发自然,是一只健康的幼猫。

捡到它的第一天晚上,我在梦里梦到它睁开了眼,一双神秘的眼里带着对万物的温柔。梦里它忽然长大,变得强壮、聪慧,彻底摆脱了死亡的威胁。朦朦胧胧间,早上六点过,便醒来,我穿好家居服带着忐忑不安出门,一开门又听到它熟悉的叫声,忽然安下心。接着烧水给它将水瓶里渐渐冷却的水换掉,再给它喂食,左手感受着它挣扎的力度,便越来越心安。难熬的第一晚顺利渡过了,我对它的喜爱又增加了一分。它是一只意志坚强的猫,这份意志也许仅仅依附生命求生的本能,但这意志却是每一个生命的根本。

大约隔二、三个小时,便喂食一次。确实很麻烦,所以它才会待在垃圾筒里。我在电梯口给它喂食时,有好几个邻居好奇地站在我身后,他们总是叹息两声表示对小猫的怜惜,他们都声称那天看到它在垃圾筒里,而他们只是叹息而已。这类人都是莫泊桑短篇小说《小狗皮埃罗》里的勒费弗尔太太,他们的怜惜微薄得可怜。世间上大多数人都是勒费弗尔太太,对生命的怜爱掺了大半虚假,他们喜欢在旁人面前展示自己的爱心,以彰显自己的慈善,求得旁人的赞赏,当然很多时候他们仅仅是像过戏瘾一样为了感动自己,而当利益受损,当耐心一过,他们虚假的爱心就消失殆尽。这类人骨子里是冷漠的、自私的。我想我也没有资格去责备他们,因为人都不是佛,做不到割肉喂鹰。

万物皆有灵,我不敢说自己不是冷漠和自私的,但我敬畏生命。在纸箱上方我贴了一张纸,纸上写着:请不要将小猫丢入垃圾筒,爱护生命,是每一个生命的责任。而世人是难以被感化的,所以佛的眼泪永不停息,宗教对人性之恶的教化会万世长存。第二天下午出门喂食时,我又发现小猫再一次被丢入垃圾筒,我再一次从垃圾筒里拿出纸箱,拿出小猫。不止一次,上午我发现有人把纸箱中的旧衣物拿了出来丢在纸箱四周,暖水瓶也不见了,小猫被残忍地丢在冰冷的瓷砖上,叫得凄惨。是无心之失也好,是恶作剧也罢,我都觉得有的人太玩世不恭了,太没有敬畏之心,是容易做错事,容易受到惩罚的。也许因果报应只是用来威慑人的谬论,但恻隐之心都丧失的人,便不能称之为人了。

跟母亲商量后,我把小猫放到了家里,给它喂食、换水,直到第三天,借着晨光,我发现小猫开始睁眼了,只睁开了一点点,像空中星星一般大小,颜色是蒙着雾的蓝,右眼睁得比左眼大些,见证一个弱小生命一天天成长的迹象,原来是这样奇妙的感觉。它还是很敏感,掀开它身上盖着的衣物时,取出水瓶给它换水时,给它喂食时,它都叫声不止。它的一双耳朵还未长出来,小小的,躲在头部密集的绒毛里。它粉色的舌头和四个脚掌,都露出新生生命的柔嫩和无限可能。母亲说,是你救了它。这句话陡然生出一股力量,促使我勇武的力量。我确实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拯救生命毕竟是一件带着神性光辉的事。

在把它从垃圾筒捡起的那一瞬间,我有迟疑过,也预料到之后的种种麻烦,但是在目光扫到它的那一瞬间,我移不开步。我最大迟疑在于是否救得活它,我救起它无非是寻求良心上的安慰,然而我也想到,这样幼小的猫是不易养活的,一旦它在我手上死去,无疑会在我心上烙下伤痕。然而这几天对它的照顾,却证实我做了正确的事,付出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它快要睁开的眼,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我有养宠物的经验,但不是猫,几年前我养的狗死了。其实我不确定它的死,平常它出去玩耍后,到家门口会用前肢刨门,家人听到声响就给它开门,进了门它会站在鞋垫上,偏着头望着你,等你抱起它给它清洗了四个爪子后才下地。在它满过十岁后的某一天,它就消失了,门外再也听不到它的刨门声。他们都说,狗死的时候为了不让主人伤心会找个僻静的地方,静静死去。十岁对狗来说也算高龄了,我看得出自从它年纪大了以后,反应迟钝了好多,有时候你叫它名字,它再不会像幼时那样连蹦带跳地跑向你,它虚弱的身体,只能向你缓缓走来,而眼神越发温柔。就这样,他们都说我的狗死了,也许是的,十年来它都熟记回家的路,没有理由那一天迷路了。

我对狗的爱,不仅源自对它的饲养,更在于一件真实的事情。那时候我养的狗才三岁,那会儿正上初中,所居住的城市处于重要开发期,家周围有许多建筑工地。家前头一个建筑工地上有一条看门的大黄狗,不是什么珍稀品种,是一只中华田园犬,也就是农村俗称的土狗。发现它的存在后,上学路上我会用口袋包点煮熟的猪心肺或猪肝,看到它就扔给它,它很喜欢吃。这之后,它每每看到我都表现地很亲热,远远的就向我摇尾跑来。起初我还有点害怕,毕竟它体型有点大,类似成年的拉布拉多体型。但它走到我身旁时,只望着我向我摇尾,并未像家里的狗狗一样会亲热到扑上来。它没有被栓在工地门口,它可以自由行动,听说它性情乖顺很亲人,从不咬人。再之后,我发现每天下晚自习在这条路路口,都能看到它,它一看到我就跑来身旁,摇着尾跟我一起走,一直到我走上楼梯到家门口,我开门唤它进来,它却从来不进来。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了很久,大约两个月后,这条必经的回家路口就再见不到它了。我去工地上寻问过,有个农民工说这狗从来不叫,留它照看工地没用,被人牵走了。我问它的名字,农民工笑着说,有什么名字,随便唤几声“咯咯咯”就行了。

一只重情重义的狗,我不过偶尔喂了它一点食物,它竟每日晚上在路口等我,陪我走过一条寂寥的街。它是充满灵性的一只狗,却没有名字。我记得曾摸过它的头,它把头压得很低,有点害怕地向后缩着一对耳朵,而尾巴从不停止摇动。过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得它黄色的毛发,温柔的长相,还有那轻摇的尾巴。

这个故事我跟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说过,有点像电影《忠犬八公》里的情节,但绝对真实。那只黄色的大狗,比人类更懂得感恩图报,更懂得温柔相伴。它让当时十几岁的我感动至深,这感动延续至今时今日。

人与动物之间相处,也许比人与人相处来得更简单、更轻松。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甚至你对它不好,它也以德报怨,对你仍然忠诚,你可以觉得它们很傻,但傻得总叫人心疼。

写文章的间隙,我去给小猫喂了两次米糊,掀开毛巾,它蜷曲着靠着热水瓶,睡得很甜,我捏起眼药瓶,不忍心打扰它的美梦,又担心它饿着,它真的好小,一双眼还未完全睁开。猫是孤傲独立的动物,不像狗懂得时刻讨人欢心,我救了它,它给我带来不少麻烦,但同时我救了我自己,它的存活是给我最大的回报,也让作为一个人的良心得到救赎。佛也许会说,不是你救了猫,而是猫救了你。我深信确实是那样的。

割肉喂鹰的是佛。我再一次强调给自己听,忽然觉得没必要对人类太苛刻。只要是真诚的善念流露,不论多少,都是值得感念的。不必割肉喂鹰,只需要拿出一点点真诚的善就好,而伪善比恶可笑也更叫人所不齿。人性的暗斑如果无法根除,那教化就必不可少。听母亲说,小猫应该是一个孩子的,她看见有天下午小孩正跟小猫玩耍。也许是大人不让喂养,觉得麻烦,所以才丢掉的吧。这是母亲的推测。若真如此,我感到无比心痛,让孩子把如此弱小,无人工喂养一定会死的猫丢入垃圾筒,这简直就是在扼杀孩子的善。而孩子与生俱来的善,是最纯粹的善,最值得赞美和宣扬的善。这样的教育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人?想必是一个冷漠、自私、不负责任的人,是一个生硬无灵性的人,甚至是一个残酷暴力的人。人不是佛,正因不是佛,才需要佛的度化,没必要人人成佛,但人总需要一点点佛性。

小猫躺在窝里,吃饱后满足地睡去,静静的,了无声响。窗外又是春光明媚。

佛用慈悲的眼看芸芸众生,佛说,不是你救了猫,而是猫赐予你救赎。我想是的。

武汉能医治癫痫好的医院有哪些银川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兰州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医院癫痫病的药有那几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