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下雨了,我却没有伞(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三月份的天,如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就变得乌云密布,继而密密匝匝的雨开始斜斜地飘了下来,像极了一根根细细长长的鞭子,抽打着我的身体。

我伫立于十字路口,雨依然还在下着,尽情地下着,一点儿都没有想要收敛的味道,看样子,雨有可能还会变得越来越大。街的上空,不时回荡着汽笛声声,给这座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的城市,增添了几分凄凉感。

我单薄的格纹衬衫,显然经不起雨水的洗刷,不一会,我已经全身湿透了,那雨水,顺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缓缓地流下去,一直流到我的脚跟,仿佛一只女人的芊芊玉手,抚摸着我,给人柔柔的感觉。风呜咽地抽泣着,似乎是失去了一个挚爱的人而发出悲恸的声音,那么强烈,那么强烈。我打了一个哆嗦,睫毛上挑着的水珠,在我眨巴眼睛的时候,簌簌落下,如泪水般晶莹剔透地落下……

此时此刻,我本打算去卖一把伞,可是,我又兀自停下了,这已经是多此一举了,因为,我的全身都已经被雨水湿透。这种情况下,雨丝还在不停地抽打着我的身体,而我,已经麻木了,我的肌肤还没有完全麻木,我还隐隐约约感到雨丝拍打我的时候留下的疼,的痛,麻木的,只不过是我的心。因为现在,所有的路,我都可以走,又仿佛这所有的路,我都不能走,我也不晓得接下来我该去往哪里?是否有一个很好的落脚点,在不远的某个地方等待着我?如果是,而我,又偏偏不知道那个地方现在何处。也就是从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如同一片无根的羽毛,摇曳在空中,就这么飘来飘去,始终没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归宿。当雨水彻底打湿了我的时候,我开始缓缓坠落,我很高兴,因为这是我头一次和大地来了一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我躺在地上,雨水湿润了尘土,那一刻,我亲眼目睹了什么是浑浊的泪珠。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美好了,紧贴着大地,我仿佛听到了她的心跳,我感觉这是一种坚毅的声音,只有大地才能发出这么唯美动听的律动。是的,只因为大地是我的根,尽管我飘忽不定,然而终有一天,我会回归大地的怀抱,在她的怀抱里撒娇。这一天,尽管如此美好,而我却感觉那么遥远,遥远到穷尽一生也无法触及,哪怕触及了,也稍纵即逝,因为,当太阳穿破厚厚的云层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我再次启程的时候。我在天空蹁跹着,风拉着我的手,我们在感受着最美丽的时光。

当然,这只不过是一片羽毛,它不属于我,我当然也不属于它,只能说,当它就这么飘来飘去的时候,和我当前的处境极其相似罢了。是不是,当心麻木之后,身体也会跟着麻木?我觉得大概是吧。

“小伙子,这么大的雨,你为何不撑伞?没带是吧!”一个女人柔软的声音唤醒了我。

我站在风中,站在雨里,目光呆滞,一副目无表情魂不守舍的样子。“哦,我忘了带了!”我尽量晒个笑脸给她。眼前的这个女子,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我们只是在这飘雨的季节不经意间邂逅。当然,她撑着一把伞,手里还握着一把,他最后把握着的那把伞递给我,然后甜甜的一笑,说,“拿着吧,别淋雨,我老远就看到你了,这样会感冒的!”眼前的那把伞,是把有着天蓝格纹的伞,折叠式的。我看着那把伞,竟不知如何是好!接吧,心想,我已经湿透了,这把伞,已经对我毫无用处了;要是不接,人家毕竟是美意,我总不能对她说,我不要,然后对她说谢谢。毕竟伸手容易,缩手难,我心里非常清楚。

最后,我还是接过了那把伞。当我接过那把伞的时候,她又复甜甜一笑,我问她,“多少钱?”可是,她已经转身离开了。我捧着那把伞,一时不明白我是该撑起来,还是就那样握着它,然后看着她消失在雨帘深处?从没有一件事,让我如此感动,尽管自己身上已经由外而内湿漉漉了,可是这把伞的到来,让我感觉浑身开始温暖起来,这一刻,我已经不觉得冷了,仿佛那些密密匝匝的雨丝,同样充满温度,它们落在我的身上,我的心,“嘭”的一下,我说不出那种感觉,只是我感觉到了“嘭”的一下,迅疾,我的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如烧沸的水,发出哗哗的声音。我开始明白,这是一种雪中送炭的温度,它来得不急不缓,恰到好处。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伫立在雨中发呆,还会莫名其妙的得了一把伞,而且那把伞,虽然没有为我及时挡住雨丝,而我觉着,我根本就没有被雨水淋湿,我全身都是干燥的,飘逸的。

从此以后,那个女人的面孔,便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挥之不去。她没有美丽的容颜,没有苗条的腰肢,也就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女子罢了,然而,她却有一颗无比美丽、善良的心,在那座举目无亲的城市,我的心里划过温暖的一笔,不需要浓墨重彩,却足够让我泪眼迷离。

后来,因了那把伞,我竟突然生出要答谢人家的冲动,人说无功不受禄,同样的,我也不想白白要人家一把伞。在后来,我知道,那个赠送我雨伞的女子,就是一个卖伞的女子。我走进她的店子,各式各样的雨伞琳琅满目,我这次去的目的,不是要跟她买伞,我知道,纵算我给她钱,她也不会接的,我只是想当面对她说声谢谢。然而,我在她店子站了一会,她根本没和我搭讪,仿佛从未有过以前她赠雨伞的那一幕,或许,她真的已经把我忘了;抑或,她已经猜透了我的意图,假装不认识我。且不管她是真不认识我,还是假装不认识我,总之,我已经记住了这个女人。我踟蹰了一会,然后便离开了,我是逃也似地离开的,在我离开那一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生怕她一下子就认出了我,然后叫住我,和我说话,我怕,我怕这种熟悉的陌生人,或者说陌生的熟悉人,这是怎样的一种境况啊!

几年眨眼睛就过去了,今天,我伫立在雨中,雨水打湿了我的身体,我想再寻觅一下当年的感觉,可是,是否,还会像当年一样,有一个女子走近我,递我一把伞?是否,时光可以倒流,让我重复当年的情景?暌隔了那么久,我想,她或许已经将我忘却了,或者,从赠我雨伞后,她就没打算记住我,只是我自作多情罢了,但不管怎样,我已经把她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

今天,天空中,雨水如一根根银针,嗖嗖地滑了下来,打在我的身上,霎那间,我感到一阵莫名的疼痛……

昆明癫痫病权威医院癫痫持续状态怎么治疗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