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傻妞(散文征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灵界小说

冬是残酷的,也是美的。

西北风咆哮着,像无数根皮鞭不分青红皂白地四处乱抽。路旁的枝条赤条条地抛向空中,又被重重地摔在铁一样坚硬的土地上,无可奈何地忍受着狂风的摧残。天灰蒙蒙的,地灰蒙蒙的,天和地被风搅在一起。纷乱的雪花夹杂着尘土迷你的眼,刺你的喉——大自然在狂风声之余无力地呻吟着,喘息着……

北方的严冬是伴随着一场接一场的大雪降临的。

夜晚,灯下,窗外雪又落。

天空是深邃的黑蓝,月光是银白的,飘飘洒洒地落满了整个城市。远处的高楼闪烁着七彩的霓虹,近处的居民楼里,散发出橘色的灯光。

拾金

走在飘雪的承德街道,踩在雪地上听着咯吱咯吱的响声,我会陶醉其中,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别人对我的蔑视之称:“傻妞。”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怎么就把人都得罪透了,认识我的朋友还是同事,见到我很少会直呼其名的,第一句话肯定是:“傻妞,吃早饭了吗?”“傻妞,来上班了?”更有甚者还有人在我的办公室桌子上直接刻上了“傻妞”俩字,害得我每天是低头是“傻妞。”抬头一瞬是傻妞,搞得我真以为我一开始父母给起的名字就叫傻妞了。

从不承认自己傻却总是办傻事,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

星期日的早晨和小弟去碰碰凉吃肯德基,走进餐厅,一低头看见地下有五百元钱,随手捡起来,鬼使神差的递给了邻座的一位女人,女人接过钱二话没说就装进兜里。等我和小弟吃完东西结账时,却发现我准备借给朋友装的五百元钱不翼而飞了,恍然大悟,刚才递给那女人的钱原来是我自己的,回头去找那女人要,女人却很不可理喻地和我争辩到:那钱明明就是她的!小弟的一句话提醒了我:“老姐,那五百元钱里有一张上我可写了小宝两个字。”对呀,有真凭实据,看你还敢说是你的不?我问那个女人:“有能耐把钱拿出来咱认一下。”那女人却很嚣张的骂道:“你是不是傻呀,一样的东西有的是,我的钱上也写了小宝那两个字,那钱就是我的,你怎么那么贪婪,爱哪告去哪告去。”

靠,你妹的。拿我的钱我却成了贪婪,贪婪的人真的到处都是,看着越聚越多的人,我拉起小宝头也不回的走出碰碰凉。背后还听到那个女人隐隐约约的骂着:“真是傻妞!”

走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吃亏的,不由自主的对小宝磨叨了一句:“你说我是不是真缺心眼,真是傻妞一个?”小宝说:“老姐,你可不傻,你这是救死扶伤。”

嗯,救死扶伤咱干的就是这个,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吃亏的就肯定有占便宜的,咱可不怕吃亏。

自圆其说地给自己打着气,刚走进我家小区迎面就看见闺蜜大米,大米看见我冲我喊道:“傻妞,我刚看见一个大男孩在你家台阶那乞讨呢?”顺着大米指的方向,我果然看见了我家附近的台阶上,有个瘦瘦的男孩身边停着一列山地车,那个大男孩有个十八九岁的样子,车子上挂了一个纸牌,走近一看只见纸牌上写着:我是一个喜欢骑车旅游的学生,学校放假我只为写一篇旅游散记的论文,骑车来到贵地,兜里的钱已经用的所剩无几,只想求各位过路人给三十元吃顿饭,留下手机号待我回到家后给予还上,急切谢谢好心人给与的帮助!

看着雪花纷纷的落在那个男孩子头上,一片片的是那样洁白,望着过路人一个个的路过都只是看看,貌似没有一个给与帮助的人,小弟说:“老姐你看这个哥哥多可怜,穿的那么单薄,都没穿棉鞋。”是啊,听着小弟的话,我低头看着那个男孩子脚上穿的一双四处带眼的透气鞋,我突然生出一种同情,我掏出兜里的仅只剩下的五十元钱,毫不犹豫的递给了那个男孩子说:“去,拿着去吃饭吧。”

那个男孩感激的望着我递给他的钱,很兴奋地正准备接过去。突然,让后面的大米一把,把我手里的钱给抢了过去,还不停的说:“说你是傻妞,这话一点都不假,这钱你能给他吗?你没看出他就是个大骗子吗?”大米不停地说着,紧紧地攥着我的钱。那个男孩子紧张地叫着:“姐姐,这话可不是瞎说的,我真的只是个学生。我真的不是骗子……”

我看着天上的雪花越飘越大,看着风不时地卷起的身前身后舞动的精灵。我抢过大米手里的钱,转身又递给那个男孩子说:“我相信你不是个骗子!去吃饭吧。”那个男孩子眼中含着泪,伸出冻得僵硬的双手,跺着脚说:“姐姐,谢谢你相信我。你把手机号留给我,我回家一定给你打来钱。”我对他挥挥手没有说话,领着小弟得手快速的离开了他。走出老远还听见他还在后面喊着:“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只听大米替我答道:“她叫傻妞!”

助人

越是寒冷的天气,雪花飘得越勤。也许一生中最寒冷的际遇中,总会凝结出一些直入人心的美好。冬季并不能将一切冻结,比如那些流淌的风,陡峭的树,比如那些充满希望的心,都会在冰封雪地中生机盎然。

护士小刘是一个俊俏姑娘,当护士有一段时间了,可谓对一些人情大道理懂得可比我多的去了。特别是对于一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事她会经常告诫我:傻妞,最好事不关己的事要远离,省得人日后找你麻烦。一定要记住呀!”

几天前,在医院台阶上遇到了一对很年老的夫妻,妻子正在努力搀扶她的老伴站起来,而由于自己岁数也大了,废了半天的劲也没把那个老爷爷搀扶起来,看到此情此景,我快步走上前去正准备伸出手来帮忙。突然衣服被急匆匆跟来的小刘给拉住了,小刘很有力的拉扯把我拉到了一边说:你疯了,你没看有许多年纪轻的男人都在看着,却没有一个人帮忙吧。你不怕人没帮着拽起来反而赖上你吗?

我愣愣的听着小刘说的话,貌似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我看了一眼那对还在挣扎的夫妻,和小刘离开了这对无助的老人……

回到办公室不知为什么,眼前总是浮现着那对老夫妻的样子,貌似觉得他们就如我的父母一样,在我需要帮助看望时我却没能及时给与帮助,越想越觉得那对老人可怜,越想越觉得自己貌似有些太过于残忍。后悔了老半天,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毅然决然的跑下楼,却发现那对老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小刘推着输液器向我走来。看我傻愣愣的站在那发呆,小声对我说道:“真是个傻妞,你看看你背后有多少需要帮助的人,你能帮的过来吗?”

也是啊,猛然回头看见那些熙熙攘攘看病的人群,那些大老远山村的大娘大妈们,一个个被病痛折磨的呻吟的人们,一些没钱治病而不得不放弃治疗的患者……小刘拉拉我说:“走吧,傻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哦。”

匆匆忙忙的挤进电梯,小刘在电梯里挤眉弄眼的对着我笑:“傻妞,今天怎么也晚了?”我冲着小刘翻了翻白眼,没有吱声但从心里说:“这个死小刘,你背后叫我傻妞也就算了,你当着电梯里这么多的人叫我,你真以为你精呀。”心里想着不经意的一扫电梯里的人,突然看见一个佝偻着腰,脸色青紫的老婆婆头发银白,畏缩着全身颤抖着,虚弱地靠在电梯墙边还不时地打着晃,不自觉的走过去拽住老婆婆的手,发现老婆婆的手刺骨的凉。赶紧把手里的手套塞给老婆婆说:“婆婆,你带我手套吧。”说完紧紧地把老婆婆搂在怀里,老婆婆睁开眼睛,虚弱的说:“闺女,不用了。谢谢你!”小刘紧张的拉着我衣角低声问我:“喂,你认识吗?”我连连摇头说:“不认识。”

“不认识你还管?”小刘在后面不停地磨叨着,电梯徐徐打开,那个老婆婆挪动着艰难的步子,哆哆嗦嗦的在我的搀扶下,走进四楼输液室,小刘也随后走进护士值班室。

闲谈中,我才知道这个婆婆最近身体不好,正在医院四楼打点滴。没有儿女陪伴,只因为婆婆不想连累工作中正忙的儿女。

从此以后,我每次都会遇见这个婆婆,每次我都会搀扶着婆婆去四楼输液,每次搀扶婆婆,婆婆都会对我们说:“谢谢你姑娘,你本不应该对我这么好!”

每次,我都会轻抚婆婆没肉而冰凉的双手,默默的说:“别那么说,换做谁都会这样做的……”

“你本不应该对我这么好。”这是几个月前那位老婆婆说过的话。

几个月后的一天,小刘悄悄把我拉到护士值班室神秘的说:“傻妞,你可惹大麻烦了,你每天帮忙搀扶的那个老婆婆去世了,你可要小心了,那家家属正找你呢?”正听小刘说着呢,就听见楼道里吵吵嚷嚷说话声:“怎么了,我就吵吵了,赶紧把那个女医生给找出来,我妈用得着她管吗?不输液能走了吗?”楼道里一片纷杂。小刘紧张的说:“听见没,找你的,赖你多管闲事了。”

“我还怕她不成!”我循着声音走出护办室,在我办公室的门前有一个女人正背对着我,不停地叫喊着谩骂着,还不时的踹踹我办公室的门说:“怎么,我家人都死绝了呗,就显摆你了呗,出来呀,你这会装起孙子了……”

说的什么话?谁装孙子了?”我气愤的回答着,并紧走几步走到她的面前。这个女人猛一回头她和我同时愣住了,这个人正是那天我和小弟去吃碰碰凉,赖我我五百元钱的女人。那个女人一眼也认出了我,抬起手就冲我扑了过来,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我说是谁呀,原来是你呀,想赖我五百元钱的混蛋!”我听她那么无耻的骂着,就冲上前去和她她撕扯着,貌似所有的怨气、委屈都在这一刻让我失去理智终于爆发了,我反手一把拉住她的头发,一脚正准备踢过去,有个人从背后狠劲的把我拽到身后喊道:“喂,谁是混蛋,弄清楚了!”你妈要是没有傻妞一天天连续的帮忙搀扶,早就死N次了。”小刘紧紧地护着我哽咽的说:“我早就说过,不让傻妞管别人的闲事,可是誰让傻妞天生就傻呢,她不听我的话,每天她总是把那个婆婆搀扶到输液室,还让我天天第一个给婆婆配药。她对我说:婆婆岁数大了,血管脆了,让我细心的轻轻地给扎。她还说婆婆心疼自己的儿女,不想让自己的儿女知道,更不想给自己的亲人添麻烦,虽然医院这么多的患者我们不能一一给与帮助,但我们最起码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吗?”小刘指着那个女人说:“你妈养育了你,老了病了你当儿女的都干什么去了?最起码的感恩心呢?你妈去世了你才露面,别人帮了你你还在那无事生非,让人心寒不?”小刘一把拽着那女人说:“走你跟我走,我让你看看你妈输液坐的凳子。”小刘拽着那女人,大伙呼啦啦的跟随着,来到输液室。小刘指着一个上面铺着一个厚实棉被的长长的凳子说:“你自己看看,这个棉被是傻妞从医院特意领的,就是为了你妈在上面坐着能舒服些……”那个女人愣愣的看着那个长凳,惊讶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急匆匆跑来连声喊着:“你这是闹的什么事呀,赶快和妞妞医生说对不起……”

那个婆婆出殡那天,婆婆的儿女哭声一片。我没有去,我只是远远地望着、望着……

只有从心里祝福老人天堂一路走好!没有苦难没有病痛,再也不用遭受那没人陪伴的输液之苦……

再也不用孤苦伶仃的自己去爬楼梯、去挤电梯、再也不用和我说:“你本不应该对我这么好”

几天过后,小刘递给我一个信封告诉我说是那个女人送来的。我打开一看是五百元钱,其中一张钱上还写着,小宝。

红旗

常听有人说,万千的雪花构成了冬季的寒,那是因为没有真正走进雪花。我更愿意相信,每一片雪花都是冬季里那些不甘寒冷寂寞的心绪,都是那些充满温暖和希望的心灵在飘飞。

在我们九楼的值班室门外,有一面流动红旗,这面小小的旗子,就如寒冷季节的一团红红的火,温暖着许多来医院看病的患者。

我们科室主要是负责来来往往的手术者,那些需要温暖的救护者每天络绎不绝,有时我真的不理解,你说人怎么就会得病呢?他要是总是健健康康的有多好!我这种傻傻的想法,也别说我科室的人听了都会齐声的赞成,也会不约而同的说:“傻妞的话我们爱听。”也别怪他们喊我傻妞,只因为咱真的傻!

医院里住进一个老爷子,胃里长了好大一个瘤子,说良性的吧老爷子不信,还一天叫死叫活的。说是恶性的吧,我们圆皮球皮球主任凭着多年的经验,绝对的认为不是。

园皮球主任是我和护士小刘给他起的外号,他是个典型的南方人,个子不高吧,满脑子都是精明和浓缩,做人圆乎乎的圆滑,走路就如圆皮球。手术那天,家属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偷偷摸摸的塞给我一个卡,并偷偷告诉我这里有五千元。我哪经历过这个呀,当时我就坚决的拒收并说:“这个钱我可不能要!”正撕撕扯扯的园皮球主任的夫人走了进来,这个女人可是个贪财的女人,她当时看我正和人撕扯着推脱,她一把就把那卡抢了过去,直接就说:“多大点事呀,医生救死扶伤是天职,也应该有个辛苦钱呀。我正要说别的,那个患者家属急忙走出值班室。园皮球主任的夫人,看见那送卡人走了,急忙把房门关上小声的说:“你是精呀还是傻,这钱不要白不要。你明天不是主刀吗?拿着。说完把卡塞进我的兜里。”

木木的发着愣,突然不想参加了这个手术。圆皮球主任开会回来了,我把紧攥的卡递到他手里说:“主任,这个卡是那个明天手术的患者家属送来的,你收下吧,我不想参加那个手术了。”园皮球主任看着我微笑地说:“你不想参加这个手术是不是觉得卡是个负担呀,这样吧,这个卡我负责收着,你准备你的手术。”说完,园皮球主任把卡随手锁进了抽屉内。

手术做完了我几乎忘了卡的事,家属出院一刻紧紧地攥着我的手说:“谢谢你医生!”正说着小刘跑了来把手里的一个卡递给我手里说:“傻妞,这个卡主任说让你亲自交给家属。”正说着主任和院长同时走了过来,院长手里拿着一面红彤彤的长旗子,院长把旗子挂到我科室一刻我看见旗子上写着:救死扶伤拒收红包科室。园皮球主任的夫人不知什么时候赶来了,在她走后,我发现我的办公室桌子上用红笔刻上了两个字:傻妞

嗯,越是严寒的时候,越能体会温暖的可贵。

这个冬天有点热!

癫痫发作常见症状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会有用吗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癫痫病的成因及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