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搅团感怀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界小说
在西府眉坞,搅团是一种人尽皆知的家常便饭,其制作工艺常常被人们所津津乐道,乡间流传着“搅团要得好,得有三百搅”之类的俗言俚语。似水流年,岁月如歌,也不知经过多少代家庭巧妇的传承和创新,如今的搅团终于化羽成蝶进入美食行列!端上餐桌的搅团,不但味道绵长浓郁、劲道滑爽、酸辣鲜香,而且兼具配菜丰富、吃法多样的特点,往往令食者时隔多年依然想起,居然依旧会口舌生津、馋涎欲滴!   阳春三月间,草木生发季,各种各样的野菜长得又鲜又嫩,田野里随处可以见到提着篮子剜野菜的人们!阳光和煦,柔风拂面;柳丝绦绦,燕子斜斜。剜菜的既有当地农民,也有城里居民,还有休假踏青的上班族。   野菜的品种非常丰富,既有适宜在麦田里生长的麦蒿苹、羊蹄荚、苦荄荄等等之类,也有长在路边的车前草和蒲公英。它们统统都被人剜起装到随身的口袋里,总之,“拾到篮子都是菜”啊!   每年春天,母亲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剜野菜。土生万物,地里的草是上天的馈赠,在朴实的乡里人眼里,二三月间的草和菜的概念比较模糊。因为草太嫩了,没有任何的怪味,只有草木的原味和泥土的清香。母亲把野菜提回家,择捡、淘洗干净,放开水锅里一烫就熟了,捏干水分凉拌,不管是就着玉米糁子或者面糊吃都很美味。   乡里流传着“打官司凭赖,吃搅团费菜”的俗语,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事物被排在一起,我想并没有其它过于深奥的意思。只是在乡里人心目中,再大的事儿都是琐碎小事,唯有关乎肚皮的一日三餐才是真正的大事,那些所谓的大事件在这里往往只能给搅团做陪衬而已。   做搅团的食材最好是用玉米面,所以说,搅团属于农家饭食中粗粮细作的典范。打搅团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等锅里水翻滚了,母亲先把打好的面芡倒进去;再次烧开后,才一边均匀地潵面,一边执勺不停地搅动。等到稀稠合适时,退尽锅底柴火,仅留火糟即可,继而用手勺顺一个方向搅拌,直到搅团中的小疙瘩散尽。那时候家里麦子欠缺,麦包里装的大部分都是粗粮玉米,加上玉米有一过夏天就“走饧”的特性,所以二三月间母亲做得最多的饭食就是玉米面搅团配野菜了!   吃搅团一般是在中午,可以有多种吃法。母亲先用竹篾小漏筛漏上一盆“黄玛鱼”,吃的时候用笊篱捞起来控干水分,浇上酸辣喷香的汁子即可;接着给案板上洒一层凉水,把刚出锅的热搅团倒在上面用手勺摊开,凉了的时候切条凉拌非常好吃;最后就是锅底里的“稠疙瘩”,放在野菜汤里就着吃,味道也很好。搅团是一个多变的饭食,即便是晾在案板上剩下的,到了晚上切小方块加野菜汤一煎,也很美味。   时代已经物阜民丰,人们生活习俗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如今,像荞面搅团、高粱面搅团、玉米搅团和洋芋搅团等等都成了餐桌上的热捧。用柴火打出来的搅团是最好不过的了,因为司炊方式的局限,所以在城里根本就吃不到滋味十足的搅团。我也非常爱吃搅团,记得那些年我在西安打工,农忙时节回家时吃的第一顿饭往往就是母亲打的搅团,当然,我离家时的最后一顿饭有可能也是搅团。   如今父母均已年事已高,不能再种植玉米了,所以玉米面也就显得比较稀罕了。有一次我回家了,母亲拿出一包装在手提袋里的玉米面,说这点面我一直放着,就等你回来了能打一次搅团。母亲身体羸弱,年纪已经七旬有三,打搅团时我要帮忙,她却不让。母亲患老慢支久治不愈,现在却吃力地做着自己儿子爱吃的搅团饭食,哪怕累得自己气喘吁吁亦不顾,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我百感交集,不能自已! 黑龙江治癫痫病的最好医院武汉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武汉羊羔疯哪里好郑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