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筐篼】野芒果(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1973年的秋天,我从阶级复查工作队勐海县抽空回到勐腊县大树脚水利二团的老连队看望老战友。老战友分别多时,偶一相聚,叙寒问暖,十分亲热。适逢周日休息,连里还是老规矩,一日二餐,早九晚四开饭。九点的饭在连里吃,米饭是连里炊事班打的,菜是几个朋友平时舍不得吃的,家乡寄来的咸鱼、咸肉(咸肉是切得薄薄的一小块),再加上伙房炒的蔬菜,再倒上一些包谷酒。在那个时代,这已经算得上是十分的丰盛和奢侈了。

酒足饭饱后,有人提议,大家出去转转。当然不是去县城,也不是去团部,而是进山。因为在西双版纳的大树脚生活了将近四年,我们对附近的山、水早已熟悉,不会再象当初刚到西双版纳时那样莽撞,会迷失在山中。现在进山就权当游山玩水。再说眼下刚好是山中野生水果成熟的季节,去山里转转,既饱眼福又饱口福,何乐而不为?于是我们五、六个人结伴,沿着清泉叮咚的山沟,听着悦耳清脆的鸟鸣,说笑着,一路向山里走去。

在山沟边看着那潺潺的流水,听着热带雨林中银铃般的鸟啼,呼吸着十分清新的空气,置身于热带的雨林之中,倒也十二分的惬意。大概走了二个多小时光景,只听得小中叫道:"快看,野芒果!"

大伙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朝山坡上望去,只见得远处层层翠绿中隐隐约约的显出些许金黄色来,定睛细看,却是一棵硕大的野芒果树,树上面挂满了已经熟透了的芒果。

我们都知道,西双版纳的野芒果个小核大,但成熟后,比家芒果更香,味儿也更浓,甜多酸少,十分诱人。所以,大家一见到芒果,便高声欢呼着,加快了脚步,来到树下,伸手就摘,剥了皮就往嘴巴里送。一口咬下去,香香的、甜甜的、那汁儿浓浓的、略带微酸,那舌尖上感觉……

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中有蚊子,蚊子特大。当地有民谣说,"云南十八怪,三个蚊子一盘菜",实际上这蚊子也没民谣形容的那么大,如真要炒盘菜,也总的要几十个蚊子才行吧,但从民谣中就足见西双版纳蚊子的个儿有多大。那蚊子见我们双手剥着芒果只顾吃,它们也乐了,为何不拿这群细皮嫩肉的上海人开开洋荤呢?于是它们也忙着在我们身边飞来飞去,冷不丁的落在哪儿咬你一口。我们边跳边吃,以躲避蚊虫的叮咬。不过这一场芒果吃下来,谁的脸上胳膊上脚上都会留下不少被蚊虫叮咬后的小包。有人会说,蚊子叮着咋不用手拍呀?我们当然不傻,也知道用手拍。可这双手沾满了黄色的芒果汁,咋拍?再说这野芒果的滋味实在太诱人了。蚊子诚可贵,芒果价更高。有得芒果吃,蚊子算什么?还是先吃饱了野芒果再来挠痒痒吧。

自己吃饱了,当然也不能忘了风雨同舟的连队战友,这么多的野芒果,应该带回去好让战友们分享。可是,没有口袋,怎么把这些芒果带回去?这可让让我们犯了难,大家挠了半天脑袋,谁也没辙。最后,还是小中脑袋瓜好使,眼珠子一转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只见他脱下了长裤,抽出了胶鞋上的带子把裤脚扎紧了,把芒果装满一裤子,再用皮带把裤腰勒紧,往自己脖子上一架,挺象头驮货的黄牛。他这可爱的样子把我们都看乐了,竖起大拇指直夸这办法好。于是我们都学样,只穿裤衩,脱下长裤装芒果。

每个人头颈上驮了一裤子芒果,返回连队,后来想想我们这群人的模样,一定是说不出的有多滑稽。芒果是装回连队了,战友们吃着芒果也直叫好,我们也跟着乐。可谁知有的芒果被挤碎了,那芒果的黄汁渗透了裤子,迷彩裤似的,洗也洗不掉,要知道,七十年代添条裤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唉……我的芒果,我的裤子……

西宁专治癫痫病中心癫痫病怎么治能痊愈武汉市到哪看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