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走过最难熬的日子(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剧本要闻

刚结婚那会家里的日子很艰难,顿顿粗茶淡饭,每天能够勉强填饱肚子,已是十二分的不易。

那年那个夏天,我从一个不沾柴米油盐的大姑娘,生平第一次离开父母兄弟姐妹,嫁给了几千里之遥的老公。甘秦两地,环境迥异。冬天的风从河谷地带吹来,天冷了,得买双袜子,兜里却没钱,委屈得我钻进被窝里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婆婆这才让老公捎回来一双枣红色的棉袜给我穿上。

也是那个冬天,一个用鸡爪子画梅花的季节,一个冰溜子挂满枝头的季节,在一处四周荒草嗖嗖仅有四个破旧窑洞的土院落里,在那个是我们新婚洞房的破窑洞里,我与老公为了仅有的一件旧棉袄到底谁来穿而吵得不可开交。正在院子里忙着喂猪的婆婆见状,冲我们屋里抱怨道:“这都娶的什么媳妇?结婚连个嫁妆都没有,还好意思和我儿争穿一件衣服?说出去也不怕乡亲们笑话。”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没有人可以无条件地宠着一个人,能靠得住的也只有自己了。

那时我很少上街,也很少买东西,身上所穿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是大姐送我的。婆婆经常这样教育我这个异地来的媳妇:“好日子是省出来的。”

清贫如戏的日子一过就是好几年,有了孩子,日子却依然像冬天的树叶飘零,毫无生机。我与老公为了孩子吃尽了苦头,记得女儿两岁那年,女儿生了一场病,为了给女儿看病,老公把在镇上给人打工挣的那五百块钱全部拿起,二话没说就抱着孩子去了西安儿童医院了。回家后,说是什么先天性营养不良导致的发育迟缓,我心里明白:米面糟糠导致,女儿发育方面的问题如果不及时治疗,长大了也是个痴呆,可是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为了孩子健康成长,我们东家借西家凑。就这样,孩子坚持连续吃了三个月的药才得以痊愈。像我们这样的日子,一场病就是雪上加霜,这让我们家的经济更是愈发拮据了。这样的日子,到女儿六岁那年都没有丝毫的改善。记得女儿刚上幼儿园那会,有一天哭着回家要一枝铅笔,可是我囊中羞涩,一分都没有,最后失控的孩子扇了他爸爸一个耳光,虽然力道不大,却一下子疼到了我的心里。那种感觉,一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像刀痕一样结痂在心里……

如此清贫的日子混混沌沌地一过就过了长达十几年。

后来母亲含泪告诉我:“傻孩子,好日子是一天一天自己奋斗出来的,你们出去创荡吧。”她把“出去”二字说得很慢、字音很重,我领悟到其中的含义。

我与先生制定了一个生活计划:一个主外,一个主内。他带着一家人的希望背着简单的行囊只身去了西安打拼,去打工挣钱供孩子们上学,家里剩下我一个人,我起早贪黑照看孩子、侍弄庄稼。日复一日,慢慢地我们的生活稍微有了点起色。

再后来孩子们去了县城上学,我也开始在我们镇上的小饭馆打工,给人家洗碗、端菜、拖地板……每天不论是晴天也好雨天也罢,我总是天不亮就骑着电动车出门,天很黑了才回家。后来我也去了西安,在西安找了一个适合我的工作,当上了一个不起眼的环卫工,这工作虽然脏点累点,但我心里却是踏实的。

现在,回想起那段艰辛的日子,我常常扪心自问:日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想起先生生病那年,我怕过、哭过,唯独没有后退过。

我不想再继续穷下去了,我想经过自己的辛勤努力过上幸福生活!

石家庄那个医院可以看癫痫病长期服用拉莫三嗪对身体有什么危害不同类型癫痫发作护理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