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梅俏忆趣(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剧本要闻

“总有一种悠远牵动着心房,总有一种神奇吸引着目光……”听着悦耳动听的歌声,我驾着车向浙东古城丰惠方向驶去,同车的是位久违的沪上来客,我特意带他去三溪赏梅。他年长我好几岁,原是上海电视台的摄像师,后来下海去办了家广告公司。由于我俩结交时都是扛摄像机拍片儿的,所以我戏称他为“吴国拍哥”,而他谑称我为“越国拍弟”。

他对梅花情有独钟,他在副驾座上边看手机相册中的一张张梅花雅图,边跟着配曲哼唱:“总有一种美丽丰富着想象,总有一种向往延伸着旅程,啊……”还没等他“啊”唱完,我慌忙来了一个急刹车,原来是丰惠镇三溪村的梅花节开幕式刚结束,散场的人流如潮。正当我忙于倒车、停车之际,他已急不可耐地下车而去,正以隔溪相望的那片梅林为背景,抓拍眼前这游人如织的场面。望着他时而闪步挪动时而纹丝不动的身影,我的思绪不由地回到了从前……

1984年初冬的一个中午,我正在上海电视台新闻釆访科进修,饭后信步而行,来到发射塔下的花坛前,初见了正稳身蹲拍一株腊梅的拍哥。他使用的是全套从日本进口的电子釆访设备,在当时中国电视界属于最先进的装备。我将要回去效力的筹建中的上虞电视台,虽也订购了一套与之类似的,却要低一档次,于是我羡慕地上前搭讪:“老师……”

“你……”拍哥因受惊而抖动了摄像镜头,他回头带着一脸的怨气,“你……”

我忙作自我介绍:“我是浙江上虞的……”

“上虞我知道。”他截着我的话,向镜头前的那株腊梅努努嘴,面色已变温和,“既是上虞人,更不该来打扰……”

我的目光落在那株尚未开花的腊梅上,心里在想:这有什么好拍的?他显然从我不屑的神色中猜度出我的心思,正色道:“别小瞧这株腊梅,要知道,它象征着当代名导谢晋的过去岁月,也代表着你们上虞人的骄傲……”

接下去的交谈,我终于明自了,当时上海台正在摄制一部反映虞籍电影大师谢晋从影历程和艺术成就的系列专题,拍哥在摄制组任副摄像,根据编导意图来拍这株腊梅,将用这个腊梅长镜头去表现谢导在动乱年代的那段蹉跎岁月,体现人民艺术家特有的那种耐得住寒冬考验,虽暂不开花但终将绽放的傲骨和正气。

这回相见,算是我们因梅相识了。

临别时他颇有意味地说:“谢导回忆他年少时的故乡,说是有连片的寒梅,春天绽开时很漂亮。看来谢导是喜欢梅花的,如今的上虞如果梅花还开得那么美的话……”

我热情相邀:“欢迎你到时专程来拍摄、赏梅!”

第二年开春我及时邀请了他,他利用星期日来了,我带他去了丰惠后山。

去年谢导作为特邀嘉宾返乡祝贺上虞县首届文代会召开,他随行而来,跟踪拍摄。我也接受了报道任务,在釆摄、编发快讯之余,我想摄制个新闻性专题《谢晋故乡行》,于是设法寻求拜访谢导,托他帮忙,他爽快答应,还真把我与谢导访谈之事促成了。

“越国拍弟!”一声叫唤让我从回忆中走了出来。

只见他早已绕过小溪,站在对岸的梅林边向我招手,我打个手势,示意他拍他的,我自己也拿出手机开始取景。

不远连片的层叠的梅林,经过一场春雨的洗礼,枝头盛放的梅花洁白似雪,映衬着那些刚争春吐蕊或含苞欲放的枝俏,勾勒出了一幅“春雨春水雪皑皑、犹有梅花俏盛开”的绝妙图景,近处的梅花浸润过雨水之后更加干净了,那晶莹的花瓣带着水滴。一阵风吹过,那远远近近的梅花荡漾起来,恰似一只只蝴蝶翩舞,令人迷醉……

“彩虹万里百花开,花间蝴蝶成对来;千年万代不分开,梁山伯与祝英台……”我哼起了越剧《梁祝》中的唱词,思绪闪回到当年金秋的那个夜晚,我和拍哥被谢导热情地迎入了他下榻的房间。“原来你是祝英台的小老乡啊?”得知我是丰惠人,又见我有点拘谨,谢导笑哈哈的,故意先扯我家乡的话题,话语风趣中显得亲和,幽默中带着激情,“祝英台是中国戏曲史、电影史上划时代的女主角,能跟她沾亲带故,是我谢晋的荣耀,但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你我的祖宗大人们失去了英台这个亲眷哩!幸亏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才帮我们上虞人重新找回了她……”

谢导接着讲述:“虽说《梁祝哀史》在民间流传了1700多年,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这故事发源于何处?祝英台究竟是哪里人?一直没有定论。直到四九年解放后,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组织有关专家到上虞作实地调查。当时上虞祝姓村共有七个,最后认定离县城三公里的祝家村(今祝家庄),于是在以后拍摄的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唱词的开头,‘上虞县,祝家村,玉水河边,有一个祝英台,才貌双全……’后来的越剧《梁祝》开头也这样唱,从此上虞县祝家庄成为公认的英台故里。之所以把《梁祝》拍成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主要是祝英台这个角色不简单哪!”谢导谈兴很浓,呷了口茶继续道:“作为生活在西晋时代的一个小女子,英台能乔妆改扮大胆去求学求爱求自由,敢爱敢恨敢抗争。她跟曹娥仅仅是单一的孝女形象所不同,她是美女、才女、艺女、情女、义女、烈女。她不光被历代百姓所喜爱,也为历朝帝王所赞赏,就连新中国的领袖毛泽东也不例外。1952年国庆节刚过,首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举行,毛主席也来看戏,他兴致勃勃地看完了由范瑞娟、袁雪芬主演的两个多小时长的新版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感到意犹未尽,便对身边秘书说:这是出好戏,可以拍成电影,放映给全国人民看,不久毛主席又明确指示:要拍成彩色电影。在当时中国要拍彩色电影,被苏联人认为不可能,一是技术上不行,中国电影界于1948年尝试拍摄的首部彩色影片《生死恨》,彩色是不理想的;二是资金也成问题,因为一部黑白影片投资就达20万元,彩色电影化费更要翻数倍,但上海电影制片厂顶着重重困难,就在1952年底开始拍摄了,经过11个月创造性的努力,在1953年底拍竣。这部彩色越剧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质量上乘,当时风靡东西方国家,在香港还创造了票房纪录,后又不断地在国际巡映,曾在不少电影节上获奖。想当年为了让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梁祝》更出彩,接受拍摄任务的导演桑弧、摄影黄绍芬精心选择外景拍摄地,最终选在上虞老县城。如今的丰惠既是因为这是英台故里,同时也因为老上虞的梅花俏。”谢导连说带唱很是兴奋,“艺术家们来到上虞玉水河边一看并无一枝梅,倒是明代思想家黄宗羲帮了大忙,‘古虞十里城南路,柳绽梅开到凤鸣’这句古诗不是指明方向了吗?那就去凤鸣仙境拍摄,真是柳暗花明啊!”

这个神秘的故事我听得入了迷。

“哎,小老乡,知道你老家为什么梅花多吗?”见我皱着眉头,谢导乐呵呵地说道:“那都是英台化蝶英台魂啊!”

“拍弟!”这时拍哥在梅林深处挥着手向我大声喊着。

我痴痴地望着漫山坡的犹如飞蝶的梅花,扪心自问:“果真是英台魂么?”

“总有一种悠远牵动着心房,总有一种神奇吸引着目光,总有一种美丽丰富着想象……”拍哥边哼唱边走出了梅林。这歌词怎么如此熟悉,我望着刚探身而出的他,猛然醒悟,谢导曾唱过同样的歌词。

“丰惠是老县城、老上虞,好地方哪!它有灵气,有故事,出人物,出梅俏……”那晚访谈结束夜已经深了,谢导相送出门握着我的手说道。

“总有一种向往延伸着旅程……”出了门拍哥哼唱着走向了另一片梅林,我健步跟上,虽然歌喉不好听,也跟着高唱:“啊……啊……”

注:这篇文章发表于上虞新闻网,署名:范智荣。

浙江有好的癫痫医院吗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呢国产拉莫三嗪片价格癫痫发作该怎么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