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雀巢】盘陀山路盘陀情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红色经典
无破坏:无 阅读:1454发表时间:2015-04-22 08:32:30 那是十多年之前的事,可只能想来情景依然,心思幽然。   ——小引      去金华盘山的情结是从去年开始编织的,当那个愿望终于变为现实时,心就想早早地飞到盘山。所以当我们在新昌吃好中饭,准备直奔盘山时,望“山”欲穿的感觉折磨了我一路。   驾驶员小陈数进盘山,根据前往经验,今天他想选一条好一点的路。这也正合大家的心意。汽车穿过城镇,穿过田野,进入了山区。眼前的景象一点一点纠正着我对山区的误解,丰满着我对山区的形象:这就是山脉。它连绵不断,蜿蜒无穷。只见山连山,山重山,山叠山,山盘山,山套山,前是山后是山,左右还是山。汽车就在这青翠浓绿高低起伏的山的包围中冲决,突围,然而,在群山面前,竟变得那么无能无为。我只向往着前面柳暗花明,在那山腰尽头的路口,突然就出现一个村庄,并且那就是盘山中学所在地。然而,到了认定的那个路口,前面却又是一围山群。山莽莽,路漫漫,焦急的心如何得以遂愿?   汽车一会儿在山谷盘桓,一会儿“之”字形上升或在一座山腰环旋,一会儿在山腰穿梭。在山脚,总有溪流伴路而行。那溪流,有几处急湍倾泻,闪动一片洁白的水花,有几段宁静安闲,清澈地映出溪中的石沙。真有点“青山常在,绿水不断”的感觉,这一感觉总算可以稍稍滋润一下焦渴的心。汽车在峰腰乃至峰顶奔驰,一边是磷磷峭壁,一边则是万丈深渊,望下去,一种悬空的惊颤感让人悚然而栗,就是我们年青的带队的方老师也闭上眼睛不临汾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敢往下看。只有驾驶员小陈依然那么神态自若把握方向盘,让车既平稳又迅捷地向前行进。车有时老是盘着一座山,有时却一下穿过几座峰;有时吃力地爬岗,有时急速地下冲。在一上一下,盘曲颠簸之下,几个同学早已呕吐一空,或呻吟或昏睡了。我的心只是不停地喊着,快点快点快点!为自己的心愿,也为那几个痛苦中的同学,因为除了快到,别无救助方法。   大概因为不久前下过大雨,有几处路面泥泞不堪,有几处山体崩溃,有几处正在扩展公路。汽车通过那儿真是小心翼翼,可车子还是颠簸得厉害。人在车上,车在途中,只好任随它了。好在满眼的青绿还能差强人意。放眼望去,几处碧绿,几处翠嫩,几处青靓,几处墨蓝,有机组合富有层次,在青天白云衬托下,分外妖艳。绿色的群峰,蜿蜒起伏,让人想到奔涌的浪涛。只是山是静止的沉默的而海是波动的喧哗的。然而,山在静态中洋溢着它的生命,海在波动中涌逞着它的力量;山的沉默中自有它的雄浑,而海的喧哗中自有它的深沉;它们都闪着绿彩随州那家医院治癫痫,但山的绿是刚中藉柔,海的绿是柔中含刚。我是带着海的情感,来探望山的。我想起我们舟山中学和盘山中学。这“舟”与“盘”两个字,“盘”是“皿”上之“舟”,他们是陆地之舟,我们是河北儿童癫痫可以治疗吗海中之舟。我真有点佩服把我们这两所原本不识的学校结为对子的那位领导,不知是他妙手偶得,还是殚精极虑,使我们这两艘“舟”连接在一起。使我能有深入大山的机会。山已开始像海那样存入我的记忆。于是,我的情思沿着那盘陀的山道盘陀起来。在绿的群峰间,那路像被谁舞动的一条金黄的绸带,虬曲变幻地飘动着,绵绵不尽。我在颠簸之间,目光不知不觉被那无尽的路牵动着,我希望那路更大更长,让我更深地体味大山;却又想着快点到达目的地,一睹盘山中学的景象。人的思绪往往就是这样矛盾悖反。   不知奔过了多少路,不知绕过了多少山,不知翻过了多少岭。太阳默默地开始往山下钻。我们也已麻木了对盘中的盼念,准备经历更长的行程。忽听小陈说:“到了,到了,那就是盘中的操场。”那话带来“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伊在灯火阑珊处”西安哪看儿童癫痫好的惊喜,我们精神顿振,纷纷把目光伸出汽车的窗口,以一睹为快。一看手表,已快下午五点了。   盘山中学的领导热情地接待我们,虽然我们都是初次见面,却有一见如故,身归家园的感觉。吃饭时,我们讲到一路行程,翻山越岭的景况,盘中郭校长笑着说,那是三年前的老路,现在从新昌东阳到磐安县城过来,用不着翻山越岭,都是平广的大道,两个小时光景就够了。我们听了,大为叹息,花了这么多时间,跑了这么多冤枉路,还经受翻山越岭的颠簸之苦,原来是我们的眼光落后了。走的还是老路。   的确,山区在更新。盘中所在地大盘这几年的变化很大,看大盘不但街市已经形成,两边楼房高挺,不见低矮的平房;而且重视修路,虽在山深处,道路却已通达四方。而盘山中学新的校舍也已落成。大山深处的“舟儿”已经开出了扬帆的航道,美好的前程已在前方招手。   在大盘的一天是紧张而富有感触的。当我们乘车离开的时候,便有几丝的留恋。回程的车是循着盘中校长说的国道走的。道路平宽,一路城镇新貌,一路平畴。只是很少见到紧紧围着我们的连绵不绝重重叠叠的群山众峰,便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忽地想起一句诗,那是在盘中领导带我们游花溪时看来的。当时,汽车在盘山山脉奔腾许久,后来折入一条仅能通过一辆车的机耕路,曲曲折折行了数里,又步行前往数里,终于见到了花溪。的确别有幽景,自成洞天。半路上,山腰间有一山神庙,庙是简陋不堪的,可墙壁上题写的一些诗句倒有点哲味,其中一首《劝少年游诗》,最后两句是“不登高山,何见天之大;无入深溪,哪知地之厚!”于是我想,要不是来时我们翻山越岭走了那条盘陀路,我们如何感受大山的幽深和雄浑呢?   想起进山的情景,一种别样的情绪就又洋溢开来。我开始感谢小陈精巧的不留痕迹的部署了。   共 21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