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岸(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感人故事

佛家有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然而对一个自断后路,执意向前的决绝者来说,已经没有了回头的可能,岸即便就在身后,他也不会转身。

内心里全是海,已经没有了岸,即便是苦海,也要走过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不是如何去选择,而是没想选择。

世间之人,来来往往,世间之事,悲悲喜喜,如果都能回头,岂不都有完美的结局,哪会有那么多残缺和遗憾?

两千多年前,孔子面对滔滔奔流之水,发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叹,他在感叹时光易逝的同时,是否也在为自己的蹉跎人生忧虑,已经不得而知了,我们能确定的是,老夫子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弃他的政治理想。

孔子带着他的弟子们周游列国,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寻求施展抱负的机遇,他应该知道,彼时是个弱肉强食,礼崩乐坏的混乱世界,但是依旧初心不改,做了个苦海里的弄潮儿。

如果孔子真的回了头,为保住自己的一官半职,屈服于权威,献媚于君王,留在鲁国,尽情享受风花雪月的贵族生活,可能他的名字早就湮没在了历史沧海中,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孔子是谁了。

今天我们在为博大精深的儒家文化陶醉时,是否想到了它的创始人周游列国时的苦闷和彷徨呢?谁又能把那个高大魁梧,泰然慈祥的孔子形象与四处碰壁,遭受暗算和排挤,惶惶然如丧家犬的落魄孔子联系在一起呢?

江河湖海之所以叫江河湖海,是因为岸的能屈能伸,套用家乡的一句俗话“再大的馒头也大不过笼”,再辽阔的大海大洋,也有岸的呵护,所谓“无边无垠,与天相接”,只是一种传说,千万不能当真。

岸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相对于苦海的未知。岸的指向则是确定的,要么是一种消极躲避,要么是一种心灵救赎,回头的人,其实也未必真的能回到岸上,步子一旦迈出,命运也就注定了,岂容你想回头就回头。

佛家以悲悯之心劝诫世人,或许只是源于一种良好愿望,并不代表必然的结果,佛家还有一句话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往日杀人无数,停止杀生就可以回头成佛,那对那些终日修行,行善积德,普度众生的人岂不是太不公平?

曾经轰动一时的白银杀人案主犯高承勇,二十多年前接连犯下抢劫,奸杀十余名受害人之后,藏匿于一所学校的小卖铺中,在周围人的印象里,他俨然成了孝顺,稳重,本分的“好人”,甚至他被警方逮捕后,大家都很惊讶,无法接受他是一个残忍恶毒杀人犯的事实。

不能排除高承勇犯下连环杀人的惊天大案后,精心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善人”的形象,,想逃脱法律的制裁的企图,不过也有他良心发现,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可能,但是这些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已经淹没于罪孽之海的他,是没有岸让他回头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为行为承担后果,付出代价,是立法的基本精神,也是一个成人的基本常识,所谓的苦海,是必然归宿,而靠立地成佛,回头是岸,来逃避法律的惩处,想都不要想。

想成佛,就远离屠刀,如果对佛家的那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心存奢望的话,那法律只能送把他送上西天,去求佛祖赦免其罪恶了。

相对于孔子对岸的不留恋,另一个历史上的悲壮人物,西楚霸王项羽,则是在乌江岸边,上演了一出霸王别姬的千古绝唱。

项羽和他的挚爱之人别姬至死也没有离开岸边,如果强渡乌江到对面江东,那是他的根据地,凭借西楚霸王的威望,重新拉起一支队伍,找机会和刘邦一决高下,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个刚烈到宁折不弯的汉子,因为失败而无言面对江东父老,终究没有跨出求生的那一步。

自古美女爱英雄,虞姬对项羽的爱,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爱,她勇敢的迈向死亡之海,只为把爱人挽留在生的岸上,这种爱的极致,试问当下自称爱你爱到骨子里的人,真的能做到吗?

历史就是这么诡异,刘邦作为楚汉相争的胜出者,贵为汉高祖,却没有给后人留下多少好印象,反倒是落败者项羽,以其敢爱敢恨的真性情,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形象,成为了后人的眼里的真英雄,李清照对其赞美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从另一个角度说,岸其实也有相对性的,对于船,岸是永远的依靠,而对于鱼,岸却是失去自由,甚至走向死亡的噩梦,所以你内心里的岸,未必是他的岸,你眼里的苦海,未必是他的苦海,正应了一句古语“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如果不是媒体报道,谁能想到,山高林密的终南山,现在居然有几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行者在隐居,过着苦行僧式的原始生活,俗人意识中的寂寥艰苦的无边苦海,在这些修行者眼里,却是山清水秀,返璞归真的人间天堂。

回到以人为本的理念上来,岸也罢,海也罢,都不足以决定一个人的成败,真正把握命运的,还是人自己,神也好,佛也好,都是保佑积德行善,乐观上进之人,人只要做好自己,就一切OK了。

这个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崭新时代,期待的是有志者的勇往直前。

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哈尔滨小孩癫痫病医院武汉什么医院看癫痫病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