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迢迢西北望之五(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感人故事

(一)额济纳旗的胡杨林

雨下了一整天,淅淅沥沥。南方的秋天,是易安的秋天,是李煜的秋天,是容若的秋天。到黄昏,点点滴滴。不说“愁”,但空荡荡的房间里无端生出一份小小的寂寥。冲一杯热茶,于无声处与时光对峙。随手打开书页,一片黄叶飘然坠落,哦,是从额济纳带回的胡杨叶,我夹进书本当了书签。叶片干枯了,找不到原有的生命色彩。循着清晰的叶脉,我想起了那个秋天,那个如童话般美丽的额济纳的秋天……

额济纳的秋天,是属于胡杨林的。“阅尽胡杨,天下无树”,多么豪迈、高调的语言,但胡杨当之无愧。当车过酒泉航天城,飞速行驶在奔赴额济纳的路上,我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迫不及待地想一睹它的壮丽秋色。八千里路云和月啊,跨千山越万水,从水秀山青的江南来到漠漠荒北,我像是赴一场千年的约会。弱水河、红城子、西夏黑城遗址、居延海,这些名字都透着一种古老和神秘。胡杨与他们相生相伴,我想一定有不可抗拒的魅力。

初见胡杨,在怪树林里。尽管从朋友空间里无数次看过它的照片,也听过很多关于它的传说,这样近距离接触,我还是有点讶异。落日余晖里,整个林子像一个经历过殊死搏斗的古战场,断肢残臂,白骨森森,死亡的气息里给人以恐怖、寂寥、沉重和压抑。大颗大颗枯死的胡杨或歪着,或站着,或倒着,用各自独特的姿势和无声的语言诠释一种英勇、顽强和无畏。有的仰天呐喊,有的低头静穆,有的疲惫不堪,有的虬蟠狂舞,有的面目狰狞,有的声嘶力竭……逆光下的剪影,悲壮而苍凉。

我抚摸着这些枯死的树木,心想,要经历怎样的摧残,要用怎样的毅力,才能长成这样盘根错节的怪异。传说它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虽没人能见证它生命的全过程,但我看到的是对命运的不屈和抗争。无情的风沙填平了多少河流,掩埋了多少城郭。而它,杀开一条血路,顽强地活着。即使是死,也不让黄沙埋了它的铮铮铁骨。三千年的岁月啊,它已在天地间立起一块坚强不屈的丰碑。面对它,是对生命的一种敬畏。

再见胡杨,是在黑水河边。一道桥二道桥,一直到八道桥,它们个个盛装妖娆。原来,死,它们是勇士是壮士。生,却如此百媚千娇。那天额济纳的风沙好大,簌簌的树叶纷纷而落。湛蓝的天宇,高大的树干,金黄的树叶、松软的沙漠,还有黑水河碧绿的河水。走到哪里都是树,而每棵树都有自己的独特个性,从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光线下焕发出不同的风姿。变化无尽,诗意婆娑。在一棵树上,我亲眼见到并拍下了它的前世今生。幼年柳眉型的尖叶,中年桃型的圆叶,老年的枯枝。三种形态,共生共长。

我瞬间失语,静静地走在木桥上,唯恐自己粗笨的脚步惊扰它们的美丽。好几次,疑为自己在梦里。我当这是一个传奇,一个关于胡杨的传奇。千年的它与现代的我,我们就相约在这黑水河畔,木栈桥边。

早几年看过张艺谋主导的电影《英雄》,张曼玉和张柏芝在胡杨林打斗的场面,拍摄点就在四道桥。那个时候,感觉好遥远。而此刻,我就在画里边。看它蓬勃怒放的生命,看它激动人心的色彩,看它舞尽西风的姿态。

我知道,胡杨的美丽只有这十多天。错过这一季,又是漫长的一年。黄昏如水,木桥蜿蜒,我们再次来到它身边。到处都是长枪短炮,到处都是冲锋衣,原来他们和我一样,都舍不得放弃。

夕阳下的胡杨,是另一种美丽。与其说是看自然美景,不如说是看一场生命的谢幕,在它怒放到极致的鼎盛绚丽中,欣赏大美无言的落幕华章。一叶一秋,唱起风中的挽歌,在飘飘坠落的阵痛中完成一个年轮的生长。

胡杨,是植物的活化石,是沙漠中的奇迹,是不朽的生命传奇,是大自然对勤劳勇敢的额济纳人民的馈赠。胡杨,它作为一种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

(二)银川散记

银川,哦,银川,塞上的江南,党项羌族的故园。我们穿越巴丹吉林沙漠700多公里的无人区,翻过贺兰山脉,从日出追逐到日落,总算到达这座西北的名城——银川。

从岳飞的《满江红》里知道贺兰山,于是,在我心里,贺兰山与《满江红》一样豪情满怀。当看到那山势奔腾,断石嶙峋,如一道天然屏障将大漠隔开的贺兰山,就有点小激动。这是初到银川的感觉。

银川人不吃猪肉,我们找了好几家餐馆,最后在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饭馆就餐。点了个火锅,我还想点两个小菜,服务生不肯,说我们三人一个火锅够了。确实够了,大大的火锅,鸡肉、虾、香菇、豆腐、土豆、面条啥的都有。而服务生这种做法让我看到了西北人的直爽、憨厚和淳朴。这是银川给我的第二感觉。

但我想寻找的,是关于900多年前那个在丝绸之路上神秘消失的西夏王朝的踪迹。

1、西夏王陵

银川古时称兴庆府,是西夏的政治文化中心。

西夏,一个前期与北宋、辽平分秋色,中后期与宋、金鼎足相持,但在《二十四史》中却找不到只言片字的王朝,一个“原不知稼穑,土无五谷”,却在荒芜的大西北开创王朝,创立自己的文字,写下辉煌篇章的大白高国,一个骁勇善战,以游牧为生的民族,现如今,只剩下几个黄土堆,孤独而寂寥地矗立在银川以西约30公里的贺兰山下。

元昊,那个带着传奇色彩出生、后死于儿子宁令哥手中的党项族人心中的英雄,那个将疆域扩展到“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倚贺兰山以为固,雄踞塞上”的西夏帝国创始人,那个历史上唯一穿白袍称帝的帝王,却没有将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和聪慧的政治头脑遗传给子孙后代。西夏王朝只经历了10代帝王,短短190年的历史,就在蒙古军的铁骑下灰飞烟灭。成吉思汗六征西夏,时间长达23年,最后陨落在与西夏的征战途中,他在病中立下遗嘱:“待夏归降后,将西夏军民尽数杀掉”,所以夏民“免者百无一二,白骨蔽野”。战争,是政治家、军事家、野心家联袂演出的一场闹剧,兴庆府百姓何堪?西夏百姓何堪?那一段历史,不留也罢,我不忍淬读。

元昊的半身塑像,雄风犹在,威武而霸气。元昊的泰陵,虽历经千年沧桑,仍具王者气势,踞高而立。其他几座帝王陵排列有序,二百余座陪葬陵星罗棋布。它们构成了一个阵式,以错落有序的层次感,演绎着一个王朝曾经的等级特征。50平方公里的岗阜丘陇上,埋葬着一个封建王朝多少的恢宏与辛酸,满目荒凉里,无声地诉说着一个时代的辉煌与悲壮,留给后世一个决绝的背影。

博物馆里陈列的那些物什,如石柱、石马、琉璃鸱吻、西夏碑文、石雕人像座、佛经、西夏瓷器、官印等,清楚地讲叙着西夏帝国的兴衰史,让人们领略到一个王朝曾有过的灿烂与辉煌。曾经的王侯将相,曾经的功名利禄,如今尚存几何?情一诺,梦一场,三千繁华随流水,百年基业化作尘,唯留几株衰草对风吟。

什么“东方金字塔”?西夏王陵,它只是历史的一部分,它苍凉、雄浑的底色加深了岁月的沧桑感,也点缀了历史的纵深。繁华褪尽,一杯黄土掩风流。今日,对着这堆黄土,我深鞠一躬,为西夏将士宁死不降的节气!一块碎瓦,一截断砖,是一段历史,是一段记忆,更是一段沉思。贺兰山寂寂,我亦无声。

“往事越千年,谁来挥鞭?”写到这里,我似乎有些沉重和压抑。我不愿久久沉浸在过去的历史里,于是停笔,在院子里来回踱了几圈,让秋日午后的阳光回暖自己。南方的天空不够蓝,坐落在银川市郊的那个镇北堡的上空才蓝呢,蓝得没有一丝杂质。

2、西部影视城

西部影视城亦称镇北堡影视城,前身是明、清两座古堡遗址,后是银川牧民的羊圈,被作家张贤亮慧眼相中,改造为影视城,成为宁夏五A级景区。以古朴、原始、粗犷、荒凉、民间化为特色,是中国三大影视城之一,被誉为“东方的好莱坞”。

根据展示栏里介绍,在这里曾拍摄过上百部电影,《牧马人》《红高粱》《黄河谣》《五个女人和一根绳子》《老人与狗》等。也有很多影视明星大腕如陈道明、周里京、谢添、刘晓庆、斯琴高娃、林青霞、王馥荔、周星驰、赵雅芝等,在此留下他们的身影和足迹,巩俐更是通过《红高粱》从这里走向世界。基于这些,我兴趣不大,我不是追星族。我的目光聚焦在张贤亮的独特眼光上,他以文化作为第二生产力把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改造成宁夏一颗璀璨的新星,文化成为这座古堡的底蕴,也展示了古堡改造者的智慧。不得不佩服!同时欣赏他的书法也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其实张贤亮的书我看得并不多,印象里好像只有《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看来以后得找点时间好好读读。

我们先从明清一条街玩起,古香古色的街道两旁都是我们从电影中或小时候的生活中看到的场面,各种摊贩云集,捏面人,打爆米花、补鞋匠、卖羊肉串,拉黄包车……接着去了两座古堡,古堡里到处都是微型的浓缩景观,拍摄过电影的场景和道具应有尽有,从古代到现代,从文化大革命到西部风情,从官太爷的府邸到农家小院。面对那些道具和场景,我们童心顿起,做完皇帝又当算命先生,买完狗皮膏药又颠花轿,推完板车又当教书先生,然后摇身一变成了坐在公堂上审案的七品芝麻官、怡红院的老板娘、批斗会上的文革主任、比武场上的绿林好汉、《大话西游》中的痴男怨女……忙得不亦乐乎。

就这样,徜徉在两座古堡里,流连在一个个故事剧集中,模仿着影视剧中的场景,嬉笑打闹间几个小时随便就过去了,满身的轻松和愉悦。或许,人到中年的我们,生活给了太多的沉重,在现实中跌跌撞撞、疲于奔命,难得一回真正的开心。该释压的时候就好好释压吧,哪怕就这么虚拟地玩一会。但那一刻,我们脸上的笑容绝对是真实的,是发自内心的,这就够了。大概这也是影视城的目的和意义所在吧?我肤浅地认为。

从影视城出来,我意犹未尽,因时间关系,我们不得不奔赴下一旅程。银川,不知我还有机会来否,但在内心里,我深深地爱上了这塞北的天空,这广袤的大地!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土方法湖北癫痫医院哪家好遇到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淮安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