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过年的那些事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高考作文
破坏: 阅读:2090发表时间:2013-01-21 16:14:51

『流年』过年的那些事(散文) (一)
   大年初二,母亲的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都有哪些生日。初一老婆对我说,“走,我们上趟超市,给妈买件生日礼物。”我说,“你去吧,我不爱逛超市。”老婆一脸不高兴:“平日里你工作忙,难得有个休息日,今天又是个情人节,陪陪我嘛。”
   “情人节?这么个节日咱都不记得了,看看你老公多么老实呀,连个情人都未有,走,咱陪着黄花老情人去啊。”
   “得了吧,谁不知谁呀,你是没那个能耐,如果你有钱有势了,说不定现在早不知在哪个情人的怀抱了。”
   “呵呵……我没能耐?信不?今年我就领个情人给你看看……”
   “走吧,别贫了,如今找情人得有车有房有钱,你有啥?我们去超市还得坐公交,这辈子跟了你,想当初我也是瞎了眼……”
   “你看看,跟你出去一趟净说没用的东西,这大过年的,俺不和你急眼,走吧。”
   路上老婆的嘴更是唠叨个没完,一会儿说我走路腰杆挺起来,一会儿说走路靠边,这娘们儿,真婆娘家哈。
   横穿马路的时候,我的手拦了老婆的腰,老婆一把扒拉开了:“街上这么多人,别咯眼了。”“我不是怕你被车撞了吗?”听了我说的话,老婆顺着我紧攥着她的手,就势又紧靠在我的身上。不知为何,老婆一路再无话,只觉得握在手心里的手汗津津的。
   如今的超市越开越大了,弄得跟集贸市场般了,什么东西一应俱全。如今的人有钱的也越来越多了,超市旁的停车场停满了轿车,买东西也都和打劫似的,看中东西价格都不看一眼,往购物车里直扔。
   可俺还是老百姓,虽给老母亲买生日礼物,也得细掂量。话说年好过,日子难过,每花一分钱也得精打细算呀。贵的买不起,便宜的又看不上眼,关键是山西儿童羊癫疯的医院不知买啥好。买吃的,大过年的,肚里油水都满满的,吃不下;穿的,老婆几乎年年外衣、内衣、毛衣给母亲买。转了一大圈,也没买上。老婆一时犯了愁,问我到底买什么好。我说:“还是买穿的吧,这人老了都和儿童似的,也好穿,也好显摆。虽说每次买衣服给母亲,母亲总是说衣服有的是,穿不坏,但我曾见过母亲穿着你给买的衣服在和邻居炫耀呢:‘“看看这俺儿媳妇给买的……’”
   在一鞋柜前,老婆打眼被一双皮鞋吸引住了,挺是样儿,鞋底又轻便,钱不算太多,百八十。我知道母亲看中的不是钱多少,关键还是个做儿女的心意吧。
   目的达到了,逛超市的心情就悠闲多了,虽说这个超市开业两个多月了,今天我还是第一次来,老婆领着我东瞧瞧西望望,面对着这个日益丰富多彩的物质社会,不能全享受到,给眼过过生日也可吧。和老婆在玩具柜台前选中了个虎娃娃,虎年吉祥吧。溜达到了卖酒的地方,老婆说:“给你买箱酒吧,你喝了不是挺管用吗?”呵呵……年前,给丈人买了箱滋补保健酒,商场搞活动,余外赠送一瓶,那瓶我打开喝了,结果晚上我虎头虎脑虎虎生威精神了一晚上。我看了看标价,说:“太贵了,况且我的身体现在还不需要补。”老婆说:“别逞能了,顶一个家不容易,男人到这个岁数,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我们没大能耐,再亏,也不能亏了自己的身体。”当下,老婆就命令我提了一箱酒。
   走到交款处,见到卖花的,我说:“老婆我买束花给你吧。”老婆断然拒绝:“虽说这辈子一次未收到你给我的花,有那个心我就满足了,一束花10元钱,不当吃不当穿的,留着10元钱,还能割一斤肉一家三口美美地吃顿呢。”
   因大年初一,公交车早早就停运了,我说:“我们打个出租吧。”老婆还是以一斤肉的论调否决了。老婆穿着高跟靴,又是新鞋,走了不远,脚就磨破了,我停了下来,说:“打车吧。”老婆说:“磨叽啥?烧包啥?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怎么过去的?咬咬牙,咔吧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就这样,老婆一瘸一拐,我歪斜着身子,手提一箱死沉死沉的酒,沿途一辆辆私家车呼啸而过,还有好多出租车停下向我们招手示意,老婆都是摆了摆手,和我走了5里地的路程。
   (二)
   我家离母亲家一跨远的距离,常常都是到母亲家吃中饭,一抹嘴就走了,年30也不例外。
   老婆配电工,虽悠闲,但工作性质的缘故,没节假日。初二恰逢她白班,没时间回家忙活,我就早早回母亲家了。回到家,只见灶台上、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中午的吃食,把该化冻的化冻,该泡的泡,该洗的洗,都收拾得利利索索了,单等下锅煎炒烹炸了。也是俺爱生活吧,闲时,常在家里捣鼓好吃的,练就一手好手艺。厨艺虽没大饭店厨师做的那么花里胡哨有名堂,但菜做得绝对够味儿,还有一种大饭店里吃不到的那种家的感觉,广告词儿说的好:味道好极了。
   我脱下外衣,洗了把手说,“妈,我来吧。”母亲说:“你穿得新澄澄的,别弄脏了衣服。炕上暖和,到炕上看电视嗑瓜子吧。”
   常日我回家母亲也历来不用我和媳妇动手,即使饭后刷刷碗。母亲总是说,她身体还行,这点小事犯不着我们插手。
   “妈,今天你生日,你为我们操劳了大半辈子了,今天你就歇歇吧哈——”
   妈妈没再推让,我手持锅铲开始忙碌起来。这时,父亲拿过他的鸭绒背心给我,让我穿上。
   “爸,我不冷,不用穿。”
   “别得瑟了,叫你穿上就穿上,大正月的,别冻感冒了。”
   母亲也在一旁打帮衬:“嫌乎你爸的衣服不是样儿?家里没外人,不丢人,穿上穿上。”母亲说着拿着衣服就往我身上套。
   “好,好!听你们的,穿——上喽!”我乐呵呵道。
   我忙着,母亲也没闲着,里里外外帮我打着下手。忙碌好长时间,快中午了,妹妹一家还没来。以前讲规矩,妹妹初二不回家给妈过生日,近几年,媳妇说,叫妹妹回家吧,一起过,也热闹些。我问母亲:“没叫我妹妹回家吗?”母亲气哼哼道:“叫了,做闺女的也真是的,活了几十年一点事理儿也不懂,不早点回家帮帮忙……”
   说曹操曹操到,妹妹一家大包小包提着东西回家了。见了母亲,老远就喊:“妈,过年好!”母亲立马摆着一张笑脸:“好,好!你们也过年好!”外甥更是声音脆亮地喊:“姥爷姥姥过年好!”老爸笑眯眯一边连声道好,一边从兜里掏出红包塞给外甥。外甥欢天喜地接过红包和我的孩子一边玩去了。
   “嫂子呢?嫂子上哪里了?”妹妹见我在厨房忙上忙下问。
   “上班了。”
   “哥,不好意思啦,昨天晚上搓了大半晚上的麻将,起得晚,又到超市给妈买点东西,回家就晚了,让哥受累啦。”妹妹又讨好说,“哥做的菜可香了,我最爱吃哥做的菜。哥,我干点啥?”
   “去、去、去,一边呆着凉快去,你过来我还嫌挡害呢。”我佯装愠怒道。
   “我就知道哥心疼妹呢。”妹妹讪讪道,“妈,你看俺哥翻锅执铲这一板一眼的姿势,还真像大师傅那么回事。”
   这时母亲插话了:“眼里没活的东西,多大岁数的人了?还没个正行,去把桌子收拾好。”
   十一点多的时候,菜都做停妥了,花花绿绿的一桌子锦食,单等开食了,可媳妇还没回来。等了一会儿,菜有些凉了,我说别等了,媳妇临走前告诉我别等她,上班不由人。母亲接过话茬说,等,一定得等,黄花菜有凉的时候,一家人的情怎么都得热乎着。
   快12点的时候,媳妇回来了,家里立时欢歌笑语热闹起来,大人呀,孩子呀,举杯呀,祝福呀,都裂着嘴儿笑着,都好听的话儿说了一大筐。这就是家吧,这就是亲人们吧,这就是人间的爱。
   我们说,妈,生日快乐!娘的脸上笑开了花。
   娘说,日子过的都好吧?我们齐声喊:好!好!
   爸说,小人儿学习要努力啊,孩子们频频点头。
   媳妇说,红忠(妹夫的名字)祝你武馆开得越来越红火!
   妹夫说,祝嫂子越来越漂亮!
   孩子说,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
   一时,掌声说笑声掀翻了屋。
   “吃菜,吃菜,别光顾着说话。”母亲夹着菜递给我的孩子,“这是你最爱吃的。”又夹了一筷子递给外甥,“这是你平常喜欢吃的。”
   谢谢奶奶!谢谢姥姥!两个孩子小嘴甜甜道。
   “哥,这菜做得真地道,肚里早饱了,可闻着味儿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会有用吗,还想吃。”妹夫说。
   “你习武,累身子骨儿,好吃多吃点。”我说,“武馆开得好吧?”
   “毛毛雨啦。”
   “刚开业,等成气候了,别不认识了哥哈。”
   “哥这一家人说两家话了,见外了啦。弟这些年也没少折腾,也都全仗着哥和家人的支持和帮扶,弟敬大家一杯!”
   都喝高了哎——干红,白兰地,老酒,啤酒,饮料,茶水,荤菜,素菜,酒杯交错中,笑容堆满了一张张脸,欢歌撒了一地,浓情溢满了一屋。
   一向寡言的父亲最后说了一席话。
   “见到一家人这么乐和,心里比什么都高兴。以后回家别再破费,带东西了,我和你妈有吃有穿的,别惦记。你们虽说日子殷实好过了,但你们都爬坡的阶段,什么地方都需要钱,多攒俩钱,有时得防无时啊。”爸爸说完这些,话锋一转,说,“你们这代赶上好日子了,可你妈和我都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尤其你妈,我在外地工作,帮不上太多的忙,你们都是你妈从小到大一手拉扯大的,不容易啊,这里我敬你妈一杯酒啊——“
   这时母亲那张皱纹纵横的脸上就有晶莹在闪烁,也就在这时,我发现母亲真的老了,总是以为自己是依偎在母亲身边的孩子,总是以为母亲永远会为子女挡风遮雨一辈子,可时光呀——
   母亲今年69岁了,可以说吃了一辈子的苦。年轻的时候,在大连钢铁厂上了几年班,挨饿那年,吃不了苦,回家土里刨食,总算勉强填饱了肚子。不久便和爸爸结了婚。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哪里好? />   妈妈在村里面子上很风光,爸爸是个“出外的”吃国家粮的人,村里人都羡慕。其实妈妈幸福不幸福,就像脚上穿的鞋子一样,合适不合适,自己心里最清楚。一个妇道人家支撑个门头,家里家外,还得养儿带女,甚至大事小事都得自己出主意拿章程,当中的酸甜苦辣咸,常人很难想象,遭老罪了。
   等我和妹妹从农村出来后,母亲也搬到了城里。即便这样,母亲也没闲下来,开始租房住,为了买房,母亲又起早贪黑风来雨去做买卖;我和妹妹添了孩子,又忙着照看孩子。两口家过日子难免吵吵闹闹,母亲为了家庭的和美,这时总是两头唱红脸,委屈只有自己咽在肚里。
   当儿郎的这辈子没大出息,也不曾给她长过多大的脸,只能求她老人家晚年健康长寿了。
   (三)
   初三拜完了丈人,亲戚都离得远,初六又要忙着上班,一时闲了下来。小城没啥文化活动,也没多少光景好看的,我对老婆说,看电影吧。
   我喜爱电影,可自从结婚后很少光顾影院了。主要还是经济原因吧,工薪族,得过日子。看电影那是精神消费,况就是看场电影动辄三五十元的,对俺来说,跟过大年似的,实属高消费,只能忍痛割爱了。
   常日里也到网上看看,可视觉效果不是那么回事,完全是糟践了大片的大投入大制作大场景,暴殄天物了,不过瘾。
   其实老婆婚前骨子里更讲究小布尔乔亚的情调,只是婚后咱没给老婆创造浪漫的条件,老婆更实际了。
   就老手牵老手走在去影院的路上。时有满身都是抒情诗的女子感叹号般迷乱拥抱着我兴奋的眼神,老婆掐得我装模作样嗷嗷直叫。
   到了影院,门口有卖糖球的,山里红刨开,夹杂各种馅料。老板推荐我买夹心巧克力的,我笑了,老板把我们当成情人了。老婆洋洋自得了:“看,咱还是魅力不减当年。”我随口道:“谁让咱老婆长成一朵花了呢。”
   电影老片子了,《泰坦尼克号》。看过多少遍了,家里还有VCD片,但还想看,吸引的还是爱情吧,这多少说明我们还未老,人都心存梦吧。
   买的是情侣包厢,50元。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婆没再以10元钱一斤肉的论调嚷嚷啥,很痛快地掏了腰包,是谓过年谁不吃顿饺子呢。
   包厢很软很舒服,设计得很私密很人性,灯一灭,完全两个人的世界。记得当初和老婆约会看电影时,中间两个位子夹着一个扶手,搞点小动作都费劲,再说左右前后都是人,也很难为情。如今,可真方便了呀,要不影院门口现在都有了陪看电影的小姐呢。
   观众寥寥无几,普通席上就几人,包厢十多对,都年轻的情侣,像我这般年纪的就我和老婆一对。
   老婆很乖地猫在我的怀里,这是这些年在家里也很少有的举动,摸了把老婆的脸,一种久违的耳热心跳异样感觉传遍了全身。影院里的空调很凉,但觉得老婆的身子很烫。
   电影故事情节早已熟悉,更老套,只是灾难里加入了爱情的味精,可我和老婆都从头至尾看了下来。
   出了影院,我们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泪痕。耳边凄厉的“杰克,杰克……”声声犹耳,揽着老婆的腰便紧紧地不能再紧,老婆再没和往常般觉得难为情,很自然地随着我的脚步相依相偎亦步亦趋。
   一路无话。
   鞭炮声渐渐稀疏了,年味儿也越来越淡,但在过年的这些日子里亲人间交流衍生出的情感却越来越浓,氤氲着、温暖着以后的岁月,即使是苦日子也会过出更温馨的好滋味。

共 477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