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哑巴(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言情

暑假,回了趟老家,和哥哥在菜园浇水时,看见了哑巴。她从另一条分岔路走来,将挑着的水桶放在自家菜园,向东走去,那边有她家的庄稼地,想必是去看庄稼的长势了。

我正低头给菜浇水时,忽然听见哑巴的声音:“那儿……有水……那儿……”她竟然会说话了,我有点惊讶地抬起头,她正用手指着东边,示意哥哥去那儿挑水,原来她刚才是去那边找水去了。这段时间天干,我们菜园边的水坑早就见底了,刚才来时哥哥还说那边估计也没水,就在哑巴家菜园附近的水坑挑了几挑水。

我看着她,几年不见,她的皮肤愈发白皙了,一点不像是在农村经受风吹日晒的,不过,这也难怪,石头哥是很少让她出门干活的。她穿着翠绿色带花短袖,黑色直腿裤,虽然身材微胖却很匀称,特别耐看,这女人只要好好打扮,活脱脱就变了个人。她的脸庞也比之前圆润了些,一看就知道日子过得很舒心,脸上一直挂着一抹和善的笑意,我也对她笑笑,为她能说出如此清晰的话而高兴。看来是我们这儿的水土养人,这些年,她不仅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还从昔日懵懂无知的女孩蜕变成风韵优雅、成熟有度的美妇了。

“那儿有水呀,我去看看。”哥哥向东走去,果真挑着满桶的水过来了。哥哥放下水桶说:“哑巴能呀,她让我去那儿挑水,是想把这边的水留着她自己浇菜园呢。”我回头,哑巴正在西边的水坑里挑水。我笑了:“人家这是聪慧,那个水坑本来就离她家菜园近,再说人家不也帮我们找了挑水的地方嘛。”不过,说真的,我从心里觉得哑巴的聪明劲儿倒是挺可爱的。

其实哑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翠莲。因为她不能跟大家正常交流,人们提起她时,便直呼哑巴,并不是讥笑,只是一种让大家觉得更为分明的称呼。

哑巴被人带到我们村时,还不到二十岁,正是花一样的年龄。或许说不上是拐卖,只是住在偏远山区,家境贫寒的一种无奈。王大妈一眼就相中了她,虽然不会说话,衣衫破旧,但皮肤白净,模样还算可人,眉眼里羞怯的样子也让人怜爱。而且她屁股大,准能给自己添个孙子。早些年,也是因为穷,一直没能给大儿子石头娶个媳妇,这一晃都过三十了,两个弟弟都成家了,他还是单身一人。这要能看着他娶媳妇生孩子,老两口也算了了一桩心事。王大妈想着,乐颤颤地拿出省吃俭用的钱,把哑巴领回了家。

石头哥是个大高个,哑巴站在他身边,才齐他肩膀,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石头哥性情温厚实诚,他想着哑巴比自己小十来岁,想着自己还能娶个媳妇,想着人生也能如此完美,他便格外地疼惜哑巴。地里的活他从不让哑巴插手,哑巴除了偶尔去地里叫他回家吃饭,剩余时间都在家做做饭洗洗衣服。哑巴似乎对这样的日子也很知足,没事的时候,她常常坐在大门口,看着路过的乡亲,一脸幸福地微笑着。有人跟她说话,她也“啊……啊……”地回应着。

果真如王大妈所愿,第二年哑巴就生了个儿子,一家人都欢喜得很。王大妈特地杀了只老母鸡,炖得香喷喷的,端到哑巴床前,看着她吃了肉,喝了汤,心里美滋滋的,有了奶水,小孙子才长得快呀。

孩子大半岁的时候,哑巴的爹和弟弟寻了来,家里闹灾荒,也是走投无路才到这儿来,顺便看看闺女。石头哥二话没说,就留他们住下了。虽然石头哥一家能吃饱穿暖,可一下子多了两口人,生活上难免有些拮据。

家里养着一群羊,石头哥让哑巴爹上山放羊,弟弟跟着自己下地干活。王大妈则在地头种了许多豇豆和南瓜,变着花样地炒南瓜、蒸南瓜饭、煮南瓜糊嘟,把摘的豇豆除水晒干,又腌了两坛酸菜,等冬天再拿出来吃。哑巴爹上山放羊也没闲着,每天带回一小捆干柴,在院墙边堆了一座小山。到了晚上,哑巴爹和王大爹两人卷着纸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说那时哑巴她娘走得早,自己也是怕苦了娃,不得已才让人把哑巴带出来的,只指望着能有口饭吃。是闺女命好啊,遇上这么个好人家,俺也算对得起她娘的嘱托了。你的闺女也是俺的闺女,要不,咱哥俩咋能相识呢?你说是不是?哑巴爹连声说,是呢是呢。王大妈和哑巴在一边逗着孩子,一屋子的欢笑声。生活就是这样,不在乎吃什么,只要肯用心,只要人和睦,就能过出好日子的味道。

哑巴爹住了一年多,万分感激地带着儿子回去了。石头哥把他们送到村口,又拿出自己辛苦攒的一些钱,让老爹带上,叮嘱说若是家里过得不好,就再回来。

哑巴虽然不会说话,可心里明镜似的,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家,有不分彼此的亲人,她也用行动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感恩。刚来的几年,王大妈教她缝缝补补,炒菜做饭,她一个人也能把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在这个家,她是儿媳,是妻子,是母亲,婆婆公公一年老一年,家里的活她总是尽量地多干一些,让他们多歇一歇。她没有多余的话,却也不会像别人一样四处说闲话。因此,说起她来,王大妈也很是欣慰。

我问起哑巴这几年的近况,哥哥说,哑巴的弟弟又来过,是报平安的。哑巴共生了两儿一女,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安稳。

看着哑巴在菜园浇水的身影,想起以前听她唤鸡喂食时,“鸡咯咯……”的声音与村里其他媳妇并无两样,而今她能说出简单的话语来,倒也不觉得奇怪。心里,除了欢喜,更多的是对她的祝福!

身为哑巴是不幸的,而她却又是极其幸运的。就像一粒种子,恰好落进了适合它生存的空间和土壤。而真正滋养她的,是王大妈的善良,是石头哥内心深处对她的好,就像一条涓涓溪流,天长日久地浇灌着她,让她的人生开出了美丽的花朵。

郑州哪个医院癫痫好西安医院治疗小孩癫痫癫痫病有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