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野菊花赞(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我喜欢菊花,但更崇拜野菊花。当我第一次在平凉北山上见到大片的野菊花时,真的很震撼,满山遍野,沟壑树下,只要有黄土的地方,都有她的身影。她,没有盆栽的菊花那么娇嫩;她,不需要温室温棚而生命顽强;每年的寒露后不论长在那,仍然开的那么浓,那么艳;就是在霜降,雪花飞舞时仍在怒放着,迎接着冬天的到来……

以前,因爱菊花,曾养过数盆。秋分一过菊花就会陆续开放到冬。菊花的颜色除大红以外,其它各色应有尽有。黄色的雍容华贵,金光灿烂;红色的热情奔放,绚丽夺目;白色的洁清怡雅,淡妆素裹;黑紫色的好似“墨荷”。其珍品也养了十来盒,墨荷如牡丹大气,白荷纯白无暇;美仙子则黄如叶千细绵长;翎管淡黄如玉翎羽俊逸;瑶台玉凤白黄相嵌雍容华贵;雪海纯白如雪花,羞女首尾相似少女羞赧;绿水秋则冷艳如霜清淡凌美。曾约朋友前来观赏,吟诗作对。这些花虽美艳无比,确只能长在花园里,温室中,经不起日晒雨淋,经不起风霜雪寒。惟有野菊花,才是我所见过的最执着、最刚烈、最冷艳、最悲壮的菊种。

那是三年前,我第一次参加蓝天户外群徒步,去了平凉北山的麻黄沟,见到了大片的野菊花。野菊花,弯曲如虬的枝干,虽然没有倔强地直指蓝天。苍黄、龟裂的枝条,热烈地向外凸显着、弯曲着、张扬着、展示着。我用手摩娑着这曲曲的枝干,这龟裂的枝皮,仿佛触到了洪荒干旱留下的创伤,摸到了雨雪风霜刮下的刀痕。在这悠远与深邃中,一股暖流从我的手掌传到胸中,在心头涌动着、起伏着、翻滚着……

野菊花执着、顽强、那种感动天地的对生命的怒放。野菊花生长的地方,没有繁华,到处是粗犷飞旋的枣树,激奋高昂的松柏;沟壑沟屲,不论生她养她的地方如何贫瘠都能春发芽、夏长枝叶、秋霜时怒放,把美献给大地,把芳香留给山涧。野菊花群体硕大无边,根茎绵厚深长,据说可以深达2米,如同中华儿女繁衍四方,生生不息;如同中华文化独秀东方,孜孜侃侃,浑厚无边;不需施肥浇水,只要有土,有水,有阳光就能历经无数风霜,自强不息,冬来叶枝干,春风吹又生,秋未花怒放。

野菊花刚烈、团结、抱团奋斗值得深思。野菊花的刚烈,令人叫绝。野菊花是一道挡沟壑前面的天然屏障,她装点着绚烂的青山绿水、笑看着红尘世界。这是她之所以生存下来的斗争到底的唯一意义。她胸襟博大,包容天地。她的同伴既有高大的树木、还有冰草,野枸杞,野大黄,甘草,上蒲公英他们和谐共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体现了和为贵、荣辱与共,这不正是儒学的精髓真谛吗;

野菊花的冷艳,令人惊奇的悲壮,令人感叹不如。她们奇形怪状,挺立在前,匍匐在后,撕撕打打,纽作一团,宁死不屈,壮阔无边,组成了一幅幅悲天悯人的壮丽画三色,这分明是一个古战场。天气转凉的深秋就开始绽蕾,直到寒霜降临,花期很长,漫山遍野,枝叶翠绿,经冬不凋。在万木枯萎的季节,唯野菊花仍在幽幽的绽放,悄然地吐着花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野菊花的叶子细长,随风柔动,与紫色、黄色的花蕊一起组成独特的风景,不与群花争芬芳,不与众花争宠爱,不与阔叶斗绿。

站在平凉虎头山下,看着满山遍野估野菊花,幽古之情由然而生。这里虽然不是远不可及的西域,但仍然是遍地是狂嘶怒吼的烈马,腾燃中天的狼烟,历史上“平凉劫盟”的战场就在这里,结赞与唐大将郭子血染虎头山也发生在这里。以后,随着北方游民族的步步进逼,这里变成了游牧诸族的轮番占领,中原兵锋与胡骑马刀的惨烈碰撞的一片大战场,近千年在这块土地上烽火连绵,兵燹不断,生灵涂炭,生态毁坏,仅仅过了千年,似乎所有的繁华与热闹早已被雨打风吹去,只是到了近代,这里经半世纪的建设和保护,其山峰恋雄峙,危崖耸立,似鬼斧神功,林海浩瀚,烟笼雾锁,曲径通幽,如缥缈仙境,已形成了山川秀美,生态良好的旅游胜地,每年游人如痴。这里的满山的野菊花,开的那么艳,那是长,那么芬芳,是否在纪念曾经战死的亡灵。

看到同游的徒友每人一束采摘的野菊花,心情久久不能平息很凄婉。多想乞求上苍,多一些关爱给野菊花吧,让她多一些柔情,少一些悲壮;她只是野生于山坡草地、田边、路旁,保持着水土流失;又能疏散风热、消肿解毒;更能治疗疔疮痈肿、咽喉肿痛、风火赤眼、头痛眩晕等病证。

多好的野菊花,把所有给了大地,唯没有她自已。

癫痫病病因主要有哪些呢?贵阳癫痫病最好的医院癫痫病人的寿命都是有多长西宁癫痫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