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探险”记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都市言情

亚热带的农场,植物生长的节奏似乎也有些偏快,前几日在农场散步时,大棚里那些被网袋装着的大大小小的西瓜,今日再来到农场的时,却已然连苗都没有了,大棚里已被农人们清理得干干净净。农人们告诉我,这季的西瓜是属于小品种的西瓜,长到三四斤一个就会卖掉了。这不,农人们又早已在原来的地方又种上了小小果苗,每颗果苗上面依旧是一根长长的线牵引着。只是对这里多少已经有些熟悉的我来讲,不会再那么容易激起我内心的好奇与兴奋之感了。然而,这下一季长出来的又会是什么瓜,却还是有引起我小小的遐想。

带着这个小小的遐想,我又开始散步在了在这农场的大棚之间。农场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前一阵阵子在农场飘着的浓浓的农药水的味道终归还是没有,大自然中各种树木青草与泥土的味道又重新占据了空气中。大棚里,农人们安安静静的工作着:除草,浇水,施肥,在大棚的桁架上系着一根根的绳子……整个农场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无所事事,只听得到我踩在石子路上沙沙作响。很快,我便又来到了经常在农场散步的终点站,荒野中的一个水塘(这里以前有许多的水塘,但是现在剩下的能养鱼的水塘很少,大多都已干涸废弃)。

于是我又习惯性的在水塘边静立上那么一会儿,呆呆看上一会儿。水塘边,高高的丝茅草,长得比人还要高上一大截,密密的围着水塘。鱼儿在水中冒着泡儿,一个接着一个的不停在水面散开。大水牛躺在水塘边,背上沾满了黄泥,嘴里在不停咀嚼着什么,时不时的挪动一下,换个躺着的姿势,带来一阵水花声,然后又闭目养神的躺在那里,在夕阳的余晖里,倒也悠闲得很。伸向水塘里的石阶,本就不是很牢固,在夏日的几场大雨冲击下,也已塌掉了,横七竖八的堆在草丛里。而水塘边的竹子,繁盛得很,密密实实的挤在了一堆,下面,还有几颗竹笋,包裹着硬硬的壳,正在卯足劲了在生长。水塘边的草丛中,还横躺着几根被农人砍断的竹子,暗绿色,长长的,节节分明。而水塘边,砍伐竹子的老人摘下来给我吃的小小的酸酸的果子却也已落浪,被农人清理得干干净净了,只剩下一树暗绿色的枝叶。

挨着水塘边有一条小路,较之农场中大棚之间的那些路来讲,这确确实实是一条小路。然而,夏季,终归是一个繁盛的季节。两边的杂草已伸向路中,占据了路上方不少的空间。显然,小路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了,就连埋在路上石子的中间也长出了绿绿的草,盖住了路。于是,我决定来一次小小的“探险”,摸索着朝前走去。偏僻的农场里,特别是这种似乎依然被废弃的地方,生怕哪里钻出一条蛇来。不过,蛇倒没看到,田鼠倒是碰上了几只,他们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的从草丛中穿过,然后又不知躲进了草丛中的什么地方。沿着那段小路前进,倒也有不少的收获,小路的一旁便是水塘的岸堤,另一旁则是高大的芭蕉树了。芭蕉树也真是长得快得出奇,印象中小小得树苗,不知什么时候却已长得快有两人高了。每颗芭蕉树上挂着一大串的香蕉,长长的芭蕉串的芭蕉花已经开始枯萎。我忍不住好奇,顺手摘了一个,拨开,芭蕉皮还有些像纤维布,拨开,纤维似的牵扯着,而里面的芭蕉虽已成型,却似乎还有些干干的。用手捏一捏,黏黏的,沾了一手,留下了一股奇特的香味。

沿着小路走了一段之后有一条水渠穿过,水渠看起来有些新,但是竣工却也有些时日了,然而却始终都没有通水。干干的渠底布满了枯黄的落叶,壁上的水泥受不住烈日的暴晒,已然起了一层层的皮。水渠靠着路边的地方也有一堆竹子,不过这里的竹子似乎没有足够的水分,并不如之前水塘的竹子那般茂盛,许多竹子甚至已经开始泛黄,枯槁。看着下边的竹堆,却也有不少的竹子已被砍伐,而丢弃在附近的竹枝,更是已经开始腐烂,埋进了黄土里。

过了水渠继续朝前走,却是一段更难走的路了。路的两旁是小小的土坡,土坡上长满了杂树杂草,那些枝,那些叶,似乎已把小路的上方封住。可只要是路,我就终归还是忍不住好奇要去前方探个究竟。果不其然,穿过那段被草木占据的路,前面却又是一大片被开垦的土地。望着前方若隐若现的房屋,似乎这里又是另外一个村组开发的了。不过这里却不是之前那般的大棚了,而是一望无际的火龙果树。每个火龙果树便竖着一个水泥墩,一个个紫色的火龙果在果树的上方。但是总的来说,这里似乎比之前的那个农场要偏僻,这里却也没有之前那么完善的管理。火龙果园边上的小路是没人打理的,也没有填石子,路上已经被低低的小草完完全全覆盖,一片深绿色,而路边未开发的地段,杂草杂树更是繁茂得惊人。我试探性的继续朝前走,突然,经过前方一阵响动,却是一只奇特的鸟,长长尾巴,呈暗紫色,有些像孔雀。小鸟惊诧的飞到不远处的树枝上,躲在树枝下,脑袋一晃一晃的,不知是它在好奇的看着我还是我在好奇的看着它。前方有一间矮矮的瓦屋,却早已被淹没在树与草当中。顺着那条若隐若现的小路来到矮屋的旁边,门已泛白,却没有腐烂,看来废弃有一段时间,却也不是很长。再顺着草路往前走,则又看到了一间小屋,那间小屋的前边确是两个鱼塘。两个鱼塘已经被深深的草木所掩盖,被遗忘在了时光之中。我好奇地朝鱼塘边走去,一只鱼塘已经完全干涸,龟裂的泥土开着一条条长长宽宽的缝隙,而另一只鱼塘则底部还有一些积水,待我到边上时,却惊动了几只白鸟。白鸟受到惊吓,急急的挥动翅膀,飞走去。于是我又回到了草路中,前方的草已越来越深,越来越密了,再往前看,便又这里的特色,在这里称王称霸的桉树林了。本想从中再找到另外一条回到农场的路,然而,望着灰色阴沉的天色,我还是止住了脚步,放弃了继续这次小小的冒险。

回到宿舍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可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兴奋。农场已经被我饭后不知走过多少遍了,刚来的时候新奇感早已不再,而这次沿着这条小路朝前走的小小“探险”,却又多少还是又再一次激起了我内心小小的好奇感。躺在床上,细细的想着:或许,人生的路程里,也需要这样偶尔的探险,来克服那种人生中日趋平静的淡漠之感,以保持着对生活的新鲜与神秘吧!

继发性青少年癫痫的原因癫痫诊断检查有哪些河南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