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辽海】幽幽粽子香(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黄昏,望着窗外那一片片雪白的槐树花,我又想起儿时的端午节了,啊,随着那锅里沸腾的粽子,那幽香的粽子味在我的记忆中慢慢散开,那一张张熟悉面孔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像电影般在我的眼前流过,岁月老去,却老不去我的美好地记忆……

儿时的我家住在铁西区老工人村的厂子家属楼,家属楼是三层苏式大走廊楼房,每层住着十七八户人家。我们小伙伴的父辈大都是新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大都在一家工厂工作,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那时邻里间处得热乎,不管老少没有见面不打招呼的。

让我一生铭记的是一九七四年的端午节,这一年我已是十三岁的少年,这一年,我的姐姐已在盘锦的东郭苇场下乡两年了。每当姐姐放假回家,总会带回来一些大米和芦苇叶,在那个年月这都是稀罕物。芦苇为保土固堤植物,苇秆可作造纸和人造丝、人造棉原料,也供编织席、帘等用;嫩时含大量蛋白质和糖分,为优良饲料;嫩芽可食用,芦苇叶也可包粽子。我们邻里大都用芦苇叶包粽子,当然也有芦苇叶子不够的时候,就用竹子叶,竹子叶宽大,但包出的粽子却没有芦苇叶子包的粽子有清香味道。每当这时善良热心的母亲也会把家里的节省的一些好芦苇叶,分给邻里一部分,为此我跟母亲斗气,我不理解母亲为啥把好的芦苇叶给人家,自己却留不好的。母亲见我不高兴也猜透了我的心思:你这孩子,嘴都能挂油瓶了,邻里不得有个往来,房顶开门,气眼撒尿啊!

母亲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小时候嘴馋盼过节,只有过节大人才把平时积攒下来的肉票、蛋票花上一点,家里的孩子就高兴得不得了。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人的愿望也变得原始,能吃饱肚子就不错啦,何况过节还能吃上一点肉。也不知道端午节的含义,只知道过端午节时人们变得很开心,毕竟一年最美好的季节来到了,日子好过了。

槐树花开得雪白,一片片在晨风的吹拂下散发着磬人的芳香,端午节在人们的期盼中慢慢走来……人们心情变得有些兴奋,家家户户都买些艾蒿,挂在自己家门前,也会做些五彩线戴在孩子手腕上,祈求人们年年平安健康。再穷的家会买些江米头天泡上,也把芦苇叶、马莲泡上煮好,人们头过节前一:天就会把粽子包好煮好。煮粽子也有学问,先把包好的粽子码在锅里,然后用滚烫的开水浇上一遍,样煮出来的粽子就不会漏。

人们也可暂时放下生活的沉重,也变得大方热情好客,邻里也互帮互助,话题也都跟节日相关,相互热情打招呼:家:里包粽子没?我家包好了,煮着呢,一会好了到我家吃。整个楼里楼外都洋溢节日的气氛,散发着粽子人的味道。带着人们的祈盼。让人们感到人间的温暖……

咱家包粽子的活都由我承担,父母上班忙,看别人家包粽子我也着起急来。其实,完全用不着急,只要你把东西准备好婶子、大娘们就会主动帮你包。吃完了粽子,会过的母亲还会要求我们姐弟把包粽子的芦苇叶留下来,母亲还要把它洗净晾干以备明年没有芦苇叶时用,儿时我对母亲的 做法颇不以为然,甚至带有抵触的情绪,觉得母亲太节俭了,让我有点没脸见人,长大以后才理解父辈人生的艰辛!过节了,父母也高兴起来,这时的父亲也要喝一点酒,脸红红的,讲起了儿时的一些趣事:我小时候,老想楼房是啥样呢?是圆还是方,我做梦都想住楼房啊!还真住上楼房!父亲一笑,眼睛变得更小了!饭后我和弟弟还争先恐后地为父亲挠痒痒,乐得父亲合不拢嘴……

其实,我们做孩子的想是过端午节能吃上甜香的粽子,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玩一项游戏,顶鸡蛋。母亲为我选了两个红皮鸡蛋,我跟小伙伴玩起顶鸡蛋的游戏,当然也不必在乎谁输谁赢,完全是为了取乐,鸡蛋顶坏了变成了我们口中的美餐。那情景如同在眼前……

我常常想起儿时端午节,特别留恋一九七四年的端午节,留恋邻里间那一段段的真情。那一年,我十三岁,学会了做饭,做菜,懂得为父母分担家务。那是我人生一段美好地记忆,如同端午节飘香的粽子味道是那么值得回味……

西安市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哈尔滨治疗癫痫病那好辽宁哪儿治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