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酒家】绿意无边阿里山(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到台湾的第一天,胖胖的台湾导游阿宏拿出一张和他差不多高的台湾地图两手拎着垂在胸前。我们看见形似芭蕉叶的台湾岛地图边缘,用一条醒目的黑线连接起来成了一个圈儿,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依次写着1-8这几个阿拉伯数字。这是阿宏手绘的未来八天我们一行人将要行走的环岛线路图。

一路向南。第三天,我们到达台湾中部嘉义市的阿里山。

阿里山,祖国人民并不陌生。

一首原汁原味的台湾土著风情歌曲《高山青》早已唱响在祖国大地,谁不会唱:“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歌词直白、纯朴,曲调简单、容易上口。阿里山,阿里山的姑娘和少年就在传唱中变得很熟悉。一直以为,这首歌源自阿里山深处的原住民,直到来台湾前才知道这首歌的词和曲都源于创作,而且还有一段真实的故事。

1947年,上海国泰电影公司导演张彻率摄制组到台湾拍摄电影《阿里山风云》需要一首主题歌。词作者邓禹平没去过阿里山,但从自己和女友在家乡山水间嬉戏的回忆中得到灵感。曲作者张彻是从当地土著的歌调中得到启示,灵机一动谱曲创作而成,导演张彻拿到词曲赞不绝口,可以说是意外的成功。更意外的是等到1949年电影拍完,风云变幻,海峡两岸只能隔海相望,摄制组已不可能返回大陆……2011年,台湾根据这段历史拍了一部电视连续剧《恋恋阿里山》,真实再现了这群滞留在台湾的电影人的生活、工作和感情。他们的无奈、孤苦、寂寞、思乡的情怀还有一把骨头都留在了阿里山。

我来寻歌声里的阿里山,我来看阿里山的少年和姑娘,我来找电视中那片茂密的深林、云起桥和反复出现的小火车站。

高山长青,青即绿。一下车,铺天盖地的绿,遮天蔽日的绿,绿有多少种颜色这里就有多少,所有的绿在这里会合。山路细细长、弯弯曲曲,东南西北分不清楚的我紧跟着团队,深怕一个转弯,一溜人就被淹没在绿里。一会儿阳光从茂密的树林缝隙间洒下来,光影斑驳,那绿就透亮起来,像云南少女腕上翡翠镯子上的翠绿;一会儿豆大的雨滴哗哗落下,那绿就变得凝重起来,像新疆女孩腕上的和田墨玉镯子。邓禹平没来过阿里山,却把阿里山的绿用一个“青”字写到了极致,阿里山的淡绿、翠绿、墨绿、深绿,树绿草绿青苔绿全在这“青”字中了。湿气很重,感觉有些凉意。似乎有水落在了皮肤上,轻轻抹一下手背,并没水,皮肤湿润、柔滑、细腻的很。阿里山四周高山环列,气候凉爽,夏季平均气温只有摄氏14.3度。上山之前台导阿红嘱咐大家要多穿一件衣服。一行人来自福州,福州大地正被烘烤着,每天38摄氏度以上,谁也没带长袖衣服,只好不伦不类地穿上两件短袖衣服。

没想到一个海岛上的海拔2000公尺以上的山,巨木参天,树种繁多,俨然一个原始森林。随着海拔的升高,相思树、构树、枫树、楠树、红桧、扁柏、台湾杉、铁杉、华山松、冷杉郁郁葱葱地绵延、装点着阿里山,导游一一介绍,我基本上都不认识,自小在西部长大的我只认识白杨树、榆树、柳树。小心地走在长着厚厚青苔的石阶上,阿里山的风光、故事、历史就像眼前的雾气一般缥缈起来。

火车,至今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几乎人人见过坐过,但是阿里山的迷你蒸汽小火车,非同一般,举世闻名。我是铁路子弟,对火车情有独钟,更何况这种小火车是世界上仅有的伞型直立式汽缸蒸汽火车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已经停产,成了不可复制的珍品。

曾经,日本为了运送台湾的木材规划兴建的这条高山铁路从海拔30公尺的嘉义车站,历经3.5小时的车程,到达海拔2216公尺的沼平车站,与印度大吉岭至喜马拉雅山铁路,智利至阿根廷之安地斯山铁路,如今是世界上仅存的三条登山铁路。

足够让人神往。

坐上小火车,顺着阿里山森林铁路慢慢上山,红色的小火车穿行在绿树丛中。沿途经过了49个隧道,77座桥梁,21个车站,三进三退的之字形路段像一条蜿蜒的蛇,螺旋爬山道奇特惊险。欣赏之余不免心有余悸,头发一根根竖起来,紧张过后,被台湾仅有的独一无二的温带、暖温带、热带森林植被的奇妙变化所吸引。我一会儿坐在火车里拍窗外的景;一会儿飞跃在绿树丛林之上;一会儿下火车了……晕沉沉地使劲一睁眼,我正站在阿里山木造的火车小站,远去的小火车,长长的轨道真实地存在,再看看站在身边的好友“舒“,恍然明白我根本没坐过小火车,这是昨晚做的梦。导游阿宏说我们此行没安排坐小火车,同行的人们一声叹气,表示十二万分的遗憾。

一行人从这个小站沿着铁轨往森林里走。涧泉,不时横流斜穿过到脚下。“高山青,涧水蓝”。涧水,果真泛着蓝色的光泽,一种绿,绿到了浓就成了蓝?走过长长的森林小路,眼前豁然开朗,一汪潭水绿绿蓝蓝地出现了,树桩上写着三个行书:姊妹潭。潭四周环绕着高大的绿树,一条不长的栈道尽头有个小亭子倒映在清澈见底的潭水里,山岚薄雾轻纱地飘忽着,似有却无。导游深情并茂地讲述着姐妹潭的来龙去脉,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我独自凝视着两个浸泡在清澈的潭水里的大木桩,一条条粗大的树根清晰可见,这就是桧木残桩。

桧木,台湾独有,暗红色,木质坚韧,不裂缝不变形,散发着馥郁的气息,非百年不能成材,历久不腐不朽。最初看见桧木在日本,今年5月我环游日本,看到了阿里山桧木修建的气势磅礴的皇居、明治神宫、靖国神社,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日本人没有抹杀桧木来自台湾的真相,他们这么介绍:全国的专家、慈善家、木材商人知道了国家要修建皇居、神宫,却找不到合适的材料,于是闻讯而起在全世界四处寻找合适的木材,最后林业专家“琴山和合博士”在台湾阿里山找到了桧木。“琴山和合博士”是日本的功臣,日本人堂而皇之在阿里山森林里修建了纪念“琴山和合博士旌功碑”。

没想到,几个月后我站在了阿里山桧木林前,亲眼目睹了“琴山和合博士旌功碑”在阴暗、潮湿的密林里孤单存在,碑上长满青苔;我亲眼目睹了大片的桧木残桩,谁能熟视无睹,轻步走过?同行的男人们义愤填膺地把碑踹了一脚又一脚,很英雄气概,如果能穿越,他们一定要去1895。

1895年,甲午战败,弱肉强食。世界列强们瞪着红眼睛对中国富饶的土地垂涎三尺,割地赔款的事实已无法回避,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了日本。日本人把铁路直接修到了阿里山森林里,在近八十年的时间里,数十万株的桧木、巨木被大肆砍伐,离开了阿里山,一路坐着小火车、汽车、货轮漂洋过海运往日本,修建皇宫、神社。但有三千年树龄的桧木早已成神木、成了精灵,人弱树不弱,树若显灵,人只有胆战心惊的份。小火车翻了,白米饭莫名其妙变成了红米饭,树不用伐自动倒下砸了日本人的屋……一件件骇人事件屡屡发生,日本人终于意识到树灵的存在,是树灵在哀嚎、震怒、发威!日本人惶惶不可终日,做贼心虚,自知罪孽深重,赶紧修建了个“树灵塔”,以安抚、祭祀逝去的树灵。

“树灵塔”,是世界上唯一的为一种植物所建的塔。阳光透过树林散落在“树灵塔”上,塔身黄里透绿,泛着幽光,六圈塔基一圈圈环绕抬升。每一圈代表五百年,五六三十,代表着桧木三千年的树龄生命。塔旁的刻痕是锯木的痕迹。塔四周数以万计的老树根和当年伐木时留下的遗迹,激起所有的人的满腔仇恨和愤怒。国弱受人欺,无奈骂昏君;树灵轻嘘唏,雪耻待何时?

到阿里山的感觉很沉重,揭开伤疤依然鲜血淋漓。

电视剧《恋恋阿里山》中的云起桥在哪儿?反复出现的小火车站在哪儿?阿里山壮如山的少年又在哪里?我已经忘记了寻问、寻找。

一代倒下去,一代站起来。阿里山的“三代木”是精是灵是神木,自然会传宗接代,生生不息。第一代枯干倒地,已没有生命迹象,但枯木不死,以从大地汲取的一丝水份顽强地滋养出第二代;第二代随着几千年的光阴渐渐老去,空壳残根上长满绿苔,却依然佝偻着身躯顽强地支撑起第三代;第三代就在第二代弯曲地脊梁上生根发芽,枝繁叶茂,沐浴着阳光雨露,绿意盎然。三代同根,枯而复荣,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留得青山在。

一束天光穿过密林倾泻而下,一道道光柱直射地面,浓重的雾气云一般飘逸缭绕在林间,不断地升腾、弥漫、消散。太阳出来了。

阿里山春可赏花,夏能避暑,秋冬观日出、看云海。高山铁路、森林、云海、日出、晚霞是阿里山的五奇。我们选择了夏天,选择了沉浸在一望无际的绿色里,虽然没有看到云海、日出、晚霞,但憧憬和梦永远在。

昆明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什么药治疗癫痫才好?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