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半月禅(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一觉刚刚醒来,月亮已经半圆了。

我客居的床,在窗内显得很瘦,包括床上的我,也显得弱不禁风。我把窗户拉开了一点小缝,挤进了几丝夜晚的婵娟。风在房间里,一会跑到东墙,一会跑到西墙,对于到此客居的我,一点也不陌生。

我倒是有几分陌生了,一直受到世事侵扰和血糖折磨的我,像是一只蝴蝶一般飞到菜园子,普通的山,普通的小溪,这里还没有被开发为旅游地。我喜欢。当然,有几分相信,山和小溪也喜欢我的,毕竟自己是一条尚没有被污染的鱼。

我没有想到山腰竟然住着人家。普通的木房和黛色的瓦,和我年纪相仿的夫妇接待了我,他们唯一的儿子到浙江打工去了,就让我住进他们儿子的房间。房间不大,比较整洁,有点潮湿,还好,被褥不潮。我和老大哥开玩笑说,住进了您儿子的房间,我就给您当儿子吧。老哥也有幽默感,说,我哪里敢收您这么大的儿子呢?

虽然到了九月,乡村还是有蚊子的,老哥在房间点燃了一节自己搓的艾绳,说,保你睡个好觉。我小心翼翼地问老哥,这山里不会不干净吧(指闹鬼),老哥哈哈地笑了,说,睡吧,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于是,我安安静静地睡了,不想,半夜里月亮在天空闹得动静太大,把我从梦中惊醒了。我披上风衣起床,趴在窗台看月亮。今晚的月亮虽然不圆,但月亮里只有明亮,没有黑暗。我不知月亮里住着多少人,如果有100个人的话,100个人都有亮晶晶的眼睛。我的眼睛看月亮,曾穿越了长长的隧道,隧道里有台湾三毛的叹息声,也有我的朋友陈超教授写的诗歌,都被亮化为光线了。

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喜欢稻田里的劳作。翻地,耙平,用水泡地,插秧,施肥,收割……每一环的劳作都有趣味,只是故乡里农人无暇感受这样的趣味,只是觉得劳作太苦。苦就苦吧,人生本来是一杯还没泡开的苦茶,这样的苦苦的味道,周作人是尝到了。苦的滋味吗,在他一生中是浓浓地散开,没有人可以体会到他内心的苦。

我所在的南山只是一座普通的山,位置在刚刚认亲的亲家住的西南方向3公里处。亲家说,那里有点荒凉,别去。我还是来了,我有一个癖性,爱去荒凉之地,越是荒凉的地方,就越觉得美;而在繁华之地,反而觉得荒凉。比如节日焰火,我从来没有感到过有什么壮美。倒是觉得秋天虫鸣很美,可以渗进心灵深处。

我在看月的时候,并不寂寞,和我一起看月的,还有一位,她就是窗外的一棵杨梅树。天空有圆月,中间有山的剪影,窗外有杨梅树,山脚有小溪流,小溪流旁边有不规则的田地和稻谷,一切的一切,构成了鲁迅笔下的“好的故事”。鲁迅先生不是唯美主义者,他写这篇为数不多的清灵文字时,心中一定有另一种痛,即:美不可得;美,不可近。

天空的月,在天空,我们只能拥有她的影,得不到她的实体(科学的月亮上只有荒山砂砾)。人类有想象力,想象力可以帮助人们间接地得到美,比如说月亮,无论圆也好,缺也好,借助太阳发光也好,自身具有发光能力也好,总是可以给人的心灵带来美的慰藉。月光穿越窗棂,投影到房间的地板上,带着音乐的律动。声音也是一种生活,我在生活,总是感到四周没有一点声音,空虚如同坟墓。

我问月亮,“什么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十万里金戈,八千里浮云,有时候,有价值的生活只是一瞬,存在于一呼一吸之间。有时,我觉得我的前世一定是一只猫,不然的话,为什么对夜色这么敏感呢?可能因为夜中有月吧,虽然在每个月,仅有半个月时间,有月,其它半个月时间,天地一片黑暗,我依然对夜晚有倾念,因为人在黑暗中总是可以盼望光明,有盼望,生活就不至于绝望。

在一些哲学家勤勉地思索死亡和活着问题时,我常常感到恐惧。我只崇拜没有出生也没有死亡的事物,比如月亮。我过去的日子一直消磨在寻找美和表达美的情愫里,其实,我在文字里表达的美,中国人和外国人都表达了无数遍了,总不差自己的这一遍。我渴望找到有一种别人不曾发现和表达过的美,可惜这样的机缘一直不曾到来。有的时候,我十分羡慕秋虫在草丛生活,它们这些小精灵并不用建造那么豪华的房屋,只是用草叶作被褥就可以了。它们静静地趴在大地上,清晰聆听大地深处的声响——眼下就是这样,在不太明亮的月晕里,秋虫趴在稻田和草棵子里,小夜曲一般有节奏地吟唱。本来天空的半圆的月,让我感到些许的欠缺,但有了秋虫的吟唱,这样的欠缺感当然无存,半月也就像圆月了。

我想起日本的川端康成,如今的他,已经融化到大地了,但在今天这样的静静的夜,静静的月,静静的山,微响的水流中,我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真正的艺术家是不分国家和民族的,川端康成便是。我喜欢川端的《美丽与悲哀》,凡是美丽的事物,注定是悲哀的,这是宿命。

窗外的秋风稍微大了一些,北方的玉米已经收割,秋天坐在北方那些平顶房上幸福地打盹。时光是爱的天堂,我曾经的河坡老街有几个菜园子,菜园子里种植白菜、西红柿和大葱,北方少雨,浇地的水都是从地下提到地面,然后顺到菜园子里,让蔬菜们喝饱。在有月亮的夜晚,菜地里的水,竟然白花花的像是镜子,天空的云彩就像是跳水运动员,扑通扑通地往菜园子跳。我的河坡老街属于城中村,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延伸出去,是真正的农村,那里的月亮要更美一些。

“一切是淡淡的,所熟稔的天堂在远方”,我喜欢乡村的月夜,喜欢这样呆呆地往窗外望着:一豆两豆的灯光,忽厚忽薄的山影,蹦蹦跳跳的溪水……这样神奇的东西在许多人看来是太平凡了,是不值一提的,却是我心中最珍重的东西。我在这样的夜晚,才能认真看得清一些平时看不清的东西。我的记忆里有许多有名的人和无名的人,因为与我同样喜爱月夜而成为至交,比如唐朝的李白先生,应该是其中的一位吧。在我的感觉里,一切应该像月圆月缺一般,淡淡的,生也淡淡,死也淡淡,想到很多人把生死弄得很吓人,太可笑了。

凌晨四时。天空更加安静。因为安静,原来围绕在半月旁边的一些云彩也消散了,只留下光兀兀的半月。我惊奇地发现,半月并没因此而孤独,依然自自在在地挂在天空。我心朝月心,月心不知然,半月完全不理会在大地上的一家茅舍,还有我这样的对月痴心的人。圆月是月,半月也是月,残缺的美是更加深入骨髓的美。我的第二故乡河北赵县有柏林禅寺,那里的大禅师们修炼得很苦,“裤无腰,褂无口,头上青灰三五斗。土榻床,破芦席,老榆木枕全无被”,正因为苦,才悟出了“吃茶去”、“洗钵去”等禅境偈语。

我乃凡夫俗子,虽然常去寺院上香敬佛,也无法消弭俗事之念,可是在眼下,在远离城市的一座不为人知的山上,我饱受月的洗涤,夜,半圆的月,洗净了我很多挥之不去的欲念,给了我这样多的自在,甚至是启迪,半月,你还是一个有残缺的发光体吗?

月,是禅;半月,更是禅。

得了癫痫应该如何选择治疗的医院癫痫病患者应该选择什么药物来治疗癫痫不治疗对患者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