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那黑青的记忆(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一)流浪的二胡

今天上午在网海闲逛,在陌生人的空间,随意翻看他人的日记,其中有位朋友(确切讲二分钟前,才加为好友),她的一篇《流浪的二胡》,我不加思索就转发了。

二胡,久违的二胡,堂叔家的二胡,突然又让我想起,少年时光的我,经年往事,日见模糊,但堂叔家的二胡,让我的童年少年,有了那段黑青的回忆。

记得每年寒假,老家经常下大雪。冰天雪地,我有点野,常常一个人在村子外面去堆雪人。也往往是被堂婶拖到她家去烤火,然后听她和堂叔给我讲故事,背唐诗念宋词,在堂叔堂婶的启蒙中,我也有了这一点点,文字方面的爱好。

堂叔家有一大一小,二把二胡,那是他的宝。农闲时,堂叔旁若无人,悠闲自在,一个人自得其乐,拉着他的二胡。那个时候我小,我听不出他拉的是什么曲调,但堂婶喜欢什么,我就喜欢。堂婶和堂叔,感情很好,堂叔在拉二胡时,她静静的观赏,永远是他的观众。因堂婶的缘故,我后来也成了堂叔的听众。

冬天,我,堂叔,堂婶,三人经常一起围炉烤着火。我往往会搬一条小凳子,两手放在堂婶大腿上。而堂婶往往会,府身搂住坐在她胯前的我,她的脸颊,她的额发,经常厮摩着我的脸颊。我们幸福地望着堂叔,看他拉着他的宝贝二胡。那时很喜欢他的二胡声乐。也许他俩结婚十来年,没有小孩的缘故,堂叔堂婶对我特别的亲近。曾几何时,我是他俩的心爱,我感觉到他们给予我的,比我母亲给予的爱还要多。堂叔和堂婶是不幸的,堂叔四十多岁,英年早逝,堂婶也因为族人的缘故,在一个下雨天,离开了我们村,远嫁他乡,从此了无音信。而我是幸运的,我的童年少年,因为有他们的爱而幸福满怀。

再也听不到,堂叔的二胡音乐,也三十几年没有见到堂婶了。老家成了我永远的伤感,我也不愿意回老家,回去就想跑。也许只有堂叔的二胡音符,能让感觉到家乡冬日里的暖。

这三年,年年回老家过春节,似乎见不到,村子里还有人拉二胡,也听不到二胡音乐。流浪的二胡,不知流浪去了哪里,也许去了天堂,成天籁之音了。

有次在北江桥下,小公园里,有位老者在拉二胡,那熟悉的二胡音响,让我在异乡,突然间的感动,默默的坐在公园的长椅,听他老人家,拉了几曲,也许太熟悉堂叔的二胡音符,也忘不了年少,来自家乡的音符,总觉得老人家的二胡,来不及堂叔的悦耳动听。

人很奇怪,以前在老家,不觉得二胡音美,自己总觉得自己没有音乐细胞,当年体会不到,乡村音乐的美。堂叔走了,想听也听不到了,失去了,才觉得堂叔的二胡音符,却是那么温暖动听。

不知流浪的二胡,去了哪里,也许去了心的天国,去了年少,家乡村落间的记忆里。也许因堂婶的缘故,从小就产生了对乡俗的厌恶感,想逃离家乡。总之少年的伤感,总让人难过,也难以抹去。后来慢慢地长大了,也远离了家乡。渐渐的告诉自己,忘去少年的伤感吧!忘去婶娘,那天下雨天,独自撑着一把黑青伞,无助的离开。忘了吧,忘了吧,忘了堂叔的二胡,忘了那黑青般的记忆。然而总忘不了,忘不了,给过我温暖的堂婶,曾依偎她怀里,她淡淡的发香……

(二)那黑青般的记忆

恼人天,雨老下过不停。窗外一把黑青伞闪过,一下就勾起我的乡愁,我那愁惆黑青般的记忆。

记得三十年前,同样雾潆潆雨蒙蒙的季节,我的堂婶娘,撑着一把黑青伞,泪眼婆娑到我家,请我母亲去做她的调解人。因堂叔突然生病,英年早逝。因她没有生育,也因房子的缘故,我的族人要赶她走。可怜无助的婶娘,只能到我家求助。

记得她曾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你们这一族人,只有你们家还有良心。你要好好读书,一定要离开这个乡下”。我忘不了她那忧怨无助的眼神,忘了除非醉了。故乡何处是,我到现在都不愿意回老家,一回去就想逃跑,我总感觉在家乡的某个地方,总有她那无助忧怨的眼神存在。

婶娘撑着一把黑青伞,离开了我们家,不久也不得不离开了我们村。后来听母亲说,她改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当了二个孩子的后妈,听说境况不好。

婶娘读过初小,在我们村子里,那个年代算是个文化人。她家什么时候都很干净,也很温馨。也许是她没有小孩的缘故,她对我特别的好。

每次我雪地里,在野外玩得疯,常被她拽住,握住我的那双脏兮兮的小手,然后呵口气说“怎么那么冰”,不由分说,拖我去她家,用热水给我洗干净脸,洗干净手,让我在火炉边烤火取暖。然后搂着我讲故事,念唐诗宋词。婶娘知道的很多,我当时觉得她好了不起,她是我的启蒙老师,婶娘教我习字,让我背唐诗,是她让我喜欢上了唐诗宋词元曲。

许是没有生育,婶娘身材很好,容颜娇好,很漂亮。我喜欢偎在她怀里,听她讲故事,喜欢抬头望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她有什么好吃的,总会给我留一点,有时堂叔喝酒时,她浅浅的笑,泯那么一小口,然后脸颊一红,风情可人。她那脸颊一红,她那抹幸福,让我感觉她有点醉,忘了除非醉。婶娘舌尖上,微微酒的味道,微微脸颊一红,嫣然一笑让人忘不了,她和叔那种甜蜜幸福,幸福小女人的形态。

那时我还小,大概五六岁的样子,罾罱懂懂的年纪,总觉得婶娘特别好看,有时她当我面换衣服,也没有赶我出去,我傻傻的睁大眼睛,看她娇艳玲珑水月争玲可人的曲线,她也没生气,嗔笑着摸摸我的头说“你这个小色鬼,婶娘好看吗?”那时我觉得婶娘真美,当时心里就想,今后我娶老婆一定要娶婶娘一模一样的。

我羡慕她和堂叔,那种简朴平淡的幸福,然而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婶娘有着李清照一般的不幸,婉约凄美的生活。我的幸福早已找到,了无音信的婶娘,不知现在生活可好,晚年生活好吗?

雨还在不停下着,似乎停不住脚。不知堂叔那流浪的二胡,去了哪里?在这春雨绵绵的曰子里,总悄惆无痕,搅动着,搅动着,我那段黑青般的记忆。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专业?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治癫痫应遵守那些原则为什么会得癫痫病是哪些原因引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