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小学(散文)

来源:镇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四月中旬,回了趟老家,忍不住去小学看了看。

已经好多年没来这里了。门卫王大爷正在读报纸,他早已认不出我了,我向他解释了半天,他才“哦”了一声,笑了笑,为我推开了门。他还是老样子,和善可亲。他喜欢小孩子,当年经常给我们小学生讲故事,抚摸我们的小脑袋瓜儿。我小学毕业的时候,他是个健壮的中年人,如今,两鬓已斑白了。

一进校门,就看到了操场。儿时和小伙伴们一起跑步、玩闹的操场,如今倒是漂亮、干净了许多。小小的操场,承载着我许多童年往事,印象最深的,是我读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和同班同学张亚在操场上闹着玩,玩着玩着就恼了,打了起来,他哭了;随后他找来自己五年级的哥哥,他哥哥并没动手,只是训斥了我几句,然后我又哭了;张亚一见我哭,又笑了……多年以后,我在苏州见到了张亚,谈及这段往事,忍不住哈哈大笑。他说:“真怀念那时候啊……”他的生活并不如意,过早地辍学、结婚、生子,在大城市打工、漂泊。才二十多岁,脸上就已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在现实生活面前,童年趣事,有时显得尤为可贵。毕竟,那是最快乐的年华。

穿过操场,便是教学区。老师们正在讲课,不好去惊扰,只好随意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四年级的门口,吴老师正在里面讲课文。我只远远地看着,没有人发现我:吴老师依然精力充沛,声音洪亮,普通话还是那样蹩脚……吴老师是我四年级的班主任,当年也是我家隔壁邻居,跟我家关系很好。因为这个缘故,她对我特别严厉。我那时是相当淘气的,功课很差,经常欺负班里女同学;但我又是公认的聪明,就是死不学习。吴老师恨铁不成钢,没少训斥我,有时气急了,还在我头上敲几下。记得有一次,我上课顶撞她,把她气坏了,将我拽到了办公室,她抬起手,我刚要闪躲,忽然,缓缓地,她的手又放下了,长叹一口气:“等你将来考上大学了,就会明白,我对你这样严厉,真的是为了你好。”当时太小,对这句话并没有多少体会;后来考上大学了,才明白了她的好。她家后来搬到了城里,我参加工作后去看过她几次,每次去她都会做一大桌子菜,看着我吃,就像小时候爸妈不在家,我去她家吃饭,她看着年幼的我狼吞虎咽一样。

小学时的同学、老师,绝大多数已经失去了联系。有的人,一别,就是一辈子。曾经的美好与感动,天真与烂漫,永远留在了我们的校园里。

走出校门,门卫王大爷对我说:“要常回来看看啊!”我大声说:“一定!我还要听您给我讲故事呢!”王大爷笑了,重重地点了点头。

癫痫病治疗的医院国产左乙拉西坦多少钱左乙拉西治疗郑州好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找啊?